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四章

  「同学们,接下来的几天雷阵雨还会持续,大家回家的时候小心一些,还有一件事,就是因为天气原因,体育课就要停一段时间了,好了,放学,大家周末愉快,记得要做作业啊!」

  在我们一阵叹息声中迎来了周末,雨势已经变小,姐姐又不知道去哪去了,我只有独自一人回家。借着路上昏暗的灯光,我能够看见路上那些带着青春节奏的少女们,气温下降后丝袜美腿又大面积的出现了。

  一回到家里我就看见鞋柜上放着的那双被雨水沁湿的白色帆布鞋,还有就是塞在帆布鞋里的那双白色棉袜。白色帆布鞋的边缘上还沾染了些许泥土,我记得姐姐今天穿的就是这双帆布鞋,看样子应该是姐姐刚才回家时才换下的。

  浴室里传来流水声,姐姐的声音也伴随着传了出来:「你没被雨水打湿吧?」
  「没有啊,我走路一向很稳当的,可不像你!」我的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姐姐的那双帆布鞋,小弟弟已经在内裤里进行艰难的抗争了。

  「哎呦喂,你胆子越来越大了!今天你姐姐我没看见地上的那水坑,直接一脚就踩下去了,如果穿的是高跟靴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姐姐一直在里面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坐在沙发上应付着她,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鞋柜边的那双帆布鞋,思前想后下我还是慢慢地挪到了鞋柜边,我知道姐姐一般洗澡至少半个小时,这段时间已经足够我做些什么了。

  慢慢地蹲在姐姐的帆布鞋边,鬼使神差的把里面的那双棉袜拿了出来,在刚接触到棉袜的时候我心里就是一阵欣喜!那双棉袜冰凉,明明就是已经被雨水打湿了的!

  我强忍住心里的躁动,快速的把裤子脱了,将姐姐的那双被雨水沁湿冰凉的棉袜拿在手里闻了闻,一股熟悉的气味顿时弥漫开来,我快速的把棉袜套在了我小弟弟上,冰凉的棉袜一接触到我那火热的小弟弟顿时一阵强烈的刺激感让我忍不住轻声呻吟了一声。

  姐姐的棉袜口很小,冰冷的袜口紧紧地把我火热的小弟弟根部包裹着,就在我准备把姐姐的帆布鞋拿起来揉搓我小弟弟的时候,浴室里的水声停了!然后就听见了浴室门打开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姐姐梳理着乌黑秀发,修长的美腿上诱人的黑丝袜一直蔓延到了她大腿根部!而她正一脸诡异笑容的盯着我!

  「姐!」我惊呼一声后连忙放下手里拿着的帆布鞋,慌慌张张的站起身来。
  姐姐秀眉微皱,绕着我走了一圈,指着我小弟弟上的棉袜一脸不屑的说道:「舒服吗?」

  「舒服……!」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知不觉的就回到了一句,说完后我就后悔了。

  「那好啊,姐姐我就让你更舒服一些啊!」

  说话间姐姐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玉足已然动了,紧绷的玉足直接一脚踢到了我那低垂的子孙袋上,只听见『啪』的一声闷响,我的蛋在子孙袋里摇晃了两下,一股钻心的疼痛感袭遍全身。

  我双膝一软就跪在了姐姐脚边,双手捂着小弟弟的根部,却摸到了那包裹着我小弟弟的棉袜,顿时一脸的尴尬。正想把棉袜脱下姐姐却把脚伸到了我的嘴边,命令道:「就这样吧,隔着我的棉袜来好好的揉虐你的小弟弟!那种感觉应该是很不一样的吧!」

  「姐……!我姐最好了……!」

  「当然了,要不是姐姐我,你的小弟弟早就被踩烂多少回了!」

  话音刚落姐姐就招呼我爬到了沙发边,姐姐翘起二郎腿优雅的坐在沙发上。她瞥了我一眼,我老老实实的趴在她脚边,躺了下去。高高挺立的小弟弟直直的坚挺着,姐姐不慌不忙的把自己的玉足踩在我小弟弟的顶端,隔着棉袜用顽皮的脚趾不停的拨弄着我的小弟弟,可就是不踩下来,每一次她的脚趾接触到我小弟弟的顶端我的心里就会一阵酥麻。

  「姐姐,求求你了,我快忍不住了!」看着姐姐那修长的美腿和完美的玉足我都已经快忍不住了,小弟弟里一大股精华积聚着,等待着姐姐玉足的临幸!
  「你应该是见过我折磨那些跪在我脚下的奴隶的吧?想不想要姐姐我用更加残忍的办法来玩玩你的小弟弟啊?」姐姐的另外一只脚慢慢的摩擦着我的子孙袋,那舒爽的感觉让我嘴里忍不住发出一阵阵呻吟声。

  我扭动着身体去迎合姐姐玉足的动作,满是哀求的说道:「我姐我还是很了解的,刀子嘴,豆腐心,姐姐……!」

  姐姐冷哼一声,没有多说什么,可是嘴角却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翘起二郎腿的玉足抵住我那低垂的子孙袋,柔滑的嫩足刚一接触到我的子孙袋,我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我的脑子里。

  「怎么样?姐姐的棉袜包裹着你那下贱的东西是不是感觉很爽啊?」姐姐的语气中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诱惑。一边说着姐姐一边用那灵活的脚趾扭动着,向上轻轻地踢着我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姐姐,快踩吧!」我能够感觉得到那包裹着我小弟弟的棉袜已经吸收了我小弟弟的热量而变得温暖了起来。棉袜的触感在姐姐的玉足下不停的折磨这我的小弟弟,特别是最敏感的小弟弟前端!

