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24章

  在目睹了萧森追赶强奸甄琰的画面之后,赫然又看到他脸上残留着的淫猥和帐篷似的裤裆,萧雪已经完全忘记了该如何发泄心中的怒火,只能站在那里,死死地瞪着萧森。

  甄琰心中怜意顿生,几句煽风点火的话也随即咽了下去。她转眼看看脸色渐趋古怪的凌尘,心中不由暗自叹服: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她居然还能忍着不跟萧森离婚。难道非要自己坏人做到底不成?

  一片死寂之中,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

  腐烂的味道却益发浓烈。

  也不知过了多久,萧雪才长长地喘了几口气,转身望着凌尘,哀声道:「妈,我们走吧。去……去找刘鑫师哥。」

  听到刘鑫的名字,本来还在犹疑的凌尘立刻坚定了主意。「小雪,先别着急。事情还没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你……你刚才不是已经决定要跟爸爸离婚了吗?还想挽回什么?」

  不是想挽回什么,而是怕离了虎穴,又入狼窝!凌尘心痛如绞地想。刚才那个缓慢摇过的镜头一再浮现在她的眼前,让她很难调整好自己的态度,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措辞。

  甄琰和萧森先后跑过的那扇窗户外面,她分明曾经望过许久。虽然镜头里是白天,她望时却是夜晚,但那绝对是同样的围墙,同样的大门,同样的花园,同样的停车地点,甚至,连远处的山形,似乎也都一模一样。

  甄琰怎么会和侯局长去到同一间别墅?她们怎么会有机会认识?难道,串起她们两个的竟是刘鑫?难道所有这一切竟也都是他安排的?难道他当初其实是蓄意诱奸自己,以便达到报复萧森的目的?凌尘越想越觉惊惧,身上不由自主冒出几片冷汗。他有这么做的动机,也有这么做的能力。报应,萧森的报应,不仅确实已经来了,而且来得如此彻底,彻底得几乎不可能有挽回的余地。

  然而,她能把这一切告诉小雪吗?当然不能。她只能先设法留在这里,再尝试寻找一个更为妥当的去路。

  「妈——你是不是又不想离婚了?」

  萧雪不耐烦地追问道。「有什么好怕的,离开这个家,我们也不至于就饿死。何况……刘鑫师哥一定会帮助我们的。」

  就算幕后主谋并不是刘鑫,那也必须多等几天,找到些有利于他的证据才行。凌尘这么想着,尽量平稳地应道:「离婚不是说离就离的。也要看你爸爸有没有悔改之心。」

  萧森瞅准机会,连忙插嘴道:「我保证一定悔改。小雪,我爱的始终是你妈妈,你妈妈应该也一直爱着我。我承认我没有能抵抗住诱惑,但,看在我们把你养到这么大的份儿上,给我们一个和好如初的最后机会,行吗?」

  萧雪没有理睬萧森,而是疑惑地看着凌尘,半天,才一字一句地问道:「妈?你真的还爱着他?」

  凌尘顿了顿,无奈地看看萧森,又看看小雪,轻声答道:「是。我还爱着你爸爸。」

  妈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时候却又变卦了呢?萧雪气恼地咬咬牙,想说些什么,却找不出什么话好说。她当然不愿意相信凌尘毫无底气的话,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也不可能再强逼他们离婚。怎么办?

  视线扫过尽量坚定的凌尘,扫过若有所思的甄琰,扫向隐约得意的萧森,随后又荡下来,停在那片平整得象是从来没有鼓起过的裤裆上。

  「那好。既然你们都说相爱,那就用行动证明给我看。」

  「怎么证明?」

  萧森急急地问。

  萧雪咬咬牙,道:「互相爱抚。如果你们真的相爱,就一定会有欲望的表现让我看到。」

  三个人全都楞住了。

  这孩子难道疯了不成?凌尘惊惧地看着小雪,看到她曾经青春亮丽的面庞,在刚才的那一瞬间,竟然变得如此狰狞,隐忍已久的痛楚迅速淹没了整个胸膛,让她几乎无法站稳脚跟。那些怪异而凶狠的狰狞,分明是来自萧森的血脉,而且已经在后面蓄势多年,今日一出,是绝无可能善罢甘休了。

