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亦假来假亦真

  转眼静已经在EF公司实习三个月了,本来实习期就要结束了。但应为静表现良好,公司延长了静的实习期,而且获得了转正的机会。这是个好消息!说明静的努力在异国得到了认可。静逐渐适应了上班的节奏,虽然每天要开来回近一个半小时的高速路奔波与两个城市之间,但精神状态明显好转,晚上精神头比以前足了很多。也许是工作带给人的自信,我感觉静美了好多,原来略显苍白的脸颊现在已经能看到一抹红润,臀部和胸部也比以前挺拔了好多,更重要的是静的身体现在非常敏感,只要稍微挑逗一下蜜穴便会像泛滥一样淫水四溢,看来降低做爱频率是有一定好处的,我这么认为。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开始让我产生危机感。

  那是一个周二的下午两点,由于实验设备突然停止工作(美国的科研设备有时比不上国内的好,更新换代很慢),至少5个小时的重启实在无聊,我无奈的停止工作提早回家。到家时才两点半,我惊讶的发现静的红色福特轿车停在楼下停车位,静早回来了?不对啊,午饭的时候我们还聊过微信问我几点回家,我说铁定七点以后,静自己说会正常点下班大约六点六点半到,只字没提早下班的事情。不过老婆能早回家我还是很高兴的,毕竟有人说话总比自己看电视强。开门进屋却发现静并不在屋内,钥匙手机钱包都扔在卧室的桌子上。这能去哪儿了?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A市是个大学城,我们住的更是公寓区,没有任何步行能到达的娱乐活动,唯一的解释便是步行去两个街区外的亚洲超市买菜了。我安下心正要换衣服,看到静的手机闪了一下,有一条微信,我按了一下home键打开屏幕锁。静的手机里有我的指纹识别,我们从不保留自己的通讯秘密,但是基于互相信任我们基本不看对方的手机pad。是静的妈妈发的信息,大致说这周日不能视频了,因为要去海南出一趟差。我正要关手机,却被另一条信息吸引住目光。一个叫「白夜行」的人给静发了一条留着哈喇子眼泛桃心的qq表情。「白夜行」我认识,就是隔壁的一个统计研一中国小伙,姓白,我们常叫他小白,算起来是静的低两届的学弟。小伙是静的同乡,挺能侃,为人也还不错,偶尔会来请教静一些统计作业问题,我挺喜欢这个小孩儿的。我好奇的点进他俩的聊天记录,只有三条信息,

  「回来了?」

  「嗯,这就过去。」

  「色色表情」

  没有任何的历史聊天记录,好像都被刻意删除了。最后一条信息的推送时间是2:21,我到家10分钟之前。原来去了小白家,看来有去教他写作业去了。反正闲着没事儿,不如去找他们玩玩儿,想到这里我停止换衣服走出公寓。小白的屋子离我们很近,只隔了两户人家。我轻轻敲了敲门,没有动静,便试着扭了一下门把手,房门没锁。探头一瞧,不在客厅,因为彼此熟悉便也没把自己当外人走进屋来,这时听到小白卧室方向传来说话声。

  「好学姐,最后一次啦,求求你了!」是小白的声音,

  看来这小伙又在央求静给他做作业,我正要提高嗓门向他们打招呼,却听静说到,「我们上次说好了的,就那一次,你怎么出尔反尔!亏我平日代你还不错!
  你怎么能趁人之危占我便宜!「声音明显的不悦,我愣住了,」占便宜「?这不是做作业这么简单吧!我悄悄地走近小白的卧室。

  「小学姐,这次是真的,我以我下半辈子的幸福担保,这真的是最后一次。」
  小白哄着我老婆,「主要是学姐太美了,上次之后我一直念念不忘,连我女朋友都好久没碰了,跟你没法比,求求你了」,他们之前做过什么?我有种头顶泛绿的感觉。静冷哼了一声没有接话。

  「学姐姐~ 」小白央求道,「真的最后一次了,放心吧!这次之后我绝不再纠缠你,绝不把那件事情告诉毅哥,让它永远烂在肚子里,如有违背天打五雷轰!
  不得好死!「小白语气认真的发誓。」那件事「又是什么?静有多少事情在瞒着我?