  「那以后要听姐姐我的话啊!要不然我用穿上高跟鞋用取精板把你小弟弟里的精华全都榨干!」

  话音刚落,姐姐的脚趾就按压在我那被棉袜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弟弟上,姐姐将我的小弟弟慢慢的反踩到肚子上,此时我躺到地上,小弟弟坚挺的翘起,姐姐用整个脚掌贴合着我那胀大的小弟弟慢慢的朝下压。

  我的小弟弟已经快喷出精华了,我还在强忍着这个时候姐姐却把另外一只脚伸到了我的嘴边,不容置疑的说道:「舔!用你的舌头来舔我的脚!」

  我赶紧把嘴张开,姐姐的玉足踩直接到了我的嘴里,我用舌头努力的舔着姐姐那被丝袜包裹着的脚趾,姐姐也用脚趾夹着我的舌头,也许是我的舌头舔得她的脚趾有些痒,姐姐脸上彻底潮红越发的明显。让我舔了一会后姐姐将玉足从我嘴里抽了出来。

  然后姐姐脚下突然发力,将我的小弟弟死死地踩到了我肚子上,玉足整个将我的小弟弟罩着,然后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我清清楚楚的看见姐姐玉足每一次用力她那修长的小腿肌肉的变化,在姐姐的脚下我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这还不算,姐姐刚才那伸进我嘴里的玉足也在我的子孙袋上不停的按压着,一脚接着一脚,把王丹蛋压篇后又松开,仿佛是要把里面的精华全都榨出来一样!在姐姐的脚下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嘴里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声。

  「啊!」姐姐不知怎么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松开了踩着我小弟弟的玉足,然后对着我的小弟弟就是一脚跺了下来,直接硬生生的把我小弟弟又踩到了肚子上,踮起脚尖用力的碾着!

  顿时,一大股精华就喷了出来,喷到棉袜里。姐姐的脚非常有力一脚跺下已经是让我感觉到了痛不欲生了,可姐姐又抬起了玉足。

  「姐……!再踩可就真的废了!」我双手挡着姐姐的玉足,一个劲的哀求着。
  「踩废了刚好!放心,姐姐养你一辈子!」

  「啊……!」姐姐又是一脚踩了下来,一脚踢开了我的手,脚跟对着我的小弟弟踩了下来,然后快速的收回玉足,另外一只脚抵住我的子孙袋,顽皮的脚趾不停的玩弄着我子孙袋里的蛋。

  姐姐的脚踩在我小弟弟上很痛,可脚趾玩弄的子孙袋的时候有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两相交替下我的精华就像是打开了水龙头一样不停的往外喷着,眼见已经沁出了棉袜!

  「这声音可真好听啊!」姐姐每踩一脚到我小弟弟上都会发出类似于踩在打湿了的布上的声音,最后姐姐的玉足踮起,死死地把我小弟弟踩在肚子上,整个人站了起来左右碾动玉足,我就感觉到一阵天晕地旋,一股热流从子孙袋里顺着被姐姐踩着的尿道喷了出来,然后我就晕了过去!

                第五章

  转眼已是深秋,大街上各种裤袜搭配着靴子亦或帆布鞋之类的倒很是养眼,少女们肆意的挥洒着属于青春的活力。

  屋外的寒风被紧闭的窗户隔绝在外面,屋子里姐姐半坐在床上玩弄着手机,伴随着如葱般的手指滑动手机屏幕的动作和那掩映在绝美俏脸上的光影,姐姐的脸上露出了满满的笑意。修长的美腿被黑丝袜包裹着,左腿搭在右腿上,小巧玲珑的玉足上穿着一双新买的白色帆布鞋,一尘不染的帆布鞋伴随着姐姐玉足的扭动而晃动着。

  此时的我就躺在姐姐身边,脑袋一扭就可以看见姐姐那坚挺的臀部,脑子里努力的驱散那些欲望,可小弟弟依旧坚挺着。

  「姐……,要不然我就先回房间了,您老家人玩好啊!」我就知道姐姐把我叫到她房间里来没什么好事,还是早点离开为好!

  就在我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姐姐却先动了,她随手把手机放在一旁对着我说道:「走什么啊?姐姐我还没开始玩呢?」

  话音刚落,姐姐就让我把裤子脱了,然后用自己的玉足拨弄了几下我那早就坚挺的小弟弟,帆布鞋底那深深的花纹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姐姐双脚慢慢的把我子孙袋夹紧,相互摩擦着。

  小弟弟在姐姐的玉足下越发的膨胀,就在这个时候,姐姐却突然把一只脚上的帆布鞋脱了下来,将我的小弟弟塞进了她帆布鞋的鞋口里,她帆布鞋的足跟部分将我的子孙袋罩住。顿时,一股温润的气息包裹着我的小弟弟,刚刚还穿在姐姐玉足上的帆布鞋还残留着姐姐的体温。

  我能够感觉得到小弟弟的前端接触到姐姐帆布鞋里的位置那股诱惑,伴随着我小弟弟的不断膨胀,姐姐的帆布鞋被我的小弟弟不断的抬起,而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小弟弟的前端也不停的摩擦着姐姐的帆布鞋!

  这是个死循环,我的小弟弟越膨胀那套着我小弟弟的帆布鞋就会被顶得越高,随之而来的则是更加致命的诱惑!我只能是强忍着!姐姐看见我这样满意的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在我看来却很是奸诈!

  「感觉如何啊?把自己的小弟弟放在姐姐的帆布鞋里,是不是感觉自己的小弟弟可以一辈子被姐姐踩在脚下啊?」姐姐一边说着,另外一只脚则是踩在了我的子孙袋上!帆布鞋底那深深的花纹伴随着姐姐玉足的扭动而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子孙袋!

