妻子和别人的淫乱

发布日期:2018-04-03  来源:

「唔……唔……」小慧嘴里含着肥菜的大鸡巴!只能唔唔发出声音,扭动着屁股作为回应。鬼秋的手指往下一滑,到达她的私处,用两手指把她的阴唇翻开,露出鲜红的小洞洞,然后中指弄将了进去,胡乱挖了起来。「唔……唔……」我妻子连身体也扭动地来,不久屄里冒出淫汁来。鬼秋对我说:「你老婆这么多汁,应该是很荡的,所以你叫我们来干她,做对了。嘻嘻!」说完脱下自己的裤子,挺着他那坚硬雄壮的鸡巴,无头无脑地对准小慧那不断流出屄水的淫屄干了进去。「啊……啊……」小慧终于忍不住,嘴巴离开肥菜的鸡巴,大声呻吟起来:「鬼秋哥……放轻……我痛……啊……嗯……啊……」肥菜很不满意,把她的头抱住,硬把鸡巴塞进她的嘴里。这时主动权全在肥菜手里,他不断晃动着小慧的头,使她的嘴在他上下上下地含弄着,那嘴里进出的样子,和干屄一模一样。
  肥菜的喘气声越来越大,抽三十多下之后,已经忍不住,「噗啪」一声,射进小慧嘴里,小慧一时含不住,流得整个下巴都是,其他都「骨」一声吞了下去。鬼秋这时又再「骑」着小慧,在她的屄里面进进出地干着,小慧叫了起来:「啊…啊……鬼秋哥……你太利害……奸死我了……哥……啊……」鬼秋继续抽着,他力气很大,做了这么多的大动作,呼吸也不急促。他捧起小慧的屁股,努力地弄着。我靠得很近去看,鬼秋果然利害,他的力度相当好,每当抽出的时候,把小慧屄里的嫩肉也都翻了出来,大量的屄水被鸡巴抽出的瞬间带出,顺着阴阜滴落在地上,难怪小慧在他的冲刺下快感连连,浪叫得利害。鬼秋把她的双股分得很开,让自己的下体尽量地贴在小慧的屄上,这样让鸡巴整根刺进小慧的屄内。这时肥菜的鸡巴又再挺立起来,鬼秋便把自己的抽出来,说:「大哥,你来。」还是哥们讲义气。肥菜倒躺在地上,说:「小慧,你来服侍我。」小慧刚被干得兴起时,鬼秋突然抽出来,害得她突然很空虚,听到肥菜这么一说,便蹲在肥菜的下体上。小慧双手捧着肥菜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屄塞了进去,「啊……」叫了一声,然后上下上下地摇动自己的身体,前两团球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不断抖动着,肥菜双手把小慧一抱,小慧整个人贴在他多的脯上,乳房夹在其间,已经被挤得变形了。  
  我和鬼秋在小慧背后看着,见到肥菜的鸡巴深深地钻在小慧的屄里。鬼秋这时也盯着小慧圆滑的屁股,但他留意的是她那个浅棕色的菊门。他对我悄悄说:「你太太的后庭,你还没开发过吗?」我吓了一跳,想要阻止他,但他已经伏下身去。他把小慧的屁股向两边扯开,然后用食指去挖那肛门。「啊……啊……鬼秋哥……你干甚么……」小慧紧张地叫了起来。但那种感觉使她便卖力地在肥菜身上扭动,屄内不断涌出水来。鬼秋用手指沾沾她的屄水,涂在她的菊门上,然后挺起坚硬的鸡巴,朝她的菊门攻去。「啊……啊……鬼秋哥……老公……救我……很痛……」小慧凄厉地哀叫起来。我于心不忍,拉了鬼秋一把,但他甩开我的手说:「别紧张,头还没进去呢。」说完一用力,头才塞了进去。「哎呀……啊……老公……痛死我……」小慧流下眼泪,她真的痛得哭了起来。鬼秋没理会她,再一用力,把整阳具塞进她小小的菊洞里,小慧「啊……啊……」叫了几声,突然不省人事了,伏在肥菜身上。我很紧张去扶她,鬼秋说:「别紧张,我一抽动,她又会醒来。」于是抽动起他的,果然小慧又醒了过来。鬼秋抽动着,最初很难动,但不久就轻易抽出塞入,我娇妻最初呼天抢地,后来却呻吟起来:「啊……鬼秋哥……真厉害……我从没试……试过……快……快……用力……」鬼秋当然完全满足她,使劲地挤着她的肛门。
