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主角

                夏茉

                17岁

               163cm

                天秤座

              33F2232

              第二章紧缚开苞

  ***********************************
  我失算了。

  已经三天了,夏茉她再没有出现在我面前,我心有不甘,可是也不能怎样,只好一个人生闷气,周末我就赖在店里看小说。

  唉,我是不是应该当天就把她给狠狠的强暴,之后再用录影来威胁她,让她继续当我的发泄工具啊…

  我万般懊悔,可是也不能做什么的了,而且想也知道,我放走了她,她一定是不敢再出现这条街上了,难道还不怕我吗?

  算了吧,我叹了一口气,看时候也不早了,想想索性把店关了出去喝酒解闷也好。

  正当我想起身去拉下闸门时,有人走了进来,我抬头一看…还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哥哥…你好…」

  她就这样出现在我面前还真是叫我不知该如何反应,让我兴奋得在心里叫好,内心那蠢蠢欲动的欲望像跑车引擎一样瞬间怒吼启动过来,不过这都当然没表现在我的神情上啦,我只是很镇定着看着她。

  「妳怎么还来?买东西吗?」我站起来说着,发现她依然穿着皱巴巴的校服长裙,背着那米黄色的布袋包,手里提着许多书本,还有我那件大衣。

  「我……我………求求你…可以…可以…给我吃点…东西吗?……」她把大衣还给我,肚子又发出咕噜响。

  「小姐…你以为我是开善堂吗?上次我放你走了妳应该识趣点啊,还敢来要东西?」

  我走到她身前,低着头看着她假装不爽的责骂着她。

  「我知道!……哥哥你…好人…不过…我真的肚子好饿…求求你…我………我可以做任何事情的…就像…就像…上次一样…求求你…我今天一整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我愣了一下…这小妞居然要用自己的身体来换取食物吗?她未免也太可悲了吧?

  「妳……等下…」

  我赶紧走出去把闸门拉下,然后抓着她的香肩把她按在椅子上,拿了一盒便当盒放在微波炉里弄热。

  「夏小姐…妳到底是怎么回事?方便和我说吗?为什么会挨饿?妳家人呢?」
  她面无表情的说起她的故事。

  原来她是个孤儿,七岁时父母亲因为意外丧生,一直辗转寄住在亲戚家,亲戚们都很现实,对她很不好,将她当皮球一样抛来抛去,搬了无数次家,转了无数次的学校,浑浑噩噩的过了十年,直到一个月前搬到了五表舅母在家里,对她甚差,不给她零用钱也不给她饭吃,还一直言行上虐待她,由于她这次就读的学校离开家有一大段距离,来回路程都要三个小时,还是用走的,想要打工赚钱都腾不出时间来,加上不停的挨饿,身子一天比一天弱,让她每一天又伤心又难过。
  我静静的听着,她说着自己的事情时脸色淡然,可话音间却带满无助的难过。
  我把热烘烘的便当盒放在她面前,她也很不客气的打开就是一阵狼吞虎咽。
  还不懂仪态吃得满嘴都是饭粒…

  看来她长期遭不公平对待,成长过程环境相当差劲吧,导致现在已经十七岁的她好像有点不怎么精灵,感觉很笨,智慧好像不怎么成熟。

  「妳的这些亲戚怎么可以这样?唉…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所以说妳的成绩这么佳,也是因为妳很努力吧?」

  我一下子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姑娘,只好静静的坐在她旁边陪她吃饭。

  「嗯…我就…好好读书…我快毕业了…可以出来打工了…」

  她没几下就把饭菜扒光了。

  「我…天天都挨饿…所以…所以…才会过来偷便当…对不起…」

  她紧紧抓住空荡荡的便当盒,低着头向我道歉着。

  「喝点水吧…」

  我将我桌上喝了一半的矿泉水递给了她,近距离接触这个女孩让我有点坐立不安,我不停的看着她那双曾经给我乳交过的奶子。

  「哥哥…谢谢…你的饭…那…我……」

  她一说完就开始脱衣服,我马上抓住她的手臂…这小妞的手臂很细幼,我的手也可以握个全满呢。

  「等下,要做就回我家,反正我也关店了,嗯?」

  今晚我决定了不要再扮什么正人君子,直接把她带回家在我那张舒服大床上施暴不是更好!