  「姐……!饶命啊!」

  「求饶有用吗?再说了,你要做好准备了,现在听好了,我要你用小弟弟把我的帆布鞋顶起来!我知道这有些难度,帆布鞋套着你的小弟弟,可如果你做不到的话,那就………」

  姐姐接下来就用行动来表示了,她的另外一只脚轻轻地踩着我的子孙袋,然后用力的朝下摩擦,帆布鞋底深深的花纹每一次摩擦着我的子孙袋都让我感到浑身一阵酥麻,伴随而来的还有那极致的快感。

  在姐姐玉足的摩擦下,我的小弟弟越发的膨胀了,姐姐那套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也被我小弟弟顶了起来,姐姐饶有趣味的看着她的帆布鞋被顶起,很是满意的说道:「不错啊!居然顶起来了,厉害!」

  「那还用说,我的小弟弟可是从小在您的脚下锻炼出来的,不厉害不就对不起您这么多年玩弄的小弟弟了吗!」我连忙对着姐姐一阵拍马屁,脸上满是谄媚的笑意,心里只想着快点离开房间,一会还不知道姐姐会怎么揉虐我的小弟弟呢!
  「真会说话,我该怎么赏你呢?」

  「不用了,姐姐的好我会一辈子记着的,姐姐……!」

  没等我说完,姐姐那一直在我小弟弟面前晃来晃去的玉足就轻轻地对着我小弟弟踢了过来,很轻,一接触到我小弟弟就收了回去,她帆布鞋前端的底纹刺激着我的小弟弟很是舒服,不过我心里可清楚,姐姐是不可能一直这样温柔的对待我小弟弟。

  「姐姐的帆布鞋踢在你子孙袋上的感觉舒服吧!」姐姐的帆布鞋一直在摩擦着我的子孙袋,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来,我都有些怀疑我的子孙袋是不是被姐姐的帆布鞋底给磨破皮了。可不得不承认姐姐的帆布鞋摩擦着子孙袋那感觉很舒服!
  突然!姐姐对着我的子孙袋就是一脚踢了过来!帆布鞋的前端毫无征兆的踢到了我子孙袋和小弟弟根部交汇的地方!

  「啊……!」我就感觉到小弟弟上传来一阵刺痛感,然后就是忍不住的一股尿意,本来我的小弟弟前端已经和姐姐帆布鞋里面摩擦了很久,姐姐的这一脚直接把我积攒的精华踢了出来,不经意间一股精华已经喷到了姐姐的帆布鞋里。
  姐姐应该也感觉到了我刚才喷出精华时浑身那微微的一颤,她继续用帆布鞋摩擦着我的子孙袋说道:「把精华喷在姐姐帆布鞋里的感觉舒不舒服啊?」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了姐姐一眼,她那线条柔美的俏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死死地盯着我看,还有就是帆布鞋在她玉足的扭动下慢慢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

  「说不说!我问你话呢?要不然我再踢你子孙袋一脚试试?」姐姐抬起玉足扭动着帆布鞋作势又一脚准备踢下来!

  「姐……!姐……」我连忙摆了摆手,继续说道:「舒服,当然舒服了,我姐踢我怎么都舒服。」

  姐姐听我这么说很是满意,然后把那套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拿开了,顿时我那高高挺立的小弟弟正对着姐姐的脸!姐姐冷笑一声,看着我那还残留有些许精华的小弟弟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就看见姐姐拿着那只帆布鞋说道:「哎!这就是我弟弟啊,居然把精华喷进了我的帆布鞋里,该怎么惩罚他呢?」

  我刚想解释,姐姐的另外一只脚已经踩在我的小弟弟上,活生生的把我坚挺的小弟弟踩到肚子上,姐姐时而踮起脚尖快速的踩踏几下,时而整个脚踩到我的小兄弟上慢慢的揉虐一会,我已经喷过一次精华的小弟弟被姐姐的帆布鞋不断揉虐着,原本有些疲软的小弟弟在姐姐的脚下被揉虐的快速膨胀。

  帆布鞋底摩擦着小弟弟的那种感觉很难受,可我却不知死活的扭动着身体去迎合姐姐的帆布鞋。那可不能怪我,实在是这种感觉太诱人了!

  「你可真的是不知死活啊!姐姐我的脚可不是你发泄的工具!你要知道,你能够在我脚下被我玩弄这么久完全是我不想踩死你而已!要是哪天我真的生气了,说不定我会让你死得比那些匍匐在我脚下的奴隶更加痛苦!

  我知道姐姐的话不是威胁,她是真的有能力让我生不如死的。

  「姐……!对不起了。」

  出乎意料的,姐姐听我这么说反而更加不高兴了,踩踏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加快了频率,踮起脚尖不断的揉虐着我的小弟弟,时不时的还左右扭动一下,那份极致的爽让我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阵阵的呻吟。

  「想不想喷出来啊?」姐姐的话宛如魔鬼一般萦绕在我耳边。

  我艰难的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姐姐……!真的受不了了,求求你了!」
  「求我?你就是这样躺着求我的?你应该知道那些匍匐在我脚下求我用脚揉虐他们小弟弟的奴隶是怎么求我的吧?」

  我当然知道他们是怎么求姐姐的了,可小弟弟里那积聚的精华让我现在根本就不能做出稍微大点的动作,只要动作稍大,小弟弟里就会传出钻心的疼痛,就像是要活生生把小弟弟撕裂的感觉一般!

  「算了,看着你是我弟弟的份上就算了吧!」

  话音刚落,姐姐的帆布鞋就一前一后的摩擦着我的尿道,帆布鞋底的花纹不停的刺激着我那已经满是精华的尿道,更诱人的是姐姐的另外一只丝袜玉足在不停的拨弄着我的子孙袋,在姐姐的脚下,一股精华伴随着我浑身的颤抖喷了出来,全都喷到了姐姐的鞋底!

  喷完精华后我已经浑身无力了,可姐姐依旧没有放过我的意思,她把那只刚才套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又拿了过来,继续套在我小弟弟上,我的小弟弟又被姐姐的帆布鞋包裹了起来,而鞋底则是对着她。

  「好了,来让你感受一下更刺激的玩法吧!」

  姐姐的脚踩在那套在我小弟弟上的帆布鞋上,先是前脚掌用力朝下一踩,然后将整个玉足踩下来,最后是脚跟用力一碾。伴随着这个动作,我的小弟弟被姐姐整个踩了个遍!