  这样的荡情形真得没见过,自己娇妻下体两个洞子都给其他男人的满了。虽然我很兴奋,但心里却很不是滋味,自己的阳具竟然软了下去,完全不想看这两个男人在干自己心爱的妻子。我有些沮丧地坐在沙发上,呆看着他们在干我的老婆。直到了半夜,呻吟声和喘息声才平静下来,肥菜和鬼秋向我道别。肥菜说:「你老婆真行,可以给我们这样轮流乾还顶得住。」鬼秋更刻薄地说道:「是啊,我没看过这样荡又漂亮的婊子,让我们干翻了。」他们说完扬长而去,留下小慧倒在地上,小和菊洞被干得红红肿肿,里面还不断流出男人的精液。自从那次肥菜和鬼秋在我家里把小慧轮流乾了一晚之后,经常来我家里吃便饭,吃完饭,又要我老婆服侍他们,把我老婆变成的泄欲工具一样,说得难听一些,把我老婆当成是妓女或者婊子一样干个不停。而小慧却似乎喜欢让男人轮流奸,反而当我和她单独造爱时,却激发不出那种兴奋的火花。即使在平时,她也没有以前那么端庄,现在爱穿一些短短的裙子,低的上衣,薄薄的衬衫,还要经常没戴罩,让脯走动起来一晃一晃。看来我们的方向错了,我要想办法让她回复到以前那样,既热情,又端庄,不会给人一种贱的感觉。于是我叫肥菜和鬼秋不要再来了。他们有些失望,但也没勉强我,跟我说了再见,之后真得没再来过。四月十四日到了我们周年的结婚纪念日,我特意买来鲜花,在五星级酒店吃晚饭作为庆祝,她美丽的脸孔,加上可爱的笑容,似乎又恢复以前的端庄羞涩的少女气息。我很高兴,那天我们玩到十一点才回家。
  走回家的时候,我热烈地吻着她说:「小慧,我们今晚来吧……」她吻回我后,说:「不行,老公,今天是危险的日子,不能来……」我悄悄地说:「不要紧吧,我们生个孩子吧?」她娇啐一下说:「不要,别老脸皮,我答应你再过几天才来。」我们来到家门口,赫然见到鬼秋满身酒气,歪歪倒倒地站在我们的门口。我说:「鬼秋,我说过不要再来,你为甚么还再来?」鬼秋说:「我大哥肥菜是答应你,但我就是不卖你的帐,又想来搞你老婆,行不行?」我想和他争吵,他用拳头在我后脑打了一下,我顿时半昏了过去。小慧叫起来:「鬼秋,你对我老公怎样?」鬼秋说:「别紧张美人,他稍为昏了一阵,一会儿会醒来,快扶他进屋。」小慧只好开门,两人扶我进屋。其实我虽然是满天星星,但其实仍有点清醒,知道他们在做甚么。鬼秋把我扶到屋里,随便把我仍在地上,用领带将我绑住,然后抱着我的妻子说:「美人儿,没事的,我不想你老公影响我们的好事,我很想再干你。」小慧挣扎着,说:「不要,今天是危险期,别乱来,改天吧。」鬼秋说:「那更好,我今天就把你的肚子干大吧。」说完把小慧的短裙子掀起来,内裤一下子脱了下去,手指在她的私处一摸。「小慧,你下面的水流了这么多,你自己也想给我干吧?」鬼秋说着,见小慧脸都羞红了,便用他嘴吻向她的小嘴,舌头立即攻进她的嘴里,搅动着她的舌头,唾随着流进她的嘴里。小慧的双腿害羞地夹紧,但鬼秋的手却不放过用力在她的部搓弄,手指还插入她的小屄里,屄水就沿着他的手指滴了下来。鬼秋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他那又黑又大的鸡巴,顶在她的屄口上搓弄,使她水又荡了出来。小慧再也忍不住了,呻吟起来:「啊……鬼秋哥…快把大鸡巴干进来吧……啊……快干我的小屄……」鬼秋嘿嘿奸笑道:「是你叫我干的,好,我就干死你!」说完鬼秋把小慧放在沙发上,就在我的身边,然后提起她的大腿,屁股一沉,大鸡巴「滋」一声干入小慧那淫水四溢的洞内。
