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道,该起床了,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要不然妈妈又会说你了,大家都在等你呢!」一个灵动悦耳的声音在床边响起,这样的天籁之音要是能叫声老公就是人生一大享受了。

  被窝里的家伙显然还留恋那夜晚带来残留的温暖,翻了一个身,继续不动声色的睡觉,缩成一团的他看上去就像一只大虾米,当然是一只爱睡懒觉的虾米。
  「无道,真的要起床了!」见还是没有动静,女孩只好带着浓浓的羞意道:「只要你起床,不管你要雪痕做什么,雪痕都答应。无道~ 你起床嘛,好不好吗?」

  一听到这个令人兴奋的暗示,叶无道这头色狼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将女孩子搂在怀里,用鼻子在她的长发间狠狠闻了几口,一脸陶醉状道:「真香啊!
  红楼梦里贾宝玉有花气「袭人」,我叶无道有「雪痕」流香,不比他差,嘿嘿嘿……「

  「雪痕,我可是听到你说,如果我起床了,你什么都答应我了,那你今天一定要和妈妈一样吃特色早餐,我们可是说定了,你可不要反悔啊!不然,嘿嘿…
  …「

  「哼……知道啦,无道你这个大变态,大色狼,就喜欢欺负雪痕,人家从今天开始和妈妈一起天天吃特色早餐,这下你高兴了吧。」

  「雪痕,我的漂亮的好老婆,我哪是欺负你啊,没看见妈妈都三四十岁的人了,平时不用一点化妆品,皮肤身材却依然那么好,这不都是特色早餐的功效吗,你看妈妈的皮肤就像婴儿一样细嫩,不羡慕吗?老公我可是为了你着想啊!」
  现在还只有十五岁的慕容雪痕已经可以看出长大后一定是个绝色美人了,精致无瑕的小脸,粉嫩如玉的肌肤,加上清脆动听的嗓音和发育完好的身材,绝对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而且她对音乐的造诣只能用天才来形容,十一岁就在世界四大歌剧院之一的美国大都会歌剧院演奏自己创造的曲子,被一致认为是二十一世纪的「女性莫扎特」。

 更重要的是经过文化艺术和音乐的熏陶加上严格的家教使得小小年纪的慕容
  雪痕温婉如水,被叶杨两家公认为是未来叶无道这个小皇帝的妻子,叶正凌对她可真是疼到心里去了,谁要是敢欺负这个自己钦定的未来孙媳妇,他一定饶不了那个家伙,就是叶无道也不行!

  慕容雪痕,就是她在十三岁的时候献出自己处女身让叶无道这个对自己垂涎已久的色狼成为真正的男人,事后看着床上那鲜艳如夜间魅惑玫瑰绽放的血迹,她并没有丝毫的后悔,只是含着泪水低声呢喃着叶无道的名字。

  叶无道将慕容雪痕按在床上,低头凝视着自己的第一个女人,看着那让人忍不住要咬一口的白嫩脸蛋,色心大起,贴上慕容雪痕的柔软的嘴唇,细细品尝着那只有他才知道的美味,双手也不甘寂寞的在她的身上滑动。

 早就将自己一整颗心全部交付给叶无道的慕容雪痕主动将娇小的身躯贴向不
  知道该说是男孩还是男人的叶无道,她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好,但是总抗拒不了叶无道的挑逗。小手紧紧搂着叶无道,樱桃小嘴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在慕容雪痕并不大但柔嫩似雪的胸部流连许久后,终于暂时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叶无道松开手,重新坐在床上,朝衣衫不整脸带春意的慕容雪痕促狭道:「妈妈可是在等我们哦,到时候又只是说我一个人的不是,又怎么知道是某人勾引我的缘故啊!」

  慕容雪痕整理好衣物,妩媚的白了叶无道一眼,娇嗔道:「谁让你不肯起床,还说人家勾引你!以后都不要理你这个没良心的大坏蛋了,大坏蛋叶无道!」
  慕容雪痕这种妩媚到骨子里让人心颤的一面是不会在别人面前展现出来的,在别人眼里她只会是个江南仕女图中那种抚琴的温柔淑女,只有在叶无道面前,她才会展露那不为人知的异样魅力。

