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圣泽雨润(叙事章)

   今生不感世荒茫红尘多半泪已苍孤臣孽子贫贱命不晓人情娈求凰

  在圣域的一个僻静的草原上,一个绝美的人在祈祷着,他一遍遍的叨念的古老的咒术,听的身边的人也禁不住困倦起来。

  「暗夜流光,您到底在祈祷什么?」身后一席深红色着装的少女问到。
  「我在思念我的弟弟,」暗夜流光顿了顿,鄙夷的看着对方说:「不用这样一点小事情都要对天帝之女报告吧。火之祭祀。」

  火之祭祀故做谦卑的一鞠:「对於亲人的思念当然不是我应该过问的,但是身为天帝之女男宠的你,应该知道天界不允许有任何的情感,就算有人宠着你,你也应该知道天帝陛下的法令的。」

  「呵呵,我说火之将军,要我解释多少次你才能明白?我是个女的,而且我来圣域不是做宠物,而是和你一样做祭祀——光与水的祭祀,希望你也不要忘记了。」暗夜流光憎恶的看着火之祭祀。

  「具我所知精灵不都是没有性别的么?只能做人玩物的种族还那么大的脾气,呵呵。不管怎么样,休息的时间过了,您该回到圣殿去……」

  暗夜流光保持着极高的修养,不再理会火之祭祀的冷嘲热讽,慢慢的向圣殿的方向走去。路边的精灵与飞鸟忽然受到惊吓全都飞开了。暗夜流光看着眼前的景象心里很不是滋味,曾经可以亲和和任何生物的能力,难道修行了圣域的法术后,现在已经消失了么?

  暗夜流光拜见过天帝后,站在阳台上久久不能话语,身边的火之祭祀的无理挑衅也当做看不到似的:为什么,为什么天帝要派那么高级别的祭祀来监督自己?为什么,这里连对亲人的思念都不允许?

  「暗夜。」一声亲切的呼唤将暗夜流光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啊,天帝之女,」暗夜流光谦卑的行礼。

  「哦,你还是那么客气啊。」天帝之女看了看忧郁的暗夜流光,忽然用手指一点他的脑袋:「说,你在想什么?是不是又看到了未来奇怪的事情?」

  「我在思念弟弟,我的弟弟夜雨莹心。」

  「哦,那么你看到了什么呢?我到打听到一点他的消息。」

  「夜雨莹心对夜梦哥哥有了很大的成见,而且我还看到他被冥界的人追杀,现在更是落到魔王军的手中。」

  「又是一点也没有错,啊,暗夜流光,我要向父亲提议一下,你的能力可以去做先知了,做祭祀太委屈你了。」

  「可是天帝之女应该知道大祭祀已经是天界最高的职务了,没有必要为了我一个人而专门成立一个职业的。」

  「才不是呢!」天帝之女猛的把暗夜流光拉入怀中,:「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好,我现在就向父亲大人去说说看。」

  「不必了,」暗夜流光并不领情,「我现在只是思念我的弟弟,其他的事情我真的没有精力去管了。」

  天帝之女望了他好久,暗夜流光身上似乎有着不能够名具的悲哀:「你看到了很不好的事情是么?到底未来会发生什么?」

  暗夜流光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夜夜和我一样具有预知未来的能力,我相信他一定可以躲避任何灾难。」

  「恩……」

  「啊呀呀,好痛好痛……」

  夜雨莹心对着镜子中的鱼鱼说:「不好意思,鱼鱼殿下,本少爷就不会伺候人,以后如果有梳头这样复杂的工作,请你自理吧!」

  鱼鱼指着夜雨莹心的鼻子大骂:「你丫的不知道领情,端茶倒水,洗衣做饭你都不行,我才骗他们说你是我的内侍,结果你竟然用这样的方法来虐待我。」鱼鱼看着自己的秀发真的苦不堪言,梳头竟然能梳出血的人,找变整个精灵国恐怕也只有夜雨莹心了。

