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又淫荡的女同事思琪

发布日期:2018-06-08  来源:


  这是一间小单人间,之前女友一过来,我们就要去开宾馆,着实浪费,后面就租了一个小单间。一个月200元,非常的合算,当然内部装修也是十分简单,只有一张床和一个小桌子。

  搬出去后,我就没有单独去思琦的宿舍,这样不太合适,在工作上我们还是一样配合得很愉快。

  不过这几天,我发现她有些心不再焉,我想可能是来大姨妈了吧,女性在职场上的发挥的确是会不太稳定。

  「小张,你们组的工程造价单发到我的邮箱了没?」项目经理火急火燎问道。

  「昨晚已经发过去了,你查看一下。」我站起来回答道,看了陈思绮一眼,这其中有她工作的一部分,而此时她有些走神的没有起来回应。

  这让我感觉不太妙,连忙打开电脑,开始对数据逐一的核对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表格中,只要是陈思绮经手的,我一条一条的重新计算,算到后面我开始冒汗了起来。

  陈思琦的计算中,失误了三条,这在造价员中的错误比率是极为恐怖的。

  金额相关上千万!!!,我快速的校对着,全部做完后迅速拷到了U盘。向项目经理的办公室冲了过去。

  「经理!邮件发到集团OA了吗?」我焦急的问道。

  「已经发出去了,怎么了?」他有些奇怪的看着我,我向来做事是谨慎又识大体,此时却是反常的很慌张。

  「发出去了!怎么办,对了,可以撤回!」焦急中的我心绪快速转动着,想到集团OA中只要对方还没有打开邮件,是可以撤回重新编辑的。

  「经理,你快把邮件撤回一下,刚才我重新校对了一遍,发现表格有计算出错,快撤回来!」我心跳呯呯的跳动着,焦急的说道。

  「啊!在哪里点,怎么操作?」经理听我一说,也是一惊,这种事故一上报到集团,他也是有连带责任,也有些惊慌的点着鼠标,却是不知怎么操作。

  我连忙拉他起来,熟练的操作着OA,将邮件撤回到本地。打开U盘上,将正确的数据放进去,重新发送了过去。

  此时,经理的手机响了起来,他连忙拿起手机后接听。我在一旁听到后更是庆幸不已。

  「什么情况,你们的工程邮件怎么还没报送上来。」集团的负责人质问道。

  「啊,许哥,我刚刚发送出去了,你刷新一下,再看看。」经理流着汗连忙答道。

  「哦,看到了,下次要准时提交啊!」集团的负责人教训了一翻后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我们俩都松了一口气,想到要是发送错误的数据,而经理又没有校对,对集团造成巨额损失,那都是我们承但不起的。

  松口气后,我又连忙站起来,诚恳又郑重的道歉着,想着陈思琦那失神的模样,估计的有什么事情困扰着,我将她的失误揽在了身上。

  半个小时后,公司召开项目会议,对于此事故进行通报批评,鉴于我的及时挽救,没有上报到集团,只作为公司事故处理。

  加上我平时的表现不错,扣除了我年度奖金,并且我在会上作了深刻的检讨,此事才作罢。

  在会上,陈思琦终于回过了神,也开始流起了冷汗,并且几次想站起来承认错误,我连忙对她眨眼睛。

  下班后,陈思琦流着眼泪,一直跟在我身后,我牵起电动车轻声跟她说道:

  「上来吧,我请你吃饭!」

  「对不起,建彬,那是我的失误,你怎么可以都揽中身上。」她急忙说道,并对我表示深深的歉意。

  「先不说了,先吃饭,等会我们再慢慢的聊。」我霸气的说道,载着她往旁边的小炒店开去。

  在吃饭过程中,她又是给我盛饭,又是倒汤,一脸诚恳又有些愧疚般,仿佛不作点事情她无法释怀。

  「这没什么事,你一个女孩子比较不容易,我毕业后是要回老家发展的,你之前说你想在公司好好发展,这事你要是承认了,那不是给你的职业生涯抹上污点。」我若无其事的说着。

  此时我展现出了我的大男子主义,在弱小的女子面前,我真的于心不忍,揽在我身上责任也会是最轻的。

  在这过程中我跟她讲了很多,包括我的理想,我回到老家后要做什么。她也慢慢的放开了心结,跟我谈起了心事。

  「我们喝点酒吧,最近我心情不太好。」陈思琦突然说道。

  「嗯,好吧,我们带点烧烤去河边走走。」我也有点好奇她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将车锁在的店旁,带着她向旁边的河道走去。

  坐在河道边的石椅上,我打开一罐啤酒递给她,问道:「你最近怎么了,感觉心不在焉的样子。」

  「我失恋了……」陈思琦猛灌了一口啤酒后,手指握着瓶罐轻轻摇摆着,有些落寞的回答道。

  我有些无语了,之前我很维护她的情绪,因为看她之前的表现比较大的可能是家里出了什么事,结果只是失恋,这至于吗?

