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六章。初遇马华疼,果然霸道,起夜惊马小桃,河滩头清洗

  久逢甘霖精神爽,由于昨夜的男欢女爱,不知道怎么得今天精神特别好,天刚亮,我就睡不着了,只能在公鸡的叫声里起了床。

  我走出屋子,刚巧看到陈老太那孙女在家门前那棵大树底下偷偷哭泣,再一想昨天陈老太放下脸面求我之事,也就不难猜出这丫头为什么哭了,陈老太和她相依为命,如今老太要赶她走,她又没碰过这种事情,方寸大失之下只有偷偷抹眼泪的份了。

  真是苦命的孩子,陈老太既然拜托给了我,那我也就先去打个招呼吧,我内心里时常自诩为苦命人,既然都同道中人,给予她一些关爱还是应该的。

  我大摇大摆地走过去,抬手说道:「呦!丫头……在哭呢……干嘛哭呢?」
  丫头揉着眼睛痛苦地说:「明知故问!奶奶说要把我送给你……她……她……不要我了……呜呜呜……」

  我伸出手去摸她的头,才碰了一下,她就一脸嫌弃地把我的手拍掉了,恶狠狠道:「都是你……要是没有你……奶奶不会……不会……把我送给你的……呜呜呜……」

  我两手一拍,无奈道:「我可没说要你,可你奶奶就是拼了命要把你送给我,我有什么办法!」

  这丫头太不会说话了,这是要把我气死。

  丫头的眼睛突然明亮了起来,贼溜贼溜的,哭声也戛然而止,抬起头仔细地看着我客气地说:「你这话是真的?」

  这不废话,你个小拖油瓶别自以为是了,我跟你非亲非故要你做啥子?要不是你奶奶要死要活求我,我也懒得理你,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最终搞得浑身骚,里外不是人!

  沉默了半晌,我还是伸出手去摸了摸她的头,她倒是没有先前那样嫌弃我,不过么她撅着小嘴,颇为可爱,打心底里她还是在嫌弃我。

  我向她招了招手,示意她把耳朵凑过来,我在她耳畔偷偷摸摸地说:「不是我要你,是你奶奶强把你塞给我的,你们祖孙两人的事情,我这外人怎么会插手呢?所以呢……要你奶奶改变心意……这事情要靠你自己努力咯。」

  丫头听得那叫一个激动,握住我的手甩个不停,随之笑容也在脸上堆了起来:「嗯……嘿嘿……我这就去求奶奶……奶奶她……最疼小桃了……嘿嘿……」
  我看着她的笑容,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我都叮嘱这陈老太要做好她孙女的思想工作的,估计她压根儿没把我的话听进去,我看这丫头死活不肯离开陈老太!如果真要她们祖孙两分开,我感觉自己变成了拆散她们的那个罪人呢!哎!这年头,做好人难哪,做了好事心里莫名其妙涌现一股罪恶感。

  就这样我一个人站在光秃秃的树底下,看着丫头像阵风一样逃也似的跑了,脸上浮现出一股无奈感,好不容易来到一个破村,这事情就不请自来了。

                *****

  中午时候,大娘和娟儿那两婆娘也都醒了,我们三人被丫头叫到了陈老太家的客堂间,很快我们围坐在饭桌上准备享用午餐。

  我刚拿起筷子准备夹菜,门外传来了仓促的脚步声。

  人未到声已至:「伯母,小侄今日有事前来拜见,不知道你老人家在不在家里?」

  这他妈就是废话,大门都敞开着,谁出门不把门关好呢,这声音我是没听过,够粗的,我倒要瞧瞧是谁,寻常说话就这副蛮恨无理的样子,定是不讨人喜的主。
  很快,那说话的人就来到了,好家伙,这人长得三大五粗,脸上胡子拉碴,这就像是一个三国里跑出来的燕人张飞啊!