  「我怎么知道?我当时以为内侍就是陪你睡觉的工作呢。那多简单,我睡床上,你睡地板,睡几天我都没有意见。」夜雨莹心用一种极不优雅的姿态挖着鼻孔。

  忽然从营帐的外面传来一声很动听的男声:「请问,精灵使现在方便么?」
  「啊,很,很不方便,请,请问军师有事么?」鱼鱼用最快的动作把夜雨莹心从床上踢了下去,然后努力梳理着跟本就不可能梳理整齐的头发。

  「是这样的,大军已经行进了很长时间了,所有的士兵都很疲倦,但是我们野人殿下担心如果就此扎营被冥界的人追到了,恐怕对於二位很不方便。」军师撒了一个大谎,因为他们的队伍打算去攻打沙漠怪的领地,想借助精灵的力量在战斗前恢复体力。

  「那您的意思是。」鱼鱼努力的装傻中:开玩笑,自己一个小小的送婚使怎么可能会学高级祝福术——而且是送夜雨莹心这个最让夜梦陛下讨厌的弟弟的送婚使。

  「他的意思是,请你马上跟我滚出来,对我的军队施展恢复术,不然就请你自求多福从我的军队中滚出去。」野人魔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已经走进夜雨莹心他们的帐篷。

  「哇,你的头发真个性。」军师真的不敢相信一向以清醇自居的精灵竟然可以那么核突。

  也许是军师的话提醒了鱼鱼,他震荡不安的心终於放下了:「这样的小事情啊,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小心心,这种低级的法术你应该就可以施展了吧,不要让别人小看了我们精灵国的人哦。」

  野人看了看夜雨莹心愤怒的说:「就让这个黑小子去给我的军队施法?如果出了任何差池,你们都得死!」

  「野人殿下请放心,我们精灵国的任何一个平民都可以施展祝福术,以将军现在部队的人数,让我这个小侍婢就可以了。」夜雨莹心接着补充道:「我们的鱼鱼大人,是考虑到,如果一会你们和沙漠怪物打斗起来的话,他多节约一点灵力可以对你有莫大的帮助。」

  夜雨莹心一语道破天机,把野人和军师都大吃一惊,难道每个精灵都可以预知未来?不是只有正统的精灵王族才可以么。夜雨莹心并没有给他们太多思考的时间,立刻叨念起上苦法咒:「天地间的万物所有有灵气的物质请汇集到我的身边,为大地从新注入新的基石,灵流质,象波涛一样奔腾,象雪花一样的无定,象狂风一样的席卷,象大地一样的承受,发动吧,究极魔法真阵——圣泽雨润!」
  灵力犹如水流一样从夜雨莹心的手中源源不断的散发出来,很快就笼罩了整个军营。士兵们不但体力瞬间就恢复了,而且犹如神助一般力量也在不知不觉间变的强大起来。

  「恩,很旖旎的风光呢。」夜雨莹心对着大魔王甜甜的一笑。野人魔王竟然看痴了。

  作者语:未来的道路究竟怎样?鱼鱼和夜夜究竟会跟随魔王军到达什么地方?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野人魔王的欲望正在高涨……

              第七章濯夜之痕

   清丽佳偶世间少绿草丛中红花绕只是情深不知处月半楼台雨后妖

  在「妄想之地」,濯夜之痕忽然从睡梦中惊醒,巨大的喘息声终於也将身边的男子吵到了。

  「痕?怎么了?」撒旦温柔的抱着濯夜之痕,慢慢的抚他的肩膀想让他安静下来。

  「我梦到了很可怕的事情。好可怕,好可怕。」濯夜之痕紧紧的蜷曲在床角,汗水一滴滴的从身上流了下来。

  撒旦把濯夜之痕强硬的抱在怀中,在他周身舔食着:「都怪我让你太清闲了,看来我要让你忙起来不要去想无聊的事情。」撒旦坏坏的笑着。

  痕十分配合的躺在撒旦身上套弄着,撒旦只觉得鸡巴被一团又热又软的火焰包住,说不出的舒坦和冲动!他呻吟着抓住痕的腰,大力地将丰满肥厚的屁股压下来,希望和自己的鸡巴结合的更紧密!撒旦火热的鸡巴在痕的屁眼里就像一根火把,要把他体内所有的热情都烧出来,释放出来!