  我的小弟已经涨得淫痒疼痛,恨不得马上就地将她正法,只不过我强忍下来因为好戏在后头哩…

  「嗯……反正…反正…他们也不会等我回家…就算我…不回去…他们也不在乎…」她羞怯的整理好衣服,一脸无奈的说道。

  我开着宝马轿车在路上奔驰着,夏茉坐在我旁边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很好奇的东张西望着车内的布置。

  「哥哥…你的车好大哦…我从没有上过如此大辆的车子…」

  我只是保持沉默并不做声,很快的就回到我的公寓了。

  我把她带到我的居所,她傻乎乎的站在客厅中央,好奇不停的环视着我雪白高雅的装饰摆设,她赤着肮脏的双脚差点就踩在我的毛毯上,马上退了一步不敢再前进,看她这幅傻里傻气的样子,还真是蛮有修养的。

  「把东西放下来吧。」

  我站在她身前,命令似的说道。

  「哦……」

  她乖乖的将书本和布袋包放在地上,我见状马上大声起来并抓起她手上的书本。

  「喂!怎么把书本放在地上?」

  「啊……我…我书本很脏…包包也是…弄脏你的桌子就…不好了…」

  「妳有没有搞错,书本是知识粮食,妳也别以为自己书读得厉害就这样糟蹋学校课本啊!」

  我无来由的怒气渐渐提高,真不知道的小妞是扮傻还是白痴。

  「不不…不是这样的…只是我在现在住…的家,在我的房间…一张桌子也没有的…我习惯了……对不起…对不起…」

  她看我声量提高,害怕得缩了一下身子。

  她的亲戚有没有啊,需不需要这样差劲的对待她啊?叫我听了实在无法不叫人生气。

  「把书本放在桌上,别说这些了…」

  我指着饭桌,刚好桌上有我昨天买来的香蕉,她走了过去把书本放好,包包放在椅子上,然后就对着那束香蕉吞口水。

  我走过去拉着她的手,用力的将她纤细的身子拉向我的怀里。

  「想吃吗?想吃的话等下妳什么都要听我的,我就把这束香蕉给妳。」
  「嗯……我…听…什么…都听…」

  我把她带进我的主人房里的浴室,阴森森的看着她,脱下自己的上衣。
  「我们先洗个澡…妳还不快点脱衣服?」

  「嗯嗯……」

  她缓慢的将自己脱个精光,她的雪白纤细玉体加上那对巨乳赤裸裸再次呈现在我眼前。

  ***********************************
  在寒冷的天气最舒服的事情就是在浴室里的洗个热水澡。

  此刻我坐在小木凳上,夏茉就坐在我张开的大腿间,用沐浴乳帮我擦身子。
  我的那根大肉棍挺得像一根巨炮一样,不停的对着眼前的美人儿淫糜的跳动着,热水的水蒸气熏满整间浴室,也熏得她雪白粉嫩的脸蛋红得像苹果一样。
  「嗯…快点帮我的小弟洗洗。」

  我邪恶的看着跪在我胯下的巨乳细腰美人儿,放肆的伸手握着自己的淫棍上下套动着,把包皮拉下来,让整个大龟头露出,然后伸手抓住她的脖子,命令似的说道。

  「啊……啊……」

  她轻轻的用泡沫将我的淫棍给濡湿,幼小如细葱的手指一边摸着我的性器官一边颤抖着,全身也不规则的抽动着,露出了极度为难和害羞的神情,我想她第一次这样子服侍男人,一定是很害怕吧,因为她的身子抖得太厉害了。

