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那天在群组里聊天,聊着聊着有了一个新的好友邀请,是一个女孩子。一个月后我们成了床伴。

  先来介绍一下她,她身高163,体重大约53,胸部也有D,四只小肉但是匀称。

  据她形容,她是一个在现实中不太擅长表达的女生,加上出身单亲,所以她对男生甚至对人际关系都不太擅长,会加我好友单纯是因为我好像很无害(咦?
  能被加好友当然很开心,於是也很快地跟她有了一点发展,我本身住在台中,而她在台北,

 我们第一次约见面就约在师大夜市里某家很有名的可丽饼店(好像有点明显
  第一次的见面当然从简,就聊聊天喝饮料,逛了一下师大夜市,最后搭捷运送她回家之后,我就自己到车站附近的旅馆住了一晚。

  之后的聊天可以说是什么都聊,聊工作聊心情聊前任,当然免不了聊了床上的事,我:我不太相信女生会喷水耶她:可是喷水是真的阿!

  我:为什么?

  她:(录音)因为我会喷水唷~我:真的假的!!我想看!!

  她:看个屁!!

  那天晚上我还以为没戏了,过了几天正逢周末,她line我告诉我她皮肤过敏,可是过敏的地方她擦不到,想请我去她家帮她擦药,我没有想太多就答应了,於是隔天又买了高铁票就往台北去,到了她家,一进房间我看她好像好好的穿着浅绿色小可爱跟白色热裤坐在椅子上看影片,我:你看起来好像没事啊?!
  她:就跟你说过敏的地方我擦不到,当然也看不到啊!

  我:那到底哪里过敏,这么神秘?

  她:等等洗澡完再说啦,你要一起洗吗?

  我:(!!)一起?

  她:我懒得洗头,而且我是病人,你要帮我洗!

  我:……是……我的女王大人……

  她好像是故意的,因为她背对我看着我的眼睛,慢慢的把小可爱脱掉,脱完之后慢慢把热裤也脱了,这时候她身上剩下内裤(她没穿内衣转头问我,你看傻啦?还不脱吗?还是要我帮你脱?(俏皮地对我笑了一下於是我就赶快的也脱光,她边背对我把自己的内衣脱掉,一边脱还侧眼看着我,那眼神好像在问我,我美吗?

  我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她拉进浴室了,她有大概算64身,但穿个衣服就能变长腿妹子,进了浴室看她全裸的背影,我深刻意会到,一个有自信的女孩,她就像艺术品,

  她回头笑着打了我一拳

  她:看够了没?该帮我洗头了先生!

  我:是是是,我不晓得原来你这么美她:美吗?我还有点胖呢!

  我:胖?是你要求太高了吧哈哈~於是帮她抹了洗发乳,最后上了润发乳,沖乾净之后,我:只要洗头吗?我觉得我帮你洗澡也可以洗得很乾净她:唉唷?看着我的身体你还没勃起啊?

  我: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想好好的对你好。

  她:(沉默)

  我:那我帮你洗搂!

  她:恩。

  我转身挤了沐浴乳,我正要伸手到她的脖子,彷彿有了默契,她自己就抓了头发盘在头上,方便我把沐浴乳涂在脖子,我涂上沐浴乳,一边靠近她的身体,边按摩她的肩膀与脖子,一面用舌头轻碰她的耳垂,她轻抖了一下,但没有阻止我,於是我进一步含住耳垂舔弄,她的手伸到后面一把便抓住我的分身,轻轻套弄着,一面用手指滑过龟头,一面握着滑动,我的手慢慢往前伸到胸前,轻轻地在她的胸部周围搓弄,渐渐的我发现她的乳头站起来了,於是我的舌头一面向下舔到她的腮,双手一面搓揉她的乳房一面慢慢把沐浴乳涂开,抹向腰跟腿,抹完以后又回到乳头,缓缓的轻柔的搓弄,都洗得差不多之后,我就环抱她,伸手到前面拿莲蓬头替她把泡沫沖乾净,她一脸红通通的,眼神迷茫的看着我,我:洗乾净搂!

  她:恩……阿~!((偷偷用手轻捏了一下她的乳头我:舒服喔?

  她:你……很……坏……今天不行,我就是那里过敏。

  我:(!)这真的很难看见阿哈哈哈哈她:笑屁阿可恶!((又打了我两拳趁她把头发盘起来的时候,我拿了大毛巾替她擦乾身体,她似乎很惊讶我的举动,转头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继续夹好头发,刷过牙之后就回到房间,一上床她就坐在床角,打开电视,她:来吧!该来完成你的任务了!

  我:擦药吗哈哈因为我不喜欢被命令,所以当下其实心情不太好,她:对,因为很痛,我不敢自己擦……还有,谢谢你陪我。

  听完这段话,很感动,还好她也尊重我的感受,不论情侣或床伴,我想,互相尊重都是必要的吧!

  她:来,用棉花棒((递一盒棉花棒给我我:(拿过棉花棒,盯着她的妹妹看)

  她:……可以不要一直看吗……很害羞……

  我:额,对不起,那我要涂了喔((伸手握着她的手她:摁轻轻地帮她把发炎的地方都擦过药,我想她一定很痛,因为我的手差点被她抓破皮……

  先说她并不是特殊工作者,她只是因为环境关系,不小心感染到,她:你好温柔……

  我:干嘛,爱上我啦?哈哈她:我有喜欢的人了……

  我:(沉默)那你怎么找我来帮忙啊?

