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老自写结局】(06-07)【作者:19002222】

发布日期:2018-06-20  来源:

字数:75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离开院子,再次回头注视着这噩梦开始之地,5年前有两对新人在这里开始,现在有一对夫妻在这儿终结。  长辈们涌向了屋内,岳母轻抚小颖的头,不停的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此时的小颖只知道摇头哭泣,看着小颖现在的样子,贤慧的岳母只能将小颖抱在了怀里,轻声的安慰着。岳父神情严肃的坐在椅子上一口一口的抽着烟,不知道在想什么。张阿姨拉着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根铁棒的父亲,不断的朝我使眼色,示意我赶紧离开。  张阿姨充满善意的举动,让我支离破碎的心中多了一股暖流。反观父亲现在的样子,面目狰狞,嘴里骂骂咧咧,手上不断挥舞着铁棒,貌似是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  父亲的举动使我心寒,刚刚的那股暖流也被这股寒流剿灭殆尽。  我冷冷的看着陌生的父亲,决然离开了小岛。来到了家门口,当手在裤袋里摸寻钥匙的时候我无奈的歎了口气,恐怕是昨晚那时候钥匙从裤袋中掉落在了院子里。我抱着头无奈的蹲坐在了门口的时候,忽然间脑海中浮现起4年前的那个冬天。  那天连续三天工作的我,比平常早1小时下班了,因没带钥匙,只能在了门外等着小颖回来给我开门,连续3天强力工作的我挡不住睡意的侵袭,结果依靠在门上睡着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脸上挂着泪珠的浩浩,兴奋的拍着小手在我床前欢快的叫着:「哦,爸爸醒来喽,爸爸醒来喽!」  我看着小傢伙兴奋的劲,提起精神从床上坐了起来,抚摸着浩浩的小脑袋轻声说:「对不起啊,浩浩爸爸让你担心了……」  还没等我说完,小傢伙趴在我耳边悄悄道:「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我拿了一把门锁的钥匙,藏在了门外的花盆里,藏钥匙的泥土上面放了一颗小石子。  这样以后你忘记带钥匙的时候,就不用在外面等妈妈回家开门,也不用睡在外面了。「  想到这儿,我立即起身来到了走廊的花盆前,果然花盆里有一颗不起眼的石子。我急忙蹲下,双手轻轻的刨起土来。将要到盆底的时候,果然有一个小小的白色塑胶袋躺在盆底,里面装着一把钥匙。  拿到钥匙的我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幼小的身影,在寒冷的冬天蹲在这儿,手拿着小铲吃力的翻动着泥土……眼泪不由自主的流淌出来。  「哒,哒,哒……」  从楼上传来了一阵急切的脚步声,惊醒了沉浸在回忆中的我。我擦了擦眼泪,现在不是回忆和感动的时候。打开房门,迅速的闪身进屋,轻轻的将门关好。  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屋内,曾经的一切是那么的美好,我,小颖,浩浩,3个人在这里是那么的开心,幸福。  可这美好和幸福都被我自己毁了,但这是我一个人的错吗。早已沉浸在性欲中的小颖可以一遍又一遍的悔悟,然后再犯,而我当时只能默默的舔舐伤口。父亲可以在一次又一次的性爱之后自责,连他恐怕自己都不知道今天的行为,早已在内心将小颖当成了自己的爱人来到卧室。  从阳台拿出了5年中极少用到的旅行箱。上面已经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尘,简单擦拭了一下,迅速的整理起自己的衣物,因为呆在这房中的每一秒,我自己都感觉到十分的压抑。  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找出了我的身份证,户口本,还有属於我自己的那本结婚证,看着下面为了应急而摆放的20余万现金,犹豫了一下从里面拿出了15万。因为每月自己的工资都是存入小颖的卡中的,我现在急需这些钱。  整理好一切,关上门最后看了一眼这曾经在别人眼中看起来幸福和睦的家,随即决绝离去。  