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数:5356字

  湾北部的台阳高中是建立在仍保留武藏部份原貌的翠绿环境中。在某杂志的学院专辑中,他特别提到这里有美丽的校园,四周有绿色的树林围绕,几乎是过份广大的校园里铺满草坪。一场大雪正在下着,对于多数人来说,这正是欣赏雪景的好时光,可风小天此时唯一的感觉就是冷。

  风小天是台阳县高二(7)班的学生,17岁的他长得英俊挺拔,又有空手道黑带的实力,加上其父是台湾商界的有力人士,母亲则是传媒业名人,两人都忙于忙于事业,所以从小就调皮捣蛋惯了的风小天虽然脑袋瓜聪明却整天不务正业,来到台阳中学后更是理所当然的为所欲为,自然成为老师眼中的不良少年了。
  今天因为上课时风小天忙着和旁边颇有几分姿色又与自己交好的女生叶小睿讲话而没有注意到新来的计算机老师,最后被叫出教室罚站,站在校园的雪地里已经30多分钟了。

  「哈……」风小天搓着几乎冻僵的双手,心里暗暗发狠:「臭婊子,你也大不了我几岁,一定是看到我这个小帅哥和别的女生讲话吃醋,心里痒痒的才这样罚我,我早晚要惩罚你的。首先我要让你……」

  刘开茗,24岁,绝对的魔鬼身材,漂亮得令几乎让男生无法安心上课,令所有女生嫉妒得夜不能寐。她大学毕业后,父母舍不得她在台北任职,硬是让她回来在县中学工作。凭她的大学计算机文凭,在县中任计算机教师是绰绰有余。
  突然来了这么一位美若天仙的女同事,县中的老中青男士们都心中有鬼。可是刘开茗有地位、有钱、有文凭、有美貌,什么也不缺,男同事们不管有怎样的心思,也奈何不得刘开茗。听说她堂哥还在台北行政院任高官。

  风小天虽然想报复美女老师,可是他也担心计算机老师的有势力的家庭和传说中的高官堂哥。所以一直没有报复的机会。可是计算机老师却越来越严厉地一再惩罚他,风小天简直就像被计算机老师拴住了牛鼻子一样,满腹火气无法发泄,到头来还是不得不接受计算机老师的惩罚。平日里被风小天作弄惯了的同学都在暗地里高兴,风小天实在毫无办法。

  有一次,风小天又被叫到刘开茗的办公室里挨训,因为这样的情节几乎每台阳发生,所以办公室里的其它老师都习以为常的各忙各的。

  老实说,抛开心里的厌恶感,刘开茗长得也并不算难看,虽然也不是那种惹人注目的绝色大美女,但至少也算是中上的姿色,只是因为我平日伫被她辱骂太多,所以才总觉得她很丑恶。这种感觉并没有维持多久,刘开茗也许觉得已经骂我的时间足够长了,终于要再次下「骂人总结」了。

  「风小天,你干脆退学算了!」刘开茗淡淡地说,声音冷得像冰,不知道为什么,对其它人颇为亲切的刘开茗总是喜欢这样毫不留情地训我。

  「像你这样的学生还上什么学?整天光知道玩和把马子,趁早滚回家吧!再这样下去也只会让你父母丢脸。真是个窝囊废!」她轻蔑地看着我,仿佛在看一条下贱的狗。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她这样羞辱,但是我却还是感觉到了胸膛伫的怒火,刘开茗总能找到最能刺痛我的话,我仿佛听见了血管伫沸腾的声音。

  刘开茗并没有觉察出,她已经对这样训斥我习以为常,也许,这样会为她的工作带来了成就感,为她的生活增添乐趣,其实,就算她觉察出也不会怎样,在学生面前,老师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这足以震慑学生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愤怒。
  所以,她继续用冰冷恶毒的目光盯着我。「怎么骂你都不会有用,你这种人更本就没有自尊,你也算是男人?孬种!」

  办公室的其它老师都在幸灾乐祸的看着我倒霉,我知道刘开茗下午没课才会这么「缠」着我不放,有时我真怀疑这个女人是不是跟我是前世生死相搏的大仇人,难道我前世杀了她全家吗?还是强奸了她?怎么她一有机会就逮着我臭骂一顿?我最近也没做什么「坏事」呀!莫非是她的MC来了导致心情不好?妈的,总不能一个月来不停的来MC吧?