  陈老太坐在桌子北面,皱着眉头冷冷道:「马华疼!明人不做暗事,你就不要惺惺作态了,那天喝醉酒抖落出来的事情全村上上下下的人已经尽数皆知,你来老婆子我这里作甚?」

  看不出陈老太瘦弱的躯体里还有这股力量,让我听得心里一阵激动,她的一句话倒是点醒我了,这眼前长得像野人一样的无礼家伙就是马华疼,看那德行,绝不是个善茬,她还真敢大呼小叫,这刻我心里有点替她担心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那马华疼岂是个被人骑在头上骂的主,他脸色变得铁青,情绪异常激动,握紧了拳头恶狠狠道:「老太婆,你非要逼我就范,来你这里,无非就是想要看看你收留的人是些什么人!不过么今日一见,跟我收留的那位相比差了不是一点半点,而且天壤之别!」

  陈老太气急道:「我就知道你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没想到是为了这个,那恐怕让你失望了,你来此搅了我的清静,我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走吧!」
  一言不合就把人赶走,这陈老太也不是个软角色啊,只是若真动起手来我怕我这屋里的人都得遭殃。

  马华疼却是没把她话放在心上,一步两步往我们的桌子走来,我的脸色也跟着刷的白了不少,这山边的野夫,比起强哥都要壮实不少,幸亏他的个头不是太高,比我高不到哪里去。

  就这样,在我们屋里所有人的注视下,他走到桌前撸起袖子张开嘴巴直接用手拿起了桌上的盘子,一盘炒青菜,一口就吞了下去,一盘我狩猎到到那种野味,他空着手就啃起了骨头,毫不客气地吃的津津有味,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看得我心里生出一股火气。

  他这做法也太不厚道了点,我们要吃的东西,就被他一口又一口地吞完了,这是仗着自己的本事横行霸道,简直欺人太甚!就他那狼吞虎咽的吃相,甚是难看,让我不敢苟同,只是心里有点火气,却是敢怒不敢言,我深知人家根本没把我放在眼里。

  我是屁都不敢放一个,不过陈老太却是看不下去了,她大为光火,拍桌子怒目而视道:「马华疼!你这不孝之徒,若是你大伯还在这里,你敢这么对我吗?」
  一听这话,马华疼突然笑得停下了吃东西的步伐,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话,天大的笑话,我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小到大我怕过谁?」
  他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说得一脸涂抹横飞:「我从小就天赋异禀,力大无穷,村里头谁敢惹我?辈分这种东西……最该无视,凡是敢在我头上拉屎撒尿的人,注定被我干掉!」

  陈老太拿起桌上的一盘菜,真的砸向了马华疼,她说:「你这说得什么混账话,你真该回你娘胎里重新铸造一下!」

  马华疼轻轻大手一挥,盘子应声倒地,碎裂了一地,他笑着说:「实不相瞒,今日来此,还有一事相求,你知道的,我们家祖上的宝贝——马良玉!」

  「马良玉」三个字刚刚脱口而出,陈老太立即打断说:「此事莫要提及,你要了多少回,家里上上下下还有你没搜过的地方吗?」

  马华疼揉搓着手指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瞪着我们说:「你这样不好吧,我不打你,不代表我不打其他人啊,特别是这三位客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家伙居然打上了我和大娘娟儿的主意,这下真是不知道如何应对了。

  陈老太气急道:「你……你……好你个……马华疼!」

  马华疼凛然一笑:「哈哈,这就由不得你了!喝!给我起来!」

  话音刚落,他就把一旁无辜的我一把抓了起来,就像老鹰抓小鸡,胸口一股窒息感传来,我扭曲着身子试图用双手挣脱他的双手,可惜没有成功,反而在我的抵抗下他变本加厉,把我脖子越勒越近了。

