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四合院

  字数:5312

  作者bouly(汪汪)

  前言:怕被熟人瞧见,故换个帐号发文。小弟自高中毕业,再也没写过几篇作文,近来闲闲无事,上来乱写一通。有推文能不吝指教的,恕小弟受益不言谢. 像第一篇有人指出相爷一词有疑虑,上网一查还真不是文中所要的词义,那时但觉顺口就胡乱凑上了,就当是自创词义吧。

               正文开始

  却说孙权听得众文武官员要战要降的,拿捏不定主意,连日来不得安睡。今晚亦是心烦,躲在房内捱首苦思,百思不得其解,遂作罢. 正待就寝,听得门外士兵报道:「吴大夫人求见。」

  这吴大夫人便是孙权之兄嫂-孙策之妻-大乔是也。自孙策死后,国太夫人心疼大乔妙龄守寡,便令其自回乔国公府守节。这些年来,孙权已鲜少与大乔碰面,却不知此番为何而来,便唤士兵让她进来了。

  「不知嫂嫂深夜来此,所为何事?」孙权看向那大乔,身穿白净素衣,脸上略施脂粉,神情严肃,却不减当年半分美貌,反添一种绝俗脱立的气质.

  「妾身听闻曹操大军将至,众官主战主和不一,将军未能决断。今有一计能退曹军,特来禀告将军。」

  「喔!」孙权素仰大乔绝色,却不知原来大乔亦有计智,忙道:「愿听嫂嫂开示。」

  大乔道:「坊间传言,曹操此番进犯江东,为的只是夺取臣妾与舍妹。然妹婿公谨身负军要重职,小乔妹子自不必说. 臣妾却是孤身一人,愿作为人质献与曹贼. 却於曹贼相逼之际,刺杀於贼,再谢罪自刎以全贞操,必不致伯符与孙家上下蒙羞。」语毕,只见大乔双肩发抖,口脣紧抿,隐隐然在啜泣。

  「胡闹!」孙权大叱。原来这坊间传闻,孙权也略有所悉,却不知这是诸葛亮为逼江东出兵,使细作四处流传的假消息。

  「嫂嫂你怎可有这等想法。那曹贼好色天下皆知,我岂可送你入虎口不顾?撇下我家声誉不谈,就是我自己……也不能让你这么作。何况……母亲她也不会允的。」

  大乔坚定道:「将军若要战,则败多胜少,妾身难以保全。将军若要降,则孙家为人仆役,妾身亦不能保。不如先送与了曹贼,妾身与曹贼同归於尽,不但保全了名节,亦保全了江东. 」

  孙权闻言呆若木鸡,竟不能反驳,颓坐在倚,帐然若失道:「嫂嫂待如何刺杀曹贼?」

  大乔道:「妾身暗藏匕首於身,待曹贼疏虞之际,取出刺之。」

  孙权略思,摇摇手道:「此计不可行。孤闻曹操疑心最重,夜必独寝,近侍必亲. 就连安排服侍就寝的婢妾,也都要事先搜身,确保无害方可亲近,故此计万不可行。」孙权见大乔神色犹疑不定,补充道:「这是张紘从许都回来后向孤说的。」

  大乔又道:「那妾身可以事先藏毒於舌下,待曹贼与臣妾亲……亲近之际,再渡毒於贼,必可杀之。」

  孙权略为沉吟,缓缓地道:「此计似乎可行,却又隐隐不妥。」

  「何处不妥?」大乔问道。

  孙权道:「那曹操机谋过人,行计之时难保不会有所变化,若能事先演练得当,方无不妥。」

  「这……」大乔又急又羞:「这种事却要跟谁演练去?」

  孙权正色道:「此计愈隐密愈好,万不可让旁人知道,嫂嫂若不嫌弃,孤愿与嫂嫂试演练之。或者嫂嫂认为不妥,便收回此计,当今日并未来过也就罢了。」
  大乔一咬牙:「妾身不惜一死,又岂在乎妥不妥当,只要将军不觉彆扭便好。」
  孙权心中激动:「怎会彆扭?怎会彆扭?嫂嫂啊……自第一次见到你,你可知?你可知道……?」口中却说:「好,既然嫂嫂心意已决,这就来吧。」
  大乔轻挪微步,纤指柔张地将几上的一块桂花糕掐下一小角来,含放在口中。默默望向孙权,这个和先夫有着几分神似的男人,一会儿间,多少前尘往事涌上心头. 大乔俏眼微闭,朱脣半合地靠向孙权。

