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九章二女的生活

  「小琳,上课要迟到了」张雨涵望着依旧趴在自己胸上的何琳,亲昵的说道此时的何琳,整个脑袋压在张雨涵的肩膀上面,一只手放在自己胸前,另一只手随意的掠过小腹,放在张雨涵的一个奶子上面,而压在的肩上的脑袋则嘴里喊着张雨涵另一个乳房的乳头。

  张雨涵之前在迷迷糊糊中感到从乳头处传来的丝丝快感,一睁开眼,看着躺在自己身上如同婴儿吮吸母亲乳汁一样何琳,脸上顿时浮现出你一丝母爱的光辉,随即神色一暗,便任由何琳将自己的乳头含在嘴里,就这样看着何琳一直含着自己的乳头。直到快要上课时,才不得已叫醒何琳。对于何琳来说,昨晚的事情的确让她劳累不堪,不只身体上的,也包括心理上的。

  何琳听到有人在呼唤自己,从睡眠中清醒过来,还没等睁开眼睛。何琳就感觉得自己嘴里含着一个又硬又软的圆柱型的东西,嘴里下意识的咬了一下,然后便听见有人惊呼一声。何琳连忙睁开眼睛,入眼处是一片雪白的皮肤,一个大大的乳丘就搁在自己的眼前,而另一只手也传来了柔腻的感觉。何琳知道自己嘴里喊着的是什么了,那是张雨涵的乳头。可是对于自己嘴里含着另外一个女人的乳头这种事情,还是让何琳不知该如何是好,再联想起昨夜发生的事情,强烈的羞耻感让何琳满脸通红,不知是该先解释自己的行为,还是先吐掉嘴里的乳头,索性就这样含着乳头不动了。

  张雨涵感受到乳头被何琳咬了一下,知道何琳已经醒来,看着依然躺在身上的何琳,嘴里调笑的说到「你想要吸出奶来吗?那你可是要叫我妈妈的哦」
  何琳听完张雨涵的调笑,更不知该如何是好,只得先吐掉嘴里的乳头,坐起身来,抱起自己的双腿,将脑袋埋在双腿上面,用背对着张雨涵。

  张雨涵看何琳坐在床上,也不言语。猜想她一定是为了如何面对自己的而苦恼,便坐起身来,将身体轻轻的压在何琳背上,双乳摩擦这何琳光滑的脊背,淡淡的说到「你认为我们做错了吗?」

  何琳依旧不动,淡淡的回应道「我们是两个人的,别人会以为我们是变态的」
  「你就这么在乎别人的看法吗?」

  「可是,可是我有男朋友了」

  「笨丫头,我是女人,你也是女人。我们又没有伤害谁」

  「可是莫雨知道了一定为说我是变态,会跟我分手的」

  「这事,你知我知,莫雨怎么会知道?」

  何琳没有在说话,张雨涵知道温水煮青蛙的道理,不能急于一时。便说道「先起床吧,要上课了,待会又是那个变态教授的课。」说完,便自顾自的穿起衣服来,但是想到昨天刘天交代的话,便穿着一半的胸罩脱了下来,拿起枕头边的扩张棒。因为一个乳头已经被何琳的嘴含硬了,便自顾自地将扩乳棒缓缓的向昨天扩张的乳孔插去,本以为经过昨天的扩张,乳孔被插进去的时候会好受一些,没想到,乳孔经过一晚的休息,也恢复了原样,在变硬的扩乳棒插入进去时,还是被扩张带来的痛处弄的痛哼出声。

  何琳听到身后张雨涵的痛哼声,以为张雨涵发生了什么事情,也顾不得不敢面对张雨涵的窘境,转过头想问她的情况,可是入眼处却让何琳惊的说不出话来,本来慌张关切的神色也被惊讶所取代。

  何琳转过头就只见张雨涵左手拈住自己的乳头,一根很细的棒子插入到了乳头里面去,外面留了一部分在外面。而拿着棒子的右手,还在不断尝试使劲让棒子更加深入。

  张雨涵见何琳转过头来,满脸委屈的向何琳说道「小琳,快来帮帮我,帮我把这个插进去」

  何琳试探性的问道「插进那里面?」

  「快帮帮我嘛,我不顺手」

  何琳转过身,看着插在乳头中间的扩乳棒,右手拈住乳头,左手拿着棒子的一头,试探性的向里面插了一点点,随即张雨涵就痛呼出声,惊的何琳离开放开了手,一副做错事的样子。

  「小琳,你一次性就插进去。这样我要好过点」

  何琳闻言,再次拈住乳头,有了张雨涵的告诫,一使劲,棒子尽根而入,只留一个水晶的装饰在外面。一眼望去,红色的乳头上面一颗水晶在熠熠生辉,说出的淫靡。

  「涵涵,你……你怎么做这个啊」

  张雨涵再次拿出一根扩乳棒,递给何琳,揉搓了下另外一半乳头,等乳头发硬后,拈住乳头递给何琳说道「这样很舒服啊,特别是它拔出来的时候」

  何琳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所以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她的话,把扩乳棒插入另外一个乳头后,便自己穿起衣服来。