  当然,身为一个合格的倾听者,我适宜的问道:「怎么分手的?」「他说不合适,呜呜……」陈思琦突然放声哭了起来。

  原本我们还坐得比较远,见她这样我只好坐到她的旁边,递给了她一个宽厚的肩膀。

  她埋在我的肩膀上哭了许久,我除了递纸巾并没有多说什么。

  渐渐的她慢慢收住的哭声,抬起了头轻声道:「谢谢……对不起。」「没事,说说你们的故事吧。」我又递给了她一包纸巾问道。

  思琦又喝了口啤酒,开始慢慢的说起了她和男友的故事。

  原来思琦的男友是个单亲家庭,从小就失去了父亲,跟他妈妈相依为命。她和男友相爱了几年了,一开始知道是单亲家庭时,她也没有拒绝,她自信的以为自己可以处理好这些关系,并且给男友足够的爱。

  男友毕业后通过关系进了他父亲以前的电力公司,而他母亲很想让他娶个公务员,或者是电力公司的员工。

  在他们恋爱中,男友的妈妈还在给他相亲,而她男友不管是什么事都听他妈妈的话,悲剧就这样开始了。

  她的性格被男友的母亲慢慢的磨平了,她也都迁就着,以为这样就没有事了,没想到最近男友妈妈给他相亲了个公务员,他妈妈很满意,就逼着他结婚,他们就这样分手了。

  「你知道吗?母亲节的时候,我把我所有存起来的积蓄给他妈妈买了高档化妆品和金戒指还被她嫌弃。」

  「反正她就是看我不顺眼,事事都跟我针对,她最后还回礼了,你看看,就是这个。」陈思琦张开了手掌,透出了有些生锈的白银戒指。

  「她可以不回礼啊,送她东西这作为晚辈也是应该的,她回了个几块钱的戒指是什么意思,我不戴着她还不高兴。」陈思琦有些气愤的说道。

  很高之前我就发现了她戴的戒指,以为是外婆之类的老人家给她的,所以虽然旧还是爱惜的戴着,没想到还会有这档事。

  「如果这样的话你应该高兴,你男友,不!是前男友,那种是愚孝!」我认真的给她分析了起来,并且举例了一些如果他们继续在一起,可以预见的会发生的事情。

  作为一个合格的男人,在老婆和老妈之间要会作平衡,而不是绝对的倾向一边。

  至少在长辈面前可以批评老婆,最事后要跟双方都多作心事工作,并且安慰一翻。

  在聊天中,我们一人喝了两瓶啤酒,并且最后边走边聊了起来。

  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情商比较高的人,而且感情经历也比较丰富,我跟她说起了我女朋友跟我的妈妈发生矛盾的时候,我是怎么处理的。

  同时也站在她的位子上,教她如果遇到了这类事情,她应该怎么处理。

  「来,我们干杯,你跟这种愚孝的前男友分手了,这是个值得庆祝的事情。」在昏暗的路灯下,我举于罐装啤酒道。

  「对!被你说了一下,我都觉得很害怕。早知道早点跟你聊一下,我也不用伤心这么久,干了!」陈思琦有点摇晃的抬起小手,扬起头就喝光了啤酒。

  「来,扔到这垃圾桶上,让我们跟过去说再见!」我带着她走到垃圾桶边,用力的将喝光的酒罐往垃圾桶扔去,发出了「哐啷」的声音。

  「好,再见!」她用力的扔了进去后,我们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皎洁的月光洒在静谧的小道上,细细的长坡旁边的路灯,将我们的倒影拉得很长。



