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嫖妓的男人深恶痛绝

  是的,我对嫖妓的男人深恶痛绝。
  男人如果在外面有了一个不用钱搞定的情人,样貌都比小女子强,小女子虽然伤感,感觉年华老去,自己象一块用了多年的旧抹布,或者是隔了季的旧衣裳。“被屏蔽广告”要被处理了,躲在一个角落,沉默,反醒,也会落泪。但是至少不会有太多的愤怒,只是悲伤,爱情的不堪一击。但是嫖妓,实实在在的不能接受。即便前者心和身都不在我这里了,后者下半身在“八大胡同”,心还在家里?

  一个中年男同志曾在饭局上,满嘴喷垃圾“老婆让人厌,情人太麻烦,小姐最最好,玩了,甩三百。一走,了无痕。”他身边果然坐着一个衣着光鲜,血盆大口的妖娆女子。两人打情骂俏,全然不顾周边人的感受,可偏偏他的皆发之妻来了,两个女人扭成一团。无人相劝,冷眼旁观。只听的那小妮子骂着“你这个老不死的老女人,还不如一只鸡,做牛做马,得到什么了,我好夕也拿着钱了。”太尖刻了。原本是原配夫人问罪来人,结果却被一个妓女羞辱了一番。那女子之所以气焰嚣张,还不是因为那个中年同志对她宠幸有加。我边上的一个同事在我耳边嘀咕“干脆她老婆也做妓女算了。”我摇摇头,这饭吃的索然无味。

  一路上我都在想,那个被妓女抓破脸的女人。女人做到这份上真是悲剧。有些女孩子算是聪明,年纪轻轻奔了一个钱而去,什么感情,什么天长地久,白头到老,到了中年,有本事的没本事的,好色的本性都露出来了,因为有太多的男人想嫖妓,市场潜力太大,所以到处都可以看到做皮条生意的男人,他们手下有一些年轻或者残花败柳的少女及妇女,叫卖着用下半身赚钱。养活自己还有她们背后的男人们,一位女作家言“婚姻之中的女人与妓女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这话说的让人惊恐,只是可怜呀,多数的中国女性,并没有用婚姻做赌博,换取后半身的富足和美满,她们操劳一生,和男人一样承担着家里的老小开销,最后,老了老了,还不如一只叫卖的鸡……

  女人对男人嫖妓的态度
  在国外妓女也算是合法的服务行业,咱们旧中国不也有许多附庸风雅的文人墨客通常喜欢在什么春香院,醉红楼寻觅知音美人的。当然昔日的妓那是用“技艺”,今日的那全是在床笫之间了。妓女的性服务是职业的,能让男人舒服到肺里,且可以行为粗暴,觉得在妓女面前真正当了一回男人,妓女虽然偶尔也会遇到风声紧的时候,不过有些人女人赚得确实比较多,且不象我们这些职业女性还要交税。所以越来越多的女子的愿意用性换取钱,来得容易不容易我不知道,至少来钱快是真的。

  但是从另一层面,女孩子找老公,还是应该找年纪大一些的。因为女人容易老,生理上的。女人四十以后在性生活上,确实不如四十以前了,再过几前就是更前期。一直叫着男女平等,但是女人的悲哀是,她永远不可能和男人做到生理上的平等。
  男人对男人嫖妓总会多一份宽容,嫖妓无非是一种性的满足,还有一种刺激。想想希拉克这样的大人物都爱嫖妓,何况是普通小人物呢。脏就脏一点,爱滋性病,染上的也没有几人。谁不爽,我爽!有人讲究卫生,有人不讲究,如同知道公厕不干净,可急了还得去,现在不是有星级公厕吗?现在嫖妓,十几块的,几千元的不等,档次不一样,自然钱给的也不一样,嫖来嫖去,无非就是动物之间的那些事。色即是空?不过嫖妓的多数都是中年男人,想想一个二十多岁的帅哥嫖妓,到底你在玩妓女呢?还是妓女玩了你呢?

  女人们对男人嫖妓,态度不一,如果人老珠黄,加上没有经济能力,靠着这个男人,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过去了。如果个性独力,又有些刚烈,那肯定是地动山摇。还有的就是无话可说……
  “你的老公在你眼里,表现一惯良好,在家里是个好父亲,好爱人,在单位里是一个好领导好下属,忽然有一天,你从电视上看到他蹲在地上抱着头,边上还有一个几乎什么都不穿的女子,你是哭哭啼啼,骂他人面兽心,还是把电视和他一起扔到窗外或者原谅他,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同的女人,答案虽然不一样,但是本质上殊途同归……
  据说某位领导专爱收集妓女的内裤和卫生巾,我听之后毛骨悚然……
  嫖妓者的心理特征
  到底有那些理由会促使一个人去嫖妓呢?在环境因素上,有一些文献指出,移民风气较盛的国家或地区,或由于其它理由。家人必须分地而居,若是太长的时间未能见面,基本的性需求无法得到满足,就可能以买春的方式来得到满足。所以,那些所谓的“内在美“的人就要仔细考虑这方面的需求了!
  在社会文化因素上,有些民族对性的态度较为开放,例如,在巴西的嘉年华会中,性也是一种狂欢、助兴的方式,对大和民族来说,买春之旅似乎也是习以为常的生活方或次文化现象之一;但是,性病却是免不了的代价之一。


  想要组织所谓“炮兵团“的男士要小心了,因为在性病的防治工作中,不乏有一辈子规规矩矩,不知怎的,跟着人家去玩而“临老入花丛”,竟然一举“中大奖“的心酸实例。
  在个人因素方面,大概有下列的理由:
一、生意上的需求;

  二、好奇;

  三、为了娱乐;

  四、找刺激;

  五、满足性需求;

  六、补偿不满意的婚姻性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