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生米煮熟饭

  刚被潮水般快感送上高潮的李诗琪,用一双失神的大眼睛望着天花板,雪白的身体泛着微微的粉红色,不停的颤抖着,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了下来。

  看着浑身脱力,胸脯上下起伏的小女友,泽凯有一种把校花送上高潮的成就感。不过身体里一股邪火无处发泄,胯下小怪兽,正昂首挺胸的寻找攻击的目标。

  「小凯。。。」校花女友的眼神逐渐恢复了清明,眼神中满是浓浓的爱意和期待,「你爱我吗?」满眼期待的开口问道。

  作为正常的男性,身边躺着一个像破壳荔枝一样的绝世小美女,这时候都会给出肯定答复,邹泽凯当然也不例外,用自认为帅气无比的眼神,对视着校花女友清澈如水的大眼睛,「爱!我当然爱小琪!我的亲亲好老婆!」

  听到男友肯定的答复,小女友的双眼瞬间被绚丽的光彩所充盈,变的越来越湿润,最后留下激动地泪水。「小凯!我也爱你!」一双手紧紧的搂住泽凯的脖子,亲了过来。不过校花美女毕竟是跆拳道红段,恢复力气以后,没控制好力道,直接把泽凯勒的有些呼吸困难。

  「我的小凯是全世界最善良的男孩子。。。总在身边保护着我。。。你知道么。。。自从小时候你为了保护我受伤,你就已经住进我的心里了。」校花美女还是紧紧搂着泽凯,又像是自然自语,又像是对情郎倾诉衷肠一般幽幽的说着。
  总在保护你?难道是你害怕狗,我每次帮你赶跑恶狗也都被计成英雄救美的加分了?泽凯不好意思从校花女友的怀中挣脱,又被勒的实在难受。却是诗琪主动把搂着泽凯的胳膊松开了一些,含情脉脉的看着自己的小情郎,「小凯。。。我要你保证一辈子对我好。。。」

  心中有些感动的泽凯,看向满面桃花的小女友,盈盈秋水一般的双眼中闪烁的是满满的期待,是时候把生米煮成熟饭了。

  「小琪,我会用我的方式。。。一辈子对你好的。」温柔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小女友,泽凯先是温柔的把诗琪修长的美腿架好,然后把胯下趾高气昂的小怪兽对准那朵娇艳欲滴的粉色花蕊,慢慢的推了进去。

  小女友紧皱着好看的柳叶眉,这一次只发出一声轻轻的哼声,用双手紧紧搂住泽凯的后背。感觉被小女友抓的生疼的泽凯正要开口抗议,一抬眼却看见校花女友已疼的额头冒出了些许汗珠,微微闭起却又不住颤抖的修长睫毛间,连续滚落几滴晶莹的泪珠。

  泽凯看的一阵心疼,不敢再乱动,轻轻的爱抚着校花女友的发梢,温柔的亲吻着她的额头。过了一会儿,诗琪的紧皱的柳叶眉才略微舒展开一些。看到小女友恢复了些气色,泽凯这才松了一口气,「小琪,我要开始动了哦。」

  得到小女友默许的泽凯重新开始动作起来,不过做活塞运动的时候慢慢都是温柔和怜惜的感觉。渐渐的校花女友的脸色又变的红润了,痛苦的神色也被欢愉的表情所取代。

  「小琪,还疼不疼?」泽凯俯在诗琪的耳边,一边轻轻的哈着气,一边温柔的问道。

  「小凯,不。。。疼。。。啊。。。别。。。啊。。。别这样。。。啊。。。感觉好奇怪。。。求你。。。哎。。。」正要回答的校花美女被耳根传来酥麻的感觉折磨的娇呼不已,想躲闪,却无奈脸颊被泽凯的双手紧紧固定住。而给小美女最强烈的刺激的,是泽凯不由自主逐渐提速的活塞动作,诗琪正十六年来第一次被这种电击一般的强烈快感和被填满的充实感一下一下的冲击着。

