泄到妈妈身子里

发布日期:2018-04-29  来源:

张扬是XX高中3年级的学生,平常没事就鬼混闲晃,无所事事。今天一如往常的8:30才潇洒的走进教室。
  第一节课的数学老师没好气的说:「迟到王,请赶快坐好。」张扬根本懒的去理那个年近50又不得人缘的老家伙。
  「晚上别太操喔!」有人喊着,顿时全班一阵哄堂大笑。那个起哄的人叫吴炳坤,是张扬的死党兼换帖。
  张扬笑着“青”了他一眼,然後坐了下来。
  「哼!浪费国家资源。」一声轻蔑的话钻进张扬的耳朵。
  张扬也装做没听到,因为他知道会这样骂他的除了坐在他後面的叶舒雅之外,没别人了。
  叶舒雅身高167,虽然称不上大美女,瓜子脸绑上小马尾,也算颇有姿色。36B的双峰倒是很想让人摸上一摸,修长白皙的双腿则是让人慾火上升,想入非非。
  由於张扬身高181,又坐在叶舒雅前面,经常挡住她的视线。叶舒雅想跟张扬换座位,张扬不肯,几次沟通不成,梁子就结下了。
  数学老师在台上讲的口沫横飞,张扬却一句也听不进去,脑中尽是昨晚姐姐跟男人欢愉的情景。
  张扬家里是作出口贸易生意的,住在一栋洋房里,家境算是富裕。家中成员除了爸爸张远、妈妈王秀琪跟姐姐张柔之外,还请了一个30多岁的女佣。因为张扬的父母一个经常跑国外,另一个则要忙於公司业务,所以请了个女佣来照料他们姊弟的生活,他们姊弟都喊她赵姨。
  昨晚,由於张扬的父母还在国外谈生意,而赵姨打理好家务後便回家了,至於念大学的姐姐张柔又经常彻夜不归,张扬一个人看完电视,约11点就想睡觉了。张扬刚躺下去还没睡着,听到楼下有开门的声音,心想:「大概是姐姐回来了。」心中也不以为意,继续睡他的大头觉。过了一会儿,听到有两个脚步声上楼而来。
  「喂!走路小声一点!」他认得那是姐姐的声音。
  接着一个低沈的男声说:「你待会小声点才对!」接着张扬听到轻微的嬉笑声,然後是关门的声音。
  张扬听到这里反而精神又来了,心想:「姐姐居然敢带男人回来!」关於性方面的知识,张扬都是由漫画及录影带所获得的,从来没看过“真人演出”的他当然要好好的瞧瞧。张扬蹑手蹑脚的走到姊姊房间门前,连气也不敢喘一口,只觉的脸越来越烫,心跳越来越快,而小弟弟早已挺直发胀。
  只听姊姊娇嗔道:「唉呦!别那麽急嘛……」
  那男的说道:「那是谁在车上就想要的啊?」
  对话声中夹杂着脱衣服的声音。
  「你先别……唔……唔……」张柔的嘴好像被什麽给堵住了,过了几秒……「别什麽啊!下面都那麽湿了,你这骚货!」「别这样看嘛……」听了这些对话,张扬的慾火烧的更旺了。由於张柔的房间对内没有窗户,张扬也无法爬到姐姐二楼外的窗户偷看,要偷看的话非开门不可。张扬知道姊姊的床是在房间的另一边,如果只是开一个小缝,应该不会被发现。张扬没发出任何声响轻轻转动门把,然後往门缝里头望去,顿时一出活春宫映入眼帘。
  一个皮肤黝黑的男人和赤裸的姊姊正以69姿势互相舔着对方的性器,张柔贪婪的握着男人粗大的阳具,一下吸吮一下轻咬,而随着下体被舔舐的刺激,不断的扭动着丰臀,雪白的双峰同时摩擦着男人的小腹。
  那男子打开张柔的双腿,也用舌头探索着张柔的三角地带。张柔两片粉红的阴唇,旁边分布着稀疏的阴毛,淫水随着那男子的逗弄而流出进而沾湿了阴毛。
  那男子先是来回的舔着粉红的阴唇,然後不时用中指挖弄着张柔的阴核,搞得张柔春情大发。一波波的电流由阴核刺激着张柔,使的张柔更是不断的摇动雪白的大屁股。
  「啊……啊……亲哥哥太会弄了……要死了……」张柔一面套弄着肉棒,一面享受着下体的快感。
  「喔……还有得你瞧的……」
  那男子爬了起来,将张柔呈“大”字形的摆在床上,然後双手抓向她坚挺的乳房,还不时吸吮着像樱桃的乳尖,而火红的肉棒却在张柔阴道口微微顶着,却不插入。张柔被他这麽一搞,只觉的全身麻酸,小穴奇痒无比,哀叫道:
  「好哥哥……亲丈夫……我……我要大肉棒……」那男子用双唇堵住了张柔的樱桃小口,张柔也迫不及待的伸出舌头和他黏在一起,唾液的交换更使的张柔情慾高张,被肉棒顶住的私处流出了阵阵淫水。张柔受不了那男人的挑逗,被堵住的嘴发出了呻吟的浪叫,拼命扭动屁股想含进粗大的肉棒。
  那男人见时机成熟,将张柔左脚胎起放在肩上,肉棒对准花瓣中间,一口气插了进去。
  「嗯……好大……」张柔秀眉微蹙淫叫道。
  那男子继续缓缓的对着张柔的花瓣做活塞运动,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