  怎么办?自己当然不可能跟萧森当众亲热。即使是私下亲热只怕也已经不可能。在听到他的亲口承认并看到那些龌龊的画面之后,她怎么还能对萧森的「风流韵事」装聋作哑?假如不是因为刘鑫的存在,也许她会比小雪更快地逃离这里,逃回北京,甚至,逃回河南。同时生活着罗汉和萧森的深圳,还有什么值得她留恋的呢!除了……小雪……既不能随便把小雪交给刘鑫,也不能把小雪一个人留在萧森身边,她还能有什么别的选择吗?没有,一个都没有。凌尘渐渐无法呼吸,忍不住将视线转向怒容满面的萧森。也许,他长期累积下来的威严多少总还会有点作用。

  萧森奋力挣扎着,想要冲出束缚,狠狠地煽小雪几个巴掌。不料,本来松松垮垮的绳索竟然越拉越紧,险些将四肢扭扯成了麻花。而被小雪引爆的怒火,也在绳索的捆绑下,胀得他全身酸硬,如中尸毒。萧森不得不停止动作,尽量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再说。

  是啊。打她一顿,训她几句,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假如她因此逃离家庭,并且不再把自己当作爸爸,刘鑫那里的好处只怕也不容易到手了。想到这里,萧森不由有些后怕。幸亏自己被绑在了沙发上,否则,一怒之下,所有那些美妙的未来,可就全都泡汤了。此时此刻,此地此境,唯一正确的出路,只能是设法维持住家庭的表面完整,并趁她和刘鑫近来沟通不畅的可贵时机,尽快将那些好处弄到手。

  幸亏凌尘鬼使神差头脑发晕,莫名其妙地不想跟自己离婚了。萧森讶异地扫了凌尘一眼,看到她衰老憔悴惊惧慌张的脸,心中猛地又是一阵难以遏止的厌恶。日——你他妈现在倒老实了?等安抚好小雪,看我怎么跟你算帐!他一边想,一边加意凄凉了语气,道:「小雪。你给我们几天时间。我们一定会好好表现给你看的。」

  那个念头在脑袋里想想似乎还不算什么,一说出口竟然有如此之大的威力。不仅妈妈和甄琰都已经呆若木鸡,连爸爸也一会儿愤怒,一会儿哀伤,象是完全失去了理智。萧雪得意地欣赏着自己「战果」听见萧森言不由衷的哀求,情不自禁地提高了声音。「你别想继续欺骗我。妈妈是不是还爱着你我不管,但你呢?亏你还有脸说爱妈妈。你的爱就是这样的吗?你到底是个人还是个畜生?」
  你这个无耻不孝的死丫头!别逼我破釜沉舟,弄得你也鸡飞蛋打,两头没有着落!萧森顿了顿,猛咽了两口唾沫,又深吸几口气,才勉强忍住心中汹涌澎湃的怒火,哀声道:「性和爱是不一样的。你还小,不明白。很多男人都可以把性和爱分开。不少女人其实也可以。我在外面应酬多,偶尔受不住诱惑,也是人之常情。我保证以后再也不犯那样的错误,还不行么?」

  萧雪立刻冷笑道:「分开?好。既然能分开,当然也能合在一起。只要你跟妈妈能真的和好如初,我就一个人去外面住,不逼你们离婚。」

  怒火几乎已经要爆发出来。「既然你非要这么做,那就解开绳子,让我们爱抚给你看。」

  一直冷眼旁观的甄琰忽然开了腔。「不能解。」

  甄琰一边说,一边把脸转向萧森,笑道:「我们三个女人,可对付不了您一个身强力壮老当益壮的萧教授。」

  萧雪匪夷所思的要求,其实也让甄琰很是吃惊。但她转念一想,又很快释然了。既然他们肯定不会当众爱抚,那么萧雪的要求,也就不过是那么一说,一种逼迫他们离婚的手段而已。这也确实是个相当出色的手段,萧森和凌尘根本不可能找到理由去回避。何况,他们的性生活应该早已经全面停顿,要想马上恢复到原来的从容自在让人看不出破绽绝不容易。萧森不可能会愿意冒这个风险。
  想通了这一节,甄琰不由对萧雪另眼相看起来。这丫头竟然可以仅仅依靠本能就准确地抓住了萧森的弱点,逼得他毫无转圜余地,实在堪称可造之材。只要能安然度过这一次的风波,将来肯定会比萧森还要可怕。再加上她有着这么出众迷人的外表;可能还会一直得到刘鑫有力可靠的支持;更进一步,假如她能把萧森和凌尘的优点完美地继承下来,内里冷酷无情外表冷静温雅,自己哪里还能在刘鑫那里找得到活路?