  柔软的帆布鞋里面伴随着姐姐玉足的踩踏不停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而帆布鞋鞋帮部分更是把我的子孙袋包裹着。

  「快呀!在姐姐脚下喷出来吧!」姐姐一般叫着,一边用力的踩踏着!终于,我是受不了了,小弟弟发疯似的喷出了一大股精华!姐姐依旧踩踏着,似乎不管那乳白色的精华已经从套在我小弟弟的帆布鞋里流出来这件事!

  冬日的暖阳透过窗户撒进屋子里,不偏不倚刚刚将慵懒的斜躺在沙发上的姐姐完全包裹起来,淡黄色的日光披散在姐姐身上的白色连衣裙上,雪白的脸庞上仿佛也多了一层圣洁的光。

  就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起,我连忙去开门。

  「嗨!被姐姐踩在脚下的跟屁虫,这段时间你姐对你如何啊?」

  来人名叫张琳琳,是姐姐的闺蜜,最吸引我的是她脚上的那双深黑色的丝袜和那白色漆皮高跟靴。在她身后还有一位美女,记忆中应该是见过的,可想不起名字来了。她的腿很修长,白色丝袜显得格外诱惑,脚上那双黑色的帆布鞋一尘不染。

  「两位姐姐,请进。」我把两人迎了进来,她们俩一左一右的相拥坐在姐姐身边。

  琳琳姐我是知道的,标准的人来疯,而且疯起来很吓人,我记得姐姐跟我说过,琳琳姐的几位男朋友最后都是以被她踢爆蛋收场的。另外一位美女则是显得很冷高的样子,至少在刚进门的时候是那样,坐在姐姐身边她也略显拘束,看样子她和姐姐应该不是太熟。

  三个人在沙发上说了会话后就准备出去了,昨晚上姐姐就告诉我了,今天是她的另外一位闺蜜生日,她们应该是去玩吧。我知道她们所谓的玩是指的什么,恐怕今晚上又要有很多小弟弟在她们的脚下被踩烂吧。

  「记得自己要吃饭啊,冰箱里什么都有,你要是实在不想做的话叫叫外卖也行,但是一定要吃啊!要是我回来发现你没吃饭,那看我怎么收拾你!」

  姐姐临出门前一直絮絮叨叨的,我则是一个劲的点头。

  「好了,你那宝贝弟弟少吃两顿又饿不死!快点了,一会有好玩的了!」琳琳姐催促着姐姐快点,在一阵嬉闹声中她们渐渐地走远了。

  我躺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眼见时间已经快到十二点了,我正准备做饭吃,这个时候敲门声又响起,我一边问着一边打开了门,在门一打开的瞬间,我就感觉到一一股强大的力道伴随着一双黑色的帆布鞋踢到了我的胸口。

  当我缓过劲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地上了,琳琳姐的高跟靴踩在我的脖子上,她高跟靴跟和足弓形成的夹缝刚刚好把我的脖子卡住。而她的另外一只高跟靴的靴跟在我眼前晃来晃去,随时可以一脚踩下!

  「琳琳姐……啊……!」我刚想开口说些什么,琳琳姐踩在我脖子上的高跟靴就加大了力道,她也趁着这个时候把一颗红色的小药丸丢到了我的嘴里!
  我知道那东西是什么,那是刘玥以前用来让奴隶的小弟弟无限膨胀的药物!白丝袜美女的脸上露出了残忍的笑意,她的帆布鞋直接一脚踩在了我那已经蠢蠢欲动的小弟弟上,扭动脚踝慢慢的碾动着!

  「你姐把你当块宝,可你自己清楚你是个什么东西吗?既然你不清楚,那我就让你清楚清楚!」

  说完琳琳姐将高跟靴跟踩进了我的嘴里,用力的搅动着,而那位白丝袜美女则是一脚跺在了我小弟弟上,不过我已经感觉不到痛了,小弟弟上传来的全都是致命的快感!那是药物的作用!

  「你不过就是佳佳脚下的一个玩具而已,你凭什么伤她心?刘玥那个贱人已经被我们姐妹几个用脚慢慢的折磨死了,我们一共用了一周的时间才让她痛苦的死去,知道为什么吗?」琳琳姐的靴跟不停的我嘴里搅动着,一股血腥味在我嘴里蔓延开来,而她的话更是让我心惊胆颤!

  这个时候白丝袜美女用力的跺了两脚我的小弟弟,顿时把我那被药物刺激到极限的小弟弟跺得更加坚挺。她的声音就和她人一样,充满了冷冰冰的感觉。:「我来告诉你吧,刘玥最后是被我们一点一点用各种鞋子踩死的,先是把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踩烂,然后用靴跟慢慢的把她浑身踩得没有一丝好肉,最后是你姐姐亲自用脚结束了她痛苦的一生的。」

  听着白丝袜美女的话我脑子一片空白,小弟弟又被她跺了两脚,一股精华毫无预兆的喷了出来,白丝袜美女惊叫一声连忙把脚挪开,可她的帆布鞋上还是沾染上了一丝我的精华。

  「你该死!」白丝袜美女朝后退了两步,一个助跑直接一脚踢到了我的小弟弟上!我吃痛弯曲着身子可嘴里还插着琳琳姐的高跟鞋跟,嘴里直接被高跟鞋跟划破了。

  琳琳姐却突然发力,踮起踩在我嘴里的玉足用力一踩,我感觉到自己的下巴都快被琳琳姐踩烂了。

  「你踢得还是不够狠啊!他就是我们脚下的奴隶而已,你一晚上踩烂十几个奴隶小弟弟的狠劲哪里去了,直接踢烂他小弟弟都没事的。」琳琳姐根本不管我在她脚下的挣扎,只是喝白丝袜美女交谈着。