我打车来到派出所户籍科,当值的是一位女警。女警看到我微笑着问:「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我想更改姓名。」  「你的身份证和户口本带了吗?」「  「请问你要改的姓名是。」  「启生,户口启,生活的生。」我急忙答出这一路上自己想了不止数次的这个姓名。  「好的,请您稍等。」《《更改姓名小说中一切从简》》  我拿着刚办好的身份证从派出所走了出来,心里格外的轻松,我从此以后要做的就是像我的名字一样启生,重启新的人生。  随便找了个餐馆,点了一盘饺子草草了事。掏出今天刚买的手机13:00,该去找出租房了。  「好了,就是这间了,多少钱。」我对着喋喋不休的仲介不耐烦的问道。  「啊,先生你要这间房了。」仲介惊讶的看着我。  「对,多少钱。」我不快的再次问道。  「3500元。」仲介搓着手试探性的问我。  「给,待会儿我整理好了,到楼下和你签手续。」我把钱递了出去。  「好的,您先忙先生,我在楼下等你。」仲介拿着钱走了出去。  我走到阳台,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一切,对以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整理好一切,我来到楼下,拿着协议书重重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启生。  「王经理,王经理……」  准备上电梯的我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叫声,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小唐,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大概5,6岁的样子。小手紧抓着小唐的手臂,躲在小唐身后眨巴着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我。  「哎!是小唐啊,怎么你在这儿住?」  看着小男孩怯生生的样子,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浩浩,不由的面带微笑的答道。  「是啊!」小唐抱起身后的小傢伙轻声说:「果果,快叫叔叔。」  小男孩抱着小唐的脖子小声叫了一声:「叔叔好。」便把头埋在小唐的背后。  「王经理你怎么辞职了。」小唐边哄小孩边问。  听到这句话,我面色不悦起来,冰冷的说:「家里出了点事。」  做我秘书多年的小唐看到我铁青的脸色识趣的不再询问,抱着小孩随我一起上了电梯。  我按了一下8楼问道:「你几楼。」  背后传来了小唐的声音「我是7楼。」电梯到达7楼的时候,我对小唐说;  「小唐,我不希望任何人知道我住在这儿,你能帮我保密吧。」  「嗯。」小唐抱着小孩离开了电梯。  当我到关上门,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禁感歎:唉,怎么就会遇到熟人了呢。算了,不管了,大不了以后再换个地方。  我拿起手机,开始了今天最后一项工作,拨通了小颖的手机号码。  「嘟,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  我知道这是小颖的习惯,陌生号码是不会接的。陌生号码只有拨打3次以上她才会接。  果然第5次,小颖接通了手机。「喂,您好,请问你找谁。」  手机的那端传来了小颖无精打采的声音,还带着点哭声。  虽然已经签了协议书,但小颖现在的声音还是让我有点心疼,过了好一会儿。  话筒里再次传来:「喂,喂……景程吗。」  我整理好情绪平静的说:「是我,明天早上等我电话,带好证件我们民政局见。」  说完我就急忙将手机给关机了,扔到了枕边。因为我害怕再次听到她的哭泣声我会心软。  想着明天要办的事,心累的我渐渐进入了梦乡。                第七章  「今天或许是我和你的最后一次会面。」  洗漱完毕的我看着镜子喃喃道。  来到阳台,沐浴在阳光下,只有这样自己那早已破碎不堪的心才能得到那么一丝温暖。  开启开机键,「嘀——嘀——」  手机的提示音不断的响起。  