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迷的药物

发布日期:2018-04-06  来源:

在下面很空阔的房间里,一位穿着警服的女子半躺在一套健
身器材上,她的两只手被用手铐吊扣在金属柱子两边,她的脚也备用手铐靠在柱
子两边。女人一动不动的半倚着后面的靠背,从上面看,她的胸部可真丰满,整
个房间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紫倩伏在小窗上观察了一会,便开始准备卸下这个通风窗。

  在她努力的剥开胶垫的时候,下面房间里有了变化。随着沉重的大门开启声,
几个人走了进来。

  走在中间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的身边各跟着一个女人,一个穿的职
业装,手里还挎着一个小办公包。另一个女人一身皮衣皮裤,走的离另外两个人
稍远一点。

  那个男人径直走到被拷着的女人面前,抬手便捏着女人的下巴,把她的脸抬
起来。

  女人沉默着没有回应。

  「我的时间是有限的,我的等待也是有底线的。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男人很随意的说到。

  「我到要看看你能怎样。」那个女人狠狠的扭头,从男人的手里挣脱开去。

  「我能怎样,哈哈,」男人狂妄的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在空寂的房间里回荡,
显得异样。

  「你问我能怎样,我可以告诉你,我看上的女人,最后没有一个能逃脱。」
男人再次伸手狠狠捏住女人的下巴,把她的脸抬起来。这一次无论女人怎么用力
甩动头部也无法挣脱。

  「嘿嘿,继续挣扎啊,我喜欢。」男人开心的说。「你这样子真是让人超喜
欢。我的等待是值得的。这就像钓鱼,越是不好收线的鱼钓起来就越让人爽。」

  「变态。」女人骂道。

  「没错,我是变态。」男人说到,「可这个屋子里谁又敢说自己不是变态?」
男人回头朝那个穿皮衣的女人瞄了瞄。

  「你的事,我没兴趣,不要带上我。」穿皮衣的女人厌烦的说。

  「哈哈,哈哈,可你还是跟来看了不是?」男人笑到,「怎么样,看的还爽
么?」

  「你的一言一行我都会向上面报告的。请你好自为之。」皮衣女人声音冰冷
的说。

  「哈哈,你好好记录,没准那些老家伙们很爱看你的超详细报告也说不定。」
男人嘿嘿到,「否则,你说他们知道我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来制止我。」

  这一次皮衣女人保持了沉默。

  「真没劲,」等了一会,男人转过身,声音变得柔和和享受。「最好把你的
记录做详细,要不录个像。今晚这一段一定会很精彩,放了几年线的这个女人今
晚我要定了。」

  男人注视着绑缚住的女人那有些憔悴的脸,「我等了你很久,给了你很长的
时间,现在我的耐性用光了,而你该做出选择了。」

  「让我屈服是不可能的。」女人的眸子闪闪发亮毫不示弱的和男人对视,
「你知道我是谁,你知道我家族的势力。如果你敢强暴了我,你的那些护身符就
统统不管用了。很多人都在找你的把柄把你拉下来。不要以为你真的就是可以无
法无天的太子。」

  「哈哈」,男人再次开心的大笑起来。「说的好,不愧是陈家的霸王花。说
的很透彻。不过你要知道,我并不是一个真的发疯了的人,我能忍你这么多年而
没有立刻玩了你,当然也会稍稍顾虑你说的这种可能性。」

  「那么,」男人玩味的笑起来,「你觉得我现在突然可以用强了是为什么?」

  女人鄙夷的冷哼了一声,「我们陈家虽然在一直衰落,但是还没有到人见人
欺的地步,在上面也是挂了号的。况且你的凭仗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不过
就是一些战功罢了,除了你这国家就没有其他人能替国效命么?我奉劝你,要想
命长,就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高。」

  「陈凝香,看来你是没有更多的本事了,这么快就开始交底牌了么,」男人
冷笑道,「什么陈家,我根本不放在眼里,桃江这个地方是什么样的地方你是知
道的,我做了又能怎样,这个地头上,我想要哪个女人就要哪个女人,谁敢站出
来说个不字?!」