  陈思琦走在前面,紧实的牛仔裤包裹着她那丰满的翘臀,晚风将她的秀发高高扬起,我跟在后面闻着她的香水味,心中竟然有些激荡。

  我不由自主的跟了上去,双手从后面抱住她的腰间,头埋在她的脖颈贪婪的吸着她的香气。

  她被我抱住后,身体一僵,之后慢慢的放松了起来,转过身将我紧紧的抱住,并喃喃的说道:「是你先抱我的……」

  她胸前丰满的乳房,紧紧的贴在我宽阔的胸膛上,我手臂在她牛仔裤包裹的臀部抚摸着,探出舌头在她的小嘴上深深的亲吻了起来。

  俩人的口中都飘着淡淡的酒气,都仿佛是没有喝够吧,互相贪婪的吸吮着。

  我的手慢慢的往她的胸前探去,隔着胸罩在她惊人尺寸的乳房上揉捏着。下体高耸的帐篷顶在她的裤子上,让她的身体有些发软。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心跳,「扑通、扑通……」急剧的跳动着。世界都突然安静了,只传来我和她舌头互相吸吮的声音,和相互的喘气声。

  我的欲火渐渐的被点燃,感觉都想找个旁边的草地,策马奔腾了。

  一个不合时宜的老人跑步从旁边经过,还故意干咳了一声,将我和她惊醒。

  我有些脸红的拉起我的手,向小道中跑去。我带着她走到了我和女友的爱巢,邀请她上去坐坐,她没有拒绝。

  进了房间,打开昏暗的灯光,放眼望去只有一张床。我很自然的拉着她坐在了床边,并且按起了旁边的音箱。

  廉价的小音箱里循环播放着一首我喜欢的英文歌《Just One Last Dance》

  Just one last dance…oh baby…just one last dance最后一曲 哦 亲爱的 最后一曲

  We meet in the night in the Spanish café那个夜晚 我们在西班牙咖啡馆相遇

  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望着你的双眸 心有千言竟无语

  It feels like I"m drowning in salty water泪水已令我尽陷沉溺

  在这悠美的音乐中,我再次抱住了她,双舌再次交汇,互相探索着。

  我轻柔的脱掉了她的小外套,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衬衣,轻轻一拉,早就被绷得紧紧的胸前扣子应声而落,春光窄泄的胸口,映入眼中的是那深深的乳沟,饱满高耸的乳房微微起伏,那诱人的胸罩已经向我招手:「快来脱下我吧。」我的双手向她的后背伸去,她连忙退出香舌,轻声道:「不要!」并用那柔软无力的手拉住了我。

  我将她的手重新放到了我的脖子上,并用舌头再次堵住了她的小嘴,快速的解开了胸罩。

  思琦那超大的乳房坚实的竖立着,我将她上身的衣物都褪去,并快速的脱掉了我的上衣,慢慢的将她放倒在床上。

  我侧躺在她的身边,一支腿在她的牛仔裤上磨蹭着,一支手在落在了她那高耸的乳房上。

  思琦的乳房形状饱满柔美,白嫩细滑的乳肤如玉般晶莹剔透,一对淡淡的粉红乳晕上嫩嫩地挺立着两粒小如豌豆的嫣红乳头,我的手在这眼馋已久的乳房上揉捏着。

  我的舌头慢慢的脱离了她的小嘴,在她的耳垂上亲吻了起来,并时不时的吹成气息,她闭着眼睛,小嘴里发出了丝丝的呻吟声。

  舌头慢慢的往下,抚过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在她的脖颈上又吸又舔,这让她的气息开始慢慢的变得厚重。

  那高耸挺立的乳房也慢慢的落入我的口中。我开始从乳根、乳侧开始慢慢按揉、舔弄,接着扫舔乳晕,就是不碰她的乳头,最多只用鼻息吹逗几下,等到思琦难耐的扭动身体有些颤抖时,我才出其不意地一下狠狠吸住小乳头。

  只听她「啊……」的一声,像是抽搐般轻抖了一下。

  那醉人的呻吟声,给了我莫大的鼓励,我接着用双唇夹弄,用舌尖舔逗,或者使劲把乳头往嘴里吸一下,再抿紧嘴唇把它吐出来……两边乳房互相交替轮换着,她的呻吟声也开始变得急促,穿着牛仔裤的双腿也频繁的摩擦着。

  看着她温顺的让我玩弄着巨乳,想到等下可以将肉棒夹在这两团丰满的乳房上作着乳交,我全身的热气直往下体涌去。

  我急促的脱掉了我的长裤,想到等下可以将肉棒在美女同事的双乳上驰骋,高涨的肉棒竟然精关失守了。

  早泄了!!!

