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

  接下来的几天里,赵雨璐被要求上午游泳和跑步两个小时,下午要坐在一口大缸里,用秘制香料腌制一个小时。对于每天要腌制这件事,赵雨璐刚开始却是很反感的,因为她觉得自己在被宰杀之前都应该被公平对待,而不该像是为了被吃而活着的。但几次抗议无效后,她也慢慢接受了这件事。

  晚上的任务也很简单,每天陪下班回家的张晓峰吃晚餐,然后共度云雨之欢。
  一天晚上,赵雨璐小鸟依人的蜷缩在张晓峰的臂弯里,晓峰的手不停的抚摸着她嫩滑的肌肤。

  「叔叔,我能叫你叔叔吗?」

  「可以啊!」

  「我能问你个问题吗?」女孩窃窃的说。

  「可以啊,什么问题?」

  赵雨璐将好奇的小脑袋探到晓峰的胸前说「那个张柏芝被你吃掉了啊?是真的吗?」

  「刘姨告诉你的吧!」晓峰无奈的说着,心想,这事情只要让刘姨知道就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哎。

  「嗯是啊,怎么了嘛?」

  「这么有名的大明星你都能吃得到啊!你~是怎么做到的啊?」

  「只能怪她运气不好,被我一个合伙人买下了,正好当时他有求于我,就送给我了。说实话张柏芝的味道让我挺失望的,完全比不过我挑的其他少妇有味道~」
  「唉,现在的女人真可怜,又是被你们男人玩,又得生孩子,又得养活家,不知道哪天还有可能被做成菜,供别人食用,太不公平了!」

  「谁让现在的女性太多了呢!与其没有价值的活着,倒不如趁适当的年龄被宰了做成美味佳肴,可口又营养。」说着晓峰看着怀里细皮嫩肉的赵雨璐嘿嘿的笑了两声。

  「哼,别给我洗脑了,有哪个女生是自愿被杀了做成吃的的啊!」

  「谁让你们的味道太诱人呢!」

  「那~那今年呢?」

  「原本以后也不怎么打算吃女星了,好吃的没几个,弄死一个还特别麻烦,还得跟粉丝们解释她们为什么隐退!但是今年是三十岁大寿啊,还是宰一个意思意思吧!」

  「还没定好是谁吗?」

  「算是定下了吧,两个月之前在北影视察的时候碰到关晓彤了,做了点思想工作之后她已经是我干女儿了,然后顺便吊销了她的户口,本来看着她白白嫩嫩的挺适合做巨贝蒸,谁知道后来有了更合适的食材,所以就把她熬汤吧,不行的话做成扒鸡也不错。」

  「那么说~」赵雨璐惊讶的说「我竟然比关晓彤还~」

  「那是当然了!」晓峰爱怜的捏了一下赵雨璐的小香肩说到「你要是没有她嫩的话那天晚上就被当成夜宵进我的肚子里了,只有极品女孩才有资格做我的生日宴用肉畜,璐璐你可不能让我失望啊!」

  听晓峰说完这话后赵雨璐似乎还有些得意「哼,那是当然~所以我现在要怎么做才会变得更~好吃~」

  「璐璐你总能给我惊喜啊!」晓峰欣慰的说着「是不是开始憧憬自己变成贝肉里裹着的清蒸小美人了啊?」

  「什么啊,才没有~」赵雨璐傲娇的说到「我就是~就是觉得,因为我怎么都会被你这个饿狼吃掉,所以与其反抗,让我变得不好吃了,还不如把自己变成全世界最美味~嗯~的食物对不对!」

