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呜」

  耐不住受欲火煎熬的躯体,她的右手缓缓地抚摸过自己的菱唇,爬行过自己的咽喉,饥渴地在自己赤裸的胴体上一遍一遍抚摸着。

  当炙热的指头攀爬上她左胸前那只软丘,触摸到尖挺的乳头时,她昴头发出一阵吟哦。

  一边幻想着背弃发她的男人不在自己旁,而他深深爱着她,他并不想结束掉她们之间的感情。

  然而事实上……他是背叛了她……

  而她怎能再执迷不悔呢?

  她性幻想的对象可以是张耀扬、金城武、伍佰、任贤齐、柏原祟、李奥纳多……

  不希望是他。

  她感到体内有某样东西正在蠢蠢欲动,是似熔炉般灼热泪盈眶欲火在体内作祟。

  她想要……

  可是,她比谁都清楚;自己恨他,他的始乱终弃让她恨透了他!

  他怎能不要她,抛弃了她,让她痛不欲生,使她失去求生的欲望呢?

  所以她想死,她要他因她的死而愧疚一辈子。

  因而早在十分钟前,她吃下了一百颗的安眠药。

  「嗯……」她并拢两手指头从底裤边缝探了进去。

  然后卸下濡湿的小裤,将手复盖在自己的密穴上,先在如珍珠般地小阴核上抚弄了几下,手指重新开接触私唇进行来回式的磨擦。

  她疯狂的摇摆着美臀,忘我的自渎着,陶醉且认真地搓揉着自己。

  然后,她试着将手探入热呼呼的紧窖之中,瓷恣地在膜壁内游动。

  但她依然还是得不到满足,她必须再将两根指头交叠伸进紧窖内,让两指齐飞,并微微抽送才有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出现。

  一阵阵难以言喻的酥麻感交离看反胃的恶心感令她悸动、颤抖、搐拦、想吐……

  她知道,安眠药已开始在好体内产生了效用。

  很好,太好了!

  好的神智逐渐不清,她就快要死了,快要死了!

  太好了……

  她张开自己的大腿,但依然旧头晕脑胀,教她不知该如何才能使身体放松。
  随着恶心晕眩感愈烈,她指头抽送着自己紧窒的动作也愈加激动起来。
  她感觉胃在翻腾,有股酸臭味不时由喉间溢出,嘴角溢满黏液般地白色泡沫。
  她很难受,她就快要死了,再忍耐些,过不了多久,这分痛苦感会离她远去,因为她就快要离开这世界了,所以她希望亢奋感一块带去游仙境。

  即将来临的高潮让她的脑子愈来愈混乱……

  在这同时,她所有的意识与知觉被滑入天堂的美妙感觉夺去……

  她,动也不动了……

  「喝下这碗孟婆汤,你将忘却阴阳两界间所有的情仇,进入六道轮回,安安心心投胎去……」

  奈何桥边,烟雾迷漫;奈何桥下,孤魂野鬼拢聚;奈何桥上,早已染上一抹不耐烦的气息,如鱼贯般的人潮……不,是鬼潮,正排着队准备走过奈何桥,重坠因果之轮,接受转世轮回的命运。

  可是,这鬼潮由奈何桥上直排到奈何桥底下去,嘿,这桥路宽宽,竟也会「塞鬼」呢,想不到吧?

  再说这孟波汤,恐怕当今世上,除了人,谁都喝过它,尝过的鬼话只有一句——实在是超级难喝的!但,没法子哪,想投胎就得忍耐着点!

  而且孟婆一把年纪了,随便算算都至少一万岁,她无情,还真是有够无情,孟婆要你三更喝汤,绝不留汤过五更,所以别欺负老人哪,小心孟婆在汤里加料,喝了不仅能忘记前世,还会肚子疼呢!

