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已经迷上3P

发布日期:2018-04-06  来源:

丽馨今天穿着一袭紫色深V的短裙洋装依偎在一位客人的身上,而那位客人也毫不客气的从敞开至肚脐的V字型领口伸手进去把玩丽馨的大奶。女儿琬婷就在隔壁的包厢和另外一位客人唱歌聊天。这样的生活已经成为了他们母女之间的秘密。害羞的丽馨当然不会自己主动,但是每当琬婷有被客人预约,她就会顺便安排丽馨也到酒吧坐台。而丽馨自己早就已把反抗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反而从陪伴客人的过程中,开始体会到许多当家庭主妇不会有的乐趣。当然,销魂的性爱更是让她乐不思蜀的主要原因。

  「啊…郑董,讨厌啦…在这里就要欺负人家…」「呵呵…丽馨啊…没办法,谁叫你这么迷人呢?气质好、身材又棒,只要是男人遇到你都会晕船的啦…」那位郑董一边和丽馨调笑着,一双色手也没有闲着,而丽馨也就由着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搓揉她的美乳。偶而嘤咛几声表示抗议,而郑董也会知趣地缩手收敛。桌上的酒瓶不多不少,就只是一瓶XO,两只高脚杯也只有杯底浅浅地盛上一点,两人偶尔拿起酒杯细闻陈年白兰地的奇妙香气、啜饮几口,更多时候则是笑着闲话家常。

  过了一阵子,两人都开始有些微醺,郑董的手也更加地不安分起来。在酒精和灯光的催化下,丽馨也被挑起了情慾,流露出的娇喘声更加让郑董性慾勃发。

  身上的洋装早已经被玩弄得凌乱,胸前大大的开口更是让一对巨乳半露在外。丽馨微开着双腿,享受着郑董的手指在洞口巧妙地挑拨。动听的娇喘声更是让男人精虫冲脑,打从心底想把她剥个精光就地正法。

  她不知道的是,一场被安排好的关键调教正在悄悄地进行着。

  「呵呵…丽馨…你真是万中选一的尤物啊!下面的水还真多…是不是想要了啊?

  嘿嘿…」

  「嗯嗯…啊…你…抠人家的小穴还说…得了便宜还卖乖…嗯…好舒服…」「小穴淹大水了呢!小骚货…」「都是你害的啦…死相…噢…嗯嗯…」「呵呵…真是受不了…水这么多…果然是名符其实的骚货啊…」「唔…嗯…你们男人不就喜欢骚货吗?良家你们还嫌乏味呢!」「呼呼…我看你好像很喜欢这个工作呢?怎么样?跟以前虚伪的家庭主妇的生活比起来,还是当个诚实的淫娃荡妇好吧?」「嗯…还不是你们害人家变成这样的…喔啊…还笑人家是…公车…啊啊啊」「嘿嘿…我看你是很享受嘛…公车馨?骚屄都翻开要等人操了…是不是呀?」「是…是的…人家的骚屄…很欠干…啊啊…受不了了…郑董…你进来嘛…」「呵呵…丽馨…我待会还有个朋友要来,他是我介绍入会的,要好好招待人家知道吗?」「啊啊…好嘛…都答应你了…快点进来…嗯嗯…用你的大鸡巴操我…」此时丽馨已经慾火难耐,主动趴在茶几上掀起起裙摆,湿漉漉的小穴泛着水光正对着郑董引诱着晃动。面对一个美艳的人妻如此撩人的举动,郑董当然是毫不客气地解开裤裆、对准丽馨那泛滥的腟穴,不急不徐地挺枪插入。

  「哦……好爽喔…郑董…您的鸡巴好大…」

  丽馨娇羞地娇嗔一声,阴道中充实的感觉让她满足地舒了一口气。身体为了攫取更多的快感,自动自发地轻轻扭了起来,带得男人的肉棒浅浅的在膣穴里一进一出的,一脸的狐媚相当的动人。

  「啊…小穴…好舒服喔…嗯…」

  郑董谨慎地握着丽馨的腰轻进浅出,享受这位美艳熟女温暖多汁的肉穴,不时的控制力道及速度,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丽馨充满皱褶的水穴给搾出了男精。