  我拼命想摆脱琳琳姐的高跟靴,在她脚下扭动着身体。突然,琳琳姐猛的一抽,把靴子从我嘴里抽了出来,对着我的脸就是一脚跺了下来,然后又是快速的一脚,一直对着我的脸踢了五六脚,直到我蜷缩成一团才停止对我的踩踏。
  我双手挡着胸前,一个劲的求饶着:「两位美女,求求你们了,………」
  「求我?你凭什么求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白丝袜美女不依不饶的抬腿一脚把王丹脑袋踩在脚下,琳琳姐满脸笑意的走了过来,用她的靴子死死地把我小弟弟踩在脚下。

  「琳琳啊!你说他的小弟弟能够喷多少精华出来?」白丝袜美女踮起前脚掌碾踩着我的脑袋,就像是要直接把我脑袋踩烂一般。

  「那就要来试试了,不过喂了他吃药,一定会有很多吧!」

  说完两人极有默契的同时松开了踩着我的脚,琳琳姐踢了我一脚让我爬到沙发边去,两位美女端坐在沙发上,我则是匍匐在她们俩的脚下。

  白丝袜美女的嘴角带起一丝诡异的弧度,优雅的坐着,翘起二郎腿带动着帆布鞋在我眼前晃来晃去,引诱着我那早就蠢蠢欲动坚硬如铁的小弟弟。我的行为已经完全被欲望控制了,双手捧着她的玉足扭动着自己的小弟弟去摩擦她的帆布鞋。

  「真不知道佳佳怎么不踩死他!」

  突然,白丝袜美女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不耐烦的表情,她的玉足一扭,直接抵住我那低垂的子孙袋,坚硬的鞋底刚一接触到我的子孙袋,我就感觉到了一阵舒爽,酥麻的感觉从子孙袋传到了我的脑子里。

  「啊……!」我嘴里呻吟着,朝前挺着身体,配合着他玉足的动作。

  「真是贱啊!被我的帆布鞋揉虐就让你这么舒服吗?不过我也不奇怪,毕竟从小被我踩烂的小弟弟也不少了!」

  白丝袜美女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灵活的玉足扭动着,带着帆布鞋向上轻轻地踢着我的蛋,那种感觉简直爽得无法言喻。

  药物让我的小弟弟上布满了青筋,她每一脚踢在我小弟弟上都是致命的快感,我只是感觉到子孙袋里一股股的热流在积聚着,终于,我忍不住了,一股精华直直地对着她的帆布鞋就喷了出来。

  乳白色的精华喷在她那一尘不染的黑色帆布鞋上显得格外刺眼,白丝袜美女的眉头一皱,没有多说什么,又是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一脚把我小弟弟反踩到我肚子上,踮起脚尖用帆布鞋的前端开始慢慢的左右摩擦着我的小弟弟。

  在白丝袜美女的脚下一股股的精华顺着我的肚皮和她帆布鞋的缝隙流了出来,不知怎么回事,现在只要有东西按压在我小弟弟上我就止不住的要喷出精华,现在我终于是知道了那些吃了药物的奴隶到底是这样的感受了。

  「好了,该我玩会了!」琳琳姐的高跟靴跟对着我的子孙袋慢慢的踩了下来,白丝袜美女挪开了玉足,我能够看见她的帆布鞋底全是我的精华!

  琳琳姐冷冷的一笑,抬起玉足用靴子将我的小弟弟继续反踩到了我肚子上,踮起玉足,用整个脚底就像是磨盘一样用力的磨着,而她那冰冷的靴跟则是刚刚好踩在我的子孙袋上!我的小弟弟里感觉就像是要爆了一样。

  在琳琳姐的脚下我只能是无助的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琳琳姐对于揉虐小弟弟的确是很有经验,靴子一松一紧的交替踩踏着我那卑贱的小弟弟,靴底深深的花纹不断的刺激着我的尿道,我被她揉虐得欲仙欲死。

  一边揉虐着我的小弟弟,琳琳姐一边说道:「快喷!我要把你小弟弟榨干!」
  琳琳姐越发的激动,踩踏着我小弟弟的脚也越来越用力,只听『吱』的一声,一股乳白色的精华从她的靴底喷了出来,琳琳姐放肆的笑着,抬起高跟靴用靴跟对着我的小弟弟的尿道就是一脚踩了下来!而白丝袜美女的帆布鞋也对着我的子孙袋跺了下来!

  屋子里我就像是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我的小弟弟早就已经疲软了,地上满是精华,那全是被两位美女活生生的用脚踩出来的。

  白丝袜美女在休息了一会后又走了过来,一脚把我的头踩在脚下,踮起帆布鞋碾踩着我的头,享受着我在她脚下无助挣扎时的快感。

  「别玩了,一会才是好戏!」琳琳姐把我带到了车上,我不知道她们要把我带到那里去,不过我心里已经对她们的想法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车子在市区里行驶了十多分钟,最终停在了一家娱乐场所的外面。

  「一会记得要好好的表现啊!」

  「琳琳姐,求求你,饶了我吧!」我双手死死的抱着琳琳姐的高跟靴,琳琳姐居高临下的只是冷笑,这个时候白丝袜美女走过来对着我的背就是两脚踢了过来,我只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感松开了抱着琳琳姐的手。

  琳琳姐给我套上了一个皮头套,只把眼睛和嘴露出来的那种,并且在我的嘴里套了一个口球,头套上还有一根链子,琳琳姐牵着我下了车,在即将进去的时候又逼着我吃了几颗药丸,顿时,我那已经疲软的小弟弟又坚挺起来!