  「孟婆,我不喝,蒙卡娜不想重返人间后,忘却我王上的容貌。」

  这奈何桥会鬼潮壅塞,没别的原因,全因为蒙卡娜的缘故,她是因为吃下一百颗安眠药,所以灵魂才来这儿报到。

  她一哭、二闹、三求、三跪、五拜、六叩,十八般武艺能使的全都拿出来用了,看是否能免掉喝孟婆汤的待遇。

  孟婆虽不通人情,但毕竟也是个鬼神哪,心肝黑,起码长像不黑嘛,而蒙卡娜轮回做人,已达九百九十九次,加上这一世,不多不少,刚好千世。

  孟婆因而对她印象特别深刻,别说孟婆,就连鬼差大人都对她特别有感觉。
  「孟婆,你总是欺骗蒙卡娜,三千多年前,我降生在古埃及,为他投尼罗河自尽,如今转世又转世,一代盼过一代,容貌换过数千张,孟婆汤过数千杯,却在死后恢复所有的记忆,原来孟婆汤在人死后就失去药效,它全然夺不走我记忆中的感情,孟婆,你何不教教我,如何才忘得了他?」

  好一个痴心女,说着,连情绪都用不着培养,眼泪便自动潸潸零落,偶尔,她会问苍天: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自古女子多情痴,薄悻由来是男儿。傻丫头,如此负心汉,何必执迷不悔?
  压根儿不值得你为他劳神。「孟婆将碗凑到蒙卡娜的嘴边去,」快喝了它,赶紧投胎到好人家去,重新做人,好好修这最后一世,而且从未有人可以逃得过我孟婆这一关的。「自孟婆掌管鬼魂前世今生的记忆以来,从未有过漏网之鱼,她甚至……六亲不认,因而鬼魂压儿没能耐可以逃得出她的手掌心。

  「自从我上回投胎在中国民间后,便决定放弃做人,如今得知王上即将会在二十年后来到廿一世纪,我做孤魂野鬼苦等了这么多年,盼得就是这一天……」
  说什么蒙卡娜都不愿死心,如此痴情的模样,就算铁石心肠也会被软化,「算我求你,孟婆,别逼我喝下这碗汤,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傻丫头,快喝吧!时辰就快到了,错过了好时辰,你又得多轮一次……」
  孟婆耐性全失,一副心急模样。

  孟婆看了一眼时刻表,大概在怀疑,今日的鬼差是怎么啦?以往它们总是压制得鬼魂们个个动弹不得,可是今日的鬼差大反常规,莫非是想逆天而行不成?
  想当初蒙卡娜为了个情字竟傻得投尼罗河自尽,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么不家惜便被阎王爷判之为不孝!

  阎罗王判她得千世轮回成人,却要她自尽千次,今生就满世了,不必再让阎罗王伤透脑筋,想尽千百种自杀方式让她自行了断生命,只是阎王大概做梦也想不到,她突然茅塞顿开,懂得反抗起来了,也许它们会认为她的行为简直是傻得可怜,不过她可不这么认为。

  「孟婆,我拿自己的声音与你交换?」心一横,蒙卡娜决定以自己的声音做为交易的条件。

  无论如何,蒙卡娜再也不愿为不是王上的其他臭男人自杀!

  除了霍克王上,她再也不愿意爱上其他男人,饱受自杀之苦,每次轮回她总是爱得好轰烈,死得好痛苦,她岂能再成为情魔的奴隶?情感任由他人摆布?
  而逃离情魔掌心的唯一办法,就是保留住原先的记忆,带着自己的情感投胎去,如此,唯有王上,她再也不会爱上其他人,不会再为男人自杀了。

  「唉……」孟婆叹气着。

  蒙卡娜知道孟婆并非铁石心肠;只是职责在身,身不由已,但是,由她的表情看来,她的心何只是动摇?