  正在美少女身上辛勤劳作的泽凯,一边享受着征服绝色校花的成就感,一边迷上了这种从未体验过的快感,今天他才知道,原来男女之事带来的感觉竟是如此的美妙。

  一阵奋力的抽插之后,随着一阵腰眼处传来的酸麻感,泽凯身下的小怪兽把一股股的白浆射进了校花女友的花蕊深处,被滚烫白浆正中靶心的诗琪也娇叫着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二次高潮。。。

  十几分钟后,已经恢复体力的诗琪轻轻摇了摇还在躺着休息的泽凯,「小凯。。。刚才的感觉真的是太美妙了。。。我们再来一次好不好?」

  ***    ***    ***    ***

  实在招架不住赵老板的死缠烂打,芸熙勉强喝了一杯香槟,不想赵老板旁边的小弟立刻又给满上了一杯。今天已经是芸熙这周连续第三次和赵老板一起吃饭了。第一次是庆祝签单,第二次是一起陪一个大客户,连续两次芸熙都都被灌了度数很高的白兰地,还好最后都顺利到家,没发生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

  本来芸熙已经下定决心,以后不管赵老板再说什么,也不应他的邀了。却没想到今天下午刚好是W市建筑装修行业的座谈会,来的都是些颇有影响力的供需方。会议结束以后,主办方又邀请些重要人物留下赴宴,顾及自家生意的芸熙只好乖乖的参加晚宴,又被和赵老板分到了一桌。

  尽量不去看赵老板肉山一样的身躯和满脸横肉的麻子脸,心中万般无奈的芸熙终于等到主持人讲完三巡祝酒词,挨到了自由敬酒环节。

  「赵老板,张老板,还有。。。你们先慢慢吃着,今天公司有几个的重要客户也在这里,我去招呼他们几句。」和同桌的几个人示意了一下,芸熙端起香槟,装作没看见赵老板一脸失望的表情,离座和其它桌的老客户敬酒寒暄。

  晚宴大厅虽然不小,客人也有三四十桌,但刚给客户们敬完酒的芸熙还是看到了宴会厅入口附近的桌上,坐着一位光彩照人的美少妇,正是她的好闺蜜陈和萱。不过奇怪的是,和萱公司不是主营户外广告么,难道建安行业也有她的客户?

  带着疑问,芸熙决定至少过去打个招呼,「陈姐~,真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看见你啊。」19岁就早早生下诗琪的和萱比芸熙年长四岁,两人一直关系很好,以姐妹相称。

  「是啊,好巧啊,芸熙~」和萱正要起身和芸熙打招呼,不料却被坐在一旁的公子哥按住了大腿,没能站起来。看到芸熙带着疑惑的神色看着自己身边的公子哥,萱害怕她发现有异,赶忙接到,「我旁边的这位是刘经理,是省里最大建材供应商刘总的独子,对户外广告行业有兴趣,今天特意约我来谈生意。」
  芸熙望向紧挨着和萱坐着的刘公子,不禁微微皱了皱眉眉头。刚才和萱提起的刘老板,业内的人几乎都知道,也都非常的尊重,这个刘老板年轻的时候算是白手起家,二十几年来稳扎稳打,现在在省内建材行业已经是举足轻重的大佬。
  不过这位刘公子的口碑就要差得远了,因为是家中的独子,据传从小就娇生惯养,成年后整天不务正业,和一帮狐朋狗友混在一起,学的一身恶习。不但好色,听说还有很多古怪的嗜好。刘老板也是因为只有这么一个独子,万般无奈的把部分生意慢慢的托管给儿子,只盼望他通过做事,能早日成长起来。

  想到此处,芸熙不禁想起了小凯。自己的继子虽然身体羸弱了些,脑瓜子却是相当的聪明,小小年纪已经是罕见的软件高手,人品方面不敢说毫无缺点,但起码是非分得清楚,将来肯定不会变成这个公子哥一样。