  撒旦温柔的吻了吻濯夜之痕的厚唇:「老婆我要来了哦。」

  「我才没有心思看你装糊涂呢,别把欲望弄的太模糊,要爱我,就让我辛苦一点,充实我吧。」痕猛的搂住撒旦坚实的脖颈:「操干我,不然今晚不让你睡觉。呵呵」

  撒旦看了看淫荡的痕,立刻翻身上马,在他的身上剧烈的起伏着,猛操片刻,忍不住又翻身将痕压在身下,抬起两条粗壮多毛的大腿,露出已经满是淫液的屁眼。「这个可是你说的……操爆你的屁眼……唔~ 好深。真是舒服极了……」说着又用手指去拨弄痕的龟头。痕「啊」地叫出来:「不要……不要……我受不了……」撒旦将三根带着倒刺的指甲突然插进了痕湿漉漉的马眼里,痕猛然觉得肛门处的瘙痒一下增强了十倍,再也控制不住,大声淫叫起来。

  撒旦一边用手指头操着痕,一边又在他湿润烘热的体内抽插着。一边凑近痕俊俏的的脸,一边又狠狠地压住了他的嘴唇。痕此时早已经定力全失,立即抱着撒旦疯狂地回吻起来:「亲亲壮老公,每天晚上有你相伴真好。」

  撒旦淫笑着将他的腿分的更开,此时痕的肛门已经宛如像朵盛开的红花,急需男人的抚慰!

  撒旦拨弄了一下自己的鸡巴,再次对准痕的肛门,慢慢地插了进去。痕又啊地呻吟了一声,两腿分的更开了,以便让他插入得更深入,现在屁眼里那种疼痛已经消失了,只有一波跟一波的酥麻和快感……

  忽然撒旦用铁链钩起痕的双腿,将他两条腿大大分开。濯夜之痕心知不妙,但是自己家的男人是是德行还是自己最清楚:「老公,人家不想玩SM了啦。」
  可是说规说,毕竟精灵的力量是根本不可能和魔族抗衡的。痕渐渐感觉到灵气不济。忽然撒旦将铁链拉直,被分的大开的两腿,被撕的更开了,通红的阳穴,直接暴露在撒旦的眼前。撒旦一脸坏笑,从怀中拿出一支铁制套子,慢条斯理的套在自己硕大的阳具上:「既然老婆的灵气不济,那么我们就来肉搏吧。」痕看了看那满是倒刺的盔套大惊之下,扭动着想脱开束缚,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撒旦看着痕六寸长软绵的阳具,笑着说:「老婆的阳具也越来越笔挺了,不知道后面的洞最近有没有长进?」说着就掰开他的屁股,露出那个黑毛丛生的屁眼。「啊……老公,今天就……」痕又惊又惧,但是毫无办法,撒旦全副武装的龟头已经吐着黏液在他的阳穴周围慢慢软抚了。

  撒旦故意不插入说:「我只是想和你亲热亲热。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年轻俊美的男子我都不要,老婆你也要体谅啊,难道就不允许为夫发泄下下欲望么?」痕不知道怎么答,撒旦就抓住他两个脚踝,将他黑壮的身体最隐秘的地方全部暴露龟头前,来回的拨弄:「老婆大人,您还是有一句答一句吧,要不然你可有的是苦头吃了!」说着用手指头戳了痕的肛门一下。「啊……」

