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4

  矮人的肉棒被阿娇玩着玩得起了反应,又看见阿娇拿手捂住自己的肉穴,心想,不会吧,又流水了?看来这女人真是天生的荡妇。

  「流水了?想这大鸟了吧?」矮人问道。

  阿娇被矮人看穿了心思,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很快地她又想,有什么了不起啊,自己与姐夫媾和都被瞧见了,现在承认想要大鸟也没什么难为情的了。
  「你那个东西怎么这么大?」阿娇说。

  「我这宝贝就是比别人的来得大,来得长,天生的。」矮人回答。

  「你老婆不会被它撑破戳穿吗?」阿娇又问。

  「怎么会呢,你们女人的洞洞是可大可小的,你的洞洞也能装得下。」矮人觉得有些好笑,哪有听说女人被男人的肉棒戳穿的?不过还是细心地解释道。
  「我的洞洞也能装得下?」阿娇说着,不由地放开手低头看了下自己的肉穴,好像要确认一下自己肉穴的尺寸是不是真的能装下矮人的大家伙。

  「当然是真的了。不信……」矮人本想说你可以试试,说了一半发现不太好,感觉有点引诱女人做那事一样,于是生生地止住了。

  「好吧,不过做了之后你可要答应我,不要声张出去才好。」阿娇想,贼船上都上了,不是贼也是贼,你要插就让你插吧,我也试试这大肉棒是什么感觉。
  「你放心,从这亭子走出去我就忘了这茬,好吧?!」矮人道。

  「可是,这……你……这怎么干?」阿娇想到这里是没有地方可以躺的,刚才跟二姐夫身高差不多,倒是可以站着干,可是这矮人也不够高啊,那怎么做爱?
  「可是什么?唉,别都站着呀,坐下来啊。」矮人见阿娇光着下体站在自己面前,不遮不掩有点别扭,示意她坐下来。

  「坐下来?」阿娇以为矮人说的是不要再像刚才那样站着做,可以做下来做爱。可是她没经历过,一下子想象不出坐下来做爱怎么做。

  「对啊,坐下来,你不会就喜欢站着吧?我们都坐下来不好吗?」矮人觉得女人有些怪,叫她坐下来难道叫错了?

  「哦!」阿娇听了之后应了一声,走到矮人面前,看着矮人,一动不动等着矮人告诉她怎么坐。

  「你又站着干嘛?」矮人厉声喝道。他有些火大,请你坐你不坐就不坐呗,还特地走到我面前站着,露着阴毛,肉穴吹着风,真是引诱我吗?

  阿娇心想你都不告诉我怎么坐,我怎么坐呀?真是莫名其妙!好吧,是你让我坐的,坐不对不要再说我了。想到这里于是转过身一屁股坐在矮人的膝盖上。
  「啊,啊,你这女人怎么搞的,坐哪里啊?」矮人的意思是让阿娇坐凳子上,没想到却坐他怀里来了,更可恶的是矮人的肉棒刚才被掏出来,此时正耀武扬威地露在外面,被阿娇一屁股坐下来压在下面,痛得他大叫。

  「哦,哦,我……我知道了。」阿娇也感觉到屁股下硬邦邦的大鸟顶得她生痛。连忙伸手去摸肉棒,然后把着肉棒的龟头,塞进自己的肉穴。

  …………

  据说,那次砍柴回来没过多久,阿娇与一向都非常疼爱她的二姐夫,大吵了一架。可是吵架的起因却非常无厘头,竟然是到了吃饭时间,柏鸣去阿娇的房间去叫她吃饭,而阿娇说自己是大人,不用他来叫,一个说我好心来叫你吃饭不领情还说话那么难听,一个说自己不是小孩,连吃饭都要让人叫,就是故意瞧不起自己……

  再后来,柏鸣便回去了,而且从此再也没来过陈家。两三年后,阿娇也嫁人了,嫁给了五十多里外的山上,一个专门替村里人养牛的老实人,老实人腿脚不灵活,阿娇嫁过去后很勤快,每天一早就赶着一群牛去很远的、人迹罕至的山上吃草,而且对牛也特别好,有几次村里砍柴的人还远远地看见她帮耕牛按摩呢。
  ……………………

  库头村就翻过去了,至于后来有人不知从何处知晓矮人拥有笑傲群雄的秘密武器,而慕名半夜敲门那是后来的事了,暂时不便提及,以免乱了故事的顺序。
  接下来的故事,发生在矮人离开库头村后的第十一天,地点是一个相对交通比较方便的村子——平垟。

  平垟村,因为座落在几座大山之间的谷地,除了村子的东边傍山而建,其他三个方向都是相对开阔,在村子的西边田野之间还有一条河流,河流的两岸是肥沃的农田。由于河流从高到底的自然地势,使得两岸的农田引河水灌溉倒也十分容易。相比那些座落在半山腰上的村子,不管是每坵稻田的面积还是整片稻田的平缓度,连带着稻田的产量,和耕作的方便上来比较,平垟的稻田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而,村子才取了一个充分体现其特点的名字——平垟。

  什么是垟?但凡去过浙南山区的人都知道,乃地势平坦土地肥沃之意也。它基本出现在地名里,比如坑地垟、比如上垟,还有相对应的下垟等等。取名带垟字的,它旁边肯定有成片的地势平缓的田地。