  鬼秋一边干着小慧的嫩屄,一边欣赏她前面两个乳房颤动着,忍不住用手搓揉。他一边用手抱住她的臀部,嘴巴也大口吸吮她那丰满坚挺的乳房。「啊……啊……鬼秋哥……你真坏……人家今晚不行……危险期……」但鬼秋毫不理会,把她抱起反转身来,让她跪在沙发上,像狗一样趴着,然后被鬼秋的鸡巴抽插着她的浪屄,前面两个乳房也前后摇摆,让他一手抓住一个不停玩弄着。「啊……鬼秋哥……轻一点……你的**巴得…好深……你的手……快把我的奶捏破了……啊……」小慧不知道在求饶还是叫床,她的语气使鬼秋更用力地干着她,他每一下子的抽插,都把他的大鸡巴深深地送入她的屄里,使她的水也随着抽插而慢慢渗出,干得那么深,相信已经完全到达我爱妻的子宫上。我虽然昏昏沉沉,但仍可以清晰见到小慧那个饱受摧残的阴道口,当鬼秋一抽,连里面的嫩都反了出来,然后又给带着一起塞了进去。鬼秋双手捧起她的双臀,然后使劲地抽她的下体。这时小慧也被干得很兴奋,顾不得自己愿不愿意,双手回抱着鬼秋,下体任由他来回套弄大。「啊……鬼秋哥……你干得很大力……我的洞…都给你干…干坏了……别再弄了……我快死了……」小慧叫得很浪,洞里的汁不断渗出来,滴在沙发上。鬼秋哈哈地说:「小骚货……你其实想给我干深一点……你是不是想享受让我…………灌满的……感觉……?」小慧这时有些清醒,忙用手推开他的身体,说:「不行……今天是我的危险期……如果你……在体内……我会怀孕的……」鬼秋完全操纵着大局,不理会她的诉求,把她正面放在沙发上,将她双腿提起,狠狠地干入她屄里,不停搅动着,继续用力地作弄着她,发出「滋滋」的水声,与器交合的「啪啪」声。小慧这时浪得不能发出完整的句子,只是「快快」「不要不要」「用力」乱叫一通,全身泛红,春心荡漾,我知道她的高潮已经来了。而鬼秋开始有点气急了,他连续在小慧的洞里抽插了几十下,最后用力把精液尽情的射入她的屄里,直到子宫口上,然后拔出浓稠黏糊的鸡巴。「干死你……婊子……」鬼秋一边抽出鸡巴,一边说着话,「怎样……我的厉害吧……一定干大你的肚子……」我的娇妻口张得很大,不断喘着气,她给鬼秋干的全身都酥软了,头脑都昏醉了,大声地呻吟着:「鬼……鬼秋哥……你好厉害……干死我了……我喜欢你……快快……快干大……干大我的肚子……」然后鬼秋挺枪再入,足足又干了五分钟,两人才由激情归于平静,鬼秋才把从小慧那注满精液的淫屄中拔出,黏糊状的精液和屄水混合体才缓缓流了出来。鬼秋和小慧起来后,鬼秋笑着 说:「嫂子,你老公真不够意思,不让我们干你,让你也难受,我们也难受,现在你舒服吧。
  小慧听后,裸着身体害羞地用小拳头追打鬼秋。鬼秋迎着我妻子的身子,一把抱住她,双手捏着她的屁股,用已经软了的鸡巴在小慧的阴户上磨擦。这时我已基本清醒,但头却有些疼,我只好对小慧说小慧快解开领带。小慧听后,吓了一跳,赶忙裸着身体过来给我解领带,鬼秋也过来帮忙解开了绑我的领带。两人把我扶到了沙发上坐下。对不起。鬼秋毫不在意地对我说。我看小慧还是喜欢和我玩的,今天又给她播了种,我想大家还是象以前一样吧。