  张雨涵熟悉两个乳头的扩乳棒后,何琳已经穿衣下床。想到自己的尿道里还需要扩张棒后,便拿出扩张棒自己插进去,这个比乳头要容易很多,因为本身尿道就有一定的宽度了,所以张雨涵没费多大时间,便将扩张棒全部插入,只留下一个水晶装饰在外面。而在张雨涵自顾自的插入尿道扩张棒时,在床下洗漱的何琳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雨涵的动作,眼神里说不出的复杂。

  白天上课的时候,张雨涵表现并没有因为昨晚的事情表现的很和以前有什么两样,可是何琳就表现的整个人魂不守舍,对于平时来说张雨涵的亲密动作,在今天也表现的像是很受惊一般,本来话就不多的何琳,这一天除了回答了张雨涵几个的问题外,便不再说话。

  入夜,何琳早早的躺在了床上休息,她似在躲避张雨涵一般。张雨涵也不故意去找何琳,因为这种事情对于一个未尽人事的少女来说显得过于突然和震惊,得让她有个自己开导自己的间隙。而要让何琳一步一步的陷入进去,只有不断的诱导她才行,那么张雨涵每晚的自慰行为,无异于一颗强烈的春药,时时的在刺激着何琳。

  何琳面对每晚张雨涵的呻吟,只有强自压抑着内心的欲望,可是耳边传来的呻吟声如同春药一般不断地刺激着何琳的全身,一边是对莫雨和世俗看法的坚持,一边是来自原始欲望的勾引,两个思想在自己何玲的脑子来吵的不可开交。
  何琳就在这样的状态,魂不守舍的过了几天。

  一天早晨,何琳被一阵剧烈的摇晃弄醒,睁开双眼,就见何琳神色慌张的看着自己,嘴里的不停念到「快起来了,待会选修课要考试了」连续几晚性欲煎熬,对于何琳来说无异于一场酷刑,昨晚迷迷糊糊的睡着,所以现在看起来非常疲惫,睁开眼的时候还没明白张雨涵在说什么。等大脑清醒过来,细细回想一下,才发现今天要考试。然后急急忙忙的收拾起来,忙的不可开交。何琳一边刷牙,张雨涵就在一边帮着梳理头发,两人忙完后,急急忙忙跑到考试,发现此时正在发卷子,上面的监考老师也没说什么,便让两人进去。两人坐到位置上,对望了儿一眼,都松了一口气。于是准备去拿笔,可这时才发现当时走的匆忙,都忘记了带笔。两人又再次互相看了眼对方,发现对方也是如此。不禁「噗呲」一声笑出声来,前面的种种仿佛都在这个笑声中消去一般。

  何琳望着正在向周围同学借笔的张雨涵,心里涌起一丝不以言明的感觉:虽然两人之间发生那样的事情,但不是正如张雨涵所说,性是彼此两人的需要,也没有伤害谁,自己心里依然爱着莫雨。同时张雨涵也是自己非常的好的闺蜜,就像是一个姐姐一般,只要在不被背叛莫雨情况下,做那种事情,不也挺舒服的嘛。
        ******* ******** ******* ******* *****

  「涵涵,别咬……轻点」

  何琳躺在宿舍的床上,虽然穿着睡衣,但是两个白皙的奶子却是从衣服里探出投来出来,粉红色的乳头此时正在张雨涵的嘴里。

  张雨涵左手在另一个乳房的乳晕上画着圈,嘴里对另外一个乳头大肆蹂躏,或吮吸或轻咬,弄得闭目享受的何琳娇喘连连,连声求饶。张雨涵突出嘴里的乳珠,抬起美眸望着何琳,嘴里的戏谑的说到「那天不知道是谁喊着人家的奶头睡了一晚呢,现在却要人家放过你」

  何琳闻言大羞,嘴里忙解释道「我只是……只是」一时竟说不出个缘由来。
  张雨涵见到何琳的囧样,「噗呲」一声笑了出来,右手沿着何琳曼妙的曲线,从何琳的的蛮腰抚摸到大腿再到小腿,直至抓住何琳紧致白皙的小脚,五个脚趾头白皙如玉,柔软无比。张雨涵将何琳的小腿抱住,然后将其向上提起,直到精致的小脚凑在何琳的嘴边。然后伸出舌头,轻轻在何琳的脚心舔过,让躺在床上的何琳身体一阵颤抖。看到何琳的强烈反应,便将脚趾头一一的含入嘴里。何琳在脚被含入嘴里的一刹那,如遭电击一般,又颤抖了一下。从脚上传来感觉,只觉得张雨涵的灵巧小舌在五个脚趾头之间来回舔舐,或将舌头进入脚趾缝之间扫荡。一股难以言诉的快感从脚上传来,弄的何琳全身酥麻,下体也分泌出一阵阵淫水。张雨涵舔弄了一会何琳的白皙美脚,便沿着笔直修长的美腿,一路用舌头舔弄上去,直到到达何琳的桃源之地。此时的小穴已经湿泥泞不堪,淫水早已打湿了内裤,张雨涵双手将张雨涵的内裤脱了下来,将性感的红唇凑了上去,两片美丽的鲜红的唇瓣含住了何琳的一片粉红的阴唇,「唆……唆」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舔舐了一会阴唇后灵巧的小舌轻轻的往阴道里面探入。