  我尽情的享受着这个清纯动人的学生妹帮我的小弟「洗澡」,那种征服性的快感可让我舒服上天了…

  她的娇小玉体和我的身体比起来就像是一头狮子和白兔一样,从旁边的大镜一看,单单我粗大宽厚的双腿就已经把这柔弱小姑娘的全身都遮得不见踪影。
  「好了,妳自己也洗一洗…我在外面等妳…」

  我迅速的将自己冲洗干净,把花洒递给她后就走出浴室。

  「哦……」

  她还傻傻的点头,我赶快把门关上,从衣柜里取出一捆捆我准备好的麻绳,等她出来我就马上将她制服起来紧缚猛肏,精虫已经充斥脑袋神经的我不能再冷静下来了。

  她一打开浴室的门,我就冲过去将她整个人压下去让她跌坐在湿淋淋的地板上,恶狠狠的举高手上的麻绳。

  「来!把手放在身后!」

  「呜哇哇哇哇哇………不要…不要啊!!!」

  我也知道她不会这样轻易就范的,不过以我的体力,要制伏这个柔弱女子,简直是容易得宛如捏豆腐。

  没几分钟,我就施展了拿手的性虐紧缚绑法,将她整个人给绑得像一块肉粽子一样。

  我边绑她边叫,连拖带拉的从浴室绑到床上。

  「不……不要啊!!啊……哥哥!不要绑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为了避免她的喊叫声传了出去,我赶紧用黑色的胶带封住她的嘴巴,继续我的施暴。

  我用的是自创改良的日式龟甲缚,麻绳大多集中在她的胸部上,比一般的龟甲缚来得更淫糜,而且根根麻绳绕绑后我都狠狠的拉紧捆死,一排排的麻绳紧紧的裹住她被扭到背部手掌朝上的手臂,再将她的修长纤细玉腿分别对折同样炮制,把她绑成大闸蟹一样。

  绑好后我盯着那双被绳子束缚得肿胀圆滚的大奶子,这样不够刺激,我再拉了一条麻绳套在她的双乳,紧紧的束住她的乳根处好几圈,接着把绳子两端拉到她的脖子套了几圈,用力的拉了一下,然后狠狠的打个死结。

  麻绳残忍的陷入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里,我站在床上喘了一口口大气,整个人全身紧绷,看着胯下那刚洗完澡,全身香喷喷,被我绑成一团的处女巨乳美人儿,肉棍更加淫痛万分,看来今天我可以好好的尝尽这处女的肉体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盯着那双被我绑得又圆又肿的超级大奶球,内心的躁动猛烈万分,带着一股狠劲在床上用力的弹跳了起来压下去,双手张开对双这双奶子用力的榨下去,毫无怜香惜玉的将十指收紧,差点就没有榨爆她的奶子!

  夏茉她露出极度痛苦的神情,香泪飙得整脸都是还不停狂摇玉首,我的大屁股坐在她的身上让她根本动弹不得任由我蹂躏她的奶子,近距离看其实这美人脸蛋无辜又清纯…

  嗯反正我有的是时间,我就好好慢慢的享用这个处女尤物好了。

  我撕开她嘴上的胶纸,她马上痛哭流涕的叫喊着。

  「呜哇哇!!好痛啊!!!救命………救命啊!!……呜呜……」

  我压在她身上,将床头边的桌上把电话拿过来,打开了她偷东西的影片让她看,邪恶的威胁着她。

  「妳最好给我闭嘴!不要忘记了这证据还在我手上哦,妳最好乖乖让我干妳,要不然我直接抓妳去警察局!」

  「呜哇哇哇哇哇……」

  看来我不应该这样子欺凌她的,身世悲催的她已经很可怜了,现在还碰上我这头吃人猛兽,她听了我这番话后,张开的小口再也叫不出声,泪水缓缓的滑落,美丽的那张脸露出那种绝望落魄,伤心欲绝的神情简直让人看到心都碎了。
  不过我的性爱观念里是没有怜香惜玉这四个字的。