  晓峰一把将赵雨璐搂在怀里又亲又添的说到「你说我的其他女畜要是有你这觉悟该多好啊!」

  「我是不是要天天蒸桑拿啊?」赵雨璐调皮的说,毕竟是小女孩,对新奇的事情充满无限的好奇。

  「哈哈,你要是想提前体验一下活蒸的感觉可以去蒸笼里待一会啊!」
  「我才不要呢,太可怕了!」赵雨璐惊慌的摇着头说到「万一我前脚躺进蒸笼,你后脚就改主意了想现在就把我吃了,那我这不就是亏大了嘛,不去不去!」
  「这怎么会,现在把你吃了我不是更亏,这样吧,过两天我让他们活蒸一个女孩,你跟她一起下锅,过个十多分钟你再出来。」

  「好吧,我试试吧~」

  晓峰被她说得越来越兴奋,一时按耐不住鸡巴的骚动,一把将赵雨璐推倒在床,女孩也并没有反抗的意思,只是轻声说着慢点,可为时已晚~

                (6)

  「张总您就别难为我了!」电话那头的是北京实验中学的校长,实验中学也是晓峰采购鲜活女学生的据点之一。

  「张总,上个月初一二班被您买走的那个女生家里已经把学校闹得人心惶惶了,她妈妈为了知道她女儿哪去了都打算把我们告上法庭了!」

  「那有什么的,那女孩可是在销户证明和食用资格证上签了名,按了手印的,她妈就算是去中南海也没有理啊!」

  「可是人家是未成年啊!我们卖未成年女学生本来就是违规的,之前卖几个外地的和单亲学生也就相安无事。」

  「这次我就要一个18岁的。」

  「好吧!给完这一次就真得休息个仨月了啊!」

  晓峰刚刚挂了电话,刚刚毕业的漂亮秘书马静文便款款走了进来。马秘书一身干练的黑色制服和一个齐肩的蘑菇头给人一种职场女强人的感觉,圆润的翘臀下则是被肉色丝袜包裹着的两条修长性感的美腿,一双修长的玉足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分外妩媚动人。

  「张总,台湾帝豪主题度假村的薛总打算请您去当美食革命—台湾特辑的嘉宾,并且顺便体验一下他们新开的主题度假村,您不用花费任何费用!」

  「主题度假村?好吧我知道了。」晓峰边说边从头到脚的审视着她,心想这小妞真是日式照烧的不二食材啊,今年总经理聚餐我就带她好了。

  「张总~」小秘书看出了晓峰的心思,用手中的文件挡住了包臀裙,「那~张总没事了的话我先去忙了~」马静文窃窃的看着他。

  晓峰嘿嘿的干笑两下示意她出去,打开了刚刚帝豪酒店的邀请函~

  「老方,我周六去一趟台湾,大概一周回来,你帮我盯着点那几个女孩,尤其是赵雨璐,我看厨房里几个大厨都对她的肉有想法,有什么事情的话就辞退他们吧。」

  飞机缓缓降落在了台北机场,晓峰和络绎不绝的乘客一样独自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下了飞机。薛老板的专车早已在机场门口等候多时了,看见他出来,薛老板兴奋的下车迎了上去。