  何琳大惊失色,以为张雨涵要把整个舌头都插进阴道里,紧张的双腿紧紧夹住住何琳的脑袋,嘴里恳求道「涵涵,这个不要。我想把它留给莫雨。」

  张雨涵撑开何琳紧紧夹住脑袋的双腿,抬起头。看了眼一脸紧张的何琳,调皮的说道「我可没有那么马虎呢,这个膜还是留给男人的肉棒来刺破才行的。」
  何琳紧张的心情一下放了下来,看着跪在自己双腿间的张雨涵,带着歉疚的语气说道「你来躺着吧,我也帮你舔舔」

  张雨涵闻言大喜,快速的脱掉了身上的睡衣。何琳正想起身让何琳躺下身来,却见张雨涵调转身体,双腿跪在何琳的双乳上面,身体微微下压,小穴就直接出现在了何琳的唇边。而张雨涵的脑袋埋在了何琳张开的双腿之间,舌头在何琳的小穴和屁用上面不住的游走。

  何琳虽然没有亲吻过女人的小穴,但是从张雨涵给自己的感受和自己自慰时的性感带知道,女人的那些地方快感会特别强烈。眼睛怔怔看着此时留着淫水,阴唇有点变黑的小穴,虽然没有自己的看着那么红嫩,但是阴唇上面的淫水反射着淫荡的水光。何琳伸出自己的丁香小舌,感受着下体张雨涵是刺激自己的小穴的方式,然后在一一在张雨涵的小穴上面试验出来。不一会儿,对于张雨涵的那些敏感带便知道了大概。两个女人就这样呈现69式舔弄起对面的小穴来,直到两人同时达到高潮,相拥而眠。

  张雨涵和何琳在经过短暂时间的隔阂后,又恢复了以前亲昵的样子,两人同学同吃同行,甚至同睡。虽然对于大部分女人来说,睡在一起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张雨涵和何琳两人同睡时候的淫秽之事却是谁也不知。当然,对于这事了若指掌的刘天是个例外。

  刘天每天都会张雨涵聊几句,就像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一般,只是与别人聊天的内容不同,他们之间的聊天主要是以性为主题。

  「最近尿道棒加大了点,觉得怎么样?」

  「感觉跟第一次插尿道棒时候差不多,可能是尿道被扩大了」

  「你的手指能插进去了吗?」

  「我的小拇指能插进去了,不过胀的很疼」

  「在等一个星期,你换了第三个尿道棒的时候,我看下我的的手指能不能插进去。」

  「我们好久没做了,我想要了」

  「你这个骚蹄子,不是每次你都说你有事吗,和何琳做的还不够吗?」
  「人家还不是为了你的事,你还怪人家」

  「何琳这个进展怎么样了」

  「现在知道关心人家了?晚了」

  「别啊,我马上去开房。我好好喂饱你」

  「床上舒服是舒服,不过多没意思啊,不如在外面吧?」

  「求之不得呢,我让所有人都看到你的瘙样」

  「那我现在出门了,你在篮球场等我」

  「不要穿内衣内裤」

  「你好坏,我去穿衣服」

  刘天放下手机,收拾了下便出门到楼下的篮球场去等张雨涵。张雨涵到来后,挽着刘天的手来到了学校的后山,这里是以前是一个公园,附近的居民和学生都到这里来散步。刘天拉着张雨涵坐到了道路旁边的一个椅子上面,看着来来往往的人,在张雨涵耳边调笑道「这个地方够刺激吧?你敢吗」

  张雨涵转过头看着刘天调笑的表情,满脸诱惑的轻咬了下嘴唇,就如两个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坐到了刘天的大腿上。两片臀瓣压在了刘天的大腿根处,还调皮的扭了扭。而过往的人群对于张雨涵的动作并没有在意,因为对于女人坐在男人身上这种事情他们见得太多了,什么亲吻摸奶子的事情或许会让他们注意一下。
  刘天被张雨涵的柔软臀肉一压,刺激的肉棒立马顶了起来,可是由于裤子的阻碍,肉棒感受不到臀肉的柔软。如果这是在床上,刘天早就将张雨涵推倒在床,在对其大干特干,可是现在周围的行人就在他们面前来来往往,他也只得将双手环在张雨涵的腰上,以视亲昵。

  张雨涵感受到屁股传来的感觉,却不见刘天有何动作,料想刘天一定是担心来往的路人看到他们不堪的动作,便背靠在刘天的胸前,脑袋后仰,枕在刘天的肩头,在耳边小声说道「我穿的开档丝袜哦」说完又用臀肉研磨了刘天顶立的肉棒。