  我贴着她的脸蛋用嘴巴含住她的樱唇,饥渴至极的用舌头撬开她的皓齿,如一条毒蛇般的在她嘴腔横冲直撞,叫这学生妹见识见识下什么是舌吻。

  她的唾沫又香又甜,我吻得更是疯狂,接着双手掐住她的脖子不停的舔吻她的鼻子和那泛红的双颊,她羞怯至极的闭上美丽如星辰般的美眸,我就重重的吻落她的眼皮上。

  几乎脸上每一处我都没有放过,这女孩实在是太美味了,我非得要将大量的唾沫涂满她的脸蛋不可!

  「呜……嗯嗯………呃啊啊啊啊………不……」

  「真香…小茉妳不仅奶子香,就连妳身上每一处都那么香…」

  我花了整整半个小时,慢慢的舔遍她的全身每一寸肌肤,然后开始攻击我十分大爱的巨奶。

  我按住她的圆滚巨奶,一大口含住她的乳尖,撕咬着那颗坚挺性感的奶头,不停的将那两团丰满巨奶来回挤压搓扁,将左右乳尖轮流的咬来咬去…

  来来回回的花了半个小时来品尝这乳肉大餐,她的酥香巨奶让我痴迷到不能自拔的境界。

  「啊啊啊啊!!不要再咬……了啦……呃呃呃…好痛……呃呃呃啊啊啊……」
  她被我整得整个脸蛋泛起性感艳红的余韵,嘴唇抖个不停,我兴奋的将双手紧紧榨住她的奶子,手臂提劲用力的往下压,直把她原本圆滚状的巨奶给压得扁平,她就叫得更浪更大声。

  「妳的奶子长得这么淫荡,我还真想把它榨烂呢!」

  「不!!呃呃呃呃………要破…要破了啦!!好痛啊啊啊……呜呜呜哇哇哇哇!!!」

  我发疯似的重复上下把圆滚大奶子拉上榨下,不停的叫爽着,她被我这番恶毒的魔爪榨奶得失心疯的哭喊着,当我的嘴唇碰到她最私密最敏感的阴唇时,她就全盘崩溃了。

  「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我把头埋在她被撑开的双腿间,双手伸下去抓住那小屁股,近乎疯狂的吞噬舔吻啃完着这美丽无比的蜜户,刻不容缓,我一定要尝够这让我几天来都朝思暮想的处女蜜户。

  玩了她的蜜户再花了半个小时玩她的奶子,夏茉就这样被我搞得淫喘吁吁,整个玉体轻微的抽搐着,她的嗓音越渐无力小声,我趴在她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天…我很早就想要这样侵犯一个女人,没想到今天终于得尝所愿,而且还是个这样清纯亮丽的处女学生妹,这等美事,要不是前世修来的福气,哪能这么幸运降临在我身上?

  「好了!我要帮妳开苞了!妳最好忍着,第一次被我干算妳倒霉了…不要被我干死才好!死了不好玩了呵呵……」

  我的淫痒大肉棍已经快要受不住要爆发了,趁她还没回过神来我已经用胶布再次封住她的嘴巴,将她的双腿撑开,把龟头贴在深缝里上下来回的摩擦着。
  她虽然嘴巴一直说不要,可是生理反应总是最诚实的,她的蜜户已经流出了大量的爱液就是铁铮铮的事实。

  我就做好暖身运动,将溢流出来大量浓稠的爱液濡湿我的龟头,然后缓缓的把淫痒肉棍插进去蜜户里…

  「呜呜呜呜呜呜呜!!!!!!!」

  天啊这等美妙的处女蜜户好紧好紧,幸亏她整个蜜户里都有爱液滋润着要不然我也不能顺利的插进去呢!