看着手机上那熟悉的未接电话,还有短信,不由的庆幸自己昨天关机是正确的选择。  点开未接电话上的回拨。  「嘟——」  「老公,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听筒里传来小颖嘶哑的声音,内心涌起些许感动。  或许小颖一夜没睡,就是守着手机等待我的回电,但是这些感动已经不能影响我的决定。  我打断小颖的话,平静的说:「东西都准备好了吧,没什么事我们就民政局见吧,还有别叫我老公我担不起这个称呼。」  「等等,等等,老……景程你能不能……能不能把协议书带过来给我看下。」  就在我准备挂断电话的时侯,小颖迟疑地问道。  「呵呵,你昨天不是签了字吗,难道你认为我会让你净身出户。」  我冷笑道。  「不,不是这样的,我就想看看里面的内容。」  小颖小心翼翼的说。  「算了,你想看就看吧。我会带到民政局那边的。」  我看了看手机上现在时间是7:00。  「8:00我们在民政局大厅会面,8:30我们去办离婚。30分钟够你看几遍了。」  我不耐烦的回答道。  「你能不能送到家里面给我看下。」  小颖试探性的问。  听完小颖的话我立即大吼道;「曲颖,你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景程,你别激动,我不看了行吗。我去,我现在就去。」  听完我仿佛看见了小颖惊慌的样子。  「啊——。」  「啪——。」  当我准备挂断电话的时候,听筒里传来小颖的一声惨叫和手机掉落的声音。  「景程,今天恐怕去不了了。我的脚崴了。」  「曲颖,够了。你去不去,耍这么多花招够了。」  「是真的崴了脚了啊,不信你可以过来看啊。」  电话那头传来小颖委屈的声音。  「行,我就去看看,我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招,就算是鸿门宴今天我也闯定了。」  我愤怒的挂断了电话,拿着包向楼下走去。  「叮」  电梯到了楼下。  「王经理,早啊。」  手上拎着早餐的小唐面带微笑的向我打起招呼。  充满怒火的我没好气的回道「早。」  随即离去。  「咚咚咚,咚咚咚……曲颖你给我开门」  我愤怒的敲击着门板大声吼道。  「哢嚓。」  门打开了。  「老公,你来了。」  小颖无力的靠在门墙上。  这还是我认识的哪个小颖吗?一张苍白的面孔上残留着几滴眼泪,红肿的眼睛里带着血丝,长发杂乱的披散在肩后,嘴唇也开始干裂脱皮。  看着此时的小颖,心里的怒火悄然退去,随之而来的是一股悲伤之情。  「这是你要的协……」  还没等我说完,倚靠在墙上的小颖突然晕倒在了地上。  「不,这不是真的……不要……」  睡梦中的小颖的脸色有恐惧,有慌张,有幸福,有满足。  拿起床头上的摆放的全家福,看着小颖,浩浩,我知道自己此刻是幸福的;  当视线转移到那可爱,面带笑容的小脸时候,自己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负面的情绪不断的浮现。  「唉。」  我将手中的全家福倒扣在床头柜上,转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小颖。  是时候彻底的摊牌了,知道真相的她或许也不会那么抗拒离婚了。  「你醒了。」  看着眉毛轻微抖动的小颖我平静的说。  小颖听了我的这句话,眉毛抖动的更加的剧烈。  「嗯。」  小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瞳孔中透露出不安,无奈,抗拒……「把这粥喝了吧。」  我端起已经盛放了一会儿的粥,用汤匙勺了一点粥慢慢的喂服进她的嘴里。  平静地看着小颖流着眼泪喝完了我喂的粥。  「我……」  还没等我说完。  小颖突然之间从床上坐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搂住我的腰,头埋在我的胸前哭泣道:「老公,我们不要离婚,好不好。那天你看见的事,是我喝醉了,迷迷糊糊的就穿上了婚纱,真的不骗你,还有哆哆不是你的孩子我也很意外,3年前那晚我是喝醉走错房间了,做完爱之后我才知道那是爸爸。我真不知道那一次就怀上了,原谅我好不好。浩浩和哆哆我都送到我父母家了,父亲和张阿姨昨天下午也搬回岛上了。以后别提这件事了,我们一家人好好过,求求你别离婚。」  