  「卧槽!尼玛的,小兄弟不给面子。」此时我差点哭了出来。手在早泄后软绵绵的小弟弟上拨弄了几下,却是毫无起色。

  我只能继续在她身上亲吻着,拖一下时间,想着更刺激的场景应该可以快速的让小兄弟起死回生。

  我缓缓解开她牛仔裤上的铜扣,边亲吻着边褪下她的牛仔裤,她紧拉的小手再次被我放到一边。

  我没有急着脱掉她的内裤,脱掉此时也没有用啊,我有些无奈的在她腿间亲吻,吸吮着。

  在之后的十几分钟里,我用舌头亲吻了她的每一寸肌肤,双乳、小腹、大腿、小腿上沾满了我的唾液,浸吮着她的全身。

  陈思琦从来没享受过如此温柔的待遇,前男友都是一脱衣服,直接提枪上马,让她并没有多少快感。

  而此时全身都被人这样亲吻的,让她全身的热气都散发了出来,隐藏已久的欲望开始侵蚀着她的身体,下体早已湿润,并且打湿着她的内裤,她有些难受的磨蹭着双腿。

  此时,她竟然很想要,很希望身上的男人快点将那讨厌的内裤脱去,将她偷窥过的粗壮男根插进她的体内。

  思琦全身扭动着,我仿佛知道了她的想法,终于将手落在了她的内裤上,将那满是淫液的内裤脱了下来,手掌在她的下体上一探,经过将近二十分钟的酝酿,她的下体都已经泛滥成灾了。

  我舌头再次探去,含住了她的阴唇,咸咸的味道让我有点哭笑不得。我都没有对女友这样口交过,主要是现在要刺激啊。

  我的舌头探进了她那一张一合的阴唇中,轻轻的舔弄着,她的呻吟声变得很急促,很高昂。

  谢天谢地的是,此时我的小兄弟终于觉醒了,仿佛是感受到了母体的呼唤,开始慢慢的变硬了起来。

  我急忙脱下内裤,用内裤擦掉刚才早泄的精液。我侧身手探到床头到处找安全套,思琦已经感受到我滚烫的男根抵在了她的大腿上,轻声跟我说道:「这段是安全期!」

  我发誓,这是我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

  我急忙回到入口,肉棒轻抬,龟头拨开两边的阴唇,终于触摸到了温暖的肉壁,我和思琦同时发出了满足的呻吟声。

  肉棒插到底后,慢慢的抽插了起来,我紧紧的抱住了她,让她的双乳紧贴着我。

  思琦此时也是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因为她终于得到充实的感觉,下体将男根夹得紧紧的。

  身上的男人边捏弄着她的大乳房,边狠命地抽插她的小穴,她兴奋得用双手将那健壮的腰部缠抱着,丰盈的翘臀不停上下扭动迎合着他的抽插,并且「嗯嗯呀呀」呻吟不已,享受着肉棒的滋润。

  我听着她那满足的呻吟声,淫兴大发地更加用力顶送,直把她的穴心顶得阵阵酥痒,快感传遍四肢百骸,如此的舒服和强烈的快感是思琦从未享受过的。

  她觉得此时她已经成了荡妇,她将丰满的翘臀向上挺着,滑润的淫水更使得双方的性器美妙地吻合为一体,尽情享受着性爱的欢愉。

  「啊……好舒服……」

  「天啊……啊……要上天了……」她高昂的叫喊着。

  我把我的肉棒继续不停的上下抽送起来,直抽直入。她的屁股上逢下迎的配合着我的动作,淫水如缺堤的河水,不断的从她的阴道深处涌出,我的龟头感受到急剧冲刷的淫水,连忙退出来看个究竟。

  在没有了阻挡后,她弓起了弯,长长的「啊……」的呻吟了起来,竟然吹潮了。

  床单被快速的浸湿着,我有点目瞪口呆,这比我早泄还惊讶,吹潮不是A片里用特技来骗人的吗?