  果不其然,门一打开,到处都是女生欢快放肆的笑声和男人的哀嚎声。远远地我就看见姐姐了,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在她脚边匍匐着两位奴隶,姐姐捧着手机在玩,而脚上那双雪白的高跟靴则是死死地踩在奴隶的小弟弟上,慢慢的摩擦着,两位奴隶在姐姐脚下一脸的享受。

  「佳佳别玩了,我给你带了个好奴隶,你来好好的玩玩吧!」琳琳姐牵着我来到了姐姐脚边,姐姐瞥了我一眼,接过琳琳姐递过去的链子,用力一拉就把我拉到了自己脚下。

  「小弟弟不错啊,我家里也有一个和你这个差不多的小弟弟,不过它已经被我玩了好多年了,就是舍不得踩烂啊,你这个可不一样啊,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想把它踩成烂泥的冲动!」

  姐姐一边说着,脚下那翘起的高跟靴直接轻轻地踢到了我的子孙袋和小弟弟交接的地方,冰冷的高跟靴刺激着我体内早就抑制不住的欲望。而药物的作用更是冲击着我的脑袋,我那青筋暴起的小弟弟只想被姐姐的玉足无情的揉虐琳琳姐带着诡异的笑容离开了,姐姐则是用自己的高跟靴尖不停的玩弄着我的小弟弟,借着屋子里昏暗的灯光,我依旧能够感觉得到姐姐那嗜血的表情和她脚上那泛着金属光泽的十厘米高跟靴跟!

  我极力的想开口说话,可嘴里有口球,根本发不了任何声音!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姐姐一脚把我踢倒在地上,然后像拉一条死狗一样把我又拖到了自己脚下,抬起高跟靴用那尖利的靴跟对着我坚挺的小弟弟直接一脚就踩了下来!

  「舒服吗?」姐姐的高跟靴直接把我的小弟弟踩在脚下,踮起玉足用力的碾踩着,尖利的靴跟踩在我的子孙袋上,伴随着姐姐玉足的不断用力,尖利的靴跟已经快要踩进我的子孙袋了!

  我极力的想开口说话,可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默默地看着姐姐的高跟靴对我小弟弟进行无情的揉虐。

  「你有姐姐吗?」姐姐突然关上了手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开口说道。
  不过我现在根本就不能说话,姐姐也没管那么多,继续自言自语道:「我就有个弟弟,从小吧我就把他当个宝贝一样,虽然经常觉得他很烦人,每一次他惹我都有一种想把他踩死的冲动,不过一觉醒来都很庆幸没有把他踩死。」

  我抬头看着姐姐那熟悉的脸,心里回忆着以前的点点滴滴。姐姐的玉足轻轻地扭动着,她那踮起的高跟靴前端将我小弟弟的前端踩到了子孙袋中间,小弟弟夹在子孙袋里两颗蛋的中间,蛋被小弟弟压着的感觉很不舒服,我一脸惊恐的看着姐姐。

  「每次玩弄他小弟弟的时候我都很小心,怕一不留神就把他给废了,我不想那样,我只想他好好的。每次看着他一脸贱贱的样子和我嬉戏打闹亦或装作惊恐的样子求我的时候就觉得很有意思,从小他的小弟弟就被我的脚踩踏揉虐着,记得是在初二的时候吧,那次我心情很不好,穿着靴子狠狠地踢了他小弟弟一脚,看着他就直接倒在我脚下,我是真的慌了,怕啊!如果他突然间就消失在我的生活中我该怎么办?」

  姐姐语气平静的讲述着,脚下的动作也是缓缓慢慢的,可却依然诱惑,我大着胆子扭动身体去迎合姐姐的高跟靴。姐姐的话音刚落,我就已经忍不住了,一股精华伴随着我身体的颤抖就喷了出去。周围都是女生放肆的笑声和奴隶的惨叫,姐姐应该没注意到我已经喷在她脚下了。

  「嗯?这么快就喷出来了?我还没好好玩呢?」果然,还是被姐姐发现了。姐姐抬起玉足,看了看靴底上我的精华,冷冷的一笑。

  姐姐抬起的高跟靴就像是悬在我小弟弟上的刑具一般,不过还好,姐姐没有直接没有跺下来,而是踮起脚尖慢慢的碾动我的小弟弟和子孙袋。先感觉还是很爽的,可随着她脚底的不断碾动,我感觉自己子孙袋里的两颗蛋就像是她脚下随时会被踩烂的肉丸一般,我身上冷汗直流。

  「想不想试试被我用高跟靴踩烂小弟弟的感觉啊?」姐姐一边说着一边用力的碾踩着我的小弟弟。

  就在我小弟弟里积聚的精华就快喷出来的时候姐姐的靴子又抬了起来,小弟弟没了高跟靴的束缚顿时一柱擎天的挺立着。

  「哎呦喂,看着挺立的小弟弟我就想用高跟靴把它摧毁!」姐姐用高跟靴的靴跟拨弄着我的小弟弟,尖利的靴跟划在我那极度敏感的小弟弟顶端,害得我浑身一颤一颤的。姐姐的嘴角牵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用前脚掌轻轻地踩到我小弟弟上,高跟靴底那深深的花纹刺激着我那早就到达极限的小弟弟,姐姐还饶有兴致的继续朝下一压我的小弟弟,突然地,我身体一阵颤抖,一股浓浓的精华喷了出来,又是直接喷到她的靴底。

  姐姐用自己那尖利的高跟靴跟轻轻地踩在我的子孙袋上,拨弄着我那硕大的蛋蛋。「看啊!好大的蛋啊!不知道用高跟鞋跟踩穿了会怎么样呢?好期待啊!」姐姐一边说着一边用高跟靴跟慢慢的对着我的子孙袋踩了下去。

  我已经能够感觉到姐姐那尖利的靴跟划破我子孙袋了,而且那种疼痛感让我拼命的挣扎着,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忍不住的喷出了一大股精华,直接喷到了姐姐那洁白的高跟靴上。

  姐姐居高临下的看着我,冷冷的说道:「已经喷够了吧?现在就该好好的来玩玩了。」

  我努力的摇着头,努力的想说话,我知道,姐姐是准备用高跟靴把我小弟弟给废了,我见过很多次姐姐用高跟靴把人的小弟弟踩烂,或者是直接用高跟靴把奴隶的小弟弟挑出来!我毫不怀疑姐姐会把我阉了,也许后果更加严重,可我也清楚,如果姐姐知道现在被她踩在脚下的是我的话她一定不会对我下毒手的,她最多是继续榨我的精华而已!