  我头仍有些昏沉,尤其见了刚才小慧被鬼秋干的荡样,就只好说:行行行,就象以前一样吧,你也别再动手打人小慧见我如此迷糊,关心地问:老公,你没事吧我看她美丽的眼睛露出担心的神色,心里有所感动,于是说:小慧,我没事,其实我现在一个人也满足不你,现在这样也好,只要你不离开我。谢谢你。小慧听后十分感动,拥上来吻了我一下,脸上露出羞涩的神色。鬼秋哥人也不坏,我喜欢...我们大家好好相处吧。鬼秋得意地说:弟妹,我们现在是一家人,这样多快活,我们男人就是要让你活得欲仙欲死的。他现在改口叫小慧弟了,边说边搂住小慧的裸体,手不安份地伸向小慧的两腿间。小慧害羞地扭动身体,我发现鬼秋的鸡巴又窜了起来,他拉着小慧的手要握他的鸡巴。小慧居然红着脸看着我,忸怩地说:老公... 鬼秋倒理直气壮说道:你老公已说了的,还他妈装样。小慧原来是听不得脏话的,自从被肥菜、鬼秋多次轮番奸后,对他们在她时说话也能接受了。我只好说:好好陪鬼秋吧。鬼秋听后,一手扶着小慧可爱的脸蛋拉向他的大鸡巴,要小慧给他舔。小慧被肥菜、鬼秋多次奸后,已对舔鸡巴练得轻车熟路,她于是蹲在鬼秋的胯前,用小舌尖轻轻地点着鬼秋马眼,鬼秋乐合合地对我说:老弟,快来干弟妹的小逼。小慧扭了扭屁股,示意我可以从后面干她。我听后,摆摆手说:你们玩吧,我头还有点晕。鬼秋捏着小慧的子说:这样就不好玩了,小慧会达不到高潮,我把肥菜哥叫来。见我和小慧均没反对,鬼秋用手机与肥菜联系上。他关机后,抱起小慧对我和小慧说:我们先别慌,一会儿肥菜大哥就到。小慧听后,也许是有一段时间没这样玩的原因,露出羞色把脸偎在了鬼秋的怀里。
  不到20分钟,门铃响了,小慧围了大毛巾作为女主人去开门。随即听到小慧发出一声尖叫,我一看肥菜和另一身强力壮的男人一边一个抱着小慧向屋里走来,小慧围着的大毛巾已散开,硕大的房吸引了陌生男人的眼睛。鬼秋笑着对我说:老弟,别担心,我们不会伤害弟妹的,会让她快活。想到三个男人玩小慧,我一下子兴奋起来,并不阻止他们的行为。肥菜和陌生男人把小慧放在床上,肥菜笑着说:今天我们要把小慧玩个够。鬼秋也上去,三个人分开小慧的双腿,肥菜和鬼秋用手掰开小慧的唇对陌生男人说:阿良,这小屄用起很舒服,弟妹含鸡巴也很行。原来陌生男人叫阿良,他笑着对小慧说:听两位大哥讲小慧很行,我激动不已,请弟妹好好和我们玩个痛快。小慧脸已通红,说:你们会把我的小洞洞玩坏的,我受不了你们三个。但却并没挣扎。鬼秋干笑着说:你那小屄已调教出来了,我和肥菜哥说过,怕我们两个满足不了你,所以才叫了阿良来。
  于是肥菜和鬼秋二人叫阿良先奸小慧,阿良迅速脱光他的衣服,展出他硕大的鸡巴,晃着走向小慧。小慧看得春情激荡,忍不住叫着赞扬:良哥的好大呀。阿良命令道:把你的腿张开,让我好好欣赏。小慧顺从地张开大腿,诱人的屄洞一览无遗。阿良扑上去,将鸡巴一下干到已湿漉漉的屄里抽动起来。一会儿,小慧在四个男人的观赏下发出煽情的叫声:良哥...狠狠干...用力...用力...肥菜哥..干我呀...鬼秋...肥菜和鬼秋笑着看我说:小慧可真厉害,要我们三个人干。鬼秋说:我们四个人一起干可能才满足她,是吧,老弟?我听后忍不住问:四个人怎么能一起干? 三人听后,哈哈大笑,肥菜说:等阿良尝了鲜,我们再教你。小慧此时已被阿良干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发情声:干我...快...我要死了...一起干...我要..你们