  「哎呀张总,别来无恙啊!」

  「三年没见,你薛大胖子都混成老总了啊!恭喜恭喜~」

  「张总您就别拿我开涮了,这不还都是托您的福,您累了吧,走走,咱先上车,上车聊!」

  这薛老板名叫薛俊,今年三十九岁,一身臃肿的肥肉显得他倒是一点都不俊秀,可他曾经却是个十足的型男,二十岁离家出走后便参军去了,这一走就是七年,二十七岁退伍后凭着一身过硬的格斗术深得张晓峰的赏识,当上了他的私人保镖,可好景不长,在一次外出时出了车祸,几乎丧失了所有活动能力,再加上他本身也并没有多少钱,要不是晓峰仗义相救,他估计现在已经是个二级残废了。伤好了之后晓峰念及旧情便让他在一家自己旗下的私人保镖公司当高级教练。薛俊工作也非常卖力,很快就混到了管理层,当时正赶上晓峰打算在台湾开保镖公司分部,薛俊便赢得了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这一干又是几年,期间由于放弃了高强度的运动,他的体型也慢慢变成了现在这样圆滚滚的胖子。三年前,他凭着这几年在台湾攒下的人脉和经验,在业余时间通过非法渠道弄来了大量东南亚偷渡来的小姑娘,由于绝大多数的容貌并不姣好,所以并没有使得她们命丧薛胖子之口,但这些女孩也不可能这么一直被饲养着,他便打起了非法人肉餐馆的勾当,起初是给那些小餐馆进货,后来便干脆吞并了几家餐馆,开起了挂着羊头卖着人肉的事情。一年过去也算是干的风生水起,当政府严打黑市买卖妇女的时候,他便找晓峰帮忙摆平,晓峰也蛮乐意趟这浑水,而遇到地痞流氓的时候,他便用保镖直接把人家打出台北。最近些日子,他又别出心裁的打算开一家欧美很流行的主题式度假酒店,他在郊区贷款买下了一片地进行了升级改造,然后把自己积攒下来的无身份女孩放进去,日后开业供游客捕猎。

  言归正传,薛老板为了给张晓峰接风洗尘,包下了台北最好的西餐厅,但晓峰倒是更想去薛俊开的小酒楼逛逛,很快的,晓峰一行人便来到了薛骏在台北的一家酒楼。

  「张总您可别嫌寒碜,这可是我旗下干的最红火的一家了。」

  「嗯,西餐吃不惯,正好多吃点南方菜系。」

  「放心吧张总,这地方虽然破了点,但是保准厨艺一流!」

  欢迎光临!一进门三四个穿着浅红色工作服的女服务生热情的一边鞠躬一边说到。

  「老板给您准备个雅间?」

  「嗯,然后叫吴玥和Miya准备一下,去包间报到!」

  「啊?!Miya姐,您不是说要~」

  「费什么话,赶紧去!」

  薛胖子在一边和一个服务员交代着,另一边晓峰在散客区漫无目的的闲逛,这餐馆确实挺火,两百多平米的大厅里塞满了圆桌,食客进进出出,络绎不绝。没过多久,一个身材高挑的女招待便带领我们上了二楼的最后一间包间。这间包间有些不同之处,内墙是由隔音效果非常好的软质皮垫盖住的,包间中间有一张直径大概五六米的旋转型圆桌,在桌子的后面有一面巨大的玻璃墙,玻璃后面则是一个两米长的长方形操作台和一个足以装得下四个女人的铁笼子,另一边则是各种火炉,煤气灶和锅碗瓢盆什么的,最后则是一个铁架子,上面吊着一排明晃晃的肉钩。

  「这间是专门吃女人肉用的包间,前面这是饭桌,开放式厨房让客人完全可以观赏到美女如何一步步变成餐桌上一道道美味的肉的!」薛老板耐心的解释着。不一会,厨师们从后厨走进了玻璃窗里的加工台,晓峰和薛老板也就坐了,刚才一路上过来的几个合作伙伴和几个漂亮女秘书也随之坐了下来。