  刘天闻言,将张雨涵压在臀下的短裙拉了出来,让其舒展开来,然后将自己的衣服扣子解开,然后用衣服环住张雨涵的身体,虽然不能完全包括,但是包裹了大部分,对于刘天来说,这就足够了。刘天瞅准时机,这时候这条路上的没有任何人,刘天捏了下张雨涵的臀肉,示意她抬起屁股,然后刘天解开了裤子的拉链,把早已直立的肉棒放了出来,然后一手探入群下,果然如张雨涵所说,裙下一片真空。摸到了张雨涵小穴的地方,感觉到已经有了淫水,就想把肉棒对准地方刺进去。不料左边的路上来了两个路人,一个孩童和一个老婆婆。一直在观察周围情况的张雨涵一惊,连忙提醒后面正在准备插入的刘天。可是此时的刘天正在全副身心的准备吧肉棒插入张雨涵的小穴,对于张雨涵的提醒是置若罔闻。眼见那两个路人就要来到其面前,张雨涵还没有等刘天调整好位置,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这才挡住刘天外露的肉棒。可这苦了刘天。本来肉棒就硬如铁棒,张雨涵那么突然的一坐,让刘天只觉得张雨涵的臀肉如大锤一般,将自己的的肉棒给敲平了。那种痛苦让刘天啊的一声痛呼出声。幸好张雨涵没有一屁股坐到低,只是缓缓的压在上面。不然刘天觉得自己的肉棒还没有享受到女人的美好就要交代了。
  路过的两人见张雨涵巧笑嫣然的样子,虽然是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还是善意的对其笑了笑就走了过去。待两人看不见为止,张雨涵才抬起屁股,刘天被压在臀肉下面的肉棒立马挺直过来。刘天见自己的小弟没有问题,对着张雨涵恶狠狠的说到「要是今天你伺候不好他,我让让你的屁股开花。」

  张雨涵呵呵娇笑道「第一次见面不就开花了吗?你现在不不抓紧时间,待会人来了看你怎么办。」

  刘天只得先收起报复的心理,寻准位置,肉棒插进了张雨涵的小穴里,这时远处又有几人走来,刘天连忙让张雨涵坐下,然后见用自己的衣服和张雨涵的裙摆遮挡住两人交合的部位。从远处看,只能看见一对恩爱的情侣,女的坐在男伴的腿上,享受着夜晚的宁静。却不知道此时的两人下体正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不留一丝缝隙。

  刘天就这样享受着肉棒插在张雨涵阴道里的感觉,看着周围人来人来投来的或注视或羡慕的目光,心理一片满足感。这可苦了张雨涵,张雨涵阴道内含着一根肉棒就这样坐在那里,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只有小幅度的扭动屁股,带动着阴道摩擦肉棒,能给自己的带来轻微的舒爽。可是这跟已经享受过肉棒大力插入的感觉完全不同,虽然周围的人来来往往很让张雨涵刺激,可是这并不能弥补被抽插的快感。

  「换个地吧,这样好难受」

  「你不是说这样刺激嘛」刘天笑道。

  「虽然刺激了,你又不动,再刺激也没用啊」张雨涵委屈的说到,说完还撒娇般的嘟了嘟嘴「你以前来过这条路吗?」

  「我不常来这种地方」

  「嘿嘿,待会你就知道了」

  随着夜幕的降临,公园其他地方的路灯都亮了起来,可是唯独刘天所在的这条道路没有亮。周围都是亮堂堂的一片,偶有光线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打在了这条因为黑暗而无人问津的小路。刘天两人则由刚才的坐姿变换成了站姿,张雨涵的双腿跪在椅子上面,微微岔开双腿,两手撑在椅子的背靠上面,微卷浓密的黑发,一前一后的甩动着。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在张雨涵屁股后面默默耕耘的刘天,刘天隔着衣服,握在张雨涵盈盈一握的小腰上,下身的肉棒在张雨涵的小穴里进进出出。从远处看,就只看见两个黑色的人影在不住的动作,只是两人的动作的过程中,不时一片白晃晃的东西闪现。

  「看到外面的人了吗,这样你爽不爽啊」

  张雨涵压抑着因为快感而想发出的呻吟,低声喘气道「要是……待会来人了怎么办?」

  刘天嘿嘿淫笑道「那不更好,让他们围观你这个骚蹄子是怎么挨肏的。你说的你的那些仰慕者见到你这个样会怎么想?」

  张雨涵似是思索一般,低着头,从下面注视着肉棒在在家的白嫩屁股中一进一出道「肯定是想一起肏我啊,你想不想让我被他们肏啊?」

  刘天闻言,肉棒重重的在阴道了顶了几下,直达花心,嘴里恶狠狠的道「你要是敢让他们肏,我今天就让其他人都来看看你这个骚货」「人家本来就骚吗,你说几个人同时肏我,那是什么感觉。」张雨涵嘴似带着无限向往的语气道,不由自主的夹紧了阴道刘天一听张雨涵有这种想法,自己虽然想搞别人的女人,但是觉对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被被人搞,也没有去注意张雨涵说这话时那抹狡黠的笑意,抱着张雨涵的腰,把张雨涵拉下了椅子,然后双手抓住张雨涵的手腕,向后拉扯,使其屁股向后撅起,而肉棒仍然插在小穴里。

  此时的张雨涵在刘天的动作下,整个身体呈现出一个「S」行样子,刘天调转了张雨涵的身子,肉棒向着小穴一顶,张雨涵屁股受力,脚就不由自主的向前迈了一步,然后刘天抽出肉棒后又深深插入,张雨涵又向前迈一步,张雨涵就保持的这样屈辱的姿势,被刘天的肉棒肏着行走起来。随着两人前进和抽插的动作,才走了几十步,张雨涵就因为快感和体力向刘天求饶「不要了吧,我受不了了」
  张雨涵带着恳求的语气说道,可是脚下却仍然被肏着行走,微微叉开的双腿,也在逐渐闭合在一起。