听完小颖的哭诉,我很平静扯开紧抱我腰间的双手,来到了窗前,「小颖,你和他做过几次。」  我看着窗外平静的说。  「我……我就和他就是你看见的那次,还……还有就是3年前喝醉那次,我把他当成了你。」  小颖期盼的看着我的背影,吞吞吐吐的说了出来。  「小颖,你爱我么。」  我再次问道,心依然是那么的平静。  「我爱你,真的景程,我真的很爱你。」  小颖擦拭着脸上的眼泪,快速的答道。  「没有性,你还能和我一起幸福的生活吗?」  「当然,我可以没有性,但我不能没有你。」  背对着小颖的我感觉到她的回答真的很可笑:「小颖,你们2个的事我都知道,而且这件事开始的时候我还算是一个幕后推手,小颖你知道吗这个家里我都安装了监控,而且到现在还没有拆下来。」  小颖听完我的话,希冀之色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瞳孔中深深的恐惧。  我平静的来到监控面前,「前几次你们两个没有性交,我那次出差你可以算作是被他强奸了那是你们的第一次,因为他的药被我换成了伟哥。」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  小颖撕心裂肺的朝我大吼道。  「为什么,呵呵,从我开刀以后我们做完爱,你眼睛里只有深深的失望之色,虽然你掩饰的很好,但我作为一个经理,跟客户打交道察言观色是基本的,我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拆完这个监控,我来到了浴室,「第二次,可以算你是自暴自弃但那是你主动的,你说你已经不再纯洁了,做了一次和一百次有什么区别。」  我拿着浴室里面的监控摆放在了桌上。  小颖呆呆的看着桌上的监控摄像头,喃喃道「怎么可能……」。  「因为你的歉疚感,所以我回来之后你放弃了自己的尊严,在性方面做了一些你以前都不愿意跟我做的事。」  看着小颖抱着双腿团坐在了床上。  我继续说道「随后父亲出事,看到他到死手里还都是紧攥着你送给他的烟壶,你感动了,你的心里爱,已经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他已经埋了一颗种子在你的心里。你在医院和他的对话,还有你所做的我都看的,听的一清二楚。那些话想必你自己也记得吧,我就不用说出来了。」  这时候我再也无法平静,眼泪控制不住的地落下地板上,「滴答,滴答……」  一切是那么的安静。  小颖不顾脚上的疼痛慢慢的挪到在我的面前,抱着我的大腿「那不是真的,我那么做是为了让你父亲醒来,我知道你是一个孝顺的人,你父亲如果死了,我怕你会伤心难过。」  看着小颖此刻的模样,「哈哈,是的,我是很孝顺啊,都能把老婆送给父亲艸,我怎么能不算孝顺,你也很孝顺啊,为了帮父亲转醒你都把自己奉献给了他,我们两个都是很孝顺啊。」  我抽出了小颖手中的腿,推开了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我取出客厅的监控探头,看着客厅中那刺眼的沙发,回头看着正挪动着脚步的小颖,「在我出差忘记了结婚纪念日,你就不会关心一下劳累的我,反而埋怨我。当你跪在这儿,承受他带给你的快乐的时候你有想起我吗。」  说完我走进了父亲的卧室取出探头扔到了小颖的面前「当父亲出院后,你主动握着他的阴茎坐到他身上起伏的时候,你有想起我吗。」  看着面前的监控探头,面对我的质问小颖跪趴在探头前默默地流着眼泪。  「你知道吗,在我看监控的时候,发现你在厨房一边接着我的电话,还一边和他做爱,你心里真的想过我吗。挂完电话,你还问他你紧不紧,你是在嘲笑我,还是在鼓励他继续。就在我敲门的时候你们还在做爱,兴致真的很高啊。你已经沉醉在他带给你的快乐之中了吧,你们两都在享受这偷情的乐趣吧,他用生命在你心底埋藏的种子已经开始发芽了吧在那时。」  「不是的,不是的……」  小颖看着癫狂的我摇头哭泣。  「那一天晚上我准备了一粒药放到了我的水杯中,想给你一个完美的高潮。  谁知道你误喝了那悲水,我那天没能满足你,你就自己在卧室自慰,那时我还有一点欣慰,想不到你竟然主动走进他的房间和他做爱。你知道我那天站在客厅里,与你们只有一门之隔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吗,我是在家里啊,我在家里啊……                 「  我跪在地上敲击着地板,大声的质问。  