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章

  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也被太阳烧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枝枝走了,妞的情绪有些低落,别说是她,就是我也觉得缺少一点什么,是一个活泼的身影?还是一个欢快的笑声?仰或是一副羞涩的表情?我也说不清楚,反正觉得总是不对劲。

  闲暇之余,我尽可能多的陪陪妞,努力地哄着她,想办法逗她开心,让她少一些寂寞的感觉。我知道思恋之情唯有时间才能冲淡,剩下的事就交给时间吧,太阳将走完自己的路,但她明日还会升起。

  时光好像又回到以前的光景,店里只剩下我和妞两人,这是我盼望已久的结果,可是这种结果真的到了,我却没有一丝的高兴,反而很留恋妞、枝枝和薛琴她们仨都在的时刻,特别是薛琴,以前她常来还不觉得什么,分别了这些天,我才理会到她在我心里其实已经占有很重要的位置,此时此刻,我不由得常常思恋薛琴,心底盼望着她的到来。

  这一次老天开眼,没过几天,我从一家农户风尘仆仆地回来,一踏进大门,一个熟悉的身影映现在我的眼帘,耳边传来妞喜悦的声音:「爹,琴姐姐来了。」
  看到薛琴,我也惊喜万分,快步走上前,很冲动地拦腰抱起她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在她脸上「啪」地亲了一下,脱口而出:「怎么这么久没来,可想你了。」
  薛琴大概没有料到我会有如此举动,脸色「彤」的一下似火焰般燃烧起来,举起粉拳,在我肩上擂了几下,娇羞地说:「你要死,也不怕别人看见,妞还在这里呢,快放我下来。」

  妞也一扫这些天的阴霾,在旁边拍着手笑道:「爹的力气真大。」

  我放下薛琴,她用手拉拉下边的衣襟,作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瞪了我一眼,回头又看看还在拍巴掌的妞,笑道:「妞,尽跟你爹不学好,你得劲个啥啊?」
  看到妞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看到这屋里久违的欢乐,我也很舒心的跟着一块大笑起来。

  笑罢,薛琴又作出一副凶相,瞪了我一眼:「看你那邋遢样,还是个乡干部呢。」说完,转身走到里屋去了。

  我低头看看自己,浑身上下都是灰尘,这么热的天,地都烤裂了,一阵风来,泥沙漫天飞舞,加上走路出汗,和汗水搅在一起,干了湿,湿了干,身上的衣服都起了一道道渍迹。

  我正看着自己身上的印迹出神,薛琴在里面喊我:「快进来。」我走到后门口一看,屋檐下放着一盆清水和一个小凳子,旁边还摆着毛巾、香皂和水瓢,薛琴站在旁边看着我。

  ` 我乖乖的走过去坐下,低下头,正准备伸手去摸水瓢,只感觉到一股温温的水从头上淋了下来。

  我扭过头,水眼朦朦地看了一眼薛琴,报以一个笑。

  薛琴用水瓢在我头上「梆」地敲了一下:「看什么?水流到眼睛里去了。」
  我忙又低下头,闭上眼睛,双手握住膝盖,任由她的一双灵巧的手在头上抓挠,心情畅快得出奇。

  头洗完毕,薛琴又说道:「去洗个澡,把衣服换了吧,洗完把衣服丢到盆子里泡着。」我很听指挥地上楼拿了衣服,走进厨房,澡盆里已经放好了水,我坐在盆里,尽情地洗去身上的污垢,也洗去奔波的劳顿,更加洗去这些天来哄妞的心灵疲惫。

  洗完澡出来,薛琴就进去了,接着就传来洗衣服的刷刷声,我又跟着进去,搬了把椅子在她身边坐下,饶有兴趣看了一会儿她洗衣服的姿态,感觉是那么的和谐,看得薛琴有些不自在了,她扭过头,嗔道:「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好看,这么久没看到你了,越看越好看。」我笑着调戏了她一句。
  「没正经。」薛琴嘟了一句,不再言语,但脸上还是飞上了红霞。

  我觉得她这个样子很是可爱,伸手搭在她浑圆的肩膀上,又说:「怎么现在才想起来看看我?」

  薛琴撇了撇嘴:「你想得美啊,我才不是来看你啦,姐说枝枝走了,妞一个人忙不过来,我来看看她,谁稀罕你。」

  「哈哈,好好,来看谁我都开心。」我笑着答了一句。以为是老天开眼,原来是表姐帮忙,啊,我那可亲可敬的好表姐。

  小店的气氛也恢复了往日的活力,我呢,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店里的事基本上全交给她俩了,薛琴在我这待一些日子后都要回家几天,每次我都是准备了一些给她家里人带的礼物,送她到表姐家,剩下的路程表姐代劳。这日子虽然没有什么新奇的变化,但也过得有滋有味。直到乡政府门口又聚集了去集市的人们,才察觉到又一个秋天到了。