  但这样不快不慢的速度却是让泡在肉穴里的龟头,以一种挠不着痒处的力道刮弄着丽馨阴道的肉壁。明明是即将直冲脑门的快感,却在即将要飞上天空的瞬间变得如棉花般无力,这样的感觉搔得丽馨慾火难耐,不时的以充满慾望的怨怼眼神回头瞟着后面那位吊她胃口的客人。

  「郑董…嗯…讨厌啦…别欺负我了…求求你…干我…拜托」「小骚货…我不就正在操你了了吗?」「啊啊…人家…人家想要您大力一点嘛…用力操丽馨的小穴…拜托…」「嘿嘿…公车馨…想要林北让你爽…叫声老公来听听吧?」丽馨带着撒娇的哭音求饶着:

  「啊啊…你都知道人家已经有结婚有老公了…不能随便乱叫…噢…啊啊…」郑董趁着丽馨分心,肉棒猛地直攻花心,发狠用力地顶了两三下,弄得丽馨魂都快飞了。直感觉坚硬的肉棒都快「顶到肺」似的,销魂的快感让她一阵的意乱情迷。可惜,没等丽馨反应过来,郑董又回到那种不温不火、折磨人的活塞运动。眼看着高潮的天堂咫尺可望,却又突然被打回凡间的丽馨身体的慾火越烧越旺,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小穴里那根让她又爱又恨的肉棒上,再也顾不得那么多呜咽着开口求饶:

  「丽馨啊,你在床上这么风骚,人人都会想当你老公啦…这么多人都上过你了,你不叫一声老公说不过去啊?」「呜呜…别再折磨我了…人家想要嘛…啊啊…公…老公…拜托你…用力操丽馨的骚屄…人家…的小穴很痒、很欠操…快点干我、拜托…」「嘿嘿…你这个欠人插的骚婆,林北这就满足你!」奸计得逞的郑董,欠身从背后拉住丽馨扶在桌上的手腕,让丽馨上半身弯腰前弓,手臂反折在背后让郑董拉着、像是骑马拉着缰绳一般,开始大力地操干起来。包厢中充斥着「啪、啪、啪、啪、啪」肉撞击着肉的声音、以及女人甜美的娇喘。几经折腾终于得偿所愿的丽馨,再也没有任何矜持,闭着眼睛全心全意地享受着背后的男人肉棒冲刺的力道。她感觉自己的肚子一片燥热,小穴里快感飞快地累积,舒服的感觉随着神经流窜全身,很快地阴道开始一阵一阵规律的痉癴,熟悉又让她难以忘怀的高潮又再度一步一步的逼近。

  「啊啊、啊啊、老公…人家要去了、要去了…噢、噢、啊啊…啊啊…」忽然间丽馨感觉一阵热流从子宫的深处喷涌而出,身体一下子好像失去了重量腾空一般。高潮的快感迅速的从小穴沿着背脊直冲脑海、然后再流窜至全身。

  丽馨只感到脑海中白光一片、全身的毛细孔好像都同时张开了,甜美的感觉冲击着每一处神经、让丽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

  「啊…老公…你好厉害喔…弄得人家腿都软了…」高潮后的丽馨无力地趴在茶几上享受着高潮的余韵,和男人撒娇着。

  「嘿嘿…骚老婆…你说的老公是哪一位啊?我朋友说他也是耶…」察觉到郑董话中有话的丽馨,警觉的睁开眼睛望向门口,门口男人的身影却让他身体一阵冰凉、头皮发麻:眼前站在门口西装笔挺、一表人才的,竟然正是她结缡多年的先生孟贤。

  「老、老公!?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丽馨完完全全地呆住了,甚至连自己半裸的身体都忘记遮掩,脑海中一片的空白。震惊、害怕、羞耻、惶恐…一时之间各种情绪纷至邈来,一个好好的家庭主妇竟然瞒着丈夫偷偷地在酒店上班、接客,而且还是在全身衣衫不整、阴道中夹着男人的肉棒、称呼恩客为老公,毫无羞耻地高潮的时候,被自己的先生撞见。

