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帖最后由1794于编辑

话说豫南山中有一富延河,不知何年何月起,每逢春天便涨水,久而久之,河水在山谷中冲刷出一方沃土,方圆得三十里,内建有一村,本曰「兰宝村」,后因村民感谢这一方一水之神奇造化方得此沃地,便称村前之河为「春水河」,改村名为「春水村」。

村中有一户安姓人家,内有安氏夫妇二人,生有五女一男,然而夫君早逝,只留下柔艳的安夫人一人守寡抚子。当时安夫人不过三十有二,但因其十三岁生子,故她的大女儿安招娣也年有十九,跟着是二女儿安盼娣年有十七,三女儿安来娣年有十五,四女儿安有娣年有十二,五女儿安得娣年有单九另有小儿子安绥星年仅七岁。安夫人虽徐娘半老但仍不失当年之韵,体态丰韵,村中号称「石榴花娘子」,她家的女儿也个个妖艳动人,相貌出众,特别是二女儿安盼娣,仅仅十七岁便长得一双硕大无朋的奶子,走起路来巍巍颤颤,真叫人眼花缭乱,鼻血直流。

说到小儿子安绥星,自出生后,立刻成了他们家的掌上明珠,盼呀想呀终于得了个儿子,能够延续香火了,他们家别提有多高兴了,成天抱着他搂着哄着,生怕他饿了病了,他娘那肥硕的奶子成了他的私人食堂,尽管他已经过了吃乳的年纪,他仍时时大大咧咧地跑到他娘跟前,迅速扒开他娘的胸襟,露出两个雪白肥嫩的奶子,一口叼住一只大奶头贪婪地吮吸起来,另一只手也不会闲着,揪住另一只肥大的奶子拼命地玩弄起来,一只脏手拧得那个奶子黑一块黄一块,还挤得奶水到处乱漂。他疯狂地吮吸着奶水,咬得他娘直叫唤:「小祖宗,别急,瞧你饿成这个样子,慢慢吃,反正每次都吃不完。」的确,他娘的奶水实在是太丰沛了,每次安绥星只吸完一只奶子,就吐出奶头连连称饱,害得他娘每次只好将另一只奶子内的奶水挤到大海碗里分给他的几个姐姐享用。

说到他的五个姐姐,对他也是疼爱有加。特别是每到晚上睡觉时分,她们五姊妹便会光着身子,搂着安绥星入睡,生怕他冻着,还争相把自己的奶头塞进弟弟的口里,让他含着睡觉,睡个安安稳稳,特别是他的命根儿,更由五位姐姐每晚轮流含在口里,惟恐它飞走似的。安绥星就这样每天享受着。

安绥星七岁时,他爹因故去世,他更成了家中的核心。为了爱他,他娘每天黄昏都安坐在屋内,解开衣襟,捧着两个大奶子等着安绥星回来吃奶,而安绥星每天回到家,看到他娘那两团淌着奶水的大奶球,就会不顾一切地扑过去咬住一只奶头吮咂起来,吸得他娘的两个硕大的奶子一抖一抖的,漏出的奶水更是像雨水般洒落在干地上,汇集成白花花的一片。每次安绥星吮着吮着,就会感觉到他娘的奶头儿在他口里渐渐硬挺了起来,他便会抬头看看他娘,只见他娘闭着眼睛,口里不知呻吟着什么,还不住地捧着他的头往她那大奶子里按,另一只手也不住地捏着另一只奶子,扭着那鼓胀的奶头儿,奶水不断地从那紫红娇艳的奶头里喷射出来,射出的奶水柱往往飚出好几尺远,浇注在附近的桌凳上,弄得到处湿漉漉的,屋中还弥漫着一股很浓郁的奶香。

他的五个姐姐也不敢怠慢,每天吃完晚饭后,便迫不及待地扒光衣裤,赤条条地搂着弟弟上床了。也不知为什么,或许是安绥星前生造福吧,他的大姐安招娣和二姐安盼娣还未生育,奶子中便能挤出奶水,后来连三姐安来娣也出现这种怪事,惊得安夫人也连声称奇。然而安绥星可高兴了,他每天晚上都会双手捧着拼命三位姐姐柔软的大奶子吸食着她们那新鲜的奶水,还不时用手轻轻捏抚着那些巨大的奶子,用舌头拨弄着她们那翠红欲滴的奶头儿,逗得她们无不窃窃呻吟,纷纷用手挖弄自己的蜜穴,捻弄着那娇嫩的阴核,还流出了大量的密汁,和着奶水润得满床都是。而那两位还没奶的小姐姐,就争先恐后地握着安绥星的命根儿,放在口里吮吸轮流起来,还不时用手玩弄着自己的蜜穴,并将自己的蜜液涂在安绥星身上,用舌头慢慢地舔食。就这样,每个晚上,安家都在如此淫糜的游戏中渡过。