  今年的天气可没有去年凉得快,去年这个时候,我已经用挨冻的方式把妞搞到我的床上来了,可现在人们都还穿着夏天的单衣。我陡然想到,妞在我这已经一年多了,应该长大一岁了,在认她做干闺女的时候,胜娃告诉我说她是农历九月的,我看看日历,过几天就是就是妞的生日。去年这个时候总在算计床上那事,没想过别的,今年怎么也得让她过一个快乐的生日了:

  妞生日那天,我带着她和薛琴到县城疯玩了一天,回家的时候又给她俩买了一大堆吃的穿的用的,三个人的手都好像不够用。

  又过了两天,薛琴说要回家,吃过晚饭,我准备好礼物,把她送到表姐家,一路上说了好些早点过来啊我很想你啊等话语。

  第二天中午,我正和妞吃中饭,表姐来了,看着她额头上冒出的汗珠,我就知道送完薛琴就直接到我这里来了,我赶紧又是拿毛巾又是递水,又热情地招呼表姐一块吃饭。表姐也没有客套,坐下来就吃。

  吃过饭,妞到厨房洗刷收拾去了,表姐喝了一口水,说:「这时节也不忙了,薛琴的事你是不是该办了?」

  在枝枝走后这些时间里,我反复考虑过这事情,凡人都追求痴情爱欲,何谓情爱,其实并无定论,有人平平淡便是真情,有人却非要弄到天崩地裂才罢休,一切只看自己是如何想法,总之和她在一起便觉最舒心最自在,多半就是真正喜欢的人了。和薛琴在一起我就觉得很舒心很自在。所以,我也决定和薛琴继续走下去。

  「呵呵,不急,等过些日子再说。」我的本意是过段日子等天凉一些再安排,表姐以为我又在拖延,脱口而出:「等等等,还等什么?是不是要等到妞出门了你再说。」

  「姐,你……你这是什么话?这跟妞有什么关系?」我有点语不成调,但还是觉得表姐可能是顺口一说罢了,也可能就是单指等妞长大,来表示时间很长的意思。

  「哼,别以为你和妞那点糗事就没有人知道,相亲以前,人家薛琴心里就清清楚楚了。」表姐的话彻底粉碎了我所有的幻想,但这怎么可能?要说是后面才知道的话我觉得还可信,她们几个在一起时间那么长,说漏嘴也会有的,或者干脆就是妞自己说的也未可知,就像枝枝告诉妞「肏一会就好了」那样,但相亲之前,薛琴就是来店里买东西和妞说说话,妞那时候也和她不是很熟啊?

  「肯定是哪个瞎说被薛琴听到了。」我不甘心,想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别以为就你聪明,人家薛琴一点不比你差,去年到你那里买东西,本来想引起你的注意,结果你一点也不搭理人家,她只好从妞那里打听你的一些情况。」
  「那是妞告诉她的?」表姐的话让我放弃了任何抵抗,现在的局面最好是先了解一下事情到底坏到那一步,才好做补救措施,事情肯定需要表姐施以援手,要是再强言狡辩惹恼了表姐,那就更加麻烦。

  「没有,妞怎么会说?薛琴本来只想打听一下你都喜欢吃什么,喜欢玩什么,妞一个劲地还夸你好呢,不过话说多了,漏口风还是有的。」表姐看到我一脸阴沉的样子,又接着说:「都怪我一时口快,给你说了这些,你不许怪她们两个,薛琴是喜欢你才去打听你呢,换了别人谁有这心思啊?妞还小,说话怎么可能注意到那么多?」

  表姐真是一个好心肠,这会还在替她们说话,她的话也有道理,这时候责怪谁还有什么意义?亡羊补牢,关键在于补牢,而不是杀羊。

  「怕?做的时候怎么不怕?」表姐抢白了我一句,看着我担心的样子,说:「放心吧,薛琴就给我讲过,要我帮着拿主意呢。嘻嘻,也是我不好,是我出的主意,要她去买东西和向表姐轻松的表情让我放心了一大半,这个事只要到了表姐那里,她肯定会处理得比我想像的更好。

  「那妞……那薛琴……那薛琴还愿不愿意开亲啊?」我大脑神经还没有从发岔中恢复过来,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

  「怪了,人家早就知道这些,还跟你相亲,还和你摸摸抱抱,你说愿不愿意啦?真是个猪咧!」我明白了,薛琴知道这些以后给表姐讲了,肯定是表姐在中间做了大量的文章才有今天这个局面,这中间的辛苦劳累自不待多说,我就是问,表姐也肯定只会轻描淡写地说上两句,想到这,我由衷地只说了一句:「姐,谢谢你。」「哎哟,谢什么?你当姐是外人啦,真是的。」表姐白了我一眼,并不以为然。

  「姐,你先听错我的意思了。」我的思路慢慢开始转入正常了:「我是说等天凉快一点再开亲,再说,我还想要姐帮我看个好日子呢。」

  「对对对,这才象话,」表姐听到我这话远远比听到我说谢谢要显得高兴:「别的你就不要管了,我安排好了你去个人就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