  孙权颜面渐热,感觉到大乔气若喷兰,粉面生香。看着那小巧微颤的水柔红脣,咕哝一声便亲了上去。果然如触棉絮,娇嫩可弹,若水若花,既软且香。孙权脑中轰隆一声,已忘却身在何处,更忘了己是谁人,所做何事?他贪婪地吞噬着大乔的丰润双脣,又将舌尖辗转翻出,舔弄着大乔湿透的香脣内缘。

  孙权缓缓站起,虎臂熊抱住大乔怯弱的身躯. 此时舌尖也穿过大乔轻启的玉齿,不时地砸在大乔的舌上,又轻易地钻进香舌底下,将呆立不动的湿滑蜜舌硬生生抬起,这般上下左右地舔了又舔,磨了又磨。

  终於大乔也按捺不住,跟随着孙权的节奏,依偎搓摩了起来。她发觉孙权常常吸吮自己的舌头,也反学过来吸吮着他,但觉孙权舌尖连连晃动,好像在讚同自己学得恰好。不禁脸上一红,呼吸更加急促。

  大乔气吐息喷,孙权也拼命地呼吸这眩人的迷香。舌卷脣抹,累战难休,喉头也不干示弱的咽了好几口大乔泌出的甘液琼浆,吸得大乔口舌渐乾,忙再补充自己的唾沫让大乔润润喉。偷眼见大乔眉头微蹙,睫毛密长,眼角似有泪珠晶莹,孙权醒悟,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怀中美人。待见大乔也睁眼对望,便柔声问道:「嫂嫂感觉如何?」

  大乔低首羞道:「仲谋,我……我……感觉极好。」

  孙权喜道:「嫂嫂,孤是问那块糕点怎样了?适才一阵翻找,似乎没嚐到糕点的味道。」

  大乔窘极,支唔半晌才道:「你亲上来没多久,人家就不小心吞……吞掉了。」
  孙权见这丽人羞赧扭捏的姿态,又是疼怜又是可惜,叹道:「看来此计是不可行了,万一行刺之时,嫂嫂也自行先服了毒,岂不害了嫂嫂,又害了东吴。」
  「那可怎办?」大乔气急欲哭:「都怪我把持不住,误了大事。」

  孙权劝道:「嫂嫂勿慌,孤另有计较. 」孙权目光烔然,注视着大乔丰满的胸前,回想起适才相拥的弹嫩触感,已有对策:「不若嫂嫂改将毒药涂抹於胸,那曹贼急色乱性,见了嫂嫂的嫩乳雄峰,定然大口来吃,正好中计。」孙权与大乔关系更亲了一步,此时说话也没了避讳,一些隐词忌语侃侃而出。倒是让大乔听得面红耳赤,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怎能料知他定然来……吃?」大乔愈想愈觉得孙权所言夸浮,似乎不大对劲。

  「这……也是张紘说的,他……他在许都佈了许多细作,曹贼的一举一动他都看在眼里. 」

  「喔……那计谋既定,妾身这便告退。」大乔作势欲退。

  「等等!」孙权急道:「嫂嫂,此计虽稳,但毕竟事关重大,需得……这个……再演练一番。」

  大乔虽然狐疑,但滋事体大,觉得仲谋说得也没错,只好又靠向孙权:「那……来吧,你可要当作自己是曹操,试演才会相符。」

  「那自然。」孙权待要解开大乔衣裳。大乔却阻道:「妾身自己来。」
  大乔深吸一口气,再不犹豫地脱下上衣,露出里头白素丝织的肚兜。那肚兜用料甚好,弹性极佳,但仍被大乔白里透红的一对丰乳撑至极限,却还包里不住,两旁露出圆滚滚的大半颗雪球。大乔看了一眼孙权,待他咕咚吞下一大口唾沫后,便伸手解去紧绷如弦的兜绳,二颗雪乳登时跃出,如同充了气的毽球不停晃动。
  孙权双眼赤红,嗷地一声扑将上来,血盆大口紧紧吸住左半边奶子。右手也凌空而降,虎爪怒张地攀附在右边乳房上,咨意地又抓又揉。一支尖笋在掌中任意变形,指缝间的乳泥满溢成灾。左手则环抱楚腰,护着大乔不被强大的冲击力撞开退后。

  大乔未料孙权如此凶猛,不禁仰头抬颈,娇躯反弓,一对豪乳被挺得更加耸峻。

  孙权埋首深吮,将嫣红乳豆舔得上下乱窜,逐渐尖立硬实起来。由软至硬,趣味反添,孙权一会儿轻咬,一会儿舔逗。大乔守寡多年,哪禁得住这么突然巨大的刺激,全身汗毛直竖,周身似有千百支羽毛在那儿刮着刷着,麻痒却又受用的不可言喻。她双掌紧抓孙权臂膀,手心酸痒难耐,用力握住那厚实的肌肉,似要掐下一块方可止歇。这陌生却又怀念的感觉,终於让大乔噫的一声渲泄而出:「仲谋……啊……」