  「真的?」静的语气有些松动,叹了口气,「成吧,你说的最后一次了,毅绝对不能知道这件事情!」静似乎同意了小白想做的事情。

  「我保证!」小白语气兴奋,「毅哥回家之前还有差不多三个小时,今天我室友去外地玩儿了,就咱们俩,我保证让学姐爽翻天,学姐要配合我哟!哈哈,奥对,我去锁房门」,一阵脚步声向我这里走来。我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了,拳头紧攥青筋暴落,杀了小白的心都有了。老婆有什么把柄落在小白手里,因此被要求以向我隐瞒真相为代价要求静与他做爱,想不到平日嘻嘻哈哈的小白是这种人。
  但是静也有瞒着我的秘密,我要知道!现在不能被发现!我闪身躲进小白室友的房间,小白一路小跑去锁了公寓门,又一路小跑了回来,房间门都没有关,根本没想到有第三个人在这公寓里。

  我躲在小白室友的屋子里,门只开了一条缝。小白的屋门正好对着厕所,我通过厕所镜子的反射偷窥这场活春宫,主角是我深爱的老婆,我们只有一墙之隔。
  小白的房间布置很简单,正对屋门是一样queensize的双人床,床的左面是窗户拉着百叶窗,右面是一张简易的写字桌和一张办公椅,看起来是淘的二手货,桌子上随意对着一堆书和一个小台灯,书包胡乱扔在桌子旁上面盖着一件墨绿外套,标准的留学生房间。老婆正对着房门站着,还穿着黑色西服套装,踩着高跟鞋,看来回家连衣服都没换就跑了过来。这是小白倚着门框站立,看不清表情,但是似乎在猥琐的上下打量静的全身。静双手交错在胸前,眼睛向身侧的地面看去,看起来很不自在。

  「学姐,还愣着干嘛,脱吧,小弟等着呢。」小白笑嘻嘻的说,「我要是动手你的漂亮西装可就不保了哟!」。

  静无奈的瞟了小白一样,手放到西服扣子上稍微犹豫了一下,这时我多么希望静断然拒绝这个无理的要求,甩他一个嘴巴子扭头出去。可是事情没有按我期待的发生,静脱下了西服外套,整理整齐放到写字桌上。接着便要动手解皮带。
  一旁的小白乐了,「哎呦学姐,这么主动啊,我还没让你脱裤子就自己动手了,想要了是吧?」,坏笑着调戏静。我也纳闷,难道静的内心是主动想脱的,怎么如此主动。静的脸一红,露出不满的表情,张了张嘴想辩驳,但是最终没说出口,整个人就那么僵在那里。

  「接着脱啊,小学姐,要不我帮你?」伴随着急促的呼吸,小白不耐烦的说。
  静羞愧的低下了头,开始脱西裤,长发甩到了脸前挡住了她的表情,似乎听到了她委屈的哽咽声,我一阵心酸。但终究还是脱了下来。接着又在小白的督促下褪下了白衬衣,身上便只剩下一个粉蓝条相间的胸罩和一条蓝绿碎花内裤。虽然美国的胸衣大号的不少,但是穿到静身上却颇为尴尬,买C的太大,只能穿小一号的B。但是由于静的吊钟乳,B号内衣把她的乳肉全部托了起来攒到一起,乳头总是高高翘起半露在胸衣之外,内裤也有点偏小,在内裤的边缘可以看到露出的阴毛。静知道这些,她下意识的一手横挡在胸前,一手捂着下体。