  我难受地张着嘴吧发出痛苦的声音:「呃……呃……呃……」

  在我痛苦之际,陈老太红着眼,弱弱的说了句:「停手吧,我把马良玉的消息告诉你,只要你不牵连他人,毕竟他们都是无辜的。」

  马华疼停手了,猛地把我放在了地上,露出两颗金灿灿的大门牙笑着说:「只要我拿到马良玉,一切都好说话!」

  我被放下后,大口喘着粗气,慢慢地回到菜桌座位上休息了起来。

  陈老太苦着脸说:「你执意如此,行的却是大逆不道之事,马良玉其实跟着你大伯一起入了土!」

  马华疼猛地拍了自己一下头皮,惊叫道:「原来如此,我说我在你家翻了个底朝天也找不到呢,原来他丫的压根儿不在你家,你这……老太婆……倒是藏的够深啊!」

  陈老太用手指颤颤地指着马华疼,语气凝重道:「你当真要如此无情无义,自家祖坟也敢刨?」

  马华疼一脸厌烦相,说道:「妇人之仁,你可知这马良玉是我马华疼一块飞黄腾达的跳板,有了它我这下半生何愁吃穿?」

  我心里倒吸一口凉气,马华疼好大的口气,不知道他打的什么如意算盘,不过我能从他和陈老太两人话语中听出马良玉的不凡,若有机会,真想亲眼所见一下,不枉路过这马庄一回。

  马华疼头也不回地转过身去,说道:「算了,既然来此的目的达成,我也就不在这里逗留了。」

  我就愣愣地看着他那个魁梧健壮的背影,心里的火气只能咽下肚子,我这身板,我是有自知之明的,欺负欺负一般人还行,对付马华疼,十个我都不一定能搞定他。

  他走后,强势的陈老太又变得和蔼了起来,整个身子都瘫软了下去,刚才一言不发躲在角落的丫头就赶紧去搀扶了她一把,眼睛红红的,像是哭过一般。
  陈老太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良久后说道:「阿毛啊,你也看到了,老婆子我的处境可是很不好啊!就刚才那点事,差点就把你给搭进去,我真是没脸见你。」
  我佯装镇定道:「我是还好,只是没想到这马华疼真有两把刷子,只是也太不讲道理了吧!可惜了你给我们招呼的好酒好菜,都被他那个不速之客给打扰了。」
  陈老太叹息道:「哎!一顿饭而已,老婆子我再做就是了,我再去屋里头拿坛女儿红来给压压惊,毕竟是我招呼不周了。」

  她都这么说了,我若推辞就是却之不恭了,所以也就向他她笑着点了点头以示同意。

  就这样,本来我和大娘娟儿的行程被耽搁了,我们原计划赶往最近的镇上,再到市里头,最后的打算当然是回潇湘了,不知道曾经的那些人怎么样了。
  想想是简单,做起来难啊,这小小的马庄到镇里的路我都向陈老太打听过了,有部分是好有些的石子路,有部分不好走的是烂泥路,还有一件最为致命的事情,我们身上可以说是身无分文,在自给自足的小渔村里兴许无关紧要,可是出来了,钱就成了人与人之间最重要的纽带,所以,其实刚才听马华疼嘴里说的马良玉让我动了心思,它应该是一件很值钱的宝贝。

  陈老太和大娘去厨房里忙活了一阵,菜桌上一下子就有了四道菜,我呢,好久没碰酒了,拿着大碗饶有兴致得喝起了陈老太的女儿红。

  我不由得边喝边笑:「好酒……好酒……闻着就香气扑鼻,喝着回味无穷……哈哈哈……好喝……好喝极了!」

  不知不觉,我喝的有些醉醺醺了,看着眼前的女人们都是谍影重重的,「啪嗒」一声,我整个头就倒在桌子上,然后不省人事了。

                *****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我擦了下眼睛,然后看了看窗户外,一片漆黑中闪着满天星亮,看来现在已是入夜。

  我左边是大娘,右边是娟儿,三个人挤一张床,活动空间是无比狭小的,但是冬天却很实用,暖和啊!

  突然察觉到裤裆那根翘着的家伙有一股涌上心头的尿意,二话不说,赶忙从被窝里爬了出来,光着身子捂着狼牙棒往外头的茅坑走去。

  「哒哒哒」「哒哒哒」……人哪,喝了酒就是不一样,醒来后头依旧有些晕,光着脚火急火燎地走到了茅坑边,撩开裤裆就是往茅坑里一阵使劲尿。

  奇怪,居然听不到「嘟噜噜」「嘟噜噜」的尿声,不过里面却传来一声「扑通」。

  这声响之大,犹如往茅坑里扔石头,我这才睁开眼睛低头往坑里望去。
  里面很黑,我看到一片漆黑,里面突然传来了声音:「救命……救命哪……呃……咳咳……」

  这声音我熟,不就是陈老太的孙女吗,咦!她怎么掉下去的,难道是被我……要真是如此,那可就尴尬了,一泡尿把丫头撒得掉进粪坑里,她一定恨极了我。
  在她的求救声中,我的意识有所清醒,我再使劲摇晃了下头,我的狼牙棒里还是尿如水柱,止不住地往坑里飙射着。