  「我之所以放任你这么多年,是因为这样好玩,如果把你直接上了,这个小
地方就再找不出像你这么好玩的女人了。毕竟酒越放到最后才越醇香。」

  男人用手捏着女人的下巴,把她的脸微微的左右转动,像是欣赏手中的一件
名贵物事。

  「不过你老公倒的确是号人物,看的比你们这些人透彻的多,竟然弃文从武,
进了特战队,为了保你们这一家子,他可没少吃苦。」

  听到男人说到自己的老公,那女人的身体明显挣扎了一下。

  「好多年都回不了家,话说你的需求是怎么解决的?你们陈家女人骨子里个
个都是浪货。你是怎么发泄的?」男人装着很吃惊很好奇的问到。

  「流氓。」女人回骂到。

  「这个我不否认,」男人无动于衷。

  「话说你老公立下不少军功,让有些老头子看在眼里,的确让我有些难做啊。
不过呢,他只是个兵,跟我这个帅位置差的也太远,等他混上来还不知道要什么
时候呢。」

  「我的男人我知道,他比你强多了。早晚会超越你的。」女人坚定的说。

  「是吗,」男人眼中露出了一丝金光,「如果真的是这样,你说我们怎么会
在这么奇怪的地方见面呢?」

  「你!」女人突然爆发起来,她拼命的摇晃着身体,「你把他怎么样了,你
这个王八蛋。」

  我忽然感到身边紫倩的身体也发抖起来,我伸手把她的小手握在自己手里。
她的小手很冷,我像是握了一块冰。在黑暗中我看到有晶莹的反光,难道紫倩是
哭了么。我趴在那里若有所思。

  「呵呵」,男人的手如同钢钳紧紧钳住女人的下巴,「你这条鱼的劲道就是
大,待会玩起来肯定比那些只会哭哭啼啼的女人强多了。」

  「不过,我还是得告诉你,不是我把他怎么样,而是他自己出的问题」,男
人从容不迫的说,「他在境外叛变被击毙了,已经内部通告了。」

  「我可不想让你恨上我,」男人松开手,看着女人在自己身前虚弱的软倒下
去。

  「他在说谎对么?」女人抬起头望向那个穿皮衣的女人。

  沉默,那个女人沉默着。良久,她不耐烦的开口说到:「我说过了,你们这
些烂事请不要把我参合进来。」

  「很好,」男人在空中打了一个响指,「凝香,你可能一下子接受不了,所
以我就再给你一点时间,让你考虑下你的选择。好好想想你的未来,你家人的未
来,还有你家族的未来。」

  「你的男人没了,早晚要再找一个,跟着我有什么不好,我可以帮你搞清楚
你老公的事情,帮你报仇。站在我这一边,对大家都好,你们家的老头子如果知
道了,恐怕也会松口气吧。走的已经走了,让老头子过几天安稳日子有什么不好?」

  「你再想想吧,不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你不答应,今晚你也会是我
的人。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虽然我真的很期待那样。哈哈哈」男人肆无忌惮的
大笑起来。

  「樱桃,余兴节目」,男人朝身后喊道。

  「是,太子。」那个一身职业装的女人立刻应声走到前面来,这也是一个长
的非常标志的女人。

  「雪旋那个骚货外面等烦了吧,让她进来伺候。」男人吩咐道。

  「是」叫樱桃的女人立刻转身离开,那个被称呼太子的男人则随手点上一支
烟,悠哉的吸起来。

  不多时,一个走路都风情万种的女人跟着樱桃走进来。见到这里的场景微微
一愣,但立刻从容的转向吸烟的男人像是什么也没看到。

  「太子,什么时候到的桃江啊,这次可不能再把人丢开,让人家好歹也见上
一面啊。」

  「嘿嘿,」太子笑了笑,把这个女人搂紧怀里,「你认识那个女人么?」

  那个叫雪旋的女人这才好像才发现似的转头,一副仔细辨认的样子。

  「这不是咱们警花凝香妹子,怎么成这幅样子了,定是不知死活的招惹到太
子了?」雪旋说到。

  「哦,知道我叫你来有什么事情么?」太子问到。

  「什么事情?」

  「我们来给凝香表演一个。」

  「呵呵,太子说的好有意思,表演什么呢?」

  「让她学习学习怎么伺候男人」太子哼了一声。

  「这个……」雪旋一时无语。

  太子带着雪旋来动凝香面前。

  「你认识她么?」太子冷冷问到。

  「呵呵,当然认识,方雪旋,方副市长,市里的大明星啊。年纪轻轻就飞越
式晋级,真是又漂亮又能干。」陈凝香故意把能干两字加重语气说出来。

  那个叫方雪旋的女人一愣,然后呵呵笑起来,「凝香妹子说话真有意思,我
是能干,所以教教你,学好了,一会你可以好好表现。」

  「不要脸,你老公知道么」,陈凝香嘲讽的说。

  「我不要脸,呵呵,许男人到外面三妻四妾,就不许我们花心点?再说这可
是太子,他知道了又怎么样!不过我说凝香,这几年你忍得够辛苦,就不要这么
累了,放松一下吧。」说完,雪旋微微笑起来。