  没想到我竟然可以将思琦干到吹潮,看着她陶醉的样子,再次将肉棒插了进去,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比你前男友厉害!」「嗯,建彬,你最厉害了,好舒服!」她挺着身满足的亲吻了我一下又道:

  「我从来没有高潮过,没想到这么舒服。」她的话让我极为满意,更是豪性大发。

  「我要在上面,抱我起来。」思琦此时只想再次享受那种快感。


  我抬起手揉捏着她那两颗上窜下跳,不断抖动的丰满乳房,在她坐下去的时候,也配合的抬起臀部一挺一挺地向上顶着。

  「好舒服……哦、哦……好过瘾啊……啊、啊……快、快往上顶……顶深点……」

  她兴奋得淫声浪语的乱叫着,翘臀上下的套动着,愈叫愈大声、愈套愈快、愈坐愈猛,我也慢慢的坐了起来。

  她的双手紧搂着我的背部,用饱满柔软的乳房紧贴着我的胸部以增加触觉上的享受,此时的思琦像发狂似的套动,还不时旋转那丰满的翘臀以使小穴内的嫩肉磨着大龟头,骚浪到了极点,淫水如溪流不断流出,小穴口两片阴唇紧紧的含着我巨大的肉棒且配合得天衣无缝!

  她愈扭愈快、臻首猛摇,乌亮的秀发随着她摇晃的头左右飞扬,粉脸绯红、香汗淋淋媚眼紧闭、娇嫩的双唇一张一合的发出满足的呻吟,此时她已置身于欲仙欲死的境界。

  「啊……好老公……好舒服……唉呀……忍不住了……啊……啊……我要……要丢了……」

  思琦只觉骨酥体软,舒服得淫水如泄洪般流出,我这时也快达到高潮,急忙一个大翻身将她压在床上,再把肉棒插入她小穴狠命抽插着。

  「啊……好厉害……我要……」

  「思琦,你好棒,我要射了……」我背脊一酸、龟头一阵麻痒,大量滚烫的浓精直喷而出。

  她被我的浓精一射,如登仙境般舒服的大叫着:「喔、喔……我……你烫得我好爽啊……好、好舒服呀……」

  两股淫水及阳精在小穴里冲击着、激荡着,俩人都已达到热情的极限、情欲的高潮,我们两手相拥着、脸颊相贴着、双腿相缠着、微闭双目静静的享受那高潮后尚激荡在体内的激情韵味,又亲又吻。

  这种背着女友偷情的感觉实在是太让人沉迷了,而她的表现又是那样的让人满意。

  男人最喜欢的就是在厅堂是淑女,在床上是荡妇。

  女友在床上也是很文静,而思琦让我体会到了不一样的感觉。我满意的抱着她,静静着听着这首循环了几十遍的歌曲。

  而此时的思琦像是刚享房事的小女人,翻身用乳房贴着我道:「我还要!」我哭丧着脸道:「啊?!」

  「我要!」是男人最想听的,而「我还要!」这是最要命的。

  她听到我的哀嚎声后「咯咯」的笑了起来,那傲人的双乳直挺动着。

  我坐了起来,指了指那柔软的肉棒,这可是泄了两次的小兄弟啊,对她说道:

  「你试试。」

  「真的?」她眨了眨眼,见我点头后不服气的拨弄了起来。

  她趴在我的跨下,不由分说的抓起我软绵绵的肉棒,张嘴含住,吮吸起来,舌头在龟头上舔动,将残留的精液卷入口中。

  我用左手撩起她散乱的头发,望着娇美的女同事把自己的肉棒含在嘴里吸吮。

  美丽的牙齿,嘴里的温度,舌头缠绕的感觉,陶醉的表情,散乱的头发,扭动的腰肢,这别样的性感模样,女友从未给我口交过,而此时思琦却能这样对我做着,这让我激动异常。

  此时我的肉棒还是很疲软,她却是整根含进了嘴里,用力的吸吮着,仿佛这吸力可以将肉棒拔高一般。

  她耐心而又热烈地吮吸着我那疲软的肉棒,舌头在龟头附近来回舔动。透明的润滑液不断地从龟头马眼里渗出,她的吮的声音很大,啧啧的声音充斥整个房间。

  功夫不负有心人,小兄弟终于再次觉醒了,她得意的抬头看着我,右手紧紧地握住肉棒的根部,同时用力来回套弄,配合着嘴巴的动作,眼神又是直勾勾的看着我,给了我强烈的刺激,我的热血也再次被勾起,下体坚硬如铁。

  我见她趴着有点累,就站在了床上,让她跪在我的跨间,想起她那傲人的双乳,和我那期待已久的想法,我脱口而出的说道:「帮我乳交吧」她将我的肉棒从嘴里吐了出来,娇嗔道:「讨厌!」但她并没有拒绝,两支玉手抓起她两只大奶子夹起了我的肉棒。