  「滋滋滋……滋滋滋……」

  「咳……咳咳……咳咳……」

  尿尽后,我抖了抖狼牙棒,然后舒服地把它收好了。

  我伸出手急忙说:「丫头,赶紧抓住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这丫头根本听不进我的话,在粪坑里胡乱拍打,屎尿被她拍的一坨坨得飞溅起来,我顶着恶臭我容易嘛,我勒个去,实在臭死人不偿命,无奈之下我就趴在了地上,一手捂着鼻子,一手伸出去抓丫头。

  可是我抓了很多次都以失败告终,无奈之下,我只能换个思路,我把双手撑在粪坑的地面边缘,伸出一条腿。

  这招果然灵验,我碰到了丫头,我急忙催促道:「丫头!快点!抓我的脚。」
  她还真勾到了我的腿,然后我使出吃奶的力气往后推,没多久她就被我拉了上来。

  就在这茅坑旁边,她猛地扑在我身上,我受不了她身上的臭味,直接被她吓得倒在地上。

  她哭的正伤心呢,无奈的是她蹭到我的身子了,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呜呜的哭着,我不忍心打断她,也就默然地在地上闭眼不看了,主要这突发事情是我的失误导致的,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好好一孩子,就差点淹死在粪坑里,要知道这种事情传出去是很丢人的,没脸见人的那种。

  之后就是我带着她去村边的小河那里洗漱了,幸好这大晚上的人不多,我们走在路上都长了心眼,走路声音控制得特别轻,生怕被他人遇上,若是遇上,指不定要狠狠地耻笑一番。

  说是带,其实是我背她来的河滩,一路走来她也很安静,想必她比我更害怕她掉茅坑的事情被人发现。

  和一个粪坑里出来的人紧紧相挨着的后果,那就是自己也变得浑身发臭。
  在河滩头,我二话不说把裤子都脱了下来,整个人都赤裸了,一路走来可是把我冻得够呛,就像起初还硬挺的狼牙棒,现在也软塌塌的,这环境我他娘的想威风也威风不起来啊!

  脱完我自己的裤子,我把手伸向了丫头,她倒是一脸忸怩,我解释说:「这么臭,还是脱掉用水洗洗吧!」

  她侧着脸不敢往我这里看来,像是在闪躲着什么,我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狼牙棒,女孩子不敢看是对的,毕竟是巨物,于是我直接扑通一声入了水里,说:「好了,你可以脱了,你身上没什么好看的。」

  马勒戈壁,刚入水的时候我冷得直哆嗦,很快,丫头在我的催促下脱了个精光,毛都没长齐呢,还学人家装矜持,我真是彻底无语,丫头,老子对你没啥想法,我伸出手一把把她拖下了水,她叫出了声:「哦!好冷!」

  我轻轻地把她往下放去,不知道她会不会被淹没呢,毕竟她的个子实在有点娇小,也就在我肚脐眼的高度。

  幸亏我没把她一下子直接放下去,不然她还真要出事,若是她呛到水可就不好玩了,这是玩出人命的,所以我对她宝贝得紧。

  我小心翼翼地把她的腿掰开,让她的双腿架在我的腰间,只是一个出于保护目的的动作却是让我出了尴尬。

  我说:「抓住我的肩膀,我帮你洗?」

  丫头低着头轻若蚊蝇道:「人家是女孩子……有点……」

  看来是害羞了,我一脸正色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身上都快臭死了,还在意这么多,你别动,我帮你清洗清洗。」

  她沉默了半晌,轻声说道:「嗯。」

  丫头的身子发育的实在够差劲的,本来是胸和屁股发育的阶段,结果在我的触摸之下才发现她真的发育不良啊,胸前一片平坦,屁股也没多少肉,整个人全靠一张精致的脸旁撑着,可怜的孩子就是不容易。

  我的双手在丫头屁股和背部游离,用水帮她除去她身上的臭味,水花在我的动作下哗哗直响,唯一的安慰是她身上的肉软软的,摸着手感不错。

  经过我的细心擦洗,她的身子被我洗的差不多了,就在这时候我听到了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哒哒哒」「哒哒哒」……