  「怎么办…我要怎么跟孟贤解释?」

  「可是,我刚才高潮的样子全被他看见了,他怎么可能相信我是被迫的?」就在丽馨六神无主之际,忽然察觉到站在门口的先生眼神中透露出贪婪的性慾、多过于震惊的情绪;质料高级的西装裤裤裆中央,明显地鼓起了一大包。显然的孟贤被眼前自己老婆淫荡的模样给吸引住了,这细微的发现却反而让丽馨迅速地冷静了下来。

  「孟贤不是跟我说他要去北京出差吗…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为什么…孟贤会知道这里?蔡先生说,这里是要在他们圈子里面玩得非常资深的人,才有机会被邀请来的…」「难道孟贤他…一直都瞒着我在外面上酒店?」一想到这里,先前压抑多年的疑惑一下子都说得通了:有几次孟贤回来之后,换下来内衣竟然是自己没见过的牌子。丽馨好奇地发问,得到的仓促回答却是因为不小心弄脏了所以在便利商店随便买了换上这种奇怪的藉口。也有几次在先生的车上发现几根不属于自己的女性长发,丽馨总是单纯地安慰自己是先生和同事一起出差、强迫自己不要放在心上。

  想通了这件事之后,丽馨更是变得有恃无恐。两人同样是出轨、同样是在酒店相遇,自己的立场其实并不会遭到哪里去。看到先生那副色眯眯的表情,很明显的是把性慾摆在理智前头。或许事情有机会往意外的方向发展也不一定。

  丽馨虽然是家庭主妇,但他并不笨。相反的,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其实思考是相当缜密的。只是先前她的生活太过于单纯,所以没有机会发挥而已。如今,在女儿的引诱之下学坏了的她,很快就在心中做下了决定:看样子先生已经是经年累月瞒着她在外面玩女人了,如今自己也同女儿一样「性路大开 」,如今双方被迫摊牌,要嘛就是离婚收场,要嘛就是维持婚姻大家各玩各的,自己并不会屈居于劣势。更何况,她和先生两家人的财力相当,就算彼此分道扬镳自己也不至于旁徨无依。

  女人认真起来,其实心思之细、决定之果断往往令男人瞠目结舌。丽馨当然也不例外,一但下定了决心就立刻将想法付诸实行。她挽起愣在门口、还处于吃惊状态的孟贤坐到沙发上,不等他反应过来,伸手解开裤裆掏出先生勃起的肉棒,熟练的含住吸吮起来。

  「呵呵…林北工作算完成了,你们慢聊啊…我先去抽根菸,待会见。」一旁的郑董见状,也立即识趣地起身开门离开。

  「丽馨,你…」

  不等孟贤说完,丽馨右手手指立刻按住老公的唇,示意他不要说话。

  从未见过如此美艳的老婆,此刻竟然熟门熟路地含着自己的肉棒吸得啧啧有声,惊人的口技竟不比以前自己在外面找的小姐差。孟贤看着自己跨下衣衫不整、乳房袒露在领口外、专心帮自己吹箫的丽馨,脑海中虽然混乱,但龟头的快感却很快地将一切的想法都淹没。没两分钟,孟贤感觉尾椎骨一个机灵,肉棒随即不受控制地开始喷发。

  感觉到先生的肉棒射精的丽馨,非但没有任何的不悦,反而加快口腔吸吮的速度。两颊两侧因为吸气而凹陷了下去、口腔壁紧紧地贴住孟贤的肉棒。前所未有的快感让孟贤爽得倒吸了一口气。丽馨则依旧表现得非常的「专业」: 一滴不剩地把肉棒上精液都舔得一乾二净、甚至还轻轻地挤压尿道把肉棒内剩余的精液都吸乾。

  两人高潮后一阵沉默,倒是跪坐在地毯上的丽馨首先开了口:

  「老公,你瞒着我在外面玩女人多久了?」

  「呃…那个…没有…其实…」

  完全被老婆气势压住的孟贤,支支吾吾地想要找个甚么藉口。然而,丽馨并没有打算在这个话题上停留太久,对于答案是什么其实也没有很想知道,于是很快地就转移了话题。

  「没关系,我也出轨在这里上班了。我们两个都算对对方不忠,谁也没欠谁。」「老公,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要离婚、还是就这样下去…?」其实,常常搭着郑董混酒店的孟贤很明白。就算要再怎么震惊,也没有在店里面发作的余地。一旦失态被赶出去,不仅两人会籍被取消不说、在酒店业本上也别混了。更何况,女人玩久了,孟贤对于朋友中性观念开放、常常大玩换妻,或是分享老婆淫照的老手们可是羡慕得很,在耳濡目染之下自然培养出了自已老婆偷人的性幻想。如今竟然意外地美梦成真,他胯下怒张的肉棒早就说明了一切,不待赘言。