  要么毁灭她,要么笼络她,现在都是最佳时机。很可能也是唯一时机,最后时机。甄琰看着眼神迟疑却双唇紧闭的萧雪,感觉到那些昭然若揭难以撼动顽石般的坚硬,不由好胜心起。既然自己已经很难笼络得了她,那就只能一不做二不休,彻底废掉这个刘鑫未来可能的帮手了。

  决心既下,甄琰又笑看着萧森,道:「您不会是真的想证明你所谓的『爱』吧?嘻嘻……您早就对凌师母没有一点欲望了,不是吗?何必勉为其难呢?况且,凌师母也不可能知道取悦你的方法,就算知道了也未必做得出来,您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日你妈啊——」

  萧森恨不得将心中的怒火一股脑儿盖到甄琰头上。「你他妈的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了存心在这儿跟老子捣乱?别以为有后台撑着就可以轻松撂倒我,没那么容易。去美国又怎样?老子不把你揪回来坐监,以后就跟你的姓!」
  「那可不敢当。甄森这个名字实在太难听了。嘿嘿……」

  甄琰随口揶揄着,转脸看见凌尘和萧雪脸露厌恶,心中惕厉,连忙又回到正题。「既然你这么在乎家庭,那就让我来演示几招取悦你的方法给师母学学,如何?」

  甄琰肃容说完,不待有人答话,便上前一步,狠狠地打了萧森一个耳光。
  「你……」

  萧森正想继续叫骂,热辣的风已经再次扑面而来,后面的话顿时散成了碎片。而在连续两三个耳光之后,甄琰又迅速按住他的小腹,另一只手死死捏住他的乳豆,用力向外拉扯。猝不及防之下,欲望杂草一般不受控制地漫涌而出,转眼就把那些即将沸腾的怒火给搅了个不亦乐乎。

  萧雪和凌尘呆了好一阵,才总算醒过神来,一左一右地拉开甄琰。

  「你……你想干什么?」

  凌尘喘息着问。

  甄琰没有挣扎,而是转脸看看她们母女,笑嘻嘻地说道:「伤不了他的。这可是萧教授最喜欢的调情方式。你看,他不是已经来情绪了吗?」

  萧森好不容易想明白甄琰的目的,正要设法压抑住澎湃的欲望,见甄琰用眼神引导着小雪和凌尘,一起盯向他的裤裆,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只得哀声恳求道:「男人的身体经常都会不受理智控制。我真的是爱着你妈妈的,而且只爱她一个。你们……你们……」

  话未说完,萧森就不得不嗫嚅着停住,因为萧雪看向凌尘的眼神,已经明显地判了他的「死刑」知道自己已经无力挽回,凌尘暗暗叹息了一阵,道:「小雪。我们走吧。」

  甄琰轻轻拨开她们母女的胳膊,得意地对萧森笑笑。

  除了破釜沉舟孤注一掷之外,他已经不可能有别的出路了。看到她们分别锁了自己的房门,显然是打算将来趁他不在的时候才回来收拾东西,萧森努力控制住那些纠缠不休的怒火和欲望,扭动胳膊,把钥匙从裤袋里掏出来,丢在地板上,然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们先别走。我还有东西要给你们看。小雪,拜托你上去拿一下,就在我书桌最下面的那个抽屉,一个牛皮信封。」