「没有,我没有……」  小颖捂着耳朵崩溃的吼道。  「那天早晨当我看到双眼红肿的你,戴着墨镜走进我办公室,趴在我腿上哭泣的时候。我在想如果你能对我坦白,我们两个就这样摊牌。或许以后还能一起幸福的生活。」  一切都坦白完了我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轻松。  看着悲恸的小颖,我走到她的身边,替她擦拭去眼泪柔声道:「我看着你们两个偷情,作为旁观者的我只能在背后默默的舔舐伤口。我知道这是我自作自受,也是我应该承受的代价。因为这些痛苦比起失去你的代价真的是微不足道。」  小颖痴痴地看着我:「景程,既然你害怕失去我,那我们忘记一切重新开始好吗,我还是爱你的。」  「小颖,别再自欺欺人了。你化妆包里的那个22cm长的自慰棒是用来干嘛的,那就不用我说了吧,跟他的尺寸一模一样,那代表着你对他的眷恋和怀念吧。你每天和我做爱的时候总会看着他的房间,你的脑中幻想的是他吧。」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承认我的性给了他,但我的爱还是你的。」  小颖挣扎狡辩道。  「你难道忘记他问过你的那句话吗,难道只是因为承诺,你自己是怎么说的你没忘记吧,那重要吗?你是心虚,因为你不想承认作为一个儿媳你的心底已经有了他的角落。」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小颖绝望的看着我。  「你知道吗?当你听到他决定要重新娶个伴时,你那时的样子吗?对了我忘记了你自己看不到,让我来告诉你吧,你的脸色是惊讶,是不舍,还有眼睛深处那深深的嫉妒。你知道那一刻的我是什么感受吗?是伤心,是失望,那时我真的很担心,很害怕。因为我知道他埋在你心底的那颗种子已经茁壮成长了,所以我决定自己来铲除他给你种下的种子,我给他找来了张阿姨,并尽快促使他们俩结婚。」  「啪,我让你不要说了。」  小颖一巴掌拍在了我的脸上。  看着我脸上通红的手印,小颖慌了,双手颤抖着伸向我的脸「老公,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我摸着脸颊,推开了小颖的双手冷冷道「没关系,我不疼。还有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让你去帮他整理婚房吗,我就是想亲自确认那颗种子到底怎么样了。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我真的希望你能和他断绝关系。谁知我看到的却是你为他穿上婚纱,而且还在新房还有野外做爱。一次又一次的高潮,一次又一次的求饶。看着你和他躺在床上肆无忌惮的调情,说笑。我知道我失败了,就在那天他在你心中埋的种子结出了爱的果实。」  「不要说了,求求你不要说了……」  「当你摘走那颗尚未成熟的果实的时候,我又充满了希望,5年来我像防狼一样防备着他,可我万万没想到家贼难防啊。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最后那颗种子,还是结出了果实。」  将心里的话全部说了出来,我知道一切是该结束了。  「那天是个意外,真的是意外,我喝醉了把你父亲当成了你。」  说完小颖狠狠的盯着我「再说那天也怪你,谁让你睡的那么死,如果你陪我出去就不会出现现在的情况了。」  「小颖,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如果心中还有我,你会分辨不出来你体内的阴茎是谁的吗。其实你的心中已经爱上了他,只是碍于社会道德的压力所以不敢承认罢了。好了,别的话我已经不想多说了,协议书大体内容就是浩浩归我,哆哆归你。家里的财产我就拿走15W,其余的房产还有我的工资加起来也有500来W了全部是你的了。今天你休息一天,明天我们去办理手续吧。」  掐灭手中的烟,我准备离开。  「不,浩浩是我们两个的结晶。我不会让他和我分开。现在他还小,如果我们两个离婚了,他的童年会怎么样,你有想过吗」  小颖在我开门的一刹那吼道。  「婚是离定了,浩浩的事我会仔细考虑一下。」  说完夺门而去。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