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三章不作死就不会死

  北京时间16点整,VIP6室。

  不知不觉过去了一小时。在这漫长的一小时里,桃子似乎是在积攒快感,只夹三十秒就松开,然后再猛力夹紧,如此循环将这个名叫小兰的女奴不知蹂躏了多少次,每一次都是直冲大脑神经的痛苦,每一次都让她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濒临死亡的恐怖。只是这个过程对体力的消耗很大,到后来桃子已经感到有些腿酸,缠绞的频率也缓和了不少,不过此时她颇为兴奋,高潮的阀值已经足够,现在只需要再夹一次,将女奴活活夹死,便能体会到美妙的高潮。

  可怜的小兰如今也已奄奄一息,看东西都很吃力,她的脸色又黑又紫的满满都是点点红斑。在那非人的一小时里,能够呼吸的时间连三分钟都没有,她还是第一次碰见如此凶残冷酷的女王。不过这也是最后一个服侍的女王了,她已经被判了死刑,一种极为痛苦而漫长的绞刑。

  「休息够了吗?」桃子冷冷地问道,这次她给了很长的呼吸时间,也是最后一次。

  「主,主人…饶,饶了奴婢…」

  「呵呵呵,饶了你谁来满足我呢?」到了这一步,桃子又怎么可能饶了她,「既然休息够了,那就开始吧~ 」

  「不…主人…呃…」

  桃子懒得再听她废话,脚腕一勾,两条性感而有力的美腿使劲绷直夹紧着,积攒已久的快感顿时喷涌而出,蔓延着全身的每一处神经。她欢悦地呻吟起来,每呻吟一声便夹紧一分,享受着越来越多的快感。与此同时,小兰瞪大了眼珠,大张着嘴却得不到一点空气,缠在脖子上的两条大腿又紧又硬,犹如蟒蛇般的蠕动收紧。她面前的臀山正一点点收缩聚拢,越来越靠近直到完全被堵住了口鼻。这就是69绞最恐怖的地方——臀腿的完美配合,达到scissorleg威力的最大化。

  「啊!!夹死你!!啊!!!」桃子疯狂般尖叫着,臀瓣在那一瞬间放松又猛然收缩,全身汗毛都感觉随着即将来临的高潮而竖起来,舒爽得令她颤抖不已。这一刻她使尽了浑身力量,那双迷倒众生的雪白美腿绷得笔直,两只美足更是紧紧勾缠,一只竖立,另一只则扣在上面就像被人挠着脚心似的不住扭动。

  「啊!!!!」美妙的高潮终于到来,桃子发出叫喊后美目紧闭,挺着蛮腰一动也不动,只剩大腿上的肌肉在微微痉挛般颤动。

  这次高潮持续了近一分钟,当桃子松缓腿肌瘫软在床上的时候,毫无疑问那个女奴死了,而且是在她使出全力夹紧后没多久便被活活夹死了。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桃子并不惊讶,也没有第一次杀人时的害怕,反而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也许是压抑得太久了吧。然而望着死去的女奴,她却有些内疚,自己真是越来越残忍了,为了一己之欲便要夺人性命,跟草菅人命的太子妃真是越来越像了。
  起来穿好衣服,桃子回到简经理的办公室,跟她说了刚才的事,并表示了歉意。简经理摇手笑道:「您不用道歉,这是您在女王宫殿的权力。他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有随时为主人牺牲的觉悟,所以您不必内疚。」

  「嗯,好吧…」人家都这么说了,再说道歉之类的话就矫情了,不过桃子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她不想被那股欲望左右,要是将来忍不住把张卞泰夹死了怎么办?经过这些日子相处,她对张卞泰已不仅仅是利用,更产生了感情。

  「啊,对了,您方便提供一下姓名年龄住址和联系方式吗?我们这边需要做一些资料补充,您的金卡也要重新刷一下。」

  「嗯…」桃子似乎不大情愿,但还是答应了,「江美桃,23岁,是135XXXXXXXX。我不是本地人。」

  「嗯,好的,谢谢您。」

  「还是叫我桃子吧,不然听着挺别扭,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呢?」桃子实在不习惯便如此说道。