  姐姐用自己的靴跟拨弄着我小弟弟上的精华,然后开口继续说道:「我会用高跟靴跟踩进你的小弟弟里,你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让自己的小弟弟尽量的变得更大、更长,要不然会被我高跟靴跟直接踩穿的,好了,开始吧!」

  不顾我的挣扎,姐姐的高跟靴跟已经踩进了我的尿道里,我能够感觉得到一股冰凉随着姐姐玉足的踩踏而慢慢的进入我的尿道,这个时候我就不敢动了,如果动的话会很疼。

  「是不是很舒服啊?被我的高跟靴跟踩进你卑贱的小弟弟里,慢慢的享受吧!反正是最后一次了!」

  姐姐的高跟鞋跟已经完全没入了我的小弟弟里,还好,今天姐姐穿的是靴跟十厘米的高跟靴,要不然我的小弟弟一定会被姐姐的高跟靴跟踩穿的。可就在我松了口气的时候,姐姐的另外一只高跟靴跟却对着我小弟弟和子孙袋的根部踩了进来!

  尖利的靴跟毫不留情的刺穿了我的小弟弟,斜插着刺进了我的小弟弟里,因为药物的作用,疼痛感还不是太强。可我也能够感觉得到姐姐的高跟靴跟已经斜插到了我的子孙袋里!

  那是一种类似于涨尿的感觉,姐姐的高跟靴跟进入了我的子孙袋,然后姐姐残忍的扭动脚踝带动着靴跟搅动着我子孙袋里的两颗蛋!

  「慢慢的享受吧!」姐姐将高跟靴跟收回了一点,然后更加用力的踩下,只听『噗』的一声,那是我的一颗蛋被姐姐的高跟靴跟踩穿的声音。姐姐还是没有放过我的意思,继续在我的子孙袋里残忍的搅动着。

  我已经受不了了,浑身颤抖着,双手死死的抱着姐姐的高跟靴,可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姐姐残忍的笑着,踩在我尿道里的高跟靴用力往下一踩,也直接顺着我的尿道踩进了我的子孙袋里,两只高跟靴跟在我子孙袋里残忍的搅动着!
  「好了,你的小弟弟已经差不多被我废了,让我来看看你到底是谁。」姐姐两只脚还踩在我的子孙袋里,我的两颗蛋已经被姐姐搅烂了,小弟弟也是彻底的废了。姐姐顺势蹲下身来打开了套在我脑袋上的皮套。

  细雨夹杂着点点雪花飘落,气温早已降到零度以下。刺骨的寒风拼命的想透过窗户的缝隙进入到屋子里,我紧了紧覆盖在身上的被子换了个姿势伸出手快速的打开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突然,一道人影毫无预兆的打开了我的被子,然后便直接钻了进来。我略显不安的下意识想挣扎,可却被一双纤细的手臂环抱住了脖颈。

  「别乱动。」这种时候出现在我床上的也就只有姐姐了,她双手用力的把我抱着,胸前的那一对丰满胸器紧紧地贴着我的身体,鼻息间温润的气息伴随着她的呼吸和话语不停的拍打在我的脸上,撩拨着我的心。

  修长的美腿如蟒蛇一般缠绕在我身上,慢慢的扭动着,如丝般柔滑。

  我强忍着心里的悸动,开口说道:「姐!穿丝袜了吧!」

  「呸!你姐姐我的腿你还不知道吗?穿不穿丝袜一样嫩滑!不过可以告诉你,姐姐我今晚上穿的是黑色的丝袜!」姐姐伸手捏了一把我的脸,瞪大着双眼看着我,长而弯的睫毛微微颤抖着。

  姐姐此时就像是一条致命的蟒蛇一般将我死死的缠绕着,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扭头看了姐姐一眼,心慌意乱的说道:「姐,不早了,回屋睡觉吧。」

  「我要干什么你管得了吗?再说了,有多少人梦想着被你姐姐我这样抱着睡呢,现在机会就摆在你眼前,自己要想好啊!」姐姐微微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变换了个姿势后更加用力的把我抱紧。

  「不觉得啊!小时候我们俩不是经常一起睡吗?」

  话音刚落我就后悔了,果然,我能够感觉得到姐姐的胸口在强烈的起伏着,她继续朝我身体上挪动着,几乎就快整个把我压在身下了,开口说道:「有的人得到了却不知道珍惜,只有失去了才会怀恋当初的美好,你我都是如此啊,所以说现在和以后都要好好的听姐姐我的话,知道了吗?」

  我浑身开始燥热不安,现在的我就只穿了一条内裤,姐姐浑身细腻的肌肤和我亲密接触着,更让我心跳加快的是姐姐那坚硬圆润的膝盖正抵在我小弟弟上,慢慢的揉搓着!