  「芸熙,你要注意一点儿。」心中正感到一丝欣慰的芸熙被陈和萱的话语从沉思中拉了回来,发现没有明说的陈姐正有些忧郁的朝自己那一桌人使眼色,想来是已经注意到居心不良的赵老板。

  「放心,陈姐,晚宴后我会打电话让敏婷来接我。。。对了,你要不要等会儿和我一起走?」被婉拒的芸熙,满脸关心的看了一眼和萱,又怀疑的瞥了瞥她身旁吊儿郎当的公子哥,这才转身离去。只是芸熙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自己朝座位走去的短短几十秒,同时发生了两件龌龊的事情。

  在芸熙刚转过头的时候,公子哥就朝陈和萱挨过去,毫不客气的搂住美艳少妇纤细的腰肢,一只手几乎碰到丰满的胸部,另一只手伸进美艳少妇的裙摆下的两条光滑的大腿之间滑动着,而不敢反抗的和萱只能一边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一边屈辱的忍受着公子哥的黄油手。

  赵老板在芸熙刚离座就恶狠狠的给他的小弟耳语道,「这臭婊子,真把自己当成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了,几次三番的软硬不吃。。。你去把那包药粉从车里拿过来!」当芸熙朝座位走回的时候,赵老板的小弟刚把一包无色无味的药粉融进一杯新倒的香槟里。。。

  ***    ***    ***    ***

  浓烈的男性精液和汗臭的味道,刺激的神志不清的敏婷有想呕吐的感觉。朦胧的看见不远处几个白花花滚在一起蠕动的身影,耳边传来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笑声,还有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美女警花正逐渐的恢复着知觉。

  随着一阵酸麻的感觉从手腕传来,敏婷试着动了下身体,却发现自己正侧身躺在一张脏兮兮的大床垫上,双手依被金属手铐拘束在背后,膝盖弯朝上一点儿的位置被棕色的麻绳紧紧缠绕了很多圈,两条大腿被从根部牢牢的固定在一起,想要站起逃跑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唯一值得美女警花欣慰的是头上的乳胶头罩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拿掉了。身上的OL服装也还在,只是本来就很短的包臀短裙已滑到了腰部,加上今天没穿丝袜的关系,敏婷像国际名模一样的性感下身,除了被一条黑蕾丝三角内裤遮盖的隐私部位,全都暴露在潮湿的空气中,在昏暗的光线下散发著致命的诱惑力。
  强忍着宿醉般的头痛感,敏婷回想起了今天被贾黑劫持的一幕。美女警花没有马上动作,而是先冷静的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个地方看起来像是一处废旧厂房的仓库,几十平米大小,天花板到地面足有五六米高,空气中发著淡淡的霉味,角落里散落着许多不知名的加工设备和铝型材。房间没有窗户,通风全靠固定在天花板下,已经锈的不成样子的铁皮风道,只有在自己所处位置对角线的方向有一扇木门可以进出。

  正侧卧在垫子上思索对策的警花听到侧面传来一阵女孩儿的呻吟声,扭头看去,心里是既吃惊又心疼。原来刚才朦朦胧胧看到的几个肉虫正是小蕊和胖瘦痴汉。悲惨的小女警双手仍然被黑色的胶带紧紧绑在背后,身上早已一丝不挂,原本的衣物被恶男们剪烂以后散乱扔在周围。

  身材既修长又丰盈的小警花正像小母狗一样跪趴在另一张床垫上,身后的胖痴汉跪在小女警背后用两只手固定着她的小蛮腰,一只像棒槌一样的粗短肉棒不快不慢的凌虐着。小女警两腿间和床垫上还隐隐约约能看到颜色已经开始变暗的落红。看来从小女警在被夺去清白后,又被两个恶男玩弄了多时。

  小蕊身后的胖痴汉并不是一味儿的蛮干,而是很注重抽插的技巧,时快时慢,时深时浅,偶尔还抽出手来拍打几下小女警的翘臀,折腾的小蕊娇喘连连。而在小女警的身前,一个又瘦又高,一张脸看起来像秃鹫一样的男子正大喇喇的叉开腿坐着,用一只鹰爪一样的的手揪着小女警的头发,强迫她给又黑又长的肉棒做着口交,另一只难看的手粗暴的揉捏着小女警两只丰满的乳房。