  「喔……鸡巴哥哥好会插喔……美死了……啊……啊……」在门外的张扬看的口乾舌燥,右手伸进内裤里套弄着大肉棒,和那男子一同享受奸淫姊姊的快感。
  忽然张扬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由於张扬的房门没关,电话响的很大声,张扬深怕被发现,逃命似的跑回房间去接电话,原来是吴炳坤打来的……想到这里,张扬心中真是干到极点,一通只是要借电脑游戏的电话,把一出火辣香艳春宫秀给打断了。讲完电话,张扬说什麽也不敢再回去偷看,只好悻悻然的睡了。
  ……
  当天中午休息时间,张扬正想睡个午觉,忽然吴炳坤像个幽灵的到他耳边轻声问:「喂!昨晚你在干嘛?」张扬一怔,回答道:「没……没干嘛。你问这个做啥?」「嘿嘿……你瞒不了我的,昨天讲电话时气喘嘘嘘,还有点发抖,今天一整个上午又魂不守舍的,你在做啥好事啊?」吴炳坤奸笑道。
  张扬知道瞒他不过,只好说:「你现在先让我睡个觉,放学我再跟你说。」老姐带男人回家做爱,张扬是一万个不愿意说,但又想不出什麽别的理由来搪塞比鬼还精吴炳坤,两人放学一起走路回家时,张扬只好照实说了,只是略去自己开门偷看那一段。
  「你怎麽不开门啊?用听的也让你那麽兴奋吗?」吴炳坤责怪道。
  张扬“青”他一眼,说:「那是你姐?还是我姐?」「喔——抱歉!我太投入了。」吴炳坤陪笑道。
  两人一路上继续扯些有的没的,一直到张扬要去搭公车才结束。
  在公车上,张扬脑中想的还是昨晚的事,浑然不知平日自己对於温柔婉约又美丽的姊姊的尊重,在他心中已悄悄产生了变化。
  回到家的张扬,面对赵姨煮的丰盛晚餐也没什麽胃口,直盯着皮肤姣好、驻颜有术的赵姨,心里只想把她压在地上搞个痛快。
  赵姨被张扬看的有点不好意思,脸红着说:「少爷,菜不好吃吗?」被赵姨这麽一问,张扬才从幻想回到现实,讪讪说道:「没……没有,菜……菜很好。」匆匆扒了几口饭,张扬便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
  张扬关上房门,只想找个东西消消火,随手拿了本“PLAYBOY”,便用手套弄着早已高翘的鸡巴。他弄的浑然忘我,对於外界的变化已经失去了知觉。
  忽然,“呀”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小扬!你看妈妈给你买的……」,下面的“礼物”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时间彷佛停止了,张扬和王秀琪四目相对约半分钟,空气好像凝结了一般。
  最後,王秀琪先开口了:「妈……去帮你放洗澡水。」,说完便关上门走了。
  张扬感觉好像一下从天堂掉到了到地狱,自己竟然被平常对自己疼爱有加的母亲看到自己的丑样,心中顿时百味杂陈,就算有再多的地洞让自己躲也没用了。张扬穿起裤子,将PLAYBOY丢在一旁,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过了多久,浴室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小扬,来洗澡啦!」张扬硬着头皮走到浴室,还好妈妈“自动”消失了,否则还有得糗的。
  进浴室前,张扬一瞥眼看到正在收拾碗筷的赵姨,心里喃喃咒骂:「真不知道请你来干麽的?老妈回来也不会叫一下。」他可不知道当他快活忘我之时,赵姨叫了好几次,张扬都不应声,临时回来的王秀琪才决定给他一个惊喜的,谁知……张扬随随便便洗了个澡,又跑到房间里“闭关”,跟平时总会缠着刚回国的妈妈说一些国外趣事的他截然不同。他端端正正的坐在书桌面前,拿了本地理课本放在面前,状似用功,其实耳朵还是一直注意房间外的动静。
  过了20几分钟,也没啥动静,张扬的心也比较平静了,看着桌子上的地理课本,反而认真的念了起来。张扬一口气念了5课,正觉得有点佩服自己,但一想到今晚的事又不由得暗暗发愁。
  这时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小扬!到我房里来,我有事要跟你说。」张扬心中只是暗暗叫苦:「该来还是来了。」张扬走到妈妈房门前,硬着头皮敲了敲门,王秀琪应到:「小扬吗?进来。」张扬一开门,映入眼里的景象让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顿时呆站着,一张嘴合不起来。