  「先脱内裤,快!」小白的呼吸明显加重了。

  静愣了一下似乎没料到蜜穴会是最先被曝光的,一阵踌躇。小白怒道,「小学姐,你今天要是不让我玩儿爽了我可保不准违背诺言,脱,把内裤脱下来给我!」。

  静双肩抖动,一阵纠结,但最终还是妥协了,缓缓地褪下了内裤递到小白手里,双腿紧紧并拢,左手拼命想遮住外露的阴毛。静并不瘦,167的身高有接近120斤,但是每周末坚持锻炼让她身上的肉并不懈怠,小腹微凸大腿饱满紧实,加上可以做出的掩盖动作,竟然性感撩人。

  小白满意的接过内裤放在鼻子上嗅了一下,「学姐,你是不是已经有感觉了?
  怎么着小内裤闻骚味好重,还潮潮的呢。「,说完踱着步向静靠近,我就这么透过玻璃看着一个恶魔向我老婆靠近,却无能为力。静后退了一步,但又止住了,似乎想到小白刚才的威胁,满脸的无奈和妥协之色。

  「做到椅子上,把腿张开。」小白命令道,我老婆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顺从的坐在办公椅上两腿微微打开,但是两只手依然紧紧挡住蜜穴。小白已经按捺不住,大跨一步冲上前去,将静的双腿狠狠分开架在椅子扶手上,「把手拿开,你不想你老公知道你的骚样儿吧,我的女王大人。」小白的身体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静的表情和动作,但是小白一声满意的哼声让我明白静的手已经挪开了。
  「学姐,我最受不了你的美腿,让我死在你的脚下我都乐意」,说完双手抱起静的左腿高高抬起开始吮吸静的脚趾,双手不老实的在腿上乱摸。脚踝是静的敏感带,每次我都能很轻松的抓着她的双脚用传统姿势把她送到高潮。小白蹭过静的脚踝,静低低的惊呼了一声,虽然想要压制住,但还是被小白听到了,正在吮吸脚趾的口舌开始顺着老婆秀气的小脚一路下滑,轻轻的啃噬静的脚踝。静拼命扭动想要摆脱,但是因为被小白从上向下压在椅子上,完全使不出力气。
  「啊」静再也憋不住了,呼出第一声呻吟,小白停了一下,呵呵一笑突然向下猛蹲,头直接埋进老婆蜜穴的位置。静显然没预料到这快速的一击,「不要…
  …停下……啊……啊……轻点……别……别咬……轻点……啊……「,在也绷不住了开始持续呻吟,看来小白这臭小子用的力道不小,竟然发出啵啵的嘬吸之声。

  静对舌头舔逼是完全没有抵抗力的,我知道这一点,看来小白也是。

  静的呻吟声越来越大,伴随着一声明显的吮吸之声,小白突然抬起头停了下来,静双眼有些茫然若失,眉宇之间有些娇嗔之意,似乎不想从这快感这种出来。
  「你,你要干什么!」颤声问道。

  「站起来!」小白命令道,半拉半拽的把静拉了起来,向厕所走去。静被拉到厕所镜子前,脸色羞红诧异的看着镜子中近乎全裸的自己。

  「好戏要开始喽,哈哈」小白坏笑道,说着双手从静的身后环到她的胸前,猛然把胸罩向上翻起。在静的惊呼声中,两个乳球摆脱了胸罩的舒服却抵抗不了地心引力向下坠去,可是静奶子良好的弹性让下坠到极限的乳球又向上弹起,在胸前来回上下跳动。我咽了口唾沫,我自己都没这么玩儿过我老婆!丰硕的吊钟乳暴露在镜子面前,静羞红了脸想要转身,却被小白从背后控制住。