  这就像很多小说里所说的天生媚骨吧。

  叶无道捏着慕容雪痕的小鼻子,笑道:「不理老公我你理谁去!不听话就把你当早餐吃了!不过今天就能看的雪痕和妈妈一起吃特色早餐了,老公我可乐坏了」

  终于在慕容雪痕的拉扯下,来到了饭桌上。早餐开始了,首先上来了两个穿着薄纱长裙,几乎全身裸体的美女,她们共同的特点就是胸部及其丰满鼓胀。
  叶无道直接撕开了一个美女胸前的薄纱,大嘴吸吮住那红润的葡萄用力的吸着,享受着美味的乳汁。吸吮乳汁的同时,叶无道的手也没有闲着,直接将手指插进美女下身的长裙中,抽插着美女的肉穴。

  爸爸叶河图也和叶无道一样将另一个美女的乳头含在嘴里细细品尝了起来。
  叶无道吸力几口甘甜的乳汁之后说道:「妈,爸,雪痕从今天开始也要和妈妈一样吃特殊早餐了!」

  「真的吗?看来雪痕想当我们无道的小媳妇都等不及了,无道,你以后要是不好好对雪痕的话,看我和你爸不打死你!」听到妈妈的调笑,慕容雪痕的小脸羞得通红通红的。「妈,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会好好对雪痕的。」

  这时,妈妈和雪痕的早餐终于上来了,只见走进来十个强壮的像史泰龙一样赤裸的男人,每个人胯下的鸡巴都有25厘米长,粗细如婴儿手臂。

  杨凝冰今天穿得是白色的职业套裙,黑色的丝袜将她的美腿勾勒的完美无缺,勾了勾手指,几个猛男早已被杨凝冰性感冰美人的样子刺激的鸡巴高高勃起再也忍受不住,一个男人撕开杨凝冰的内裤,将自己的大鸡巴对准杨凝冰的屁眼。
  「啊,哦,好硬啊」杨凝冰不愧是D省四大美女之一的「冰山女神」,就是眉头紧皱的样子还是那么迷人,完美脱俗的脸蛋,天生带着一股冷冷的默然,仿佛月之女神般寂清得近似冰点。

  「呜?!!……」妈妈杨凝冰的嘴巴先被一根肉棒粗暴的直戳到底,一直顶进她的喉咙里,然后便是她的屁眼,一双大手用力的掰开她那两片高翘而性感的臀肉,将自己粗大的鸡巴强行插了进去,最后便是她的蜜穴,一个肌肉男抱起她被丝袜包裹的性感的美腿,朝上一台,便将自己怒挺的肉棒迫不及待的插进了刚刚露出来的蜜穴中去,疯狂的抽插起来。

  「呜!!!……呜!!!……呜!!!」杨凝冰被五个肌肉男包在里面,双乳间还夹着两根肉棒,被插的全身乱颤不断的浪叫,她那美妙的身体让肌肉男们的欲望燃烧到了顶点,一个插的比一个起劲。

  看这妈妈这样冰美人被男人的大鸡巴随意操弄的样子,叶无道的鸡巴顿时直了起来。向爸爸叶河图看去,只见叶河图看着妻子性感的躯体被男人粗大的鸡巴狠狠操弄着,兴奋得涨红了脸,喘着粗气,一只手将美女的乳房捏得乳汁四溅,一只手不断的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享受着前后的夹击,杨凝冰舒爽不已,主动用柔软的双手各自套弄着两个男人的鸡巴,双脚还夹着一个男人的鸡巴,给他足交。