  我猛力一顶,将近半根的肉棍插在她体内,插到她全身弓起,绝望至极的淫喊一声,血丝马上伴随着蜜户从肉缝溢了出来。

  真是他妈的太爽了!和处女做爱就是一个超赞的享受啊!

  由于她的蜜户未经人事,肉棒只插进去半根,我感到龟头就已经碰到子宫口了。

  这女孩的处女蜜户简直是极品中的极品,阴壁紧实无比的包裹着我的肉棍,皱叠的肉块紧紧贴着并摩擦着我的敏感地带直把我带上极乐天堂,让我爽到张开大嘴嘶吼着。

  可怜了夏茉,我已经被兽欲占据我的理智,根本不可能给她一丝喘息的空间,迫不及待的开始急促凶猛的狂肏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第一次性爱的痛楚扭曲了她的颜面神经,全身被我来回抽插不停的剧烈弓起倒下,她拼了命瞪大那已经失去了智慧的美眸看着我,料她也没想到她第一次就给了我这根大肉棍强暴吧…

  不夸张,刚开始五十多次的抽插我的肉棍并没有全数插入她刚刚开苞的蜜户,我当下在想:要是我将整根八寸长的肉棍捅进去,她那娇小的蜜户不知道会不会承受得了…

  「好爽啊…嘿嘿…怎样?是不是爽死了?…我还没有全部插进去哦…妳看!」
  我扯着她被汗水淋湿的头发,粗暴将她的玉首拽起让她看看我们正结合在一起的性器官,哈哈,不过可能她那两团大如排球的奶子应该遮挡住她的视线了,应该看不到吧。

  「呜呜呜…………呜呜…」

  「要不要我全部插进去啊?」

  「呜呜!!!呜呜呜!!!呜!!」

  「妳将第一次献给了我,我也不敢怠慢啊,小茉…接招吧……啊啊啊…」
  我拍了拍她的小腹,蛮横的用力一顶,将铁硬的肉棍一寸一寸硬生生推进去,直把她肏得被麻绳紧缚的纤细身子像打桩机一样剧烈狂抖,泪水飙得一脸都是,直到我的整根肉棍全塞进她的美妙蜜户里,她的阴道伸展到最极限,我的龟头已经掰开她的子宫颈,进去子宫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真是疯狂爽快至极的性爱,能够如此疯狂的奸淫这个被绳子绑成一块的美人肉体,那种极度的感官和视觉刺激让我一个大男人也禁不住全身颤抖…

  此刻我身上每一处神经线和脑袋都被淫毒的兽欲盘绕着,让我干红了眼,双手紧紧把那被麻绳缠绑的纤腰握个全满,更加疯狂的抽插起来!!

  「哦!!哦!!太爽了!!!」

  「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把夏茉奸淫得全身疯狂剧抖,她的紧缚肉体随着我的猛烈冲撞一寸寸的撞向床头,我越干越勇,也越渐凶残,她的头部已经顶撞在床头了,我就将她被对折的两只腿抬高撑开压在她的上半身,提高自己的大屁股压在她的臀部上继续疯狂猛干!

  「呃呃呃呃!!!呃呃呃!!!…………」

  整张床被剧烈的性爱动作不停的发出枝丫声,我那宛如野兽般的怒吼盖过她的虚弱呜咽声…

  「啊啊啊!!受死吧妳!」

  我疯了似的紧紧榨着那被我干到上下左右摇摆的两团圆滚大奶球,足足插了十分钟,从一开始暴力至极的抽插转为三浅一深的活塞运动,这天赐的美肉任由我的肉棍横挑竖插着让我高潮了好几轮呢!

  夏茉被我肏得双眼翻白,泪水已经流干了,痛苦的表情随着她得到的剧烈高潮渐渐扭曲成淫浪的神情,而且更爽的是,每当她一高潮,就把我的肉棍夹得更紧,全身抖得更欢。

  我随着她的身体反应算了一下,她应该被我干到至少有三次高潮。

  能够如此成功的驾驭一个美女,真是让我自豪无比。

  再过了五分钟之余,我已经达到极限了,发疯似的榨住她的巨奶,肉棍狠狠一插直接给这个美人儿来个剧烈的体内射精!