  近40分钟后,阿良终于射在小慧的洞里了,当他抽出鸡巴时,一股浓浓的精液从小慧的缝中流出,鬼秋叫我去拿毛巾,当我给小慧擦干净后,小慧偎在我身上说:阿良真是猛啊。鬼秋笑着说:小慧爽极了吧? 小慧不好意思含笑对鬼秋说:你坏。 肥菜说:还有更坏的,我们四个男人和你一起玩吧。小慧一听说:不行不行,我的洞要被玩坏的。阿良说:刚才干你的时候,你不是要我们一起上吗?没事,我看小慧行,就怕我们不行。他说后,和肥菜、鬼秋大笑起来。鬼秋一把握住小慧的屁股,说:来吧,我们可等不及了。肥菜:小慧在我上面来。就躺在床上。小慧迟疑了一下,还是蹲在肥菜的上面,双手握着肥菜的鸡巴往自己的屄里塞了进去,「啊……」叫了一声,然后上下上下地摇动自己的身体,前两团球也随着身体的扭动而不断抖动着,肥菜双手把小慧一抱,小慧整个人贴在他多的脯上,乳房夹在其间,已经被挤得变形了。
  鬼秋从后面跟上去,将硬硬地鸡巴干进了小慧的菊洞。阿良对我说:现在该我们了。拉着我横在小慧脸前,要小慧双手抱着我们,用嘴吮我们的鸡巴,当到位后,肥菜和鬼秋熟练地动起来,在四个男人的夹击下,小慧发出阵阵浪语,不停地用嘴亲吮我和阿良的鸡巴,而鬼秋在小慧背后抱着小慧的乳房拚命运动。这样混乱的荡场面让四个男人和小慧都感到无比的刺激,我偷眼看到小慧眼神已散,头发乱极,舌头舔了我和阿良流出的分泌物后用力吸下,而肥菜和鬼秋更是用力干着她的小洞和肛门。这样干了一阵,小慧更是春情荡漾,美丽的胴体在四人男人的包围下散发出诱人的欲,我有些变态的心理此时靠肥菜他们和小慧的群交得到极大的满足。阿良一会儿将勃起的大鸡巴巴从小慧嘴里取出,伏在床上看着小慧痴迷的表情,又伸出手握住小慧的乳房问:爽吧?
  小慧十分害羞地看了阿良一眼,呻吟着说:我..全身...都酥了,几位...大哥..舒服吗..小慧..让你们...满意不...鬼秋一边用力地用大鸡巴从她的后面拚命干着小慧的菊门,与小慧的屁股发出啪啪的撞击声,一边赞赏着说:小慧真好,我们一定要让你爽个够,你是我们几个的女人。
  小慧已情乱意迷,她被我们几个男人干着发出诱人的叫床声:我是...你们..的..女人...,你们玩我吧..,我要你们...我看到平时人前娇嫩无比,端庄可人的妻子变得如此荡,我想这既是我心中渴望的,从今后她与其说是我的妻子,倒不如说是满足我心理和现在这几个男人的工具。阿良继续在一旁揉着小慧的双乳,鬼秋的抽动作却越来越快,我们都感到他快要在小慧的菊门,他却飞身起来,将红通的大鸡巴对着小慧的脸急切地叫道:快张开你的嘴,给我吃下去。小慧听到鬼秋的话,仰起来脸顺从地张开了美丽的嘴,只看到一股股浓向了她的嘴里,有少许还掉在了躺在小慧身下的肥菜脯上。阿良又跨在小慧的身后,用手握住他的大鸡巴,缓缓地插了进去,推着小慧的身体动起来时,鬼秋却毫不客气地捧着小慧的脸说:给我清理一下。小慧被鬼秋控制住身体,只好伸出柔软温湿的舌尖细细地为鬼秋舔净大鸡巴上的精液,鬼秋眯着眼享受小慧为他的服务,最后拍了拍小慧漂亮的脸蛋说:真是我的好女人。然后和肥菜、阿良一起发出荡的笑声。我看得欲火升天,捧过小慧的脸将鸡巴深深地插入,小慧喉里发出“咕”的一声,似乎鸡巴已进了她的喉咙,她下意识地头往后一仰,阿良却已动起来,肥菜也在下面用手使劲捏着小慧的乳房,我们三人又疯狂地干起小慧。小慧在我们三人的*奸下,身体象被抖动机捣鼓下,头发飞扬,嘴里发情般呻吟:我...不行..了...用力..啊..用力...