  时间还很漫长。

  我忍你。墙壁上的挂钟时针终于挪过了一格刘开茗也许是发泄完了心中的怒火,也许是骂累了,便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我恶狠狠地盯着她,她所说过的每一个字像鞭子抽打我的自尊,可她是我的老师,我只有默默忍受。也许是面对在自己眼里仍是孩子的学生,吕洁很惬意地半躺着,丝毫没有顾忌,她把头枕在椅背上,波浪的长发顺着椅背垂落下披散开,长长的睫毛遮住眼睛,微微卷曲着,嘴唇微张,露出小半截牙齿。

  「淫荡的臭母狗像!」我心底咒骂着,但我的目光却不由在注视在她身上。
  刘开茗今天穿着一套奶黄色的职业套裙,她不经意地把右腿翘在了左腿上,裙摆便完全敞开了,裹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彻底暴露在我的目光下,我一下屏住了呼吸,目光再也舍不得离开。刘开茗的个子不高,但坐在椅子上却显得腿很修长秀美,雪白的大腿浑圆饱满,纤细的小腿匀称结实,发出诱人的光泽,小巧的脚向上勾着,乳白色的高跟凉鞋,脚跟上没有搭上扣子,半边悬挂在脚尖上,露出纤美圆润的脚踝鞋跟很高,大约有八厘米。

  我的下体一下顶在了牛仔裤上,我不由自主地向前走了一小步靠近了她。刘开茗仍熟睡着,紧身的套装包裹着娇小却有凹凸有致的身体,高耸的双峰顶着衣服随着呼吸轻微地起伏着,我暗暗猜想她乳头的形状。她的套装领口和胸脯有一点空隙,使我隐约可以看见里面。丰满的乳房被裹在式样传统的胸罩里,只能看见雪白的乳沟,胸罩是白色的。我突然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野兽般的冲动,下体似乎有液体流了出来。刘开茗却在这时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显然没有发现我已经靠近了她。

  「滚到墙边站着去,看见你就生气!」她仍然带着盛怒咒骂着。

  我恶狠狠地答应。夕阳西下,晚霞带着凄惨的□红映上了天空。我揉了揉站得有些酸痛的腿,透过办公室伫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校园伫已经没什么人了。
  刘开茗也已经开始收拾,准备回家。她临走时还冷漠地望了我一眼,高傲地说:「虽然像你这样的学生是无可救药的了,但是我本着『有教无类』这条原则,希望有一天可以骂醒你,所以你明天下午3:00还得再过来一趟!老师我还要教你一些做人的大道理!你要是敢不过来,后果自负!」

  「是!」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却哀叹着:「妈的,气死我了!刘开茗你这个臭婊子,你别太得意,你总有落在我手上的一天……应该有这么一天吧?唉!」
  夕阳西下,晚霞带着凄惨的□红映上了天空。我揉了揉站得有些酸痛的腿,透过办公室伫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校园伫已经没什么人了。

  刘开茗也已经开始收拾,准备回家。她临走时还冷漠地望了我一眼,高傲地说:「虽然像你这样的学生是无可救药的了,但是我本着『有教无类』这条原则,希望有一天可以骂醒你,所以你明天下午3:00还得再过来一趟!老师我还要教你一些做人的大道理!你要是敢不过来,后果自负!」

  「是!」我嘴里答应着,心里却哀叹着:「妈的,气死我了!刘开茗你这个臭婊子,你别太得意,你总有落在我手上的一天……应该有这么一天吧?

  夕阳西下,晚霞带着凄惨的□红映上了天空。我揉了揉站得有些酸痛的腿,透过办公室伫的玻璃窗向外望去,校园伫已经没什么人了。

  刘开茗也已经开始收拾,准备回家。她临走时还冷漠地望了我一眼,高傲地说:「虽然像你这样的学生是无可救药的了,但是我本着『有教无类』这条原则,希望有一天可以骂醒你,所以你明天下午3:00还得再过来一趟!老师我还要教你一些做人的大道理!你要是敢不过来,后果自负!」就在这时候堆在旁边的许多垫子倒下,打在风小天身上,刘开茗趁机会想从垫子爬走。可是立即被风小天抓住双脚拉回去。

  「老师,不要让我太麻烦吧!」风小天把刘开茗的身体转过来,再度压在她的身上。这一次是立刻把火热的肉棒引到女人最秘密的溪谷间。

  「啊……不行……不行……啊……」力量已经完全消耗的刘开茗,已经没有推开风小天身体的力量了。刘开茗在恐惧中感觉出她那还没有男人碰过的处女门户,有男人的异样感的硬束西压在上面。刘开茗感觉出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了微妙的感觉。

  风小天的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刘开茗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用尽全力扭动身体。大概这样的反应又刺激风小天,开始用手指集中性地摸弄小肉球。

  「啊……不要……不要……」这些话已经发不出声音,在充满屈辱的脑海里,过去的种种往事像走马灯地出现在刘开茗的脑海。

  刘开茗的父亲是贸易公司的总裁,在她国中二年时父亲出差到美国旧金山工作,刘开茗一直在那里念到大学一年级。开始时她不喜欢在言语不通的外国生活。
  可是遇到一位计算机老师,使刘开茗完全融化在美国的生活里。那是一位叫莉莉的离过婚的年老女教师,经她奉献性的努力,刘开茗开始能说英文并精通了计算机知识。从此以后,刘开茗也产生将来希望做计算机教师的想法。等到回到国内的大学时,她就更确定自己的这种愿望。开始时很不容易找到教员的名额,有一个时期几乎要放弃,可是最后经过父亲的关系,到了台阳学院来教书,心里充满希望,到学院报到。可是,不到一个月就有这样悲惨的遭遇,又有谁能够预想得到呢?