  美人娇啼,听得仲谋心火愈盛,二边乳房交互着吸舔,交互着捧捏。更俯首於双峰之溪壑,将二侧山峦拍揉并施,挤压於颊旁耳际. 如此峰颊相叠,摩摩蹭蹭,直至不能呼吸,方才抬首喘息。孙权邪眼转动,将二颗乳球揉并作一团,二粒乳豆几乎要亲作一堆。他以舌作掌,罩住这孤伶颤抖的二粒小豆,再用大口含住,顾不得唾沫自夹缝中缓缓流下,只是拼命地吸磨舔弄。偶然移首向下,将肚脐里积存满溢的涎水吸乾,却意外地发现臭涎回甘,原来是蜜脐暗藏的香垢溶解在唾液里,起了去腥解腻之效。孙权大喜,挺舌直捣这块境外宝穴,钻的大乔浑身痉挛,似有一条电流从肚脐钻进,再分裂成数道,游遍全身。

  「仲……谋……,那儿未曾抹毒啊……」大乔口齿打颤道。

  孙权含糊应道:「这儿也该抹点,还有这、这……」只见孙权开拓起洞外良田,以肚脐为中心,一圈一圈地向外亲吻着。那小腹光滑软嫩,腰如水蛇,实在没有一丝少妇该有的岁月痕迹. 他又将鼻尖填塞进脐穴,深吸了一口特种异香,脸上尽是满足的喜悦。但这满足维持不了多久,孙权又口乾舌燥起来。他直起腰板,低头凝视大乔,视线从云鬓转至颐尖,又从妙目转回玉鼻,最终看向无辜微噘的小嘴。也不管这诱人丰脣是否该涂抹毒药,就这么再次吻了上去。大乔正感头晕神乱,也忘了问起抹毒之事,茫茫然地和孙权吻到嘴疼颈酸这纔分离.
  「仲谋……你使坏,欺侮大嫂。」大乔手指轻弹孙权鼻头,娇嗔地说.
  「嫂嫂,仲谋不敢,只是嫂嫂生得太美,孤一时忍不住,这才……这才……」
  「这不怪你,只怪妾身思虑不周,计出百漏,倒是难为你了。」大乔怜惜地看着孙权:「那此番抹毒行刺之计,可稳当否?」

  孙权假意思索,却邪目乱转,逡巡於大乔裙摆之间,突地手拍脑门叫道:「此计万不可行!」

  大乔捶手顿足道:「又怎地不可行了?」

  孙权答道:「适才想起张紘曾言:服侍曹贼之近妾,需先行沐浴洗涤乾净,方能侍寝。嫂嫂若用这抹毒於胸之计,岂不被洗得一乾二净,叫那曹贼白吃了二颗大馒头. 」

  「什么大馒头,仲谋勿再胡言乱语. 」大乔跺脚道:「若此又当如何是好?乾脆让张子纲也来共商大计罢了。」

  孙权惊曰:「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此等隐晦之计,万万不可让第三人知晓。」
  「孤适来又思得一计,当可毙曹贼於无形。」孙权正色道。

  大乔摇首叹息:「又有何计?仲谋可得三思再语. 」

  孙权挺胸而答:「可令工匠制一机关,名曰断木。暗装於嫂嫂的肥贝阴户之内,待得曹贼逞凶捣木之际,嫂嫂美穴立即发力,触动机关,断那曹贼命根,让他成了太监,曹贼还不羞愤自尽而死?」

  这一段荒唐谬论,听得大乔莫名其妙,连连摇头:「仲谋啊……姑且不谈什么肥……

  贝美穴,你怎知曹贼成了太监便要自尽?「

  孙权想也不想便道:「这是张……张……昭说的。」

  孙权续道:「张昭老师曾言,曹操之父曹嵩,为中常侍曹腾继子。操年幼常被齿笑为宦官之后,深以为耻,倘若他自己也成了宦官,岂有面目存於天地之间?」
  大乔又是惊奇又是佩服:「如此,计谋既定,妾身告退。」说完便作势欲退。
  孙权急道:「嫂嫂且慢!演练妥当再走未迟. 」

  大乔哭笑道:「这机关未制,如何演练?」

  孙权神色泰若道:「嫂嫂未知其理,那机关尚需肌力发动。嫂嫂鲍肥穴美,却不知力气几分?势必得演练一番方为妥当。」

  大乔昏绝,虽听仲谋言语愈发不知轻重,但似也有理可循。便叹道:「好罢,仲谋所言,不无道理。妾身一心为孙家着想,盼仲谋勿负深意。」

  孙权答道:「那是自然。」

  但见大乔轻解罗裙,露出粉嫩光滑的冰肌玉腿。玉腿之上,隐然有乾竭的水渍. 再往上瞧,白素素的亵裤底边,湿了一片。原来早前二人试演之时,大乔就已高潮过数次。此刻被孙权看得一清二楚,大乔又羞又惭,遮也不是,脱也不是,挣扎半晌,这才扭扭捏捏地褪下全身最后一件防禦.