  她:因为他在国外,再一阵子才会回台湾。而且我还没跟他告白。

  接着聊了一些他们的事,之后她便抱着我睡(恩,裸睡)

  睡前她告诉我,她知道她这样不好,可是她很没有安全感,而这时候又只有我能相信,所以只好请我帮忙,我告诉她没关系,能帮上忙最好了,於是隔天陪她吃了早餐,又去逛了新光三越,之后我就离开了。

  又过了两周,她约我去帮她拍照(我有相机,顺便练习一些拍摄技巧)
  她说她想拍一些性感的照片留念,於是我便带了相机去找她,在外面拍了几套正常的之后,她就说差不多想回家了,但一回到家,她说她还想拍一套,就进了浴室换,一换出来,我鼻血差点流出来,她换了一套半透明的和服,

  里面是真空的……

  她:我想拍这套……

  我:恩……

  拍了几张之后,大约11点多,一起洗了澡之后,我们又抱着裸睡了,睡到半夜3点左右,我突然醒了过来,原来她睡相不好啊,一手一脚已经跨在我身上,脸也面对我,看着她我觉得好幸福,看了一下发现,我的手掌居然正好放在她的大腿根部……

  虽然没有碰到那里,但我的小拇指只要往旁边动就能碰到毛……

  几经拉扯之后……手掌还是不规矩的伸向那个通往天堂的道路……

  手指轻轻地划开稀疏的毛发之后,摸到的是微微湿润的密境,因为怕惊动到她,所以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来回抚摸那条小沟,摸着摸着,她的喘息声也越来越明显,那里更是河水氾滥一发不可收拾,我的手指也不安分地轻轻地在她的穴口抽插,约莫10分钟,彷彿过了一个月,就在这时候,她的手突然抓住我的手掌,我惊讶的停止动作,原以为会被她骂,但她却将我的手掌我的手指推向密境的更深处,她:你摸的我好想要……((轻轻在我耳边说话,吹气我:谁叫你整个人都跨到我身上((吻她起身便往我的下半身移动,一口含进我的分身,技巧纯熟的样子,一面将下半身往我的脸上移动,恭敬不如从命,舌头立刻伸向那湿漉漉地穴口,轻轻挑弄她的阴蒂,手指缓缓抽插,一下子她已经要高潮了,嘴巴的服务已经转成一声声的呻吟,她:停一下……不要再弄了……要到了阿……阿……
  说完,她还真的潮吹喷了我满脸,我:你还真的会喷水耶她:你活该!
  於是她转身往我分身上坐,一口气就插到底,她:阿……进来了……好满喔……

  她缓缓扭腰,我却耐不住这样缓慢的进攻,我扶住她的腰,开始上下快速的抽插她的穴,她:啊!!!!不要那么快阿阿阿……阿……喔……好爽阿……
  等一下阿阿阿……你等一下阿阿阿喔喔喔……又要来了啦……阿阿阿……
  下一波的高潮一下子又到了,肚子也被她喷了一堆爱液,她便趴下来与我索吻,她:从后面干我,好吗?

  我笑笑,放下她,起身扶起她的腰,缓缓地在穴口抽插她:唔……唔……快进来……好痒……啊!!!

  趁她还没说完,又深深的插入,这次我没有怜香惜玉,每一下都深深到底,她:阿阿阿……好用力阿……好深喔……

  妹妹好满……再快一点阿阿阿阿……阿……

  哥哥喜不喜欢干我……穴穴好痒喔……

  又要来了阿……不要停……用力……阿阿阿阿阿……

  等一下不要动了……不要动阿阿阿……阿……

  又要到了阿阿阿阿……

  我没有停止的一直持续,直到她连续高潮的第三次,便昏了过去,分身还在她身体里面享受着包覆的温暖,

  我俯身舔她的耳垂

  我:我还没出来耶,你还行吗?

  她:(沉默)

  我:还是你要休息了,我可以自己去打出来她:唔……(穴穴夹了我一下)……干我……

  我:那换正面,再忍耐一下

  回到正常体位,我从九浅一深开始,慢慢加速,她:唔……快点出来……我快不行了阿阿阿……

  快要死掉了……唔……唔……妹妹好爽……好爽……

  哥哥好厉害……用力阿阿阿阿阿……

  又要来了啦……阿阿阿阿……

  就在她高潮的时候,我也把一切全射进她的身体里(她正在安全期)

  她感受到精液的滚烫之后,身体强烈的颤抖,也用力的抱住我,

  我:舒服吗?

  她:恩……好久没做了……一来就这么激烈……

  我:那这位客官,今天的服务满意吗?

  她:白癡……(打了我一拳)

  最后拿了条毛巾替他擦了身体,公主抱她到浴室清理,清理完之后就安分的睡到隔天。

  之后,她告诉我她告白成功了,他们已经在一起,我也祝福他们,至今也半年多了,但我的床到现在,还是很宽。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