  「杨夫人,啊,我不行了,我要射了,你的屁眼实在太紧了,夹得我的鸡巴忍不住了。」

  「恩,啊,人家的屁眼都快被你的大鸡巴操烂了啊,射吧,狠狠的射在人家的直肠了,把我的肚子射大才行啊……用力操我的屁眼吧……啊啊……」

  杨凝冰的淫荡呻吟更加激发了男人的兽欲,每次都将粗大的鸡巴完全抽离骚浪的肉穴,然后狠狠的一插到底,杨凝冰的肉穴被插得水花四溅,魂都快被插上了天。

  在杨凝冰紧密温暖的淫穴的刺激下,男人们都死死的撞击到底,直到把那柔软还带着阵阵吸力的娇嫩花心都给撞变了形,「呜呜……嗯嗯嗯……呃呃呃……
  你们的鸡巴好大啊……啊啊把……我干的……都快上了天啦……啊啊啊……
  好爽啊!……「杨凝冰一边卖力的扭着肥美的白嫩大屁股,以此来拼死迎合男人们的勇猛撞击,一边忘乎所以的尖叫着浪吟着。但见杨凝冰已是瘫软如泥,男人双手握住那柔软的小蛮腰,狠狠的撞击了几百下后……低吼一声,全身伏在杨凝冰的柔软的乳房上,下身犹如高压水枪般的狂喷而出,射到杨凝冰娇嫩体内的最深处,也就是那受孕的子宫里……炙热滚烫的浓精将杨凝冰烫的玉腰一弓,而后刺耳的尖叫一声」啊!!!

  死啦……;就这样全身又如水蛇一般的彻底瘫软下去,痉挛颤抖的娇躯犹如中风,她颤抖趴在地上用那微弱的呼吸哀鸣哼唧着,水汪汪的春眼里尽是一片疲惫……「不一会儿,其他人也忍受不住都将大股大股的精液射进杨凝冰的淫穴和屁眼深处,烫的杨凝冰的花心一颤一颤的,不断地分泌出大量的淫水。

  男人们就这样轮流在杨凝冰的肉穴和屁眼里射过一次精,将她的小腹都射得微微鼓起,然后杨凝冰让佣人拿来了两套阴道塞和肛门塞,用塞子塞住自己的阴道和屁眼防止精液流出。

  这时妈妈杨凝冰向慕容雪痕招了招手,雪痕马上来到了杨凝冰身边,虽然每天都能看到妈妈这样获取特殊的早餐,但是还是忍不住羞红了脸颊。

  「雪痕,你现在还小,身体还没发育好,等你再长大一点,妈妈可要靠你来获得新鲜的精液了,来,拿两个大杯子来,将这些新鲜的精液都收集起来。」
  妈妈等雪痕拿来杯子,缓缓拔出肛门塞和阴道塞,只见大股的精液流淌进杯子中,妈妈还不断用手指抠弄着自己的肉穴和肛门,想要得到更多的精液。接完精液后,妈妈给了雪痕一杯,自己留下一杯,然后先像做面膜一样将新鲜的精液涂满整个脸,剩下的慢慢细细品尝起来。

  慕容雪痕也学着妈妈的动作将今天的特殊早餐全部享用了。叶无道和父亲叶河图享用了新鲜的乳汁之后,看到杨凝冰被男人们任意操穴的刺激场景都忍不住在各自奶娘美女的身上射了一炮。

  吃完着令人兴奋的早餐,叶无道拎起阿迪达斯挎包,走向专门接送两人上学放学的奔驰S600,叶无道和慕容雪痕都坐在车后座。

  上车后,叶无道不老实的摸着慕容雪痕柔软的小手,附身在她耳边问道:「前面吃早餐的时候你是不是……」慕容雪痕低下头算是默认了,那个时候她真的有那种冲动,其实被叶无道带入一个陌生的成人世界的她是不知道该如何抗拒叶无道的,只能跟着自己的本能走。

  「我们接吻吧!早上的帐还没有跟你算呢。」叶无道带着坏坏的笑道。
  慕容雪痕没有想到叶无道会提出这种要求,看看前面的司机,低声撒娇道:「可是在这里那个司机会发现的,无道,等放学了回家了再说好不好?」

  叶无道冷哼一声,撇过头不理她。但是眼睛里的阴谋味道却是慕容雪痕永远也看不见的。慕容雪痕漂亮的黛眉微皱,似乎在下一个重大的决心,终于她慢慢躺在后座上,闭上眼睛等待着君王般的叶无道的临幸。

  叶无道嘴角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俯下身含住入玫瑰花瓣醉人的嘴唇,慢慢吮吸那少女独有的清新甜美的津液,舌头熟练的探入慕容雪痕的小嘴,慕容雪痕欲迎还拒的张开嘴,让叶无道肆意的占有自己的樱桃小嘴。