  「今天我把酒店里最好最嫩的妞宰了给张总洗尘,一点小小心意,笑纳哈!」薛胖子一脸谄媚的点头哈腰道。说着,一个身材丰满,面容姣好的少女双手反绑着全身赤裸的被拽进了处理间,女孩知道自己马上就要香消玉殒了,眼泪不住的掉落,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已经哭肿了,但是她并没有挣扎,温顺的配合着工作人员的一举一动。女孩被要求爬上加工台平躺好,一名厨师一边用温水浸湿她雪白的酮体,一边在她的胯下和腋下打上了泡沫,抄起一把锋利的刮毛刀仔细的刮了起来,女孩害羞的紧闭双眼,当腋下和小腹的毛发挂干净后女孩又被命令双臂支撑着跪在台子上,工作人员同样在女孩屁眼部位认真的刮起毛来,女孩的两瓣肥嫩的屁股微微翘起,看起来是那么的诱人。准备好宰杀前的最后一步后两个厨师将女孩娇嫩的双脚紧紧的绑在了一起倒挂在了铁架子上,女孩也知道自己大限将至,开始不自觉的扭动起了她鲜嫩的肉体,一对不是很大但形状完美的奶子随着身体的晃动而左右摇摆着,女孩绝望的凝视着自己头正下方用来盛血的木盆,原本美丽的脸蛋此刻涨得通红,不时的摇动着脑袋。这时一个厨师从女孩身后拽住她美丽的秀发,将她修长的玉颈充分的暴露出来,一个比较年轻的厨师则从侧面拨开女孩紧紧合拢的双腿,用手仔细的挑拨着女孩肥美的阴户,晓峰可以清楚的看见女孩的表情从痛苦变为惊讶,又渐渐变成了享受。可该来的还是会来的,一个年龄略老的厨师抓准时机,把手中细长的尖刀从女孩的锁骨中间径直捅了进去,女孩顿时全身紧绷,眼神充满恐惧和绝望,没过一会,被割喉的痛苦便充斥了她的全身,她像被电击了一样全身抽搐,厨师将手中的刀在女孩脖颈处轻轻的搅动了几下便抽出了刀,这一刀明显是刺破了女孩的心脏,鲜血一下子从她深深的伤口里喷了出来,女孩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了,可鲜血还是不停的流出来,大概过了两三分钟,血终于空干净了,女孩也算彻底死透了,便开始了开膛去内脏的工作~

  晓峰一行人也算是缓了口气,一边喝点红酒一边聊了起来。

  「张总,刚才那女孩是个嫩模,二十一岁出头,我亲自挑出来的上好食材啊!」
  「薛胖子你可别告诉我这个女孩就是你们这最好的了啊,这种货色我夜店里到处都是!」

  「怎么可能啊张总,这只是个正餐前的开胃菜而已!一会有一个十三岁的超水灵的台妹和一个二十六的温州美女才是主角!」

  一边聊着天,刚才那可怜的女孩肉体已经被做成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端上了餐桌,薛老板和其他几个人便开始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晓峰看了看这满桌精致的菜肴却并不打算动口,为了给一会的重头戏留胃口。一会从后厨又牵进来两个人,晓峰心想这应该是胖子说的主角了吧。

  只见两个女孩其中一个身材高挑,修长嫩白的美腿上是一对小巧的翘臀,胯下一片浓密的阴毛挡住了大家窥探的视线,平坦光滑的肚皮上是一对丰满雪白的乳房,粉红色的小乳头像两颗晶莹剔透的樱桃挂在胸前,香肩上则是一颗精致的脑袋,漂亮但略显妩媚的脸蛋显然非常紧张,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四处张望,雪白的小门牙咬着鲜红性感的嘴唇,实在是撩人。在她身后被带进来的是那个小女孩,女孩轻盈的身体洁白无瑕,标致的小脸蛋绝对是个美人胚子,晓峰心里暗想,这小丫头估计一点也不比待宰的赵雨璐差,一会要看看他们是怎么做她的。

  厨师们先将小女孩清洗干净,然后拿出一个小榔头在女孩的后脑勺轻轻一敲,小女孩顿时全身紧绷了起来,稚嫩的小手攥紧了拳头,肉嘟嘟的小蹄子也蹦的直直的,没过几秒钟,女孩就晕死了过去,厨师们将女孩放平在处理台上后便开始了开膛工作。与此同时,另一个女孩也在被剃毛和灌肠。

  「哎薛老板,她们俩要做成什么菜啊?」晓峰一边观赏着厨师们娴熟的手法,一边打趣的问到。

  「这两道菜都是选自台湾经典的美食,那个大一点的女孩子要做成卤肉饭,小丫头要做成无水盐焗鸡,」薛胖子得意的向晓峰解释着。

  「哦?女人肉在大陆不是还不允许做成商品贩卖吗?他们做成节目真的好吗?」
  「其实大陆那边也不反对这么做,只不过是没有人敢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个制作组人脉蛮广的,做出来政府也不会刁难他们,他们就想借这个机会推广一下。」