  「好吧,那叫你桃子姐好了,我叫简婕,叫我小婕吧。」简婕露齿一笑,没有了之前那种官方客套的腔调。

  「哎,之前听你称呼太子妃为暖月姐姐,你俩很熟吗?」桃子问道,女人有时候就是会八卦一下。

  「嗯,她是我高中时期的学姐,人很好,经常照顾我,而且…」简婕欲言又止,没有说下去。

  「而且什么?」桃子不免好奇起来。

  「呵呵,没什么,就是帮了我一个忙,一个很大的忙。」简婕露出了感激的表情。

  「喔…」人家不愿多说,桃子也没再问。

  「桃子姐呢?是怎么认识暖月姐姐和倩雪姐的?」

  「这个嘛,我在卡萨上班,自然就认识啦。也听过一些关于太子妃的传闻,说她…」

  「喜怒无常,喜欢杀人?」

  「呵呵,是啊…」

  「那是有人胡乱造谣,暖月姐姐好得很,杀的也都是坏蛋,桃子姐以后接触久了就会明白。」

  「也许吧,毕竟我跟太子妃也只有一面之缘。」桃子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对太子妃有很深厚的感情,不容他人诋毁,即便确有其事。

  随后两人又聊了关于SM的话题,时间也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是夜晚,桃子便起身告辞。简婕送到SPA门口见她没车来接,询问要不要派车送回去。桃子心想要是碰巧被张卞泰撞见还得解释就婉言拒绝,临走前随口问了句:「这里离爱月赌城远不远?」

  简婕说:「不远啊,就两三公里吧。」

  桃子这才知道被那个司机坑了,不过类似情况每个城市都有,也不放在心上,跟简婕道别后便拦下一辆计程车走了。

  上车后桃子说了目的地便低头玩着手机,却听那司机说道:「哎呀,美女又是你,这么巧啊。」

  桃子扭头一看,不就是下午坑了自己的那个司机吗?真是冤家路窄,居然还能碰见这个人。她不动声色地笑了笑,也表示好巧。司机又说:「美女啊,你这跑得可够远的,本来我都要下班回家吃饭了…算了,再辛苦一下吧,这个时间也不好打车。」

  「呵呵,那可劳烦大哥了。」桃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冷笑:还装逼,今天栽我手里算你倒霉。

  「没事没事,为美女服务,我死也愿意,哈哈!」司机调侃着,一边又开始绕路行驶,他不会知道自己正在作死,一路上时不时吹吹牛,还说什么跑出租这么多年见过美女无数,早已审美疲劳,今儿个见了桃子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美女。
  桃子呵呵笑着,也有一句没一句应着,心中却在盘算要如何惩罚这个不知死活的司机,是让他舔舔活动了一天的脚呢,还是用屁股闷他,或者干脆「奖赏」一顿夺命剪刀腿呢?

  到了酒店门口,计程表上的价格果然又是好几十块钱,桃子没有付钱,径直下车掏出手机打给丧彪,「喂,彪子,到酒店门口一趟。」

  那司机也跟着下车跑到跟前说道:「美女,快付钱啊,我还赶着回家呢。」
  桃子冷冷地瞪了一眼,懒得理会。不一会丧彪和两个大哥级人物便出来了,其他人估计要么是去赌博了,要么是陪同张卞泰喝酒去了,「嫂子,怎么了?」
  几个凶恶汉子站在面前,司机见了这阵势不免害怕,小心翼翼地说道:「妹子,坐车得付钱啊,您这?」