  蒙卡娜自然会在心中猜忖,原因无他,只因孟婆的声音比杀鸡宰羊还更难听,她绝对希望自己能拥有如姑娘娘般甜美的好嗓音,而蒙卡娜恰好有一副甜死人不偿命的嗓音。

  「孟婆!」蒙卡娜苦苦哀求着,「我不会讲话,自然透露不了秘密,待我还阳,找到王上,了却我一椿心愿之后,我必定会想办法重返阴界,乖乖喝下这碗孟婆汤,但届时,得请你把我的声音还给我……」

             西元2000年台湾

  一个长得十分清秀可人的小女孩,在棕榈树下追逐着一对美丽的花蝴蝶。
  乌木般漆黑的柔顺秀发,远山般弯弯的柳叶眉下,嵌着一对彗黠灵活的大眼睛,秀挺的小鼻梁,嫣红的小嘴,白皙无瑕的肌肤,笑容美得宛朵花,可惜命做弄,竟是个……

  「美黛啊,你这个哑巴女儿真是漂亮呀!」坐在树荫下乘凉的大婶婆像似在说着风凉话般,手摇着凉扇,眼底溢满了嘲讽,呵呵直笑着。

  美黛无语地望着正快乐地追逐着蝴蝶的女儿。

  自小,她的女儿便在嘲笑声中长大,受尽顽劣孩童们的欺凌,可是女儿一点也不自卑,因为她抢占有一般人所没有的才华与能力,她只不过是个哑巴,而非傻子啊!

  「美黛啊,别说大婶婆我爱管闲事,你们家蕾妮实在是乖巧又懂事得没话说,才三岁就会握笔写字,提针线绣龙刺凤,应该帮她报名去参加那个什么……什么……什么聋哑天才俱乐部的,免得糟蹋了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再说,日后嫁不出去,你这可怜的寡妇,岂不是要养她一辈子了?」大婶婆老家用一种看似赞美,事实却是嘲讽的遗憾语气对美黛母女俩说。

  「大婶婆,我们家蕾妮不是聋子啊!」美黛总是不厌其烦,一次一次的解释。
  大婶婆斜睨了愤怒的美黛一眼,笑得乱心虚的。

  「噢!噢!我知道,我知道嘛!你家的蕾妮不似一般的聋亚人士,她只是开不了口,发不出声音嘛!瞧那些哑巴,起码还会伊伊哑哑的手划脚,可是你们家的蕾妮,就连哭也哭不出声音来,哎唷,真是可怜哦!可见她的声带,在未出生前,被阎王给提早抽走了。」

  大婶婆话一毕,也不待美黛开口,便从竹藤椅上站起身来,摇着她的大臀,右一摆、左一晃的离开了美代的视线。

  简美黛叹了口气,用一种极为无奈的眼神,望着始终无语的女儿,她朝女儿唤了一声:「蕾妮,天快黑了,咱人回家吧!」

  蕾妮长发一甩,回眸对母亲绽放出一抹可人的微笑,放弃权追逐蝴蝶,乖巧的奔到母亲的身边,伸出小手握住母亲大手。

  蕾妮慧黠的眨了眨,又对母亲嫣然一笑。

  「唉,我前世是造了什么孽?怎会生出这么一个哑巴来?」简美黛抬头问苍天。

  晚风一阵阵迎面吹来,将蕾妮的秀发卷起,又缓缓垂落在两肩,仿若柳絮,她是如此的美,然而却遭天妒,留下遗憾的缺陷,命运老爱造化弄人,不是吗?
  是啊,命运爱弄人,若不是,蕾妮又怎么会在十五岁那年便失失了唯一疼爱她的母亲呢?

  简美黛临终前还不甘心的紧握着蕾妮的手,枯竭的眼眶里滚出酸楚悲怆的泪水来,她心疼的望着女儿,艰难而苦涩的开口道:「蕾妮,妈……对不起你……
  要抛……抛下你……一个人到遥远的地方去找你爸了……我记住,记住……蕾妮,你得替妈争口气……别被人瞧不起,聋哑……并不可怜,可怜的是丧失自信心…

