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6)

  「主人,前面就是银树要塞了,唔……主人……等等啊……」女仆露丝被我揉着玉胸,一边驾着4个美女马做的马车,已经隐隐约约看到要塞的尖顶了。
  我架着马车停在了要塞边上的小树林里。

  「我这次要单独行动,这个女伯爵比较棘手,你们就在这等着。」在几位穿着全套马奴的美女被我用束缚带把他们穿着马蹄靴的双脚捆死,带着眼罩女马现在双腿也被捆死了,这下马车就哪里都去不了了。

  我打开马车里面,一股浓厚的腥臭和美女的体味立马飘散出来,4位被我玩弄了好久的美女立马「呜呜呜……」不满的对着我大叫。

  她们的玉体上全是乳白色就精液,丝袜也被她们自己的淫水和香汗浸湿了,这淫荡之极的场面被任何人看到估计都会忍不住扑上去。

  「几位美女不要叫了,都这时候了难道我还会放了你们吗?哈哈,不过我马上要离开一下,估计是你们逃脱的好机会,所以……哈哈,我不会让你们有这个空闲的。」

  我随手一招,一个魔法阵里就出来了几只和小孩一样大的红毛猴子。

  「这是非常有趣的魔兽,叫痒痒猴,他们喝喜欢帮别人挠痒哦,就人它们陪你们几位大美女玩吧。」

  美女们立马惊恐的睁着大眼睛,拼命的摇头,但猴子还是开始在她们的娇躯上动手动脚起来。

  我把车门关上,立马传疯狂的「呜呜呜……」声音,这下她们是不可能有什么精力还能逃走了。

  我又看向了目前表现最好的女仆露丝,露丝都被她们那折磨样子吓傻了。立马跪在了我面前「求求主人开恩啊,奴家绝对不会逃跑的,求求主人手下留情啊。」
  「哈哈,怕什么,好!看你这么乖,我就给你最轻松的束缚吧。」

  穿着黑白色的暴露的女仆装露丝全身都在发抖,2条白丝美腿不断的扭捏,好像十分害怕。

  我手一转,一个黑色透明魔法球出现在我手上。

  「这是非常高端的空间魔法,可是非常珍贵的,这次我就心疼你,特地给你用了。」透明球突然发出几道黑光打在了露丝的四肢上,诡异的事发生了,只见露丝那白玉般的四肢突然消失不见了,四肢的横界面是光滑的魔法切口,而露丝整个人就如一个没四肢的女仆肉枕一样,一下掉到了地上。

  「啊啊啊!!!主……主人……这是……我的手,我的腿……不见了啊啊…
  …救命啊啊……「

  「露丝你冷静一点,不要乱叫!」

  「主人!!!这是为什么啊……我表现这么好……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
  很显然,突然变成肉段子的露丝根本不可能冷静下了。

  「啊啊!!吵的我头的疼了!!你再这么闹,我就不把四肢还给你了!!」
  「啊……这……呜呜……」突然听到我说四肢还能还原,就算受到惊吓的露丝,也不得不强忍着情绪安静下了。

  「瞎叫什么?真是的,你有感觉哪里疼吗?」

  「啊!主人这么一说,我还真没有一点疼痛,咦?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主人?」

  「这是我的空间魔法,你的四肢没有被切除,只是被我转移到我的异空间里去了,我随时能办你还原的,懂了吗?」

  「噢……原来是这样,这感觉好奇怪,明明能感觉到手脚的存在,但现在身子却是这样的。」露丝看看自己肉棍一样的身体,还是有点后怕。

  「是啊,我能随时帮你复原的,但是,也只有我可以复原,如果我不愿意,你一辈子都只能当肉枕头了,知道吗?真是的,吵的我头的疼了。」

  「啊啊~ 对不起,对不起,主人您饶了小奴吧,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啊,以后再也不敢了。」开什么玩笑,后半辈子这样生活?打死也不行啊,露丝这个小女仆吓的脸都白了,赶紧蠕动着身体,梨花带雨的向我求饶。

  「哈哈,也不怪你,好了,这下你没束缚感了吧,就在这等吧,这几个女马也被我捆死了,不会再移动了。」我说着又放出一个魔法防护罩,这个防护罩能人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而且还有想墙一样让别人进不来。

  「好了。你们在这里很安全,我已经在防护罩里放了治愈系的恢复魔法,你们不吃不喝也能撑了3天吧,哼!3天我还不把那女伯爵解决?」我不管身后不停传来的呜呜抗议声,一个人向银树要塞前进……

  而一向以铁腕著称的女伯爵——安东妮也有她的烦恼,她是不含一点水分的武官,她以前就是军队的将军,1米8的身高,金的发亮的头发,五官虽没有那么精美,但绝对不难看,甚至有那么一点俊俏,如果她女扮男装绝对迷死一大堆小姑娘,身材还是十分标准的美女身材,凹凸有致,能看出隐隐约约的肌肉藏在着诱人的身体里。