  看到这些流氓毫无信用的伤害着小蕊,敏婷感到悲愤不已,但还是很好的保持着冷静,一边继续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快速思考着脱困的办法,但不断传来的性交的声音却让她有些难以集中注意力。敏婷虽然已不是处女,但实际上也只是机缘巧合的和特训营的教官发生过屈指可数的几次性爱,教官做爱的风格非常霸道,每次都让敏婷感觉自己就像狂风暴雨中的小舟,而这些痴汉则是深谙女性生理特征,已经把小女警玩弄的意识模糊。

  正在苦苦思索对策的敏婷也有些吃惊的发现,被胖瘦两个流氓夹在中间欺负的小蕊,此刻脸上并不是一脸的羞愤,而是一种说不上来的复杂表情。被调教多时的小女警脸上的淡妆早已被破处时流的眼泪冲刷的不像样子,嗓音也明显有些嘶哑,但脸上似乎还有几分享受的感觉?

  「我就说嘛,这种看起来清纯的女人,调教之后肯定是放的开的,」胖痴汉动作不停,嘴上却和秃鹫脸聊了起来。「你看这小女警,被你老弟破处也就是小半天的功夫,现在不但自己撅屁股主动来套弄咱们的肉棒,还学会给兄弟你口交了,哈哈哈。」

  「妈的!谁让你乱动的!」被胖痴汉言语挖苦的小蕊下意识的挣扎了两下,不想不仅没有挣脱出两个流氓的控制,反而被秃鹫脸狠狠的扇了几耳光,好看的脸颊上顿时泛起一大片鲜红色。

  「胖哥,咱们刚才还是对她太客气。。。再粗暴一点儿她就老实了。。。嘿嘿嘿。」秃鹫脸看到被打的愣住的小女警不再反抗,用两只手抓住她的头发,像捅男用自慰器一样,毫不客气的来了好几下深喉动作。瞬间袭来反胃的感觉把小蕊刺激的一个劲儿的翻白眼儿,却无奈双手被绑在背后,只能被动的任人鱼肉。秃鹫脸只几下,就轻易的把小女警反抗的苗头给镇压了下去。

  「怎么样,胖哥,我说的没错吧,越是漂亮的美女,骨子里越是下贱。」连续在小女警的嘴里做了十几次深喉,秃鹫脸这才松开了小蕊的头发。被窒息感连续折磨的小女警大口呼吸了几下新鲜空气,然后又浑身颤抖的干呕了一阵子,再看向秃鹫脸的眼神已经带著明显的畏惧。

  「兄弟,咱们两个换个位置吧。。。嘿嘿嘿,你再享受享受着小骚货的嫩逼。」胖痴汉轻松的把只有一百斤的小女警转了个个,用一双毛茸茸的大手玩弄起小蕊的脸蛋来,时而用手指把小女警的鼻头朝上推,做成猪鼻子的样子,时而从左右两边揪住小警花的脸蛋,使劲儿的朝两边拉。最后还觉得这样作践小警花不够过瘾,又在床垫上仰面躺倒翘起屁股,一手揪住小女警的头发,强迫她伸出舌头舔弄他那肮脏的菊花。

  小蕊显然已经很害怕折磨了自己半天的胖瘦痴汉,乖乖的被摆弄着雪白的身体,丝毫不敢反抗。随着秃鹫男又长又黑的肉棒粗暴的刺入小警花的体内,小蕊发出一声悲鸣,整个上身都被刺激的弓了起来。但胖瘦两个痴汉却又不是仅仅折磨小警花那么简单,还不停的使出浑身解数逗弄着小女警身体的敏感部位,不一会儿又把小女警玩弄的娇喘连连,微微发情。

  这时仓库的门被人「哐」的一声推开,推门而入的人手里还拎着一个黑色的大塑料带子,正是刚才一直不在屋里的贾黑。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