  「那还真是不错,如果这次推广得到了政府的支持的话,以后咱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的吃女人了,您说对不对!」坐在薛俊旁边的一个年轻人也随声附和道。
  这时晓峰觉得有点饿了,顺手夹了一块刚刚宰杀的嫩模的酥肘。

  厨房里的小女孩已经被掏空了所有内脏,泡在了一个装满酱料的罐子里腌制着,另一边的温州女孩也被放干净了血,安静的侧躺在处理台上等待着开膛。没过多久厨师将小台妹诱人的肉体捞了出来,放在案板上,将她雪白的双腿最大限度的向两边掰开然后将膝盖弯曲,露出了还没来得及长阴毛的粉红色的嫩穴,此时的小丫头俨然像一只退了毛的肉鸡,厨师在她的胸腔里洒满了盐面和各种调味料,然后将她柔若无骨的双手从刨开的肚子里伸入,一只手从嫩穴伸出,一只则从娇嫩的屁眼穿出。厨师将一大捆葱段和姜片均匀的盖在一个巨大的平底锅下,倒入油和少量水,烧到油开始噼噼啪啪的响了之后将小女孩娇滴滴的肉体向下平放到了锅里,在她身上浇上了少许生抽便盖上锅盖小火炖煮了起来。

  料理那个温州美女的步骤有些繁琐厨师将她全身的嫩肉都用刀仔细的划出了五厘米左右的正方形浅印,甚至是刚刚被拔光头发的头皮和美丽的脸蛋。这样一是便于入味,另外当上桌的时候也有助于食客夹取女人身上的肉块。美女先是被放入滚烫的开水里去除一下身体里残留的淤血,然后将她整体放入了已经炖开了的卤汁里继续文火闷炖。另一边小女孩的身体被厨师翻了个身,仰面平躺在了葱面上,此时的小丫头的正面已经被煎得有些熟了,吹弹可破的皮肤被油煎得泛起了金黄色,但并没有糊,显得格外开胃。

  厨师们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一桌人也不在紧张兮兮的看着厨房里的一切,大家开始喝喝酒,聊聊天。

  「薛老板,你那个自助酒店是怎么回事,给我具体讲讲吧!」

  「好嘞,这个酒店呢其实并不只是个酒店,我和我的几个合伙人在台北的郊区买下了七平方公里的地,把这地改造成了好多主题,像是森林主题啊,乡村主题啊,还有学校,医院之类的区域,我手里现在有五百多个买来的女人,都是销了户口的,把她们分别放进这些区域里cosplay,像村妇和年猪啊,老师学生啊,医生护士什么的,还有背包客。客人可以自选一个或者几个区域狩猎,逮到的女人可以买走也可以当场做熟了吃掉,也可以把她们做成各种饰品带走。如果先期营业比较理想,我们还打算开新的主题,像营房啊战场之类的。您觉得如何啊?」

  「真不错,这创意很好啊!回来我去看看吧,如果好的话,我打算出资赞助你,而且我手上也有去台北的旅游线路,到时候可以做成合作伙伴,一起赚钱!」
  「太好了!张总,您可是我的大恩人啊!明天,啊不,今天晚上,咱就去酒店过夜吧!」