  我的心听得一慌,这么晚了会是谁呢?马勒戈壁的洗个澡都这么麻烦。
  我对这丫头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我们就等着这声音慢慢经过。

  我们安静的像是两根扎根泥土的木桩,一动不动,突然脚步声停了下来,我们还是处于紧张状态。

  我的心跳的很快,砰砰直响,与此同时,我能感觉到丫头的心跳声,也是异常激烈,跳的七上八下。

  等了一会儿,突然感觉上头有点湿,又有点烫,我抬头一看,我了个草,什么玩意,居然是一根鸡巴,在歪头细看,这家伙不是马华疼还能是谁?

  我细细揣摩了下他的家伙有多大,一个大拇指般的粗度,长度也一般,跟我的没法比,亏他看着长得壮实,是个肌肉结实的人,结果下面却是不值一看,比起普通人还不如,看来上天是公平的,他要是有我身上的狼牙棒,那女人们被他压在身下哀嚎的场景真是无法想象。

  等等,马华疼这家伙终于把尿撒尽了,如果他低头看到我们两个,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直接吻上了丫头的嘴往水底钻去,我知道马华疼的厉害,自然不愿意与他正面相对,就这样我和丫头的舌头在水底死死纠缠在一起,她有些痛苦,试图挣脱我的怀抱,我当然不回让她得逞,若是被马华疼发现,我们两个都没好果子吃。

  水底,一分一秒在逝去,却是憋气憋得十分痛苦,不过我的狼牙棒就在这时候异军突起,坚挺的一塌糊涂,根本不受我的控制,而尴尬的是我的狼牙棒刚好穿过丫头的腿缝,当然也紧贴着她没有一根逼毛的小穴缝隙了。

  渐渐地,丫头不再反抗,眼神也变得萎靡,我感觉我也到了憋气的极限,所以只能把头探出水面看看岸边的动静,一看人影不见了,也就卸下了心房,紧接着把丫头也抱了起来,然后就顾着自己大口喘气了,我看丫头没啥反应,眼睛又闭上了,心想不会是晕过去了吧,就用手轻拍了她几下脸庞,结果她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时候我才感觉事情的严重性,这丫头不会有事吧,关键时候我赶紧拉她上了岸边。

  我把她平放在地上,先用双手手掌对着她的肚子一阵猛按,不一会儿从她嘴里吐出了一些河水来,我看的一喜,赶忙用拳头猛捶她胸部,我有些慌乱地叫道:「丫头!醒醒……醒醒……」

  她在我的呼唤中醒来了,脸色看得出来很痛苦,嘴里发出了声:「咳……咳咳……咳咳……」

  我用手抚摸着她的小脸激动道:「你终于醒了!」

  丫头苦着脸说:「你……你……你都对我做了什么!你是个坏蛋!」

  我一把把她抱入怀中,温柔地安慰她:「没事就好,当时我帮你清洗身子时候走过的人是马华疼,你知道的,他不好惹,我就想着法子来躲避他,没想到弄巧成拙,这么做却是差点要了你的命!」

  丫头听得当场呆若木鸡,想必马华疼的厉害她是再熟悉不过,回过神来点了点头,颤抖了下身子说:「咦?肚子那边怎么有东西热热的,呀!是你们男人撒尿的脏东西!」

  我被问的一脸尴尬,不过对于一个单纯的丫头,我也就毫不害臊地撒了谎言:「啊……这个啊……没什么……一定是错觉……对了,我帮你下去在帮你洗洗吧?还有那些衣物呢,我们抓紧了!」

  不等她回答,我刷的一下抱起了她,她实在是轻的很,我也就一个公主抱抱着她很轻松了。

  直到入水那刻我的尴尬才得以解决,在一个女孩面前硬起来,我觉得很不妥,这事情有失威严,所以这硬着时候的狼牙棒还是别让她看到了,以免给她留下一辈子的童年阴影,我可不想做这罪人!

  后来,在水里忙活了一阵,清洗好各自的衣服,我们就回去了,夜深了,我们也就重新到各自的地方睡觉去了。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