  萧雪犹豫了片刻,见妈妈没什么特别的表示,这才慢慢走过来,拣起钥匙,走上楼去。

  但让凌尘和甄琰都大吃一惊的是:重新出现在楼梯上的小雪,脸色苍白,神情凄惶,甚至连拾阶而下的脚步,也在前后左右地颤抖,仿佛吃了什么迷幻药一般。

  凌尘迎上几步,尽量稳住声音,温言道:「小雪,你怎么了?」

  萧雪手一抖,信封和照片一起散落下来。其中几张斜斜地飞过栏杆,穿过漫长的冷风,慢镜一般竖在地板上,然后,才一点一点,仰面躺倒。

  萧森得意地扫了眼凌尘,随即拿出痛苦不堪的声音。「小雪,知道爸爸为什么会在外面找情人了么?我之所以不想跟你妈妈离婚,是不希望你失去完整的家庭。我本来还以为你妈妈虽然不爱我,至少还会看在你的份儿上,愿意让这个家庭好好维持下去。现在看来,她根本就已经生了外心。很可能光碟的事情也是她搞的鬼。你真的想要跟这样的妈妈一起生活吗?你就不怕将来的后爹会另有图谋?」
  几乎完全没有了思想的萧雪根本无法听懂爸爸的话,看着照片百味杂陈的凌尘则根本没有听到萧森的话。而甄琰呢,除了冷眼旁观萧森的垂死挣扎之外,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必说。因为她知道,萧森这种方法不可能留得住女儿,却无疑会把女儿变成更为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最终只能去投靠刘鑫。他这一招还真够狠的!

  空气的味道已经和坟墓差不了多少。

  也不知过了多久,艰难呼吸了半天的凌尘才渐渐整理出一些头绪。是的,当然只能是刘鑫。录象和照片,都只可能是他刻意的安排。而他之所以会如此处心积虑地想要整倒萧森,不仅夺去工作,还要撕碎家庭,又只可能是为了安昭。
  凭什么你萧森犯下的罪孽,要这么痛苦的报应到我和小雪头上?凌尘越想越觉愤怒,见萧森依然还在喋喋不休地对痴呆了一般的女儿说着些什么,忍不住大声喝道:「萧森。你别想凭这几张照片就把家庭破裂的责任推到我头上。别以为我不知道,当初安昭就已经和你关系暧昧。后来的袁小茵,现在的甄琰,恐怕也不过是你比较固定的情人罢了。你……」

  「谁先谁后还不一定呢。」

  萧森提声打断凌尘,挣扎了几下,没能站起来,只得继续瞪着她。「别以为我不知道,要不是你的初恋情人买通甄琰并蓄意在学校里散播光碟,我也不至于弄得如此狼狈。你难道还敢厚着脸皮说家庭破裂完全都是我的责任吗?」

  「你……我……我哪里有什么初恋情人。买通甄琰散播光碟的分明是刘鑫。他之所以会这么做,还不都是因为你当初强奸了安昭?」

  「扯淡!我什么时候强奸她了。」

  萧森本能地反驳着,忽然又回过味来。「你怎么知道幕后的主使是刘鑫?不可能。他为了得到小雪,答应了我许多好处,怎么会……」

  「哈哈……你就做你的白日梦去吧。那些好处你得到了吗?他不过是虚言稳住你而已。不信你再打电话问问看,看他还会不会兑现承诺!」

  意识到凌尘说的很可能是事实,萧森不由全身发麻,背上转眼就是一片冷汗。「绝对不可能。你是为了掩护你的初恋情人。刘鑫不可能得到这些照片。」
  「正是因为看到这些照片,我才敢肯定是刘鑫干的。」

  凌尘一边说,一边转脸看看小雪,见她的神情正逐渐变得委顿而飘渺,连忙停了一阵,才又接着说道。「我没有主动做过任何导致家庭破裂的事。一切都是你做的孽。你再诡辩,也不能改变这一事实。」

  想到刘鑫已经不可能再藏在后面,甄琰心中暗喜。但她却不能表现出来,而且还必须尽可能地做出否认的姿态。「怎么会是刘鑫?笑话!呵呵……凌师母的想法也太奇怪了。」

  凌尘转头瞪住甄琰。「你也别想再掩护刘鑫了。他只怕也给了你不少好处,你才肯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吧。」

  萧森也转头看住她,眼神里是最后一丝仓皇的希望。「甄琰。幕后主使到底是谁?是不是凌尘的初恋情人?他是什么人?给了你多大好处?」

  萧森提出的问题让甄琰无言以对。半天,也只能无奈地笑笑,将视线摇向大门,似乎是在期待刘鑫推门进来。

  看着萎颓在沙发里的萧森,看着他绝望得近乎空荡的眼睛,看着他虚弱得近乎空瘪的身体,凌尘心中总算多少有了些快意。然而,想到曾经那样诱惑着她的刘鑫,竟然真的就是造成这一切痛苦的「元凶」她又很难高兴得起来。萧森不可能愿意离开。她找不到理由将萧森赶走。她不能带着小雪投奔刘鑫。小雪肯定不想离开深圳,很可能也已经不想和她在一起。她必须让小雪明白自己无奈的苦衷!她必须让小雪更清楚地看到刘鑫的真面目!她必须带着小雪远走高飞,飞到一个萧森和刘鑫都找不到的所在!