  桃子鼻子一哼,往大门走的同时跟丧彪说道:「把他带房里来。」

  「是。」

  「哎哎,你们干什么啊?」司机后退着,想躲进车里走人。

  「少他妈废话,自己走还是要老子动手?」丧彪说着一把揪起司机的领子。
  「你们…」

  「妈的!」丧彪一拳捶在司机肚子上,和另一个人左右架进了酒店,从旁人看来只以为是扶着个醉汉。

  「泰哥还没回来?」桃子坐在椅子上问道。

  「还没,应该还在和周哥拼着呢。」丧彪瞧了眼正瑟瑟发抖的司机,问道,「嫂子,这人咋了?」

  「这家伙看我不认识路就可着劲绕路。」桃子翘起二郎腿,丝袜美足挑着高跟鞋一荡一荡的,冲司机冷笑道,「来,过来,姑奶奶付钱给你。」

  「妹,妹子,我错了,我把钱还给你……不,我赔钱……」

  「草,叫大姐大!」丧彪「啪」地给了一脑瓜瓢。

  「哎哎,大姐大,我错了,我……」

  「叫你过来听见没?耳朵聋掉了?!」桃子瞪眼喝道,把司机吓得一哆嗦,忙来到她跟前,「跪下。」

  「啊?」司机傻了眼。

  「嗯?」桃子指着墙角对丧彪说,「拉到那边打断一条腿。」

  「啊,不不,我跪我跪!」司机苦着脸,两腿一弯跪了下去,那样子看着都快哭了出来。

  「后悔不?」桃子微笑地问道,就像一个温和慈祥的老师在问她的学生。
  「后悔…」司机回答道,的确是要把肠子都悔青了。

  「后悔顶个屁用!」桃子态度突然一转,直接把脚上的鞋子甩到司机脸上,末了又厉声命令,「捡起来!」

  「是是,我是个屁,大姐大就把我这个屁放了吧。」司机一边说一边把鞋子捡起来捧着。

  「你是说我放屁喽?」

  「不是不是,我意思是我是个屁,您把我这个屁放了。」

  「把脸伸过来。」

  「是是。」

  「啪!」桃子猛地用脚给了一耳光,「那还不是一样?!」

  「不不…」

  「啪!」又是一个响亮的脚耳光,「闭嘴!」

  面对霸道不讲理的桃子,司机不得不沉默了。被一个女人如此羞辱,换做一般人早跳起来还以颜色了。不过跑出租这么多年,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他知道这个女人不好惹,十有八九是某个黑社会大佬的女人。

  「彪子,你找他们玩吧,不用在这儿看着。」桃子对丧彪说道。

  「可是万一…」丧彪有点为难,老大不在,他必须要保证嫂子的安全。
  「没事,看他这熊样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那…好吧。小子注意着点,要是敢跟我嫂子动手,当心你的狗命!」丧彪恶狠狠地威胁道。

  在丧彪离开后司机的确有那么一瞬间想着拼一拼,对方终归是个女人,逃跑的话肯定拦不住。但转念一想,万一没成功可就有苦头吃了。还是先看看这个女人要干什么再说吧,他如此想着。

  「是不是想跑?」桃子一眼便瞧出那点心思。

  「没,没。」司机连忙否认。

  「哼,你说今天这事怎么解决?」

  「呃…大姐大,您看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给您赔礼道歉,成吗?」

  「你说不是什么大事?」桃子眯起眼睛,散发出危险的信号。

  「啊,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司机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你什么,说啊。」桃子是在故意挑刺,无论司机说什么都会是错,不然等下怎么玩弄他呢?

  「我,我给您赔钱,就当精神损失费…」其实司机心里想的是:就当被狗叼走了。

  「呵…」桃子冷笑一声,突然就把另一只高跟鞋甩到司机脸上,「姑奶奶稀罕你的钱吗?」

  「不稀罕不稀罕,那只是我的一点心意。」

  「心意?」桃子往后一靠,用丝袜美足对着司机,「既然是心意…过来给姑奶奶舔舔脚,这才叫心意。」

  「啊?」司机一脸的不可思议。

  「啊什么啊?听不懂人话?」桃子说罢在心里想:我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要不差不多就算了?可是今天不给他一个教训,以后肯定还会继续坑人,干脆就当「替天行道」好了。

  就在桃子沉思时,司机突然就蹦起来往房门跑,速度之快令人都来不及反应便已经开了门准备撒丫子走人,岂料外面正好站着一个彪形巨汉,两人相撞又把他给撞回房间里了。

  「周大哥,你怎么来了?」桃子跟过来一瞧发现原来是周伟岸,还扶着醉醺醺的张卞泰,想必是被灌趴了。

  「啊,弟妹啊,你家男人醉得走不动道,我就给送回来。哎,这小子是?」周伟岸的目光转到司机身上。

  「周大哥先把门关上,别让他跑了。」桃子见司机又爬起来想跑便急忙说道。
  「哎哎。」周伟岸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把门反锁,顺便再将司机一脚踹倒。他那身板那脚力,直接就把人家踹得起不来了。

  「企图逃跑,罪加一等~ 」桃子望着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司机,声音语调也变得妩媚细腻。

  那是欲望被点燃的开始,愈娇媚愈危险,看来这个倒霉人注定是逃不了美腿玉足的制裁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