  记得小时候听老一辈的人说过,说你要是想吃番薯丝,那就嫁到山上去,要是喜欢吃米饭,那就嫁到山下人家去。这话听似简单,却包含着很多简朴的道理。
  平垟因为田地多灌溉方便,所以家家户户都有余粮。这在现在看来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在三四十年前可是不多见的,所以平垟在远近几十里非常地出名,很多外村的姑娘都非常乐意嫁到该村来。

  灵英就是从外村嫁到平垟来的女人之一。个头不高,不客气地说还稍显有些矮,圆圆的脸蛋,未说话笑容就先堆满了脸,一头披肩的黑发,有时会到镇里去烫成卷发,显得十分的洋气。村里人都喜欢跟她说话,因为跟她说话,不但可以看到有如鲜花盛开的笑容,听她爽朗的笑声,而且还能看到她胸前乱颤的一对乳房。

  灵英是洪家大儿子林浩的媳妇。洪家老爷子据说是地主家的儿子,解放时所有东西都被充了公,公社发下公文说还要戴高帽游街示众,好在村里人觉得平日里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既然田地财产都分给大家了,就适可而止不要游街算了。
  老爷子年轻时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少爷,整日里游手好闲、沾花惹草,却不想娶妻生子。到了二十多岁才由他老父亲做主娶了门亲事,新娘长相一般家境也普通,但是性格比较强悍,能镇得住老爷子,干活也好,什么耕地、插秧、砍柴、扛树啥都会,现在想来当时也许洪老爷子的父亲早就看出洪老爷子的不学无术了。

  洪老爷子家被办了地主后,家里穷得揭不开锅,洪老爷子这才放下身段去外村一个村小里教孩子读书认字,一个月赚个一石二石米回来,至于他离开后家里怎么安顿,他就不管了。

  灵英嫁过来的时候,洪家已经度过了最艰难的年代,村大队又重新按人头分田地了,在村里乡亲的帮助下,洪家还盖了三间砖木混合的瓦房。

  灵英老公林浩的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在十来岁时就被外村人领走当了童养媳,另一个姐姐也在二十来岁时,被父母亲拿去换了十箩筐的番薯丝。然后比林浩小的还有一个相差两岁的妹妹,一个相差四岁的弟弟,还有一个相差十二岁的小弟。

  洪老爷子既不会种地,也不会砍柴,林浩的母亲膝盖关节磨损严重又不能干重活,一家子的重担便都落在林浩和几个弟弟妹妹身上。到了林浩二十多岁时,凭着平垟村的好名声,终于娶上了灵英。

  灵英很勤快,除了帮忙干地里的农活,把家里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村里人都说自从灵英嫁过来后,洪家才算有了真正像家的样子。

  可是有很多事情你只能看到它的表象,你如果不深入地了解根本不会知道它原本的样子。我的意思是说灵英原先并不是那么勤快的人。

  事情还得从灵英嫁到洪家开始说起。那时候林浩已经是个大龄青年了,娶了灵英后非常高兴,刚开始一段时间把灵英当宝贝似的,娶了媳妇忘了娘,可林浩没有忘记娘,而是什么做饭洗衣林浩都吩咐自己的老娘去做,灵英整天就跟个客人一样,每天睡到自然醒,穿上整齐干净的衣服,把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然后吩咐婆婆烧点心给她当早饭。她一个刚过门的媳妇哪来这么大胆子啊?对,刚开始确实没有,可是后来家里的顶梁柱都叫她不要干活,经常也这么吩咐自己的老娘伺候灵英,那灵英能不胆子大吗?

  除了林浩,家里的老娘还有自己的弟妹们,刚开始也都非常稀罕灵英。
  特别是比林浩小四岁的大弟弟二浩。二浩身材魁梧,虎背熊腰的,可就是脑子有点问题,按照农村人的说法是不知道三四,翻译成大家的话就是,做事把握不好火候。比如,家里难得烧了一次咸肉毛芋饭,大家都比平时多吃了一些,可是二浩吃得不是多一些些,而是多太多了,吃得坐在椅子上起不来,还把碗递给老娘让她帮忙盛一碗,不明就里的他老娘也真帮忙盛了,最后吃的实在太多肚子撑得痛起来了,这二浩一手捂着肚子,嘴巴里却仍还含着饭,翻着白着眼红着脖子仍想把它咽下去。最后被坐在他旁边的姐姐看见了,这才夺了碗筷。

  前面说到二浩也稀罕灵英,稀罕到啥程度呢?就是每天只要有机会就盯着灵英看,头都不带转一下的。我们平常人要是碰到喜欢的人,也会盯着人家看,可是当对方发现你盯着她看的时候,起码会转移一下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吧?可是这不知道三四的二浩就没那心机,他喜欢看灵英他就盯着看。

  不过林浩早就看出他的心思,也老早就警告过他,喜欢可以,看也可以,但不可以动手。其实林浩第一次跟他定的规矩是不能喜欢,也不能多看,更不能动手,可是二浩说喜欢是他心里喜欢,他管不了,至于看,二浩说家里那么多凳子椅子还有门槛,他没法闭上眼,动手倒是可以保证不动手。林浩对这不知三四的弟弟没办法,只好退而求其次,保证不动手便好了。

  可是很多东西都经不起时间的考验,时间一长,灵英这皇后娘娘一样的生活,林浩的老娘首先就受不了。

  一天晚上,林浩的老娘洗好了碗筷,拎着馊水桶到猪圈喂猪时,由于雨后路滑摔了个狗啃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