  「你不是想让别人肏你吗?」

  张雨涵突然噗呲一声笑了出来「男人的占有欲真是强啊」

  刘天恍然,这才细细回想刚才两人的对话,发现张雨涵只不过是给自己开玩笑而已,不然她那么多人中为何只找上自己?发现自己冤枉了别人,就想马上让张雨涵站直身体,恢复一个正常的姿势。可是张雨涵在休息了小会后,转过头,对刘天说道「这样挺刺激的,看着外面的路人,快感来的也快一些。」

  刘天也乐于此行,保持着刚才的姿势,继续缓慢行走起来,为了给张雨涵带来的更大的刺激,每次拔出时都只留龟头的小半在阴道里,然后在直达花心。张雨涵没跨一步,宽松的阴道便在不断的挤压自己的肉棒,就像是张雨涵用阴道的肉壁在给自己打飞机一样,张雨涵在这样的另类做爱过程中,也是娇喘连连,身体不住的喘气,虽然张雨涵走起来依旧双腿开始发软,但是也享受其中。张雨涵双腿不住打颤,行走起来的姿势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双腿交叉一起,被肉棒顶走的时候像模特一样走起猫步来。

  当张雨涵被肏着小穴走了几步猫步后,刘天差点就被这紧窄异常的阴道给缴械投降,还好及时拉住了张雨涵的的双手,自己也停止了肉棒的抽插,这才堪堪止住射精的冲动。

  张雨涵回头晚了一眼停止抽插的刘天,满脸春情,笑颜如花,连眉角也微微翘了起来,似乎是对刘天在自己猫步下几下就不敢继续而发出调笑一般。刚转过身望向刘天,就见刘天后方的路口处,两个人影走了过来。张雨涵连忙站直身体,理了理裙子,不让自己的大腿春光外泄。刘天见张雨涵的反应,知道有人过来,情急之下想把肉棒拔出来,却不了被张雨涵交叉在一起的双腿紧紧夹住。

  张雨涵媚眼如丝,嘴角似笑非笑,像是对香菜刘天说让别人看张雨涵被肏的操弄。刘天无奈,就这样从后面抱住张雨涵,肉棒则是深深的插在对方的阴道内,幸好有刘天的大衣遮挡,不然被刘天肉棒撩起的裙子肯定会暴露出张雨涵柔腻白皙的雪臀。

  刘天就这样迈着轻微的步伐,抱着张雨涵的身体,小幅度的迈动脚步,张雨涵也在带动下向前迈步,就像是两队相互依偎调情的情侣,抱着另外一个人缓缓前行。随着和两个人影的接近,刘天只感觉肉棒被张雨涵包裹得越加紧了,料想这个女人一定是被这种露出般的性爱刺激的不行,想到这个女人刚才对自己的嘲弄,便在张雨涵的耳边轻轻说道「那两个人要过来了,我们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刘天说完,阴道在刚才那句话刺激下,一阵收缩。这从刘天肏张雨涵的小穴以来,第一次发现这个女人的小穴原来也可以夹这么紧。见张雨涵对自己的话没有反对,一边把肉棒在张雨涵想小穴内小幅度的抽插,一边向着那两人走去。
  刘天将放在张雨涵腰侧的双手放了下来,见那两位散步的是对中年夫妇,便装作焦急说道「阿姨,请问XX医院怎么走?」

  那个中年妇女见是对依偎在一起的小情侣,打量了一眼张雨涵,虽然这里没有路灯,但是借着路灯透过来的光还是能见到张雨涵此时满脸通红,额头有些许的汗,便问道「你女朋友生病了吗」

  刘天带着焦急的语气向张雨涵说道「涵涵,你给阿姨说下」刘天说完,见张雨涵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像是小情侣一般的轻轻撞了一下张雨涵,张雨涵「嗯」
  的一声,似乎才回过神来。在那对中年夫妇眼中,本来是正常的事情,实际是确实刘天插在张雨涵因为紧张刺激而收缩的阴道里的肉棒,重重的顶了一下,张雨涵没想到刘天在这个时候动他的肉棒,被这种人前做爱的异常刺激之感给弄的轻哼出声。

  张雨涵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连忙装作虚弱的说到「全身没有力气,腿软,很热」

  中年妇女见张雨涵一副弱弱的样子,全身都靠在刘天身上,随时一副要倒的样子,关心的说到「XX路有个医院,快去看看吧,多半发烧了」

  刘天谢过二人,两人便离开,直到只见着两个黑影。刘天这时才把装作虚弱依靠在身上的张雨涵身体扶正,嘿嘿笑道「发骚了哪去需要去医院啊,我给你喂点特效药就好。」

  说完便抽动着肉棒,把张雨涵肏到了另外一个椅子上面,将张雨涵的裙子掀到腰间,露出一个白晃晃的大屁股和插在小穴里的肉棒。抓住张雨涵的手腕,让她的身体向前倾倒,使得屁股高高撅起,然后就是一阵暴风骤雨般的抽插,把刚才压抑的欲望一股脑的发泄在张雨涵的阴道里,张雨涵享受着阴道内肉棒的大力抽插,一阵阵快感有下体直冲脑顶,嘴里却不敢大声呻吟而只发出「嗯……嗯」
  似愉悦的哼声,配合着撞击屁股发出的「啪啪」的肉响声,像是一首美丽的协奏曲。随着刘天喘气的加重,肉棒大力抽插,带着被撞击的雪白双臀不住的晃动,看的刘天眼睛里白晃晃的一片,再配合着外面人来人往人流,就像是最烈的春药一样,让刘天的肉棒肆意妄为。而张雨涵也同样被这种性爱方式刺激的阴道一阵阵的收缩。刘天大枪阔府的抽插了百余下,随即精关一松,浓烈的精液喷射而出,击打在张雨涵的子宫颈上,而张雨涵本就快要达到顶峰的快感,随着这精液一烫,也成功达到了高潮。