  「呜呜呜呜呜呜!!!」

  我吼叫着将热精一股股的全部泵进她的子宫里,而她也同时达到猛烈高潮,一股热流覆盖住我的龟头,接着就是温热的爱液狠狠的扑向我那正在射精的龟头上!

  霎那间我感受到了那毕生以来绝无仅有的快感,身体仿佛已经和她一起融化开来…那种舒畅,也真不知道要怎样形容…

  「啊啊啊……小茉…妳让我爽死了……」

  如此剧烈的性爱让我累坏了,射完精后我就重重压下去将她的玉体紧紧抱住…

  这女孩真是美妙绝伦啊…居然可以让我发泄完毕了肉棍依然淫痒万分…我就任由那欲求不满的肉棍塞在她体内继续存温。

  「…呜…………」

  此刻夏茉微睁的双眼已经失去色泽,痴呆的看着我,她那苍白的脸蛋被鼻涕和泪水溺惨了,被紧缚的肉体在我的怀里呈不规则状,虚弱的抽搐着,一双柔软大奶子被我的胸肌压得扁平,我拨开她的头发,额头贴着额头深情的看着她好久好久,因为我要把她这个模样深深的印入我的脑海里…

  我轻轻的撕开她嘴上的胶布,她马上张大了口,却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喂喂…醒醒了…还在高潮着吗?哈哈……」

  「………」

  她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呆呆的看着我。

  我慢慢的爬起身,缓缓将依然铁硬的肉棍抽出,这一抽还得了,大量的精液直接从肉缝倒流出来,这时她也有反应,跟着发出了虚弱的淫叫声。

  我两的下体都被汗水淋浴得湿漉漉的,她的阴唇由于被我的大肉棍不停的撑开插入,已经闭合不起来了…

  「啊啊啊………」

  「怎样啊?是不是很好玩啊?看妳样子好像爽到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哦……」
  我继续趴坐在她身上把玩着那双被我捏得指印斑斑的奶子。

  「救命……救命啊……不要…不要………」

  「什么不要…我还想再来一发呢!我今天不会放妳走的…妳就乖乖的被我干多几次吧!」

  我捏住她的乳头,邪恶的说道。

  「不……………」

  哈,这小妞,心灵怎么这么不堪一击,被吓一吓居然昏过去了。

  我轻轻的拍了一下她的脸颊,再看看她那双被麻绳紧捆的大奶球,放肆的蹂了一遍,才将她身上的绳子解下。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时了,夏茉就这样躺在我的床上气若游丝的昏睡着…

  我突然狂躁起来,走了开去背部靠在落地窗点了根烟,目不转睛的看着床上的美人儿。

  当下我就决定了要让她留在我身边,就算不择手段,我也要把她占为己有!
  我见她那清纯的样貌和那性感动人的玉体,让我不禁又在她奶子上打起乳炮来。

  「哦哦………」

  在昏睡的美女奶子上乳交给了我蛮新鲜的快感,我兴奋满足的将淫精喷射在她的脸蛋上,夏茉的33F罩杯大奶子实在是令我无法自拔,让我射了又硬,又再次打起第二次奶炮,足足射了十多股热精,全部都喷在她的脸上。