  孟贤丝毫没有考虑,就把地上的丽馨紧紧地搂进怀里。

  「丽馨…你刚刚做爱的样子好美…我都不知道你也有这一面…其实我,好爱这样的你…我们能不能就这样继续下去?」丽馨看孟贤仍旧一副有话要说、不吐不快的样子,也就由着他继续絮絮叨叨。而且,她也察觉到,孟贤射精后萎靡的肉棒竟然又悄悄地升旗了。

  「我…原本只是陪客户上酒店应酬,可能是之前憋太久没有做爱了…你知道,我们生了琬婷之后那几年就几乎都没有性生活…」「后来渐渐地就习惯和朋友一起来酒店找小姐发泄性慾…我也知道自己这样瞒着你很不好…可是就是没有办法放弃这种声色生活…」「之前一直都很羡慕朋友的老婆可以放任他们先生在外面玩女人…有的更是会和老公一起联谊、参加换妻派对…我只要幻想丽馨你和我一起参加那样的聚会,都会兴奋得要命…」「原本觉得个性正直的你会认为我很变态,所一直都把这个秘密藏在心里。如今终于可以正大光明的说出来了,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想要跟你离婚?」听完孟贤一番真挚的告白,丽馨稍稍地松了一口气。不可避免地,男人在解释自己的出轨总是有些避重就轻,但丽馨自己也没有打算把自己的事情全盘托出。人嘛,即使没有理由也还是会想要刻意保有一些秘密,这点两个人是一样的。

  不过至少,婚姻应该是可以继续下去了。

  「老公…对不起…我是个不知检点的坏女人…」丽馨回应先生的拥抱,把双手贴在孟贤的背后摩娑着。因为丽馨是坐在地上的关系,被洋装半遮半掩的一对巨乳,有意无意地触碰着孟贤。色慾薰心的孟贤当然很快就上钩了,搂着丽馨的手不安分地滑动,试探性地探索丽馨的腋下、肩膀,然后往前攻占那一对让他魂不守舍的大奶。

  「嗯…老公…」

  孟贤见丽馨没有拒绝的意思,顾不得老婆是否会注意到自己吃女人豆腐的动作为何会这么熟练,探手就往丽馨洋装的窄裙中间摸去。指尖接触到的地方一片湿黏,不知道是丽馨的小穴流出的淫水,还是自己的老朋友郑董刚刚已经在自己的娇妻阴道里中出?一想到这里,孟贤更是兴奋得鸡巴简直要爆炸。注意到老公神色有异的丽馨,多少也已经猜到孟贤的性癖好:原来自己的老公,巴不得其他男人们跟他一起耕耘她这块「良田」…这么羞耻又放荡的事,让丽馨的性慾再度地撩起。

  「嗯嗯…老公,快点进来…玩人家的小骚穴…」「老婆…你真的好性感喔…你想要我怎么帮你呀?」「啊啊…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像其他客人那样用力干我…噢…」孟贤第一次见到老婆对她这么大胆露骨的表白,兴奋之余更是觉得有些飘飘然。自己多年来不可告人的性癖忽然之间得到了解放不说,天生丽质、但在床上却像条死鱼的老婆,过去几年性爱次数更是寥寥可数,如今竟然淫荡地摇着屁股求他像嫖妓一样地干她。这样的大进化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礼物!精虫上脑的孟贤不及细想,为何生性保守的老婆在短短时间内可以做这么大的改变,而自己和丽馨在这间神秘酒吧的巧遇又是不是有黑手在后面操纵,只是一昧急不可耐地想要实现他心心念念的性幻想:

  「老婆…我、我可以叫郑董进来吗?我一直梦想着可以和别人一起干你…」「嗯嗯…老公…人家是你的女人…你想要怎么玩都可以…」表现得百依百顺的丽馨轻轻舔着湿手指,伸手拨弄潮湿红肿的阴唇,一付来者不拒的骚浪表情。孟贤见状赶紧手忙脚乱地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急CALL外头的郑董。