  叶无道悄悄将手覆上慕容雪痕那令他无数次疯狂的胸部,虽然还算不上丰满,但是绝对坚挺,挺翘中又带着几分柔滑如凝脂的手感。他轻轻的揉捏着慕容雪痕的圣女峰,轻缓而温柔,像是要将纯洁无邪的慕容雪痕带入一个充满情欲的温柔漩涡。

  知道慕容雪痕已经习惯自己手的侵犯,叶无道逐渐加大手掌的力道,舌头更加卖力的汲取慕容雪痕小嘴的温暖。慕容雪痕的脸情动的潮红,纯洁的像块水晶的女孩却露出情欲的表现,两者的交织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痴迷。

  叶无道似乎觉得隔着衣服摸不舒服,于是打算把手伸进慕容雪痕的领口,想要零距离的接触那两块连神也惊叹的嫩肉。这个时候喘着气的慕容雪痕突然坐起来,紧紧抱住叶无道,主动的带点疯狂的吻着他,小手胡乱的摸着叶无道的背脊。
  被吓了一跳的叶无道赶紧抱住她,让慕容雪痕的小脑袋靠在自己胸口,左手悄悄伸入她的两腿根处,发现那里早已经是洪水泛滥了,叶无道极有成就感的小声道:「雪痕宝贝,这么快就向老公投降了?」虽然早知道慕容雪痕是很容易达到高潮,但没有想到今天来得这么快,也许是因为是在离别人只有一米多远的地方做这种事吧。

  慕容雪痕挣扎着想离开叶无道的怀抱,但是全身无力的她根本就逃不掉,加上其实她自己内心深处也不想离开叶无道温暖的胸膛,慕容雪痕迹就这样被叶无道抱着,感受高潮那令人目眩的余韵。叶无道伸入她裙子的手隔着小内裤摩擦起来,手指由慢变快的滑动将慕容雪痕带入又一个高潮的酝酿中,趴在叶无道肩膀上的她娇喘吁吁。

  叶无道通过反光镜看到司机大叔正在偷偷的向后面看来,顿时又来了兴趣,故意解开慕容雪痕的胸部的纽扣,直接将慕容雪痕的一对柔软的乳房露了出来,轻轻的用手指在慕容雪痕的乳头上揉捏着。

  叶无道明显感觉到司机大叔的心跳加快了,而且呼吸粗壮了许多。于是轻轻在慕容雪痕娇嫩的耳垂说:「雪痕,那个司机大叔可是在看着你哦,你看你这娇嫩的小乳头可全被他看到了哦,大叔被雪痕你淫荡的样子刺激得呼吸都粗重了不少哦!雪痕真是个小色女!」

  「恩……啊……被司机大叔看到人家的乳头了啊……羞死人家了啊……雪…
  …痕不是小……小……色女啊……要死了……雪痕不行了……「慕容雪痕实在忍不住呻吟,只好狠狠的一口咬在叶无道的肩膀上,使劲忍住自己的呻吟。
  在司机大叔的刺激下,竟然只是揉捏着慕容雪痕的乳头,就让慕容雪痕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看来慕容雪痕实在太敏感了。由于怕再刺激司机大叔会导致交通事故,所以叶无道整理好慕容雪痕的衣服没有继续作怪。

  慕容雪痕脸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她媚眼如丝的抬头瞥了一眼坏笑的叶无道,在他腿上狠狠拧了一下,痛得叶无道呀呀直叫,看到叶无道脸上的神色,慕容雪痕马上后悔的帮叶无道温柔揉起来,「无道,弄疼了吗?谁让你那么欺负雪痕的,一点也不顾及人家女孩子的感受,在这种地方就要跟人家做那种事情!」

  叶无道用无辜至极的眼神望着真的有点生气小美人,果然在温情目光的感染下慕容雪痕仅仅是一点点的气全部消的烟消云散,朝叶无道灿然一笑表示自己已经不生气了,悄悄的在他耳边说道:「无道,我爱你!」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很Q的电鱼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4741586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