  小白的双手拉扯着静的乳头,促使双乳上下左右的甩动。静屈辱的紧咬嘴唇不去看镜子中淫靡的场景,却抵不住乳头和脖颈小白亲吻传来的快感,开始不住呻吟。

  「学姐,奥不,现在应该改口了,婊子学姐!」小白在静的背后含混不清的嘟囔着,「婊子学姐,承认吧,你是个性欲极强女人,天生的婊子,毅哥根本满足不了你吧!」。

  「不准你说毅的不是!你……啊……你干嘛……啊……啊……」,静的反击被小白打断了,原来他的一只手放开了奶头用力戳进了静的下体,在里面来回搅动。激烈的刺激让静脱力,双手撑着撑着水池,难过的忍受小白的凌辱。

  啵的一声,伴随着静的一声闷哼,小白把手指从静泛滥的下体中抽出,两根手指在静的眼前把玩着手上的粘液,「婊子学姐,别跟毅过了,过来跟我吧,保证比他舒服」。

  「你闭嘴!再说毅我就走了!」可是身体没有半点要走的意思。

  「我知道你爱他,他也爱你,但正因为他太在乎你所以操你的时候总是放不开,满足不了你,你的毅应该并不真的了解你吧,呵呵」,小白继续挑逗静,完全无视抗议。难道是真的吗?我问自己,我真的不了解自己的妻子吗?记忆中那温柔可人的形象怎么也和眼前娇喘求欢的裸女重合不起来。

  「哼,啊……慢点……疼……」静没有反驳,不知是蜜穴的快感堵住了嘴还是默认了这一说法。他们离我大约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明显看到静的淫水顺着大腿根往下流,已然接近膝盖。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肆意侮辱玩弄,心中愤恨,阴茎的反应确实最真实直接的,高高的撑起了一个帐篷。

  就这样被玩弄了五六分钟,小白才喘着粗气对着我老婆的耳朵说:「学姐,配合一下,我操你一会儿,成不?」,说着就去抬老婆的左腿,想是要把静的左腿架到水池上。静没有答话,但是左腿被轻易的搀到了水池上架起,像是很配合的身体往镜子方向倾斜了一下,把自己粉色的肉穴完全暴露在小白的面前。
  小白兴奋的搓了搓手,脱下了短裤,肉棒早已急不可耐。小白的肉棒并不长,完全勃起也就差不多13,14厘米,但是却明显的要比我的粗一圈。他右手扶着肉棒在静的骚穴外阴上蹭了几下,左手扶着静的大腿,然后用力一顶,整个肉棒齐根没入,开始连续的活塞运动。

  「啊」静一声尖叫,眼睛含着泪回首嗔道,「疼,你慢点……啊……叫……
  叫你……慢点没听到啊……你的好粗……好难过……要裂啦……啊……啊……「,只是被操了十几下之后刚开始的反对声便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酥的入骨的呻吟。

  「学姐,我……我……我真想到能有一天能操上你。」小白趴在静的背上发力,「你高不可攀,和毅哥郎才女貌,谁会想到……你竟被我撞见……这是上天给我的机会啊……啊……好爽……你的逼好紧啊……」到底被撞见做什么?竟然让静不惜出卖肉体来隐瞒我。

  「别……别再说了……说好……啊……说好……不再提那件事情的……你要守信用……啊……」静难过的说着,仰头大声呻吟着。从我这角度,小白的肉棒每次都全根没入,因为粗的原因,往蜜穴中塞的时候总是挤出一些淫水,而拔的时候又把一圈阴道的粉色嫩肉给翻出来,淫靡之极。

  「好……好……我守信用……学姐配合我玩儿个痛快……再也不找学姐麻烦……好不好?」小白咬着静的耳朵说,静只是嗯嗯的哼了两声,不知是呻吟还是答应。之后又所答非所问的说了一句,「带上套套……啊……别……别射里面…
  …「,声音飘渺像是梦游。我禁不住开始抚摸自己的阴茎,想象着站在后面操静蜜穴的人是我,心疼,心痒。