  同样的酒吧、同样的包厢里,情景略有不同,酒还是那一瓶陈年XO,高脚杯从两个增加到了三个;但显然地,酒不是这间包厢的焦点,此刻跪趴着一边帮郑董口交、一边让先生孟贤以狗交式从背后抽插的丽馨才是。

  但是,这对夫妻的心境却是与半个小时前有着天壤之别。

  丽馨上半身伏在郑董的大腿上,鲜艳的红唇中含着他坚硬勃起的肉棒,正努力地上下吸吮,发出阵阵「啧、啧」的水声。把茶几推到一旁的孟贤,将丽馨的一对丰满的乳房从洋装中掏出,几乎要贴在她的背上一边从后方插入肉棒、一边贪婪地揉捏着乳肉。两个男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把丽馨夹在中间,由孟贤从背后扶着努力地从事活塞运动,郑董则是坐在沙发上,轻松享受着丽馨的口交服务。

  丽馨的嘴巴被塞了肉棒,只能发模糊不清的呻吟声。丈夫的肉棒虽然没有很大,但第一次3P的刺激感却是火热地刺激着身体的每一条神经。屁股后面传来的力道迫使着丽馨身体往前移动,正好把郑董那支粗大的鸡巴往喉咙深处推。乒乓球般大的龟头散发着肉棒特有的腥臭味,而那气味如今却让丽馨感觉无比的美味,那是一种寡廉鲜耻的淫乱味道。

  「啊啊…天哪…我好犯贱…简直就跟发情的母狗一样…可是,怎么会这么舒服…?」丽馨心里不禁想着。

  嘴里的大鸡巴带给她的快感,竟不输给孟贤在背后的努力冲刺。龟头一突一突地磨蹭着自己的口腔,配合着小穴里激烈翻弄的阴茎,让丽馨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融化了。男人的四只手任意地在自己身上揩油,乳房、脸颊、耳根、屁股…全上上下的每一寸肌肤好像都成为了取悦男人的性器,唾液更是不受控制地从嘴唇与肉棒的缝隙流出,弄得整了脸颊、下巴都黏黏滑滑的。

  背后的孟贤很快地就接近喷发的边缘,双手扶着丽馨的屁股肉一下一下地大力猛攻。嘴巴被封住的丽馨无处宣泄快感,翘着屁股承受着先生豪不怜香惜玉的抽送,闷闷的呻吟声也随之越来越高亢。位在前头的郑董见时候差不多了,也不再强自忍耐,配合着丽馨口腔的动作挺起肉棒,让龟头紧紧地贴住肉壁。

  「嗯、嗯、嗯…嗯、嗯…唔…嗯嗯嗯~」

  孟贤感觉丽馨小穴地肉壁突然倏地圈仅了肉棒,刚刚已经在嘴巴里喷射过一次的肉棒又再度控制不住,下身的尿道一阵收缩,猛烈的精液一柱一柱地就往丽馨阴道的深处喷发。此时郑董也按耐不住,在丽馨的口腔里射出了又浓又腥的精液,大量的精液很快就占据了整个口腔,丽馨顺从地一口一口地将浓稠的白浆咽下,嘴巴吞咽的动作自然又带给郑董一阵阵舒爽的快感。倒是已经发射过一次的孟贤从阴道中拔出软化的肉棒时,只有一小股稀薄的精水混着丽馨的爱液慢慢地流出。

  完事后郑董很识趣地打招呼起身离开,只留下丽馨温柔地依偎在孟贤的怀中,享受着甜蜜的余韵。趁此机会,丽馨也试着避重就轻地说出她会来这里上班的原由;在丽馨撒娇委屈的说词下,孟贤相信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身为妈妈的丽馨发现琬婷上大学之后,性生活非常活跃,因此试图要劝导女儿婚前性行为的危险性。不料在女儿的引诱之下,竟然在喝醉的情况下和酒吧的老板,同时也是女儿的男朋友之一的蔡先生上了床。从此之后半推半就地被找来酒吧上班,也因此迷上了这种淫乱的交际生活。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贵妇和荡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