  「看你猴急的,我明天打算在台北逛逛,后天去吧!」

  「~啊也好!只要您赏脸,什么时候都欢迎啊!」

  「我说你小子现在怎么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呢?当时给我干活的时候多耿直啊!」

  正当大家边说边笑时,一股浓郁的肉香飘进了桌前的一行人。大家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玻璃窗里,原来无水葱油鸡已经出锅了,厨师们正有条不紊的将焖熟了的小丫头装盘浇汁,不一会,鲜嫩可口的无水葱油鸡便呈现在了大家面前,只见可怜的小女孩双腿向两侧岔开的趴在了银色餐盘里,浑身金黄色,小女孩可爱的脑袋向前伸,双目微睁,流露出忧伤的神情,不禁让人怜爱,s型的小蛮腰后是一对向上撅起香脆的小屁股,两瓣屁股中间一直粉嫩的小手从肛门伸出,另一只则在下面稚嫩的小阴户中穿出,两只小蹄子紧绷着靠在餐盘的边缘,美味的脚趾紧扣在一起依然保持着宰杀时紧张的样子。

  服务员走了过来,将小女孩诱人的身体一点点肢解开来,转眼间就没有了人样,完全成了一盘手撕肉了。晓峰也不客气的用筷子夹起了一块女孩大腿内侧的嫩肉,沾了些酱料放入口中,一股只有十三四岁女孩才有的肉香夹杂着淡淡的葱香占据了晓峰的口腔,晓峰吃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真不错!我一直以为这个年龄的小姑娘只有熬汤才能做出特有的鲜味,原来这样做也是蛮不错的!」说着又用筷子戳进了女孩一只嫩脚中,扎进了自己的碗里。其他人也接连发出了赞叹的声音,薛胖子用刀割下了女孩锁骨上的一块嫩肉大口的嚼了起来。由于女孩年龄还太小,小嫩蹄子的肉并不多,晓峰很快便啃完了,然后夹起了被玉手撑得大大的阴肉,女孩的阴户才刚刚开始发育,肉质细嫩,入口即化。

  这时另一道主菜也被推了过来,美丽的少女全身呈现酱红色,安详的平躺在一层绿油油的生菜叶上,全身冒着浓郁的蒸汽和卤肉的香气。女孩的全身鲜嫩的皮肉已经被切割成小肉块,用筷子轻轻一夹,一块油滋滋的肥美的肉块便和身体脱离看来。等到水蒸气消散了,等候多时的大家饶有兴致的品评起了这道美味又养眼的美食。站在晓峰右边的大厨坏笑的用刀再次割开了女孩的肚皮,大家才发现原来这道菜还暗藏玄机,原来米饭被蒸到半熟后塞入少女子宫中,女孩的内脏已经全部被摘掉了,只剩下鼓鼓的子宫,切开子宫后,晓峰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米饭,伴着女孩小腹的肉块一齐放入口中,那味道简直溢于言表。大家自顾自的吃着,嚼着,可怜的女孩很也吃得没有了人形,晓峰很喜欢啃美女的人头,所以他也不谦让,用筷子从少女被割喉的伤口处插进去,轻轻一撬,女孩肥美的人头便和身体分了家,晓峰用筷子轻轻拨开女孩的嘴唇,撬开半开着的嘴巴,将美味香甜的美女香舌夹了出来,晓峰将它齐根咬掉,仔细的咀嚼这,这香舌很有嚼劲,又很粘牙。吃完舌头后,晓峰相继啃掉了女孩肉肉的嘴唇,将她挺拔的鼻头也咬了下来,女孩的头肉的确好吃,晓峰切下少女脸蛋上鲜嫩多汁的肉和米饭美美的吃着,薛老板看见晓峰正在啃女孩的脑袋,善意的提醒到「张总,这女孩是香港大学毕业的研究生,脑子又聪明又滋补!」晓峰点了点头,拿起刀从女孩太阳穴处插了进去,使劲的撬开了她的脑壳,顿时一股蒸汽扑面而来,晓峰用勺挖了一点女孩嫩如白豆腐的脑子放入口中,的确很好吃!

  酒过三巡,服务员端上来了一锅用那个小嫩模的两只鲜嫩可口的小蹄子熬成的高汤,还有特意给晓峰接风用的子宫挂面。转眼晚餐就接近尾声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