  孙权见那湿漉漉的蜷曲黑毛,生得并不茂密,既短且疏,柔顺如丝. 黑田之下,粉贝含珠,贝肉微启,珠润有泽。大乔侧躺在床上,面向床外,双腿半张,却是故意要让孙权看个清楚。孙权看得双目欲出,二窍生烟,早就按奈不住,瞬间脱成赤条条. 那腹间的帝王宝杵长约八寸有余,通体盘筋错节,果然威风凛凛. 大乔一把握住,放在自己腹前磨来磨去,烫的二人好不舒服。

  孙权爬上床第,先香了一口小脸,再埋首股间,滋答滋答地吸吮起来。大乔守寡多年,阴壁肉户皆敏感地如初经少女,此时怎受得了孙权的一吸一吮,立即阴精狂泄,轻易地高潮了一回。大乔无力地软倒在卧,全身不由自主的痉挛抖动,竟是又高潮了一次。

  孙权知道嫂嫂体质异於常人,先行罢吸。却用手来扶着龙根,轻轻地在穴口来回滑动。大乔快感才退,阴脣肉芽被孙权火热的龙根这么来回轻抚着,一丝麻意又升了起来。

  「仲谋……嫂嫂不行了,快点儿进行演练吧。」

  孙权本想再多玩几下,闻言双手大力捏向大乔的玉乳,以表达无声的抗议.岂料大乔啊……一声长叫,娇躯又是一阵痉挛。孙权不敢再玩,扶正龙根对准穴口,噗滋一声便滑入了洞内。龙头一探到底,所经之处,无不壁紧穴塞,只因大乔泌汁太多,故而出入并无窒碍,但是龙根一旦缓下速度,便会感受到软嫩饱满的壁肉蜂涌而至,在那儿挤着压着,喫咬着啃蚀着。

  「嫂嫂,可以发力了。」孙权叫了半晌未见回应,看向大乔,怯怜怜的可人儿已然昏沉迷离. 孙权垂头亲了亲大乔的粉额,低声说道:「大嫂,自从我第一次见着你,便已经爱你爱得无法自拔,可你偏生是我的大嫂………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见曹贼的。大嫂,我好爱你……」听见大乔也支唔了二声,不知是梦见谁了,是大哥吗?「大哥,你天上有知,可要保佑为弟的能保全江东,保全嫂嫂安好。」孙权心中默祷,却没想自己先给大哥戴了天大的绿帽………

  孙权使尽全力地抽插了十来下,感觉嫂嫂肉壁突地紧绷收缩. 看她胸脯上下鼓动频繁,额顶汗若珠下,竟不忍再插。便意犹未竟地退出龙根,靠坐在床缘,兴致盎然地仔细端详大乔美丽无瑕的侗体.

  忽然门外一阵骚动,听得来人道:「将军睡否?周瑜有要事禀告。」那人也不等孙权应声便推门而入。饶是孙权反应快捷,起身、和衣、放下床帘,竟在那人进房之前迅速完成。来人正是孙权日夜企盼的周瑜,孙权瞧见周瑜眼神古怪,再看看自己裸露的下体,乾笑道:「孤有裸睡习惯,公谨勿怪。昔日曹操喜迎许攸,足未及履,今夜孤迎公谨,乃鸟不及裤,足见孤惜卿家之才,更胜那曹操数倍,哇哈哈哈……」

  周瑜充耳不闻,也不理会那湿漉漉的鸟儿何以翘的老高。迅速将曹吴二军利害关系分析仔细,让主公知道吴军胜算在握,只可出战,不能谈和。一席话听得孙权心花怒放,立即策封周瑜为水军大都督,要他下去统筹分配诸军事宜了。
  良久,大乔幽幽醒来,见着孙权正关注着自己,歉然道:「对不起……想不到臣妾如此不堪用。」

  孙权柔声抚慰:「不碍事,今夜漫长,咱们可以再多演练演练。

[ 本帖最后由 scofield1031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hengbo898 金币 +10 转贴分享造福大众,论坛所有会员向您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