  乳白色的精液把她的美脸濡得一塌糊涂,淫糜透顶至极让我相当满意,也不把她擦干,本想叫她起床再继续欢好,不过见她睡得这么甜,还是让她休息一下吧。

  我在厨房煮了一杯咖啡,回到房间里打开电视,爬上床将夏茉的上半身枕在我的胯下,一边看财经新闻一边双手把玩着她的奶子。

  ***********************************
  今晚可以说是我活了二十八年来最销魂的一个晚上,然而这只是序幕,我根本没有在看电视,满脑子就只是想着要如何把这女孩给玩坏…

  想着想着,她也醒了过来,她一睁开眼见自己的乳房被我的大手抚弄着,惊恐的叫了一下。

  「啊啊啊!!!………」

  「小茉……妳醒了啊……哈哈,我刚才吓吓妳妳就昏了过去,真不像话啊…」
  「呜……我…呃…好痛……」

  她赶紧爬起来双手按向小腹,幽怨至极的看着我。

  「呜哇哇…你…你刚才…射……射了那么多…不……我…会…会怀孕…的啊!……」

  我将她拉回我的怀里,伸手抓住她的细腰邪恶的笑起来。

  「哈哈哈…要是有孩子了我就把妳娶回家…」

  「呃……哥哥你…放开我…呜哇哇…」

  她露出委屈的表情抽泣着一轮粉拳打在我的胸肌上,胸前那两团沉甸甸的巨奶乳浪奔腾,让我乐得开怀大笑起来伸手环抱着她的细腰,任她的柔弱粉拳敲打着我的胸膛。

  「不要哭了啦…哈哈,妳刚才也高潮很多次了吧…怎样啊性爱的感觉如何?妳现在已经当大人了哦…」

  「呃呃呃…你…你太坏了!我……我差点……就死掉…了啦……」

  可怜的夏茉,她可能想着刚才被我这样暴力的紧缚奸淫,纤细的身子恐惧的颤动起来,又再次流下眼泪,我二话不说将她搂进怀里,抚摸着她光滑细嫩的香背,温柔的将脸枕在她那柔软秀发里。

  「乖…不要哭了…来,妳肚子也饿了吧?我煮个面给妳吃好不好?」

  「呜呜……呜呜……」

  这妹子温热的眼泪都沾湿了我的胸膛。

  这小妞体态轻盈,我轻而易举的就可以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我把她带到厨房将她放在椅子上,这时窗外开始传来了阵阵雨滴声。

  「妳乖乖坐着,很快就有得吃了。」

  「嗯……」

  雨下得渐渐大起来,秋天近冬下的豪雨总是带着劲风,我把室内的暖气打开,将一碗香喷喷的面放在她面前。

  她快速的抓起筷子又狼吞虎咽起来。

  「下大雨了…妳还要回去吗?不如留在这里吧。」

  我坐在她面前说着。

  这妹子要是说不要,我一定再把她绑起来强暴,让她永远离不开我这个淫窟!
  「嗯…明天是周末…我可以留下来?」

  她傻傻的让面条挂在嘴边晃啊晃的回答着,我见了哈哈大笑起来,这妹子,边吃东西边说话也笨拙得太可爱了吧。

  「妳要留多少天都可以,小茉…妳要不要搬过来住啊?我来照顾妳好了…」
  我大胆的要求着,反正她这个笨女孩已经无法脱离我的魔掌了,索性要她搬过来,好让我可以「疼爱」这个巨乳细腰的清纯小美女,嘿嘿…

  「啊…那…那…不就是…同居…了?我有听说…可是…可是…那是男女…朋友……才能做的事…啊……」她楞了好久才支支吾吾的说着。

  「妳现在就是我的女朋友了,我很喜欢妳,妳不喜欢我?嗯?」

  我伸手磨蹭她的果冻般的脸颊,眯着眼邪恶的说着。

  「我………我………」

  「那明天我带妳去和妳的那一直欺负妳的亲戚说,顺便把妳的东西都搬过来。」
  「哦……」她露出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回应着。

  我霸道蛮横而且变态的性格不是每个女孩都能承受的,不过夏茉这个女孩有点笨,居然傻傻的什么都答应了…

  「谢谢…谢谢你…嗯…我该怎样称呼你?…」

  「我姓严,单名一个翼字。」

  「翼哥哥…谢谢…谢谢你…」

  看她傻傻的还不知道自己一脚已经踩进了我的变态淫窟里!