  刘天拔出肉棒,看着被肉棒扩张成一个小口还没来得及闭合的阴道口流出了白色的精液,因为太多,直接滴在了地上。张雨涵享受了高潮的余韵后,转过身,蹲在刘天的身前,抓住刚射精完还没软的肉棒,看着马眼处还残留精液,满足的说了声「调皮」,便张开性感的红唇,一口将龟头含如口内,粉嫩的小舍仔细的清理起沟冠处的淫水和精液。

  刘天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边享受着张雨涵的口舌服务,紧张与舒服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本有些软了的肉棒在张雨涵嘴里又硬了起来,顶在了张雨涵的腮上,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凸起,说不出的淫靡。

  张雨涵吐出发硬的肉棒,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裙,便为难看着下体不住滴下的精液和淫水。刘天将肉棒收回裤子看着一脸无措的张雨涵和她下体流出的淫水和精液。嘴里嘿嘿笑道「就这样吧,待会就不流了。」

  张雨涵白了一眼刘天,拿出纸巾,将纸巾伸入群内擦拭了一番,就将手拿了出来。

  刘天疑惑的说道「纸怎么没有了?被你吃啦?」

  张雨涵呵呵娇笑道「对啊,被我吃了。我下面可是很好(四声)吃的哦」
  刘天挽着张雨涵的腰,继续散步。心理不禁涌起丝丝复杂,随着两人交往的加深,刘天对于张雨涵的感情可以说是越来越重,那种懵懂的好感,已经快要转变为「日」久生情了。可是张雨涵虽然表现的像是一个女朋友般,但是刘天知道,这只是两人在外人面前的假象,两人任然不过是肉与肉的关系。之所以刘天这么肯定,因为「张雨涵从来没有吻过刘天」光这一点就足够了!

  刘天放下心里的愁绪,问道「涵涵,小琳的事情怎么样」因为从最近两人的聊天里,刘天已经知道何琳和张雨涵发生的事情,只是张雨涵一直只说结果,没有跟他说过细节,所以对于他们两人的事情,刘天知道的不多,张雨涵也只是让刘天多等等。

  张雨涵挽着刘天的手,笑着说道「你就等好吧,最近几天,我通知你。」然后还不等刘天高兴,突然转变语调,很平静的问道「你觉得莫雨这个人怎么样?」
  刘天一时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为何张雨涵要在这个时候问莫雨的问题,只能根据简单的了解说道「温文尔雅,很有绅士风度」

  张雨涵并没有变换什么表情,继续追问道「还没有没有?」

  刘天没有过多的思考张雨涵为何会问莫雨的问题,因为这是两人之间第一次谈论另外一个男人,便把见莫雨那次,几人相识时的莫雨看自己的眼神和在席间的话回想了一边,然后带着不确定的口气说道「莫雨感觉看我不顺眼,虽然看不出什么具体的表现,但是就是感觉他看我不顺眼,反正我对这种人也没什么好感」
  张雨涵闻言,顿时平静的脸如冷冬的阳光一样灿烂,也不言语,拉着刘天继续散步。

  刘天看着满脸笑容的张雨涵,满脸疑惑,不知自己的哪句话竟让张雨涵如此高兴,思索了一会,毫无头绪,便不再乱想,美女在旁,哪有想东想西的时间。
  两人在宿舍门口分别后,张雨涵回到宿舍,清洗了一番身体,特别是残留在阴道内的精液。心里不断的思考着该怎么样才能让何琳上刘天这小船,看着从喷头喷出的水,心里有了计较。

  张雨涵佯装气愤说道的「小琳,昨晚怎么把手都插我里面去了啊」

  何琳委屈说道「我……我看你那样……那样自慰挺舒服的」

  「你都用你的手肏我了,我要肏回来」

  「涵涵……不要嘛……涵涵」

  「那你怎么才能让我肏回来?」

  「涵涵,你知道的……我要把处女……留给结婚……」

  张雨涵拍了拍趴在自己胸前的何琳的头说道「笨丫头,又不是用的小穴。还有个地方不是一样可以吗?」

  何琳抬起头,疑惑的望着张雨涵道「那是哪里?」

  张雨涵轻笑一声「还记的那晚我用手插你那儿了吗?」

  何琳带着惊奇奇的声音道「那儿那么脏,而且那么小的地方。」

  「那晚你不是挺舒服的嘛?」

  「那天我不是第一次嘛,你又弄的我那么舒服。」何琳害羞的小声说道「洗一洗就好了,处女留你未来老公。后面就献给你最爱的涵涵吧」说完还神秘的一笑,戏谑的说道「说不定你会爱上洗的感觉呢」