  肥菜受她的刺激,捏她乳房的手更加用力,以致小慧的声音变得有些痛苦,她用她的白白的小手想拉开肥菜抓捏她乳房的手却无可奈何,只好用含着我鸡巴的嘴发出呜咽声,而阿良也从她的身后抓住她的另一只乳房不动了,她的两只乳房已经严重变形,她的嘴离开了我的鸡巴可怜地叫道:好痛..两个哥哥放开我的咪咪..求求你们...我的亲..哥..哥..在小慧求告之际,阿良将他的精液射进了小慧的菊门,终于松开狠狠抓住她乳房的手,小慧虚脱般长叹一气,两手支在了床上,我已控制不住,捧住她的脸将鸡巴塞进了她的嘴里,跳动着的鸡巴向她嘴里射出了精液。鬼秋和阿良在一旁大声叫好:吃下去,我们的女人把我们的精子都要吃下去。小慧听后,对二人妩媚地一笑,吞下了我射进她嘴里的精。肥菜在小慧身下太久,当我们只围在他和小慧身边后,他推开小慧,起身后将小慧放在床上,将硕大的鸡巴干进小慧的屄里拚命般地猛肏起来。小慧在他的身下发出不可抑制的叫情声。约几分钟后,肥菜将射进了小慧的屄里,小慧在阿良和鬼秋的帮助下支起了身体,二人却一边一人掰开小慧雪白的大腿,用手分开小慧的阴唇,肥菜精液缓缓从屄口流出,二人的眼睛发出色迷迷的光彩,见二人如此神情,小慧娇羞地说:还没玩够呀。肥菜也围上去说:小慧,今天舒服极了吧。 小慧羞红了脸说:我的咪咪要痛一阵了,你们太用力了。是吗。阿良和鬼秋用手一边托起小慧的一只乳房得意地说。没事,没事,没被捏爆呀。小慧听后用小手打起二人来:你们好坏,捏爆了你们以后还想玩不玩。看到他们闹得欢,肥菜用手捅进小慧的屄里,玩起她的两片唇,拿出大哥的本色来说:小慧让我们玩得很快活,她真是我们的好女人,今后我们一定要爱护她。他转过身来对我说:丁兄,也要谢谢你,再不把小慧当作你个人的,我们这样玩不是也满足了你的欲望吗。我只好点点头,小慧见我如此,对阿良、鬼秋和肥菜说:你们让我的老公也和我亲热下。肥菜就挪在一边给我腾出一个空间,我只好挤了进去,小慧的屄大方地展露着,肥菜说:你们说小慧哪里最吸引人。阿良说:大咪咪? 鬼秋说:屁股? 肥菜对我说:丁兄你说呢? 我只好说:她的骚屄才是最勾男人了。肥菜大笑道:还是丁兄用得久,最知情,我想再问一句为什么? 我说:没生育过,很紧。不完全。肥菜说着拉着小慧的身体向下,托起她的屁股,使她的屄口张开,高高挺出,然后肥菜分开小慧的两片阴唇说。小慧的骚屄色泽粉红细嫩,合着两片浪肉时屄形好看,分开时如花,所以最诱人了。几个男人靠近小慧的张开的骚屄细看后,笑道:还是肥菜大哥高明。 小慧在众人的嬉戏下说:请各位大哥好好爱护。肥菜说:小慧,你可要好好和我们玩,以后大哥还要让你尝更加刺激新鲜的东西。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