  「姐,对不起!」这是我自从刘玥那件事之后第一次和姐姐道歉,也是对我以往或有意或无意惹姐姐生气的道歉。的确,有时候失去了才知道曾经的美好。
  「没什么的,真没什么,从小到大我都已经习惯了你忤逆我的意思。不过却也觉得这种感觉很不错,不知道为什么。」姐姐慢慢的说着,膝盖上的动作也没停,继续慢慢的摩擦着我的小弟弟。

  那天我的小弟弟和子孙袋被姐姐的高跟靴跟踩穿,蛋蛋也被姐姐的高跟靴跟踩烂了一个,不过还好,姐姐最终还是发现了我的怪异,而我的另外一个蛋蛋也就这样免于了被姐姐踩烂的恶果。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时候姐姐却突然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我心里顿时感觉到了一阵空虚,伴随而来的还有一阵慌乱和紧张。我连忙伸手将姐姐纤细的腰肢抱着,另外一只手也揽着姐姐雪白的脖颈。我怕,怕那个从小到大对我百般呵护在我惹她生气后只威胁一句『你等着,这次的事我记着了!』事后却习惯性的遗忘了的姐姐就这样离开我。

  「抱着我干什么?你就不怕我像对那些惹我的人一样把你踩死在脚下?或者让你生不如死?」姐姐嘴里虽然这样说着,却也没阻止我那放肆的动作。

  「你想干什么都可以的,反正我就像是你脚下的一条蠕虫一样,随时可能被你一脚踩成烂泥。」

  姐姐只是鼻息间冷哼了一声,膝盖微微用力的顶了两下我那已经休养了两个多月的小弟弟,满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你要是求求我的话说不定我就让你喷出来啊!」

  我的小弟弟早就挺立了,在和姐姐的膝盖做着抗争,也就在这个时候,姐姐挪开了膝盖,缠绕着我身体的美腿松开,然后那双绝美的玉足双双踩在我的小弟弟上。

  「你看被盖被我的膝盖顶起了个好大的帐篷啊!你小弟弟可以顶起这么大吗?」姐姐的玉足踩在我小弟弟上,灵活而顽皮的脚趾不安分的扭动着,不停的按压着我的小弟弟,时而又变换着姿势,隔着内裤把我的小弟弟夹着,相互揉搓着、
  「姐姐,你可真会玩啊!」我不由地感叹着,双手也更加紧的抱着姐姐。我强忍着姐姐玉足摩擦我小弟弟时那股酥麻全身的感觉,继续说道:「我是真的怕你把我阉了,那样的话我就享受不了你玉足揉虐的小弟弟的快感了。」

  「那样对我来说是没什么的,反正你还是可以给我舔脚、舔靴子之类的,偶尔还可以让你用舌头来给我的下体服务,你的舌头还是很不错的,用着很舒服。」姐姐一边说着一边用玉足将我的小弟弟死死地夹着,玉足相互摩擦着揉搓着我的小弟弟,不一会我的小弟弟就有了快喷精华的冲动。

  这个时候姐姐用脚趾夹住我的内裤,很有经验的用脚把我的内裤脱了下去。我能够感觉得到我小弟弟脱离了内裤的束缚后的那份坚挺。我那坚挺的小弟弟等待着姐姐玉足的临幸,可姐姐却一直不踩下来。

  我带着哀求的眼神看着姐姐,开口求饶道:「姐姐,最好了,最好的就是我姐姐了,我小弟弟好难受啊!」可不管我怎样哀求,她却依旧不理不睬。

  姐姐眯着眼睛装作要睡觉的样子,我已经忍不住了,大着胆子把脸靠着姐姐的脸,慢慢的蹭着她的脸。继续哀求道:「那我只有一会自己解决了,不管我只有一个要求,求姐姐你赏我一双你的袜子就好了。」

  「胆子越来越大了,以前偷我的袜子,现在都敢光明正大的问我要了!哼……不给!」姐姐脑袋一偏,一副根本没商量的架势。

  「那就麻烦我最好的姐姐了,求你用脚把我精华踩出来吧,姐姐……!」
  「好啊!我满足你就是了!」此时的姐姐笑得就像是奸计得逞的小狐狸一样,她用脚慢慢的把我小弟弟反踩到了我肚子上,被丝袜包裹着的玉足依旧摩擦着我的小弟弟,前脚掌刚刚好踩住我小弟弟的前端,顽皮而灵活的脚趾此时正在不断的轻微扭动着。

  「啊……!舒服,姐姐……快啊!」那种快感不是忍就能忍住的,我的小弟弟在姐姐的脚下已经到达了极限,火热的小弟弟拼命的顶着姐姐的玉足,妄图把姐姐的脚顶起来。而我的身体已经开始不自觉的抽动着,扭动身体去迎合姐姐的玉足。

  我感觉到了一股热流就在小弟弟里即将喷涌而出,我双手放开了姐姐,抚摸着她那被黑丝袜包裹着的美腿。就在这个时候,姐姐的整个足弓将我的小弟弟死死的踩住,脚跟刚刚好踩在我的子孙袋和小弟弟接触的部分。

  「以后听话吗?」

  「当然了,姐姐说什么我照做就是了,我姐可是最好的。」我连忙答应着。
  姐姐的整个美脚就这样将我的小弟弟踩住,我的尿道也刚刚好被她那灵活的脚趾死死按住,她脚上那黑色丝袜的致命诱惑在她脚的不断运动中慢慢地传到了我的小弟弟上。

  「啊……!」姐姐加快了脚下的动作,一股浓浓的精华直接从我小弟弟里喷了出去,滚烫的精华直接喷到了姐姐的玉足上,我不知道到底喷了多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定有不少!

  我和姐姐抱在一起,被窝里的温度急剧上升,再加上刚才那一番刺激的运动,我们俩都有些热了。姐姐猛的掀开被盖,站了起来,用那沾满的精华的玉足直接一脚踩在了我的脸上,居高临下的开口说道:「其实那天你被莉莉牵进来的时候我就已经认出你了,不过是想借那个机会给你一点教训而已。」

  说完姐姐踮起脚尖在我脸上继续碾踩着。「以后要好好的听姐姐我的话,就这样被姐姐踩在脚下一辈子不是很好吗?」

  我连忙点了点头,姐姐这才心满意足的挪开了踩在我脸上的玉足,勾了勾手指对我继续说道:「好热啊!来,服侍姐姐我洗澡!顺便继续玩玩你的小弟弟!」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