  如果是以前的何琳,万万是不会将这种话说出口的,可是和张雨涵坦诚相对后,对于两女之间许多很私密话都在两人之间变的正常。起初何琳还会对于张雨涵说的什么「小穴」「奶头」等性器的名称感到害羞,可是听的多了,自己也会不由自主的说出这些话来,就像是本应该这么说一般。

  张雨涵拉着何琳来到卫生间,虽然女生宿舍卫生间比较简陋,但是还是配备了热水器等设施。打开了厕所的浴霸,暖洋洋的光线照射在两幅裸露的曼妙身体上,反射出淡淡的光辉。张雨涵在地上铺了条毯子,让何琳趴在上面,把白嫩浑厚的肉臀高高的撅起。然后取出医疗用的一个注射器,将放了温水的水盆端到身边。然后一边给水盆里倒入一些洗手液,一边对着何琳说道「小琳,你一定要憋住啊,就算再想拉也必须憋住。可以吗?」

  何琳转过头,看了眼盆里的水和拿着注射器的张雨涵的,微微点了头。
  张雨涵知道何琳是一个下定决心就一定会做到的人,虽然为人内向文静,但是骨子里有一股狠劲。所以也不担心何琳会忍不住就随意把注射的水给拉出来。
  将注射器吸满水,手指在何琳的屁眼上抚摸了下,然后俯下脑袋,伸出舌头在屁眼周围舔舐了一圈后,便把针筒的尖端插入屁眼,缓缓推压针筒里的水。
  何琳就感觉得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自己的菊穴,那种淡淡的舒爽让何琳对于张雨涵说的话深信不疑。一针筒的水注射完后,张雨涵又如法炮制,可是随着液体的加多,何琳起初还觉得舒服的液体却成为了痛苦的根源。就只感觉直肠里面全是水一样,胀的何琳平坦的肚子已经轻轻的隆起,强烈的便意正冲刺着何琳的大脑。可是何琳知道屁眼还在不断地被注射进来更多的液体。那种比便秘更难受的感觉让何琳的额头不禁分泌出层层细汗,身体也在不住轻微颤抖,每次颤抖的时候都带动全身,何琳甚至能听到直肠内传来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张雨涵将针筒内的液体注射完后,看着何琳已经隆起的肚子。便停止了注射,对着何琳说道「小琳,多忍一会儿。现在忍的久点,待会就更舒服。」

  何琳忍受着直肠里传来的胀疼感和便意。屁眼几次都因为差点忍不住而轻微张开一个小孔,可是在何琳的强制忍耐下。刚张开一个小孔屁眼迅速的闭合起来。
  何琳就这样强自忍耐了1分多钟,直到快要忍不住时,嘴里喊道「要拉出来了」

  同时,肛门括约肌再也控制不了闭合的屁眼,一股水柱从向上撅起的屁眼里喷来出来,一时间,水花四溅。幸好何琳平时吃的东西都比较清淡,喷出的液体只是微微有些发黄。张雨涵看着张雨涵一脸享受排泄快感的何琳,等何琳屁眼内最后的一点水被直肠吐出来时,嘴里温柔的说道「舒服吗?」

  何琳此时已经把脑袋和手都趴在了毯子上面,满脸享受,对于张雨涵的话没有半点反应,只有从何琳不是抖动的身体看出她还清醒着。

  张雨涵见何琳久久不回答自己的话,在看排出液体后任然不是颤抖一下的雪白圆臀,带着好奇的语气道「小琳,你难道高潮了」

  何琳这是半睁开了眼,满脸潮红,不知是因为憋红的还是高潮过后的晕红,便想爬起身来。张雨涵见状,阻止了想站起身的何琳,嘴里嘿嘿说道「还要多洗几次哦」

  何琳闻言,也不反驳。用刚才的姿势爬了下去。转过头来,带着期望的眼神看着张雨涵手中的注射器。

  张雨涵不禁哑然失笑,料想这妮子一定是在刚才排泄的时候高潮了,现在让她再来几次,居然那么配合,没有一丝刚才胀的难受的惧意。没想到何琳柔弱清纯外表下,居然对自己挺狠的。然后又再次拿起注射器,如此三次之后。何琳又高潮了一次。不禁让张雨涵佩服不已,没想到何琳的屁眼这么敏感。

  两人重新回到床上,何琳经过两次高潮和四次浣肠后已经全身无力了,只得任由何琳摆布。

  张雨涵让何琳趴在床上,将一个抱枕垫在了何玲的身下,让屁股撅了起来,露出刚才因为反复浣肠后,已经发红的菊花,配合着本就粉嫩个,还有点发发张开的屁眼,像是在发出声的召唤一般。

  张雨涵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根小号的自慰棒,放在嘴里湿润后,便将自慰棒的对着何琳似在说话的屁眼轻轻的抵了抵。屁眼受到侵袭的何琳顾不得全身酸软,嘴里连忙惊呼道「涵涵,你在做什么?」

