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他学生会长】(11)【作者:海狮 (sealion1624)】

发布日期:2018-06-20  来源:

字数:39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倾诉  「哇啊啊啊!」  一阵熟悉的哭声传来,原本在看书的我把头抬起,啊啊…是妹妹在哭。  今天是周末我们在百货公司里,父母跟我们约定好集合时间后,就把我们姊妹三人丢在了游乐区自己约会去了,还吩咐那时11岁的我身为姊姊要好好照顾弟弟妹妹们。而我确认他们在游乐场玩得很开心后,就打开自己带来的书看了起来。直到妹妹的哭声传来。  我阖上书本赶忙跑向她。怎么了?跌倒了吗?我问。妹妹哭着说她跟弟弟被人群冲散了,我摸摸她的头跟她说「交给我」吧。然后我牵着只小我一岁的妹妹开始在广大的游乐区寻找小弟,过了很久甚至超过我跟父母约定的集合时间了,我才在游乐区外面找到同样在大哭弟弟。小弟一看到姊姊马上以惊人的气势冲向我猛地抱住我哭,原本看到弟弟后破涕为笑的妹妹,看到小弟这样又哭了起来,同样抱住了我。  已经离集合时间超过已久了,弟弟跟妹妹们都害怕父母生气的发着抖,我又摸摸两人的头说。没关系一切「交给姊姊」吧!  「呜…呜……」  厕所里传来低声啜泣的声音,我走了进去。是别班的女生在厕所里哭,怎么了?怎么一身髒?我问。一边拿出手帕帮她擦拭肮髒的脸。她说她被欺负了,被自己的同学。没关系,「交给我」吧,我牵起她的手对她笑了笑,然后带着她到教师处,陪着她一起跟老师告状。那时我国中一年级。  「呜哇啊啊啊!」是哭声。  我勉强的张开眼睛,漆原丽正抱着一身狼狈的我痛哭。  「漆原同学?……」我发出声音。  「音羽绫!我…对不起!你…哇啊啊啊!」话说到一半她又哭了起来。  「你也是…来…欺负我的吗?」我说。  我已经放弃希望了,再多一个漆原丽也没甚么差别。  「不是!我不会再………」她抹了抹眼泪。  「音羽绫我们必须快点逃!」  「逃?为什么?」  「为什…!我只是暂时引开他们!他们说不定等一下就回来了!」  漆原慌张的说,眼泪又滴了下来。  「有甚么关系呢?我都已经这样……」  「音羽绫!拜託你!拜託你跟我走好吗?」漆原又抱住了我。  「走?…回去那个地下室?」我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冷笑道。  「不会!我不会再对你那样!呜呜…拜託你相信我!」  漆原离开我的身体,用她哭到红肿的双眼看着我。  她哭的乱七八糟的脸看起非常认真,我不知道她在对我做了那么多事之后,为啥还会为我哭成这样。她哭的简直像遭遇到这种事的是她而不是我一样。  「唉…随便你吧……」待在她的地下室总好过在这里。  「谢谢你!」她站起身环顾四周,在角落发现我脱落的浴袍。  「我们要快点离开…你还可以走吗?」她边说边帮助我套上浴袍。  我摇了摇头,我连抬起手的力气都没了。  「还是你自己一个人跑吧?」我说。  「不可能,我不会再丢下你。」她坚定的说。  「快!我背你!」  她背对着我蹲下。  「你可以吗?」我问。  「你以为是谁把你从学校…呃……」她似乎发现自己说错话。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让她背起我。这时我注意到她仍穿着短T跟牛仔热裤,可是并没有穿鞋,我可以看到厕所入口有血脚印延伸进来。难道她为了出来找我……  她揹起我开始往外跑。  不再多想,就任由她要带我去哪吧,反正都无所谓了。  趴在她的背上,我感到出奇的平静。  我有多久没这样放松了呢?  不管她想对我做甚么,我都不再在意。  在她背上我沉沉的睡去。  我感受到一阵温暖再次睁开眼睛,我在…浴室?  这里似乎是漆原家的浴室,才刚这样想漆原就出现在我视野,她全身赤裸,正哭丧着脸拿着莲蓬头清洗我的身体。  「你醒来了?我把你背回我家了。」看到我睁开眼睛,她蹲下来跟我说。  「呜呜…你还好吗?」她又开始哭了。  「我想喝水……」我虚弱的说。  「有!等我一下!」她全裸的跑出浴室。  她回来时带着一瓶运动饮料,她扶起我,我慢慢的又喝完一整瓶。难道她家随时都有准备这种东西?  我总算恢复了一点力气,环顾四周,这里是漆原家没有错。  我瘫坐在浴室地板上跟漆原一样没穿任何衣服。  「你还要甚么吗?我有煮饭,虽然有点冷掉了……」漆原跪坐在旁边,一脸担心。  「不用了。」我摇了摇头。  「我可以自己洗,你出去吧。」  「呜…拜託!让我补偿你好吗?至少让我帮你刷背。」她又开始掉泪。  我有点搞不清楚漆原这个人了。  「那就麻烦你了。」我转身背对着她。  「嗯……」她轻声回应。  好一段我们都没有说话,浴室里只有毛巾擦洗我背部的声音以及漆原偶尔传来的啜泣声。  「我呢,曾经被人当成性奴一段时间过。」漆原突然开口。  我有些惊讶的回过头看着她,性奴?那个漆原她……  「那时我还是国中生。」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落寞。  