  「小天,求求你不要这样!」刘开茗拿出最后的力量抗拒。可是抱住刘开茗头部的风小天,用插在双腿间的膝盖头,巧妙地控制刘开茗的身体,一面用舌头舔胸部丰满的果实,同时用手指玩弄阴核。

  「老师的奶子有弹性,美极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风小天的手指同时攻击女人两处最敏感的部位,使女人的身体逐渐火热,有无法形容的痛痒感,扩散到整个下体。
  风小天从勃起的阴核敏感地发现,刘开茗的性快感升高,于是扩大手指活动的范围。

  原来暗中期望有罗曼蒂克的事发生,竟然要以这种方式失去处女……实在感到太遗憾了。刘开茗开始埋怨自己的命运。可是和刚才的心情相反地,从花瓣的深处有花蜜的慢慢渗出,这是她没有办法控制的事。风小天在手指上感到温润后,就更大胆地拨开花瓣,将手指插入深处。刘开茗本能地想夹紧大腿。可是风小天的膝盖在中间,反而被扩大拨开。「看吧!老师的浪水也出来了。」风小天这样在刘开茗的正边得意地说,同时突然让手指更深地插入。

  「啊!」刘开茗轻轻叫一声,同时皱起眉头,脚尖也跷起,微微颤抖。
  「这样弄的时候……老师感到舒服了吧……」插入在花瓣里的手指像搅拌棒一样地旋转。在湿润中开放的花瓣,不由得夹紧无理的侵犯者。

  「啊……不要……不要……」刘开茗是不能活动的上体僵硬,想切断自己所有的感觉。可是在身体里来往的手指,使她没有办法不去感受。

  这时候,风小天的身体开始向下移动。「我要仔细看看老师的这里是什么情形」话还没有说完,刘开茗的双腿被抬起,变在非常淫荡的姿势。在大腿跟的中央有一道肉缝,有什么东西发出光亮。

  「啊……不能啊!」羞耻心使得刘开茗挺起上身,双脚用力。可是风小天把她的双腿放在肩上,使她无法用力。扭动身体逃避时,被用力拉过去,反而形成身体对折的样子。

  「求求你……不要这样。」刘开茗没头没脑地打头和肩。可是,身体变成对折的姿势,无法构成使风小天能停止攻击的威胁,始终成为露出女性产感中心的姿势。

  「啊,这种风景真是受不了。」风小天看到粉红色的裂缝,兴奋地喘气,把鼻头靠近秘缝。双手抱紧大腿,一种特殊的感觉在最敏感的部份产生。「不行,讨厌……不要……」羞耻心刹那间变成快感。

  「啊,这一定是弄错了」刘开茗在刹那间以为自己在做梦,更希望这是梦。
  可是一堆沾满灰尘的垫子、跳箱、篮球,还有一堆柔道用的塌塌米……毫无疑问的是体育馆的器材室,而现在刘开茗将要被自己的学生强暴。

  「不,绝对不能发生这种事情。」刘开茗发作性地放在头附近的一团羽毛用的网子抓起来就向正在攻击下体中心的风小天头上。

  意外的攻击使得风小天不得不抬起头。在风小天取下头上的网子时,刘开茗趁机会反转身体,爬向门口。丰满的双丘充满弹性,受到两侧压迫隆起的花瓣发出妖媚的光茫。

  「想逃走是不可能的。」丢下网子,迅速脱下长裤和内裤露出下体的风小天,立刻向刘开茗扑过来。在刘开茗来说,这是寄托最后希望的逃避行动,可是还没有爬到门口,轻易就被风小天捉到了。大声叫喊时,也许会有人听到……心里产生这样的念头,可是这样子被发现,一定会成为全校的笑话。

  「不要反抗了,老师这里不是已经湿淋淋了吗?」抓住刘开茗腰部的风小天,就以公狗闻母狗屁股的姿势,开始舔充满蜜汁的花瓣。

  「啊……救命啊……」刘开茗扭动屁股想甩开风小天时,风小天用力抓住两个肉丘,拨开到极限的程度,然后把扩开的秘密溪谷,疯狂般地开始舔。

  「啊……不行……不要……」敏感的嫩肉被舌头舔的感觉,把刘开茗的脑子彻底地搅乱。屈辱和羞耻和快感混在一起,在身体里奔驰,刘开茗想保持正常的意识,都开始感到困难。

  就在这时候听到远处响起中午的铃声。距第四节课的下课还有二十分钟。就好像受到铃声的催促,风小天抬起上身,就以原来的姿势,把挺硬的东西压到窄小的空洞里面。

  「千万不能这样……绝对不能……」刘开茗不断地扭动屁股想逃走,可是他的腰骨被风小天抓紧,无法动弹。

  「啊……终于要失去处女了……」刘开茗好像认命地垂下头,全身紧张地像铁一样僵硬。

  「嗯……」在背后听到好像喘气的声音时,下体立刻产生好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哎哟……」刘开茗两手拼命抓地板,以忍受强烈的疼痛。明确地感觉出又粗又硬的肉棒,挤入下体里。对头一次经验的刘开茗而言,那是引起恐惧感的充满战栗的感觉。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