  …人一旦没了尊严,就会被人踩……踩在脚上……你……你明白吗?「
  一股不祥的预感袭进蕾妮的心口,她握紧母亲的手,无声的哭泣着,哭得肝肠寸断。

  蕾妮用力的点着头,豆蔻年华的她已明白母亲即将永远离开她。

  「记住……蕾妮记住……要……要争口气……靠自己双手撑下去……」
  简美黛话语水罢,突地闷哼一声与世长辞了。

***********************************
  「当当——」下课铃声一响蕾妮顾不得同学们异样的眼光,手忙脚乱地收拾桌面,后抱着书,匆忙奔出教室,离开教室回廊,往学校的花园走去。

  今天是她二十岁生日,在未投胎之前,她曾偷翻过因果命运薄,清楚记得书里明确记载着:统制下埃及的霍克王上将会在今日阴错阳差地空越过时空,坠落在西元2000年台湾的某个角落。

  哇!穿越时空耶!好神奇哦!蕾妮真希望霍克王上能直接往她身上撞来,这样她就用不着大海捞针似的找他了,而且她始终相信,她绝对可以遇见他的。
  这也就是她坚决不愿喝下孟婆汤的原因,明知霍克王上会出现在她轮回第一千世的世界里,怎可能笨得喝下孟婆汤呢?

  「左蕾妮!左蕾妮!等等我啦!」身后传来一串急促的叫唤声。

  蕾妮长发一甩,露出两排贝齿嫣然一笑。

  那唤住她脚程的女孩奔到她面前,急喘吁吁的道:「蕾妮,你赶什么啊?我才刚在想,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呢?」

  蕾妮从口袋里找出随知携带的纸笔来,娟秀的字迹写道:「嘉慧,看什么电影呢?」

  「梦工厂去年推出一部卡通片,片名叫做『埃及王子』,由于反应不错,所以现在还有几家专放映些旧片的戏院还在上映哦!有没有兴趣?很便宜哦!」
  蕾妮含笑的写道:「千世以前的我可是下埃及的女奴呢!」

  「开玩笑的吧?千世前的事情都记得?那怎会不晓得前世是什么人啊?」嘉慧翻了一个大白眼,差点失笑。

  「那是因为你喝下了孟婆汤呀!」

  「孟婆汤?」嘉慧歪着脑袋,用食指撑着下颚,望着天空发着呆,半晌,她问道:「难道我没喝?」

  蕾妮神秘一笑。

  嘉慧忍不住大叫,「你真是个怪胎,我懒得理你,要是信你的话,就表示我跟我一样疯。」

  蕾妮依然故我的笑着。

  纵然左蕾妮有残陷,应当好好待在聋哑学校,但因蕾妮天赋异禀,加上没有喝下孟婆汤,所以她知识丰富,成绩优异。

  她谨记着母新的遗言,靠自己的双手活下去,所以她一面打工,一面靠着微薄的奖学金,过着简单的生活,并不断进修、增加自己的知识。

  她一直是模范生,况且她只是开不了口,不是聋子。

  而嘉是蕾妮唯一的好朋友,同窗两年,并没有因为蕾妮是哑巴就排斥她,反而处处维护她,自告奋勇的为蕾妮做任何事,蕾妮总是存着一颗感恩的心。
  其实她俩会成为好朋友一点也不奇怪。一个霸道,骂起人来有留情,一个哑巴,从不顶嘴,自然一拍即合。

  「不跟你谈这些了。」嘉慧双手将头发一拢,「到底看不看电影?」

  「不了,我赶着去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嘉不满的大叫,「除了我之外你还有哪些朋友?少骗我了,如果你的借口,我可会生气。哦,我知道了,你不喜欢『埃及王子』这部电影,这样好了,今天我做东,一块去周润发的『安娜与国王』,听说超好看的耶,而且……」

  「嘉慧,我真的要去找人。」蕾妮匆促写下,将纸条直接往嘉慧的嘴巴贴去,堵住了她的话。

  嘉慧认为这不过是蕾妮推托她好意的借口,不禁跳脚,生气的将纸条丢在地上,「你摆明不给我面子喽?」

  「嘉慧!」见她真的生气了,蕾妮心慌起来,匆忙写道:「对不起……」
  「用不着跟我道歉,你有事我就不妨碍你了,我自个儿去。」说着,嘉慧头也不回的甩头就走。

  蕾妮望着她背影发呆。

  突然有股阴寒由脚底至全身,让她浑身毛发莫名竖立,直觉教她抬头。
  蕾妮故作轻松的抬起脸蛋,试图搜寻令她不安的原因,忽然,蕾妮傻掉了,愣愣地望着晴朗无云的蓝天——天际竟出现一个宠然大物,随着一串雄伟宏量的啸嘶哑声,那宠然大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朝地面快度降落着,愈逼愈近,愈逼愈近……

  远远地她什么都看不到,只见庞然大物有一头漂亮的银发!