  凌尘犹豫了片刻,慢慢走到电话旁边,正要伸手,「叮铃铃——」

  的巨响忽然就炸了上来,险些将她推了个踉跄。

  凌尘定定神,深吸了两口气。「哪位?」

  她问。

  「是我。刘鑫。」

  电话里异常干涩的声音让凌尘感到诧异,想问,却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只得简单应道:「我正要找你。请你立刻来我家一趟。有非常重要的事。」

  「我明白。」

  刘鑫悄悄清了清嗓子,又道。「但要请你先听一下我的解释。只要你认真听完,我就会去,不管你是否肯谅解。」

  凌尘的诧异越发浓烈,转脸扫了扫沙发上的萧森和门边的甄琰,压低声音,问:「你要解释什么?」

  「照片的事和你我之间的事。」

  「不用解释了。我不想听。」

  「难道你希望我当着小雪的面说出来吗?」

  凌尘滞了滞,本能地摇了摇头。

  见凌尘好一阵儿没有应声,刘鑫这才字斟句酌地说道:「我知道,仅仅是萧森有外遇,你大概不会轻易离婚,所以我只能逼萧森主动。不过,我当初的安排,是在拍下那些照片之后及时阻止侯局的进一步行动,并没有拉你下水的意思。假如不是你自杀需要抢救,我也不会情不自禁做出那些事。」

  说到这里,刘鑫轻轻叹了口气。「你有权不相信这些解释。我不怪你。何况,我一点都不觉得后悔。我不敢奢望得到你的爱,但能得到你的喜欢,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因为你,也因为小雪,更多的是因为你,我甚至还曾想过放弃对萧森的报复。只可惜,局势忽然就发展到了非下手不可的地步。」

  凌尘听着听着,眼睛不由有些湿润。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相信刘鑫,但她却本能地想要相信。刘鑫平实诚恳的声音,暖风一般一串串冲进耳朵,在脑海里辗转盘绕几圈,又迅速流进她干涸燥热的胸口,让她终于淌出了今天的第一滴泪水。「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个等我到了再解释,好么?」

  刘鑫轻柔地问。

  「好,请你快点儿。」

  凌尘硬着嗓子回答。

  「等会儿我会把照片的事栽到萧森头上,你注意配合以免穿帮。还有……你和小雪的生活我会妥善安排。而且保证绝对不会再主动骚扰你,也不会再继续打击萧森。请你务必放心。」

  凌尘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干脆放了电话,回头看了看目光茫然的萧森和小雪,又对脸含期待的甄琰冷笑一声,然后走到小雪身边。

  萧雪略显惊惶地退了两步,靠在楼梯扶手上。她并没有意识到走过来的是什么人,她只是觉得应该和任何人,甚至任何生物都保持距离。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可以相信,更没有人可以依靠。漫长的未来里,她所能凭恃的只有自己。
  「小雪。我是妈妈。」

  凌尘哀声叫着,想要再走过去,又担心女儿一下子逃开,抬了抬脚,终于还是停住。「等下刘鑫来了,他会解释所有的事情给你听。你要相信妈妈,好么?」
  听见刘鑫的名字,萧雪心头一震,总算看清了凌尘的面容,嘴唇嗫嚅了两下,却什么都没说,视线也游移着转向萧森,又转向甄琰。

  如果真的是师哥做的,自己还能去投奔他吗?他会把对爸爸的仇恨发泄在自己身上吗?不,不会,肯定不会。师哥明明是喜欢自己的。但,自己该不该恨他呢?为什么要恨他?就因为他报复了可耻的爸爸?安昭阿姨的事到底是不是真的?萧雪缓慢而艰难地想着,发现自己所有的念头都和刘鑫有关,不由有些恼火,连忙转着脑筋,想要弄出些别的什么,却好一阵儿都无法成功,只得无奈地摇摇头,尽可能集中着自己散乱的注意力。这个家是绝对不能再住了。除了暂时听从刘鑫安排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办法吗?反正自己的身体差不多已经交给了他,别的东西也没什么好算计的。凡事总要多些心眼儿才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