  「该死,练了一会剑就累了,这东西到底是什么,找了那么多专家都弄不下来,这帮没用的废物。」身穿一身干练变装的安东妮在院子里练武,但是一定非常突兀,只见一个黑色的束腰牢牢的束缚着她的胸部,胸部被收缩到了最紧,安东妮现在的要细到了一个夸张的程度,让人感觉随时会断掉的样子。

  「呼……简直是喘气都难啊,我的五脏六腑都快挤到一起去了。这鬼东西突然就冲天上飞到我身上来了,这是有人想害我吗?但为什么是束腰?」安东妮气愤的看着自己的杨柳细腰,要是一般的贵族少女还好,但对于戎马一生的安东妮来说这简直就是酷刑。

  「还以为战场上那重的要死的铠甲是最难受的,但和这束腰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真搞不懂那些贵族小姐是怎么忍受的,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吗?」安东妮又在束腰上用剑划了几道,果然,还是连个划痕都没留下。

  感觉有点喘不上气的安东妮停止了锻炼,扶着墙坐下,一向强势的她不由的有些恼火,如果被下属看见自己现在着弱不禁风的样子应该会大失威信吧。
  在安东妮烦恼的时候,我已经伪装成普通商人混进了银树要塞……

                (7)

  我在要塞周围查看了很久,不愧是女伯爵,要塞周围全是精英守卫巡逻,我根本没机会闯入,真闯进去守卫和女伯爵估计我也打不过,看来只能智取了。
  在要塞门口观察了几个小时,终于从里面出来了几个女仆,应该是出来买东西的,终于有机会了,要塞防御再好有什么用,你不可能连你的女仆都能保护吧,呵呵……

  我跟了一个女仆很久,终于有了机会,我把她一下拖进了一个巷子。

  「你!你是谁?你想干什么吗?唔……呜呜……」

  女仆被捂着嘴拖进巷子,我立马使出了催眠术,女仆挣扎了一会就双眼无神的停了下了。「

  「你在要塞里面负责什么啊?」

  「负责女伯爵大人的饮食。」女仆没有感情的回答道

  该死,我还希望是帮女伯爵换衣服的呢,这样就可以偷偷的让她穿上魔法的拘束衣,这样我就可以轻松抓获女伯爵了。但她是个管饮食的女仆,这……
  我抓的脑袋想了半天,突然,我笑了起来,有办法了……

  我把女仆买的东西拿出来,有蔬菜,水果,面包,我拿起来一个奶油面包。
  我把面包小心戳了一个小洞,然后把我准备好的东西慢慢的挤了进去,然后放进她的篮子里。

  「这个面包一定要让伯爵大人吃知道吗?」

  「明白。」女仆依然没表情的说道

  我把发女仆送出了巷子,然后打了个响指,女仆就突然惊醒过来。

  「咦?怎么了,好晕啊,刚才发生了什么?」女仆摇摇头,什么都不记得了,一看自己的篮子,哦,自己是出来买东西的,赶紧回去吧。

  我看着慢慢远去的女仆,不由的笑了起来。

  隔天早上……

  伯爵安东妮慢慢悠悠的从床上起来,几个女仆帮她梳洗打扮,不一会,安东妮一身干练的女式军装。

  一桌子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安东妮优雅的喝了口咖啡,吃了个香草鸡蛋,最后拿起面包吃了起来。

  刚吃了几口,安东妮就皱起了眉头,她感觉口中的面包越嚼越粘,有种粘稠的液体在嘴巴里溢出来。

  「爱丽……你这……面……面包……包……唔……呜呜……」安东妮刚想问女仆这面包是怎么回事,就感觉口中的液体越来越粘稠,嘴巴越来越张不开了,没一会她就感觉自己的牙齿,舌头,和嘴唇完全粘在一起了,虽然冲外表完全看不出来。

  「呜呜呜……」安东妮疯狂的用手指扒着自己的嘴巴,但她火红的双唇纹丝不动,牢牢的合在一起。

  身边的女仆和守卫也发现了不对,赶忙过来帮女伯爵,但没一个有办法的,整个要塞乱成了一锅粥。

  安东妮这可是吓坏了,她从军那么多年,但没见过这种事情啊,她疯狂的呻吟着,但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她急的满头大汗,急躁起来后她立马感觉喘不过气来,要知道她可是穿着超级的束腰,现在有把嘴堵上,她的气完全不够,美丽的小脸被憋的通红。

  但终归是有经验的军人,没多久,她终于稳定了下了……

  安东妮用笔纸和别人交流,让下人赶紧带炼金术师和法师过来,他们应该能解决她的这个麻烦,然后她马上把佩剑带在身边,她在军队多少年了,看着情况肯定有人要害她。

  我在要塞外看着几十个炼金术师和法师进了要塞,我就知道计划成功了,我给她吃得可是迷雾森林里特殊魔树上超稀有的百年丝虫的体液,这体液粘稠无比,只有我的解药才能稀释,所以我根本不怕别人能帮她解开。

  「呵呵……我到要看看你能怎么办,你战力和智慧超高又如何,我到要看看,饿你个几天,我看你还哪来的力气,到时候抓你还不是手到擒来,哈哈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