  撒旦邪邪的笑了笑:「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你平常有欲望么?」
  「……有。」「那你鸡巴硬不硬啊?」他觉得难堪极了,撒旦见状,手指在他肛门处用力捅了起来。「啊……硬!硬!我的鸡巴硬了啦!」痕只觉得屁眼深处一股火焰燃烧起来,他开始强烈的希望撒旦象以前一样操他屁眼。舒服、过瘾的操,他最后的自尊已经被那根手指头打败,黑粗的大鸡巴慢慢抬起了头。
  「那你的屁眼痒不痒啊?」「痒……痒死我了……」撒旦的手指头在红润的屁眼里不断抽插:「那痒的厉害了怎么办?」混神智一乱,满脑子都是以前撒旦奸淫自己的场面,气喘吁吁,不能自己,那根黑红的鸡巴已经像条蟒蛇一样,变得又红又硬!

  「说啊,屁眼痒了怎么办?」撒旦见自己又把痕搞的如此狼狈,心里得意极了。痕已经顾不上自己光着屁股被人用手指头捅屁眼了,他只想快点止住体内的瘙痒:「撒旦!……操我……」

  「哈哈哈哈,」撒旦一阵狂笑,装满倒刺的龟头猛的刺进痕红润的阳穴中,不安的来回抽插:「这个可是你叫我操的哦。」

  痕「啊」地大叫一声,让他惊讶的是,那倒刺一点也不痛,反而痒痒的。他觉得一根粗大的鸡巴插入了身体,感觉说不出的舒服,撒旦将他双腿放下,混立即将腿盘在了那粗壮的腰上,自己屁股还一动一动,使得撒旦也跟着动了起来,他情不自禁地挺起了阳具,开始在痕淫荡的肛门里进进出出。

  撒旦得意地一笑:「操过那么多男人,还是你最淫荡,嘿嘿,不愧是我撒旦的老婆。」撒旦操着操着,欲火上升,已经完全将其他抛在了脑后,只想着操爆这身下这个黑壮的汉子。而痕更是淫叫连连,屁眼已经出了淫水,只觉得撒旦这一根武装大鸡巴操的自己实在是舒服极了,比以前任何晚上操的都爽:「老公,我还要,把我操残废吧。」

  「啊……啊……」撒旦操了半天,头上已经冒出了汗水,痕更是已经两眼迷离,渐入了佳境:「啊……啊……大鸡巴真舒服……狠狠地干……干我……」撒旦把他两条毛腿高高举起,自己的鸡巴更加猛烈地向痕的屁眼发动冲击,渐渐地欲火上升到了丹田,忍不住连续挺了几次,马眼一松,一股热热的精液就喷在了痕的屁眼里。痕也啊地叫了两声,鸡巴连续抖了几下,射出了浓浓的白浆。
  「老公,喵~ 你还是那么厉害。」濯夜之痕忘情的呻吟着,双手在撒旦的脊背上狠狠的留下了几道伤痕:「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我要你抱着我,永远也不要离开我。」

  撒旦不再说什么了,而是进一步用身体语言强烈的回复着,用几乎粗暴的吮吸和强吻占有着濯夜之痕身上任何突起的地方……

  激情过后,撒旦迷迷糊糊的说:「痕,我刚刚感觉到你弟弟的灵气,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去抓他来陪陪你。」

  「撒旦,谢谢你。」濯夜之痕紧紧的拥在撒旦的胸前,「可是我相信,不用你去,夜夜要不了多久自己就会来看我了。谢谢你,老公~ 」

  撒旦只有沈重的鼾声作为回答,濯夜之痕看着沈睡中的撒旦,茫然若失的搽干身体上的液体,忽然又紧紧将撒旦抱住,眼泪一滴滴流了下来:我看得到你 听的到你的声音 感觉的到你的心跳和呼吸 但是我却好象永远也触摸不到你,永远也拥有不了你……