  何琳拿起自慰棒,放在了何琳眼前。嘴里带着诱惑的说道「这个能让你升天的,我就用这个来代替我征服你的小菊花」

  何琳满脸羞红,一是因为初次见到这根跟男人差不多的东西,二是因为刚才张雨涵说要用它来肏她的屁眼。

  见何琳没有说什么,张雨涵拿着自慰棒,先在何琳的小穴上沾了一些淫水,见棒身上都是粘稠的淫水后,便把棒的顶端顶在屁眼上,一用力,自慰棒便进去了一部分,想必是刚才浣肠时已经轻微的扩张了下屁眼,让菊花周围的括约肌软化了的效果,再加上本来就比男人要小许多的自慰棒,所以才插入到何琳未经男人肉棒的窄小屁眼显得异常容易。

  但是对着这个硬硬的物体插入何琳的直肠,还是让何琳轻轻的「哼」了一声 ,然后便再无相应,好像刚才浣肠时的两次高潮已经耗尽了她的体力一般。

  自慰棒在张雨涵的动作下越来越快,每次插入都是尽根而入,在全部抽出,还不待被扩张了一个孔洞的屁眼闭合,自慰棒就又插了进来。何琳虽然没有享受过阴道的性爱,不知那是什么滋味。但是对于一个浣肠都能高潮的女人来说,敏感的屁眼在自慰棒的快速套弄下,越发的快感连连,一直在闭目享受的何琳也因为直肠内,一会儿饱胀,一会空虚而弄的屁眼酥痒不已,嘴里不知不觉随着张雨涵的自慰棒的抽插而呻吟出声。

  在自慰棒抽插了一会儿后,张雨涵的小手已经在快速的套弄中酸软下来。便停止抽插了,将脑袋凑到了何琳的雪白脖颈处,带着丝丝期待的语气说道「小琳,来让我舒服一会儿吧」

  何琳艰难的爬起身,趴在了已经躺好,此时正张开修长双腿的张雨涵小穴面前,何琳就如往常一般的将脑袋凑上前去,伸出舌头细细的舔舐起张雨涵小穴的里里外外。可是在何琳发现,张雨涵今天的小穴上面,尿道口的位置有个水晶一样的装饰品,这跟张雨涵插在乳孔上的水晶装饰一模一样,只是大了许多。再联想起每晚张雨涵抽出插在乳孔里扩张棒的享受样子,一股恶作剧的念头浮现心头。
  何琳伸出小手,抓住水晶装饰的头部,然后缓缓的看着快有1厘米粗的扩张棒从张雨涵的尿道里缓缓被拉了出来,原本以为会发出惊呼的张雨涵却没有预想中的惊呼,何琳一边抽出扩张棒,抬头向张雨涵看去。就只见张雨涵抓着自己的两个奶头不住的揉捏,乳头顶端的正犹有一节被拉出的扩乳棒。张雨涵感受到下发何琳投来的视线,对于何琳拉扯尿道棒的行为报以鼓励一笑,嘴里因为乳头快感而断断续续的说道「小琳……我肏了……你……你的屁眼……我就让你肏我的……尿道」

  何琳虽然知道张雨涵是一个喜欢受虐的女孩,但是也对于其花样百出的性虐方式叹为观止,见张雨涵对于尿道扯出尿道棒并没有不适,想必是有了一定的经验。便如同刚才张雨涵肏弄何琳菊穴一般,将手中的尿道棒在张雨涵的尿道中缓缓抽插起来。抽插了一会儿,何琳发现张雨涵紧闭双眼,额头有细汗冒出,想必是这尿道棒给张雨涵带来很的痛苦。便停止了手中的抽插,关切的问道「涵涵,还是不要了吧」

  张雨涵看了看露出一截的尿道棒,对着何琳说道「小琳,沾点你的爱液,不润滑肯定舒服啊」

  何琳恍然,将尿道棒全部抽出,在自己的小穴上面来回抹了几下,见全部沾满淫液后。在重新插入已经被扩张了成一个小孔的尿道,这次因为粘稠的淫水的缘故,插入时异常的顺滑,在反复抽插了几下后,便听见张雨涵声音之声「小琳……可以再快点」

  何琳听后只是微微笑了笑,便加速了手上的抽插速度,然后将刚才何琳肏自己的屁眼的自慰棒「噗」的一下插入了张雨涵的屁眼,一下刺激两个不是正常性爱的地方,一会儿尿道棒和自慰棒同时插进尿道和屁眼,然后在同时抽出来,又一会儿插进尿道,抽出屁眼。在何琳这无师自通般的双重刺激之下,张雨涵被下体的快感的娇喘连连,嘴里骚浪的呻吟道「小琳……好刺激……好……舒服……屁眼再深……深点……啊」

  在双管齐下的刺激中,张雨涵尿道喷出了因为快感而失去控制的尿液,溅射在何琳的脸上。何琳被这突然的尿液弄的手足无措,慌慌忙忙的下床去清洗起来。
  当何玲清洗完溅射在身上的尿液回到床上时,见此时正常更换床单的张雨涵,何琳嘴里嗫嗫的道「涵涵,你都尿在我身上了」

  张雨涵转过头,一脸愉悦的说道「下次我让你尿我身上,嘴里也行」说完,还对何琳眨了眨眼。

  何琳被张雨涵这毫无遮拦的话弄的脸蛋一红,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