「说起来也是我自作自受……」  那时还是国中生的漆原,非常的自以为是,她认为自己是全世界最特别的人,她想跟别人不一样。於是她开始翘课、跟父母顶嘴、乱交朋友、非法打工,然后还跟一名高中生的男友同居过一段时间。  「最后我那个男友或许是对我感到厌烦了吧,有一天我回到我跟他同居的家里,他找来了6、7个朋友一起轮流上了我…长达5天。」  漆原说到这里,从她放在我背后的手,我可以感受她在发抖。  「后来还拍照片寄给我爸妈,他们毅然决然地跟我断绝了亲子关系,我想找朋友诉苦,但他们都是一遇到事情就马上闪得远远的损友。没地方去…没人可以依靠…我只能回到那个我男友的家,继续被他们……也因为长期被当性奴,后来导致我喜欢肉棒却不喜欢男性的癖好。」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听着。  「有一天他们不知道干了甚么事被抓了,不再回来。那时,我的想法居然是……我连最后可以依靠的人都没了……呵呵,真是可悲。」她自嘲的笑道。  「最后,在那个家待到已经完全没东西吃后,我离开了那里,流落到了街头。想要一了百了的想法在我心中越来越根深蒂固。最后的最后,是我曾经在那打工过的店长把我从绝望中救起来的,她在小巷子里发现了我,把我带回她家。之后她让我复学,给了我工作,还把自己住的地方,也就是这个家借给我住。」  漆原似乎说完了自己的故事,可是我……  「嗯…我懂你想说甚么,我很同情你也觉得你很可怜,可是我……」我说。  「不,你不懂!」漆原打断我的话。  「我不是要你同情我或是觉得我很可怜,我想说的是。」  漆原突然从背后抱住了我,因为两人都赤身裸体,所以我可以从背上明确感受到漆原她柔软的胸部。  「漆原同学?」我有点被她这个亲密动作吓到。  「我想说,一个人独自承受一切是很痛苦的……」  漆原在我耳边轻声说着。  「那时候的我独自吞下一切,我很孤单、很痛苦、很…想死。要不是因为店长小姐的出现,我真的不敢想像我会有怎样的下场。」  「现在的你就跟当时的我一样,独自承受一切,一个人待在绝望里,我不希望你继续这样……」  漆原仍抱着我继续说着,可是不知为何,我开始默默哭了起来。  啊啊…我真的好累……  「不要哭啊…音羽绫……」  叫我不要哭,结果你自己也不是……  漆原她站了起来到了我面前跪坐下,她果然也哭成了泪人儿。  「拜託你,音羽绫。让我成为你的支柱、让我接受你的愤怒、让我承受你的痛苦,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听到她说出这句,我不再忍耐。  我开始放声大哭。  「呜哇啊啊啊~ 我真的好累!真的好痛!真的很辛苦……」  甚么姊姊?甚么学生会长?甚么全校学生的表率?现在的我只是个瘫坐在地上,大哭大闹的小孩罢了。  「哭出来就行了!说出来就好了!把一切都交给我吧!」  漆原紧抱住我,也跟着我一起大哭。  「那些男人!我都跟他们说我很痛了,他们还是一直进来!」  我开始一边大哭一边大声喊着。  「是啊,那些人都是一群垃圾!」漆原也跟着我一起骂。  「他们还拉我到小便斗前面…为啥他们不玩自己的啊!」  这些话根本……  「是啊,他们最好把自己的小弟弟玩到断掉!」漆原跟着我同仇敌忾。  「他们还乱踩我的…去死一死啦!」  这些话根本不符合逻辑。可是……  「对啊!去死一死啦!」漆原。  「还有我走在路上根本没有人来帮我!为啥他们都对我那么冷淡!」  可是又有甚么关系呢?  「没关系!我帮你把他们的窗户砸破了!」我的垃圾桶。  「你!还有你!你为什么把我关在地下室里一直欺负我!」  「那时候的我是个笨蛋,等下我帮你去骂她。」我的支柱。  「还有在学校!干嘛在外面直接弄我!?万一被别人看到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说没被别人看到…咳嗯!那时候的我是白癡,等下我去揍她一拳!」我的……  「好!对了!还有你一直迟到早退的,我很头痛知道吗!?」  「呃…我有时候要打工……」  「不要顶嘴!还有我妹妹升上高中就开始叛逆!她一定是被你带坏的!」  「啥?你有妹妹?我根本不知……」  「不要狡辩!」  「呃…好!你把她带来!我三天就可以把她调教成肉便器!」  「我不要她变成肉便器!我要她学好啊!」  「好好。我会把她调教成跟你一样的好学生……」  「还有我弟弟!他快升国中了还是很黏我!我很担心他!」  「都快升国中了还黏?这屁孩还没断奶啊?」  「每次我去学校都会发现我鞋柜有一堆情书!我很困扰啊!」  「甚么?你这是在炫耀吗!气死我了!」  「还有!上礼拜的考试好难!我错了好多!」  「啊?上礼拜有考试?」  「我去吃学校餐厅的咖哩饭!结果料超少还卖很贵!」  「这跟我讲又没有用…而且这应该是你学生会的……」  「还有车站前的蛋糕店倒了!我现在想吃蛋糕根本没地方去!」  「欸欸!?那家店倒了?我以前常去的说……」  「我前天路过一家新开的餐厅!结果他们装潢超丑!」  「这干你屁事啊……」  「最近葱涨价了!变得好贵!」  「呃……」  「还有现在政府实在是……」  「会长大人?」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