  银发?!咦?好面熟的发色……

  时光倏地快速倒转,千世前的记忆排山倒海似的袭向她——「蒙卡娜,我会永远爱着你,今世来生,天荒地老,海枯石烂,我对你我爱,永远、永远都不会改变……」她想起了霍克王上令人心醉的爱语,那双魂萦梦牵的深情眼眸,那头闪亮的银发……

  顿时,他的誓言破灭了,他脸部的表情变得陌生、狰狞……向她嘶吼着教人肝肠寸断的话语:「谁准许你放火的?你的心为何如此歹毒?为什么要火烧死我的爱妃?你说!你说!」

  「我……我……」无助感让她构不出话来。

  她恨爱妃夺走了她在霍克王上心目中的地位,妒火一时蒙蔽了她的心头,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点燃一把火,活活将爱妃烧死。

  「你不配做我的女人!我是王!我爱谁做王妃就封谁为王妃,我没有给你权力,你不准嫉妒!你不过是个女奴!」

  「别这样待我,王上,蒙卡娜知错了,我发誓从今天起不再干涉你的私生活,只要您原谅我,王上……我不求名不求利,我只要您呀,王上!我爱你呀!王上,我爱您……」她看见自己被推倒在地,连忙爬跪而起,伸手抓紧着他的短褂。
  她紧紧抓着,不愿放手,边喊边哭,他一定会原谅她一时因妒嫉而被蒙蔽了良心所铸成的大错。

  「走开!我叫你走开,没听见吗?贱女人!啪——」

  她的脸颊突然传来一阵刺痛,毫不留情的耳刮子一掌向她挥了过来,火炬般地疼烧灼着她的粉颊,粉碎了她的心……

  「王上,为什么负我?为什么欺骗我的感情?为什么……您说过爱我生生世世的,你亲口对我说的……我伟大的尼罗河神呀,请把我灵魂带走,带离下埃及,我再也不愿回到下埃及,再也不愿……」她的耳边只传来澎湃的潮水声,以及自己那微弱的呻吟声,她的意识逐渐涣散,直到失去知觉……

  蓦地,出现在现实中的危机将左蕾妮的思绪猛然拉回神来,她发现自己视线模糊,双颊湿润,伸手一探,发现自己竟泪流满腮……

  然而就在下一秒钟,她惊愕的瞪大一双水意漾然的瞳眸。

  因为银发怪物离地面距离,最后只剩下五十公尺左右而已!

  三十公尺……

  二十公尺……

  十公尺……

  眼见它即将降落,蕾妮心下一惊,却因惊吓过度而一时不知闪躲,于是庞然大物犹如五雷轰顶般,就要重重朝她身上砸下来了!

  不要!

  当蕾妮立意识到危机欲躲到树下时,还是迟了一步庞然大物的巨腿还是扫到了她的胸,由于撞击力不算小,这一腿将她踢到两尺外。

  疼……左蕾妮痛不欲生的捧着自己的胸口,忍不住泪如雨下,好疼,真的好疼哪!

  她想喊救命,可是不仅喊不出声音,还哭不出声来,她好难受,难受的简直快要死掉了。

  她骇然地发现自己的视线逐渐模糊了,那种彷若要被夺去魂魄的感觉愈来愈强烈了……

  可是,她的意志依然不受控制的渐渐沉沦,她的眼睛依旧不听使唤的想阖上。
  她哀怨的泪水,如泉涌般不断滚落,像断了线的珍珠,溢满她约美脸庞……
  她双手无助的垂下,……无话的暗忖着:「孟婆,我又要回去找你了……」[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