  只见王秀琪妩媚的侧躺在床上,穿着一袭半透明的粉红连身内衣,里面什麽也没穿,胴体的曲线一览无遗,丰满又坚挺的乳房透出中年女人的特有风味,平坦的小腹没有生育过後的痕迹,加上若隐若现的神秘地带,现在全都只有一纱之隔。
  张扬又揉揉眼睛,捏了一下脸颊,才确定这不是梦,接着,听到王秀琪亲切的说:「小扬你过来!」张扬只觉得这一切如梦似幻,迷迷糊糊的走了过去。
  王秀琪又说:「在我旁边坐下。」,张扬便在床沿旁坐了下来。
  张扬此时对於妈妈的一切看的更是清楚,挺立的大鸡巴胀的难受,双颊发红发烫,慾火早已燃烧了起来,如果现在前面的女人不是妈妈的话,张扬早就扑上去,大搞特搞了。
  张扬看着妈妈的双眼布满血丝,像一头饥饿的野兽,理性已到达崩溃边缘。王秀琪看着张扬,微微笑道:「有那方面的问题,可以直接来找妈妈呀!」说着右手便摸向张扬的跨下,左手则是抓着张扬的手来摸自己丰满的乳房。
  到这里,张扬的兽性完全决堤,他将柔弱的王秀琪扑倒在床上,嘴像雨点般的吻向王秀琪的脸和脖子,双手则是将性感睡衣拉了下来,恣意的抓着她白嫩丰满的乳房,或捏或揉,还不时的用指尖轻轻扭着那粉红的乳尖,下半身虽然还穿着牛仔裤,却也一直摩擦着王秀琪的下半身。
  王秀琪闭着眼睛享受亲生儿子带给自己的快感,虽然不像张远那样老练,但也别有一番风味。
  这样弄了一阵子,张扬只是急的说:「妈……我要……我要……」王秀琪忍不住噗嗤一笑,道:「小扬!你裤子都还没脱,看你急的……」张扬一听,急忙把裤子脱了下来,露出他高挺向天的大肉棒。王秀琪一看,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看来我这一生注定要给这父子俩给弄死了!」张扬打开王秀琪的大腿,只见两片肥厚的阴唇被浓密的阴毛覆盖住,粉红色的肉缝和阴毛早就因为淫水而湿透了。
  张扬虽然看了不少A片跟A书,但自己真枪实弹上场还是头一回,但不想在妈妈面前丢男人的脸和急着想插穴消火的心理,他便有样学样的挺着腰身,用大肉棒向王秀琪的肉缝中尖顶了过去,谁知才一碰到就滑了开来,张扬急忙再试一次,还是滑开了,张扬偷偷看到王秀琪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心里更急了。
  张扬正待再试,只觉一股温暖的感觉包住了自己的阴茎,原来是王秀琪用手轻轻握住了张扬的鸡巴,她温柔的问:
  「小扬!你这是第一次吗?」
  张扬害羞的点点头。
  王秀琪安慰张扬:「没关系,让妈妈来引导你。」王秀琪握着张扬的阳具到自己湿润的花瓣前,说:「来!慢慢用力插进来!」张扬於是慢慢的将火热的肉棒顶了进去,鸡巴才进去二分之一,只见王秀琪仰头重重的吁了口气,张扬急问:
  「妈!怎麽啦!?」
  「没事!亲儿子!继续……」
  王秀琪双颊晕红,只觉得下体一阵酥麻的感觉散布全身各处。一下子,张扬便全根没入了。
  他狡滑的问道:「妈!如何?舒服吗?」
  王秀琪只觉得整个洞口都被充满了,受到这刺激的影响,王秀琪的双峰好像爬满了小虫一般,又麻又痒。她双手不断的揉着雪白的乳房,指尖则挑逗着粉红的乳尖,然後摇动丰臀,一面娇嗔道:
  「死小子!还不快干你老妈!想急死我吗?」
  张扬看着发浪的妈妈竟然摆起架子,心中又好气又好笑,二话不说,摆动腰身便插了起来。
  王秀琪一边配合张扬的动作摇着白玉般的大屁股,使阳具能插到最深,一边淫叫:
  「啊……啊……亲儿子好会插穴啊……啊……再用力一点……啊……啊……小穴好美……干我……干我……」张扬每一下都重重的顶到深处,双手则握着王秀琪的双乳,不停的玩弄椒红的乳头。
  「骚货!要人干才爽,是吧?干死你这只母狗!」「对……啊……我是母狗!……要大鸡巴……」张扬毕竟是新手,插了50几下,就脸红气喘,越插越快……王秀琪知道这是泄精的前兆,虽然自己都还没高潮,但也不忍折磨刚破童子身的儿子。她双脚盘住张扬的腰,浪叫道:「泄到妈妈身子里吧!」张扬心里本来还担心射精到妈妈身体里的问题,结果听王秀琪这麽一叫,屁股一紧,阳精通通射入王秀琪子宫深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