  看她露出了些许开心的模样,感觉自己终于可以脱离苦海了,可是她并不知道她眼前这个男人的「危险」程度会随时要了她的命…

  以我现在的经济能力,养个小女孩当老婆实在容易,我不仅要好好调教并开发她前后两个肉洞,还要把她培养成一个只听我话的性爱尤物,让她永远屈服在我的肉棍下,永远不能回到正常的生活…

  「我…可以吃…香蕉吗?」

  我被她这番话楞了一下,然后就哈哈大笑起来把桌上那束香蕉摆在她面前。
  「当然可以了!」

  这妹子吃完了一整碗的面,连汤底都喝个精光了还想吃东西,她胃口这么大,营养都跑到乳房去了吧,要不是这样子为何她的身子这么纤细弱小呢?

  她赤裸着身子一口口吃着香蕉,让我见了也硬起来,她看到我有反应了,害羞的马上把香蕉快速啃完,然后低着头不敢再看我。

  那天晚上我俩再缠绵交配了一次,才满足的抱着她睡到天亮。

  隔天一早我就带她到她亲戚家。

  那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因为我和她所谓的亲戚争吵起来,见我开着一辆豪华轿车,居然要向我讨钱才能把夏茉带走。

  我懒得理他们,由于我这个彪形大汉凶神恶煞的他俩公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让我更加愤怒的是,他们居然让夏茉睡在一间小得可怜的杂物房!

  这就算了,夏茉房间里的东西和衣服少得可怜的东西,除了只有三件校服和校裙,一套地摊货的衬衫和牛仔裤外,还有她收着的从初中到高中的课业书本和作业…整个房间就只有一张薄薄的床铺,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赶紧把夏茉从那糟糕透顶的地方带走,用了一笔钱打发了他的那些欺人太甚的亲戚,一分钟都不想要待留,我怕我会忍不住对他俩老动粗,夏茉离开时也不回头,或许她已经麻木了,回程都只是发呆的看着车窗外。

  我把她带到购物广场里,牵着她的小手走进了一家服装店。

  她像和小孩子一样开心的看着服装店里的裙子,我拿起几件连身裙给她试穿,当她从试衣间穿着那间雪白的连身裙走出来时,那宛若天仙般的清纯貌美让我看得有点发呆。

  「很漂亮哦!来,妳喜欢哪件都试穿看看吧…」

  「翼哥哥…你…不要……破费啊…这些裙子…好贵啊…」

  她紧紧抓住我的衣袖,露出不安的神情看着店员将衣服打包好,我只是静静的付钱,接着在广场上溜了几个小时。

  这女孩太易懂了,我一见她双眼发亮的看着那些女性用商品,我就二话不说的都买了下来,手里提着大包小包的离开。

  回到我家后,我把东西交给她,深情的吻了她一下,把袋子全部放在沙发上。
  「小茉,这些东西我买给妳,妳以后要乖乖听我的话哦…」

  「谢谢…谢谢…」

  她双腿发软的依靠在我身上,我感到她纤细的身子微微的颤抖着,她抬起头来不安的看着我,一双水汪汪的美眸又泛起丝丝香泪。

  「妳整理一下妳的东西,我做饭给妳吃…」

  「嗯……」

  隔天一早,我就送她到学校去上课,中午时分就要她到我的杂货铺帮忙,这妹子还蛮勤快,虽然搬搬抬抬的杂务我没让她做,可是她都会细心整理架子上的货品,一些我从来都懒得动手管理的事务呢。

  回到我家了晚饭过后她就静静坐在饭桌旁复习课业书,而我就坐在她身旁追着我喜爱的小说。

  我发现夏茉对我有一定的避讳,这也当然了,和一个陌生的男子住在一起,又不知道我何时会发难起来对她伸出魔爪,害怕也是正常的哈哈……

  我发难是迟早的事,她可要有心理准备……要不然……嘿嘿……

  ***********************************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