  「是这样吗?舒服吗?」

  「太舒服了,思琦的大乳房我最喜欢了!」

  我半蹲着让她丰满的奶子完全包住了肉棒,在她夹紧的乳房上开始使劲地抽插起来,思琦还时不时的低下头舔着我的龟头,这让我都要醉了。

  在双重夹击下,我差点就忍不住射在她那雪白的大乳房上。

  「可以了。」我可不想真射了后,她又说还要,爽了几下后连忙喊停。

  思琦听话地用双乳放开我的肉棒,想起她偷窥我和女友的做爱姿势,对我说道:「我要趴着。」

  她起身下床,走到了桌子旁边,用手扶着桌子,背对我,把屁股高高蹶起,湿淋淋的阴部仿佛在召唤我的大肉棒。

  我把昂然挺立的肉棒,对准她的小穴口,「噗」地一声插了进去。

  「嗷哦- 」

  她的身子被我顶得往前一跌,堪堪的站稳了脚。我双手抓着她那两瓣丰满结实的臀肉,一面耸腰用力地插着她的蜜穴。

  这个姿势下,她呻吟得更为大声,我都有点害怕邻居报警,对她说到:「你小声一点!」

  「小声不了,啊……用力……」

  她不停地发出浪叫,我渐渐加快了速度,她也有节奏地迎合着每一下撞击,屁股时不时的猛烈地向后挺动,一双大乳前后地晃动,场面十分的淫靡。

  这样十几分钟后,再次将她送上了高潮,我拔起肉棒看她吹潮后,她竟然直接瘫坐在了床沿边。

  「别啊……我快射了。」我急道。

  「不行了,受不了了。」她连忙摆手道。

  「张开嘴!」我不由分说的霸气道。

  我提起快要射精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小嘴里,我紧地抓住了她的头,用力挺动屁股。


  「啊!不行了,思琦,我要射出来了!……喔……射出来……了……」我急促道。

  她听到后,回过神的睁大了那迷人的双眼,直勾勾的看着我,仿佛在说「不要!」

  而此时我哪管这些,在她的嘴里冲刺几次,精关一松,肉棒就开始射精了。

  炽热的精液顿时如同山洪爆发般汹涌而出,直射入她的嘴里。

  思琦仿佛是认命般的吞咽起了我射出的精液,我的肉棒不住地痉挛着,精液一发接一发的狂射,射得很凶猛,但这是第三次射精了,每次的量并没有太多。

  这让思琦好受了一点,当我的肉棒退出去后,她站起来用小嘴堵住了我的嘴,我有些抗拒,但又没有拒绝的跟她热烈的亲吻了起来。

  这是我在书上看到的道理,说当女性给男性口交后,男性千万别不敢亲吻,而是要主动又热烈的亲吻,这样才能从心灵上消除女方心理上的不适,下次才愿意再次口交。

  躺在床上,我们都有些脱力,满意的盖上床子,相拥裸睡了起来。

  几周后,我的实习期结果了,也准备到学校办毕业手续了,那天晚上,公司开了晚会,让大家都去表演。

  这一期我们实习生的质量都很高,在配合过程中也都很让公司满意,公司挽留我们毕业后继续来上班。

  我婉拒了公司的心意,并且说明了想回老家发展的想法,而陈思琦答应了公司的邀请,到时继续会回到公司上班。

  公司告别晚会上,我带着吉它上去清唱《张震岳 -再见》,我没有用伴奏,那时因为那伴奏的鼓点会让人异常沉重。

  我右手用拨片弹动着琴弦,眼神看着台下穿着红色长裙的思琦,缓缓的唱了起来:

  我怕我没有机会

  跟你说一声再见

  因为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明天我要离开

  熟悉的地方和你

  要分离

  我眼泪就掉下去

  我会牢牢记住你的脸

  我会珍惜你给的思念

  这些日子在我心中永远都不会抹去

  我不能答应你

  我是否会再回来

  不回头

  不回头的走下去

  我深情而又绝然的望着台下的思琦,我的眼神让她有些绝望,她说要当我女友,而那时我女朋友已经意外怀孕了,就是在她偷窥的那场。

  我表示不会跟现任女朋友分手后,她含着泪说会等我,我也拒绝了。

  我唱完后走下去,陈思琦也上去唱了首歌,音响中传来的伴奏,让我是一顿,静静的看着她的眼睛,仿佛是在看皎洁的明月。

  她的英文咬字很准,高音也都能唱得上去,场下传来阵阵喝彩,唯独我没有鼓掌,因为我深深的了解这首歌,是在我们偷情时循环播放的背景音乐。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司法单位的美女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