  「放心」,小白回答,「今天不给你来两三次高潮我是不会射的,嘿嘿,第一次要来了吆。」再操弄了有一百多下之后突然开始开始加快频率,同时右手向上抓起静下坠的乳球开始揉搓,左手向下伸到静的阴部开始揉搓刺激阴蒂。静一声尖叫,左手想要阻止小白在阴蒂上的动作,右手艰难的撑着前倾的身体,顶住小白一波一波的冲击。但是力不从心,左手不但没起到作用,反而更像是在帮小白刺激阴蒂,推波助澜。也就再二三十下的光景,静浑身一紧,嘴巴夸张的大张着,从喉咙底下发出一声闷哼,瘫软在洗手池上,头靠在镜子上,浑身有规律的轻微抽搐着。这是我熟悉的场景,静高潮了。小白喘着粗气,满意的拍了拍静的屁股,轻轻一推随着静的一声娇喘把依然挺立的阴茎拔了出来。失去了粗大阴茎的堵塞,大量淫水从静的蜜穴中涌了出来滴到地上,聚成小小的一摊。

  「学姐,这样多好,放开了跟我玩儿一次,以后一了百了,对吧」,这个混蛋得意的抚摸我老婆的美背,鼓励我老婆和他放开了淫乱。静依旧趴在水池上喘息,轻轻哼了一声,算是回应。小白没管他,径自回头进了房间,在壁橱里翻了一阵拿了样东西出来。

  「哝,穿上,咱们再开一局,嘿嘿」,说着把手中的物件递给了刚刚站起身来的静,是一件细网眼的黑色吊带渔网袜。静迟疑地接过丝袜,紧紧盯着小白的眼睛说,「遵守诺言,记住你说过的话!」,「一定一定」小白嬉皮笑脸的说。
  得到肯定的答复,静叹了口气,背过身去开始弯身套丝袜。刚刚被操弄了一顿出了不少汗,丝袜穿起来并不方便,小白看了出来主动援手帮忙拉扯丝袜上提,当然过程中免不了乱摸了一番。从镜子中看到,静没有回头,嘴上因为小白的触摸发出轻哼低吟,但是面无表情,就好像灵魂早已抽离,这是下一具敏感淫荡的肉体再被玩弄。而且身体好像刻意迎合把敏感带往小白手上凑,搞得自己娇喘声越来越大。我的心在流血,静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表现出这一面。但我安慰自己,这只是迫不得已逢场作戏罢了。

  换上丝袜的静还被要求穿上了自己的高跟鞋。按照小白的要求,静仰面躺在床上,两手各反向搂住一条腿向外拉伸,把自己的蜜穴完全的暴露在小白的阴茎之下。

  小白抚摸着被淫液覆盖,闪闪发亮的阴户,得意的说,「婊子学姐,毅哥应该也这么操过你吧?你就当我是毅哥成不?」。

  我紧张的等着静的回复,但是一片寂静,静压根就没说话。

  小白有些无趣,自己讪笑着说,「你老公操你的时候你也不言语啊?成吧,你能叫床就行了,我不在乎」,说完便把昂首的阴茎斜向下压进了静的蜜穴之中。
  「啊……」静发出一声闷哼,接着便开始随着小白的动作大声呻吟着。
  小白全身压在静身上,双手揉捏着静的双乳,大力的撞击静的下体,啪啪啪的节奏声音伴随着唧唧的水声传进我的耳朵里。现在他们所在的角度我已经看不到静锁骨以上的位置,只能看到静的身体被小白肆意揉搓侵犯。