子过得很快,眨眼间安绥星已经十五岁了,长得俊朗威风,面目清秀,身上的肌肉层层分明,十足的猛汉子,他每天仍过着相当荒糜的生活,他娘的奶子仍旧饱满,奶水充沛,每次都灌得安绥星肚子鼓胀,而他的三个大姐姐的奶水也日

益丰沛,特别是二姐安盼娣,奶子特别的硕大饱满但又坚挺非常,丝毫没有下坠的感觉,奶晕儿由于谷奶的原因向前微微地鼓起,粉红色的大奶头儿有如大拇指般粗,又由于奶水过足,奶头儿常常被激出的奶水所润,鲜嫩莹透,犹如新鲜的樱桃,叫人看到都会忍不住淫性大发。安绥星就这样每天吸食着她们的琼浆玉液,以至于他每天只有晚餐这一个正餐,其他时间都靠奶水充饥。可遗憾的是,他那两个小姐姐虽已长得亭亭玉立,但奶子里却仍没有奶水,不过她们却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每天早上用她们那充满着体香的淫露来喂食弟弟,她们会在弟弟刚醒来的时候轮流坐在弟弟的头上,用那长着稀疏淫毛的蜜穴正对着弟弟那饥渴的嘴唇,让弟弟用舌头不断地舔弄,并将流出来的蜜汁全部吞咽入肚中,后来安绥星还为这起了个名字,叫「甘露膳」。或许是长期受到奶水蜜汁的滋润,他那根儿特别地粗壮,且久经不衰,常常把他的姐姐们弄得个个浪声震天,高潮迭起,为了防止出事,安绥星还照着他娘的指导,将自己的精液在姐姐们的口中放出,让姐姐们也能够尝尝自己的「奶水」。

那年秋季的一个午后,安绥星正在地里干活,忽然看到一只野山鸡呆头呆脑地向他这边走来。「好,把它抓回去熬个鸡汤,让我家的女人都补一补,好下更多的奶。」想着想着,安绥星偷偷地跟这那只野山鸡不知不觉地走到林子边的草丛里,忽然,这只傻傻的野山鸡突然精明起来,拍拍翅膀一下子钻进茂密的草丛里消失了。「狗日

的!」安绥星狠狠地骂了一句,正准备转身回去,无意中发现这草丛里仿佛还有其他人。「会是谁呢?这地方很少会有人来。」怀着一种好奇,安绥星慢慢向那个人靠近。当他悄悄拨开最后一层草障后,眼前的一切把他惊呆了。只见一位年约二十五六的美艳少妇正坐在杂草堆上自慰,她敞着衣裙,一只手捧着一只硕大得足可傲视群雌的奶子将奶穗儿往自己的樱桃小嘴里送,只见那奶晕儿大如杯盖,奶头儿巨如棋子,颜色鲜红,晶莹透彻,简直是无可挑剔。说实在的,安绥星从没见过如此伟岸的胸乳,她的两个奶子足可顶得上两个大西瓜,而且相当挺拔,与她那娇美玲珑的脸蛋儿和纤细的身材相比,简直是无法想象,他看得目瞪口呆,口水横流,最让他惊讶的是,当那骚娘儿把自己的奶头儿塞入自己的小嘴里吮吸后,她的嘴角竟漏出了些白白的汁液。是奶水,这骚娘儿竟然有奶水,真是天赐的尤物啊。安绥星的下身立刻膨胀起来,支起了一个小帐篷,但他仍不露声色,继续观察这位骚娘儿的表演。只见那位骚娘儿一边吮吸着自己的奶水,一边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蜜处,哎呀,好厉害,是白虎啊,只见她的私处白白嫩嫩,光光溜溜,没有一根儿淫毛,她用她那修长的玉指慢慢拨开她那羞涩的花瓣,边捏着淫核边挖弄着阴道,淫水潺潺地流出,浸湿了大腿根儿附近的干草堆。她忍不住地轻轻呻吟起来,身体开始不住地颤抖,她那巨大的奶子也跟着不断地起伏,更要命的是,当她激烈地摆动身子的时候,她的樱桃小嘴渐渐松开了她的奶头儿,两只奶子在她那无比欢快淫糜的节奏下剧烈的晃动,看得安绥星眼花缭乱,头昏目眩,那骚娘儿的大奶头在如此激烈的刺激下开始疯狂地向外激射着浓稠的奶水,一时间只见奶花四射,奶雨纷纷,甚至有一部分还洒落在安绥星的脸上。安绥星哪还受得了,立刻抓住自己的命根儿疯狂地套了起来,自己也忍不住呻吟开来,霎时间淫叫声此起彼伏,双方都在这种逍遥无度的意境中升入了自己那极乐的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