  时间好象静止了,只有水灵晶魄掉落在地上的轻响,这个声音持续了好久好久。

  「啊,野人,你的两个眼睛怎么瞪的那么大啊?」夜雨莹心忍不住用手摸了摸他的脸颊:「小心眼睛瞪出来哦。」

  鱼鱼看到大魔王异样的表情立刻想叫回夜夜,可是一切太晚了,野人一把抓过夜雨莹心的手,顺势将他揽入怀中。

  「鱼鱼,」夜雨莹心还没有反映过来是怎么回事情,大魔王已经将舌头伸入他的口中,恣情的吮吸着:「呜!唔唔!」没有办法发出任何的声音。夜雨莹心也感觉到如此下去必然会被大魔王发现自己的真实身份,毕竟冥河王子的灵气还在自己的体内,如果大魔王再进一步下去,就真的掩饰不住了。

  夜雨莹心用一种命令的眼光看着鱼鱼,不断的用意念传诵着:「鱼鱼,是你奉献的时候了!」

  鱼鱼被夜雨莹心的眼光震慑住了,并不是因为那是一种命令,而是他也不希望自己最好的朋友受到任何伤害,鱼鱼在野人的面前缓慢的褪下了长衫,衣服一件接着一件,终於连最后的渎衣也害羞的拉到边缘。

  和此时的夜雨莹心相比,鱼鱼无疑是一个靓丽的风景线,大魔王放开了夜雨莹心。猛的冲到鱼鱼面前,把他按在床上,用力的撕撤着他最后的渎衣。

  鱼鱼在大魔王粗鲁的动作下猛然恢复神志,他无力的挣扎着,想防御他最后的攻击,可是大魔王不会给他反抗自己的力量。大魔王粗暴的握碎了鱼鱼的肩胛骨,用自己的激昂一次又一次的占有鱼鱼清醇的身体。不知道是肩膀剧烈的疼痛还是自己内心的挣扎,鱼鱼用一种近乎嘶哑的声音大叫着:「啊,唔,唔唔,啊!」
  夜雨莹心被眼前的事情惊呆了。当然此时屋子里的三个人谁也没有发现军师在帐篷外看着这一切,他的痛苦的表情一瞬即逝,转身离开了。

  「鱼鱼,希望你不要以后怪我,」夜雨莹心的眼泪不知觉间掉落在地上。「啪」的一声清脆的声音,不但打断了军师的思绪,更停止了大魔王入侵的动作。当夜雨莹心发现事情不妙的时候,他已经被两个强壮的男人阻断了任何逃脱的去路。

  「精灵亲王夜雨莹心不是被冥界女王奸杀了么?那么我们面前的黑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啊。」野人魔王赤着身体仿佛一做碉像般缓缓的走了下来。

  军师猛然抓住鱼鱼的下巴:「看来这个精灵使也不是真的了?那么我就把他送给我们的士兵品尝品尝。」

  鱼鱼全身的骨头仿佛全部都被野人压碎了一般,连求饶的声音也发不出来了,只能用一种哀怜的眼光看着夜雨莹心。

  「请住手,请住手好么?」夜雨莹心拉着军师的手:「放过他,我什么也愿意做。」

  「这个可是你说的,我可没有强迫你做什么。」野人一把拉起夜雨莹心并把他压在身体下面,他深深的在夜雨莹心的头发里嗅了嗅:「好香啊,这个就是精灵亲王的香味么?」

  「唔」夜雨莹心无力的挣扎着。「

  「哈哈哈,不过要不了多久你身上就是我这个臭男人的味道了。」

  军师识趣的把鱼鱼抗出了帐篷,夜雨莹心又一次的流下了眼泪:「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眼泪会变成水灵晶魄,为什么,……」

  世界上跟本就不存在什么秘密,只要有秘密终究会被人发现,不知道现在的夜雨莹心会面临什么样的下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