  小白开始还想继续言语挑逗静,但是不知为何静不再发出任何回复,便也不在说话,闷声狠操把这怨气发泄在静的骚穴上。我不在看镜子,靠着墙壁坐在地上抬头望着天花板上的顶灯。小白刚开始在床上操静没多久我就已经射了,随手抓着旁边的衣物擦了擦手,攒成一个球扔到了对面的壁橱上,发出咚的一声轻响。
  我倒是希望他们察觉有第三个人在屋里,我倒是希望他们觉察到自己的丑事被人发现。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两人激烈的做爱声掩盖了一切,除了偶尔小白的淫笑淫语,便剩下静的大声呻吟喘息。两人在那里折腾了有半个多小时,期间小白要求静应该换了好几次姿势,静虽然没有回答,但想必是配合了。我也不知当时看着顶上的日光灯在想什么,好像就只是盯着,听着自己的老婆被操,而我却能有快感,似乎隔壁正在被凌辱玩弄的是一个陌生不识的女人一样。随着一阵男人的连续闷吼,小白射精了,静发出一声吃痛的呻吟低声抱怨了一句什么,似乎小白的动作弄疼了她。但我连扭头瞧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听到小白嬉笑这说:「学姐,你这一身骚肉是我玩儿过最棒的,难怪连美国佬都能吊到,你……」。

  「怎么你想毁约吗?」静突然大吼一声,嗓音嘶哑,尤如疯魔。小白显然被惊到了,隔了半响才陪笑着说:「哪敢啊,学姐放心,这事儿会烂在小弟的肚子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静哼了一声没在言语。

  二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听到小白说到:「学姐,你这个样子让毅哥看到不好吧。要不在我这里稍微洗一下?来来来。」然后听到一个人站起身来的声音。静好像不太乐意,二人的拉扯把床弄的吱嘎乱响。但最终是以静的妥协而告终,我侧脸看到静被小白拉近了厕所浴室关上了门。静的丝袜还穿着,高跟鞋已经没了,长发梢上粘着几团扎眼的白色粘液,痕迹一直延伸到屁股沟上。看来小白射精前把阴茎从静的骚穴里拔了出来,不知有没有带套我,精液全部喷在静的长发和后背上,这恐怕也是静最后妥协去洗澡的原因吧。还是男女共浴!心中的怒火又重烧了起来,小白必须付出代价,我心里暗暗发誓。

  小白在里面嬉笑着说了些什么,静声音显然不满,但是又发出几声娇喘,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之后便传来淋浴喷水的声音,我站起来甩着久坐而麻木的腿向门口走去,是离开的时候了。期间在厕所门口停了几秒,里面水声很大,似乎夹杂着其他的声音,是呻吟还是奸笑,我分不清,想必一会儿厕所里还会再大战一场,但事情发展到这个程度似乎也无所谓了。

  回家拿上我的包,停在门口犹豫了一下,又回去拿上了那盒还有大半包的骆驼烟走下楼去。我也不知道在往那个方向走,眼前浮现的全部都是静的媚态和被蹂躏的蜜穴,耳畔轰隆作响似乎全是静的呻吟。当我回过神来已经站在离我的公寓三个街区外的社区公园的草地上,颓然坐下点上一根烟。

  「咳咳咳」我被辛辣的烟呛了一下,好久没抽了,因为静不喜欢,但我现在需要东西麻醉一下,没有酒那就尼古丁了。我该怎么做?

  小白!我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骑妻之辱不能不报,从他下手!小白似乎知道静的什么事情,先把那件事情套出来,再狠狠教训他一顿。静的其他事情自然而然水落石出。我这么考虑了一会儿,觉得靠谱,就这么定了!天色已然不早,卡看周围的一圈烟蒂,我捏扁了烟盒狠狠的扔了出去,颓然往家走。到家时,静正在做晚饭,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冲我甜甜的笑了一下,对我说「老公回来啦~ 去洗手换衣服,饭快好了哟。」我奥了一声没搭理她走进里屋,我真的还是你老公吗?有多少事情你在瞒着我?

  吃饭期间静看出我在生闷气,小声的问我怎么了,我编了个理由说今天被导师骂了搪塞了过去。静劝了我一会儿,看到我全然我回应只低头吃饭便也就委屈的作罢。抱歉,静,今天我实在无法面对被别的男人肆意蹂躏玩弄的你!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