  「雪旋的皮肤还真好,过了三十居然还包养的像个小姑娘。」太子笑到,伸
出手指在雪旋的前襟上一划。

  「噗噗噗」,伴随着扣子剥落的声音,雪旋的前襟大敞四开,她里面竟然没
有穿内衣,两只雪乳立刻就滑了出来,粉红的乳头硬硬的娇挺,乳晕也兴奋的皱
缩纠起。

  太子低头勾着雪旋的脖子狠狠的吻在雪旋的唇上,大手肆无忌惮的把她的乳
房捏揉成各种形状。两人的舌头纠缠了一阵子,才分开。雪旋满面春光的望着太
子,太子的手则脱开她的乳房一路向下,在她的臀侧拉下裙子的拉链。那条裙子
顿时飞快的沿着女人的玉腿脱落而下堆叠在地上。

  太子眯着眼睛欣赏着雪旋赤裸的身体,大手向下一把握住女人的阴部,手指
大动,剖开肉缝,在里面挖抠起来。

  「呜呜」,雪旋身子软进在太子怀里,只剩下阵阵娇哼。

  「咕唧,咕唧」,没有几下,女人下体发出淫靡的水声,「嗯嗯哼哼」,雪
旋的呻吟声随即大了起来。

  太子松开扣着雪旋腰部的手,看着雪旋身子无力的沿着他的身体跪了下去。
把粘着她淫水的手指塞进她的红唇微张的小嘴里。

  「呜呜,」雪旋忙不迭的把太子的手指舔舐干净。又拉开太子裤子拉链,熟
练的掏出太子的肉棍,一口含进去,开始吮吸。

  太子闭上眼睛,享受了一会,这才睁开眼睛问到,「凝香,你考虑的怎样了?」

  「你做梦」,被绑缚的女人不屑的说。

  「这可怎么办?」太子故意露出为难的表情,「我一向是不会强人所难的。」

  「雪旋,你说怎么办?」

  雪旋这个时候正跪着不停的吞吐着太子的肉棒,她嘴里只能发出呜呜咽咽的
淫靡声音。

  「你也没办法?可是我还是喜欢看到女人主动奉献自己的样子。樱桃,叫那
个老头子进来。今天便宜那个色老头了。」太子说的。

  很快,一个穿着一件上面满是皱褶的白色医生长褂的佝偻腰老头走了进来,
他径直来到太子面前,恭恭敬敬的站好,叫了声「太子」,不过眼睛却不受管制
的往太子身前赤裸的女人身上看去。

  太子皱了皱眉头,没有更多表示,「那边那个女人,不听话,让她听话。」

  「是」,老头点点头,转过身往捆缚的女人那里走去。

  走到女人那里站定,先是打量一番,然后才翻开随身带来的医疗箱,从里面
取出针管针头装好,又从包包里面翻出一支小药瓶,将里面的液体都抽进针管。

  他凑近女人说了点什么,女人狠狠的说骂道:「滚,你今天敢碰我一下,一
旦我出去了,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那个老头愣了一下,然后涨红了脸,「我原本要给你留点意识,但既然你这
么不知好歹,那我也不客气了。」

  他转过身,从包包里又取出一支药瓶。

  「你知道这是什么么,管你是什么贞洁烈妇,两支下去都会成为淫娃荡妇,
到时候,你就会跪下来求太子操你。你就等着吧。」

  说完,他拿起针管,隔着衣服就狠狠扎进被缚女人高耸的胸部。不管那女人
啊的大叫和挣扎,将针管里的液体一推而入,然后吸出另一只小瓶中的液体,又
狠狠扎进女人另一只乳房中,把液体推净。

  「你今晚这个荡妇是当定了。」老头拔出针头,针头上还带着一丝血迹。

  「太子」,老头走回太子身边,「做完了,2个小时之内,这女人就会渐渐
发情,最后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她一定会跪着求太子操她的。」

  「好了,知道了,你走吧。」太子皱着眉一脸厌恶的说。

  「是是」,老头唯唯诺诺的说,一副很遗憾的样子,临走前没忘了狠狠在太
子身前裸体女人的酥胸上多盯上两眼。

  「你说,这样是不是就算她主动献身而不是我强暴她了吧」,太子笑着转向
皮衣的女人。

  皮衣女人冷冷的站在那里没有说话。

  「好吧,你就慢慢看吧,是不是很过瘾?」太子好奇的问到。

  皮衣女人的身子抖了抖,但仍然一言不发安静的站在一边。

  「你的忍耐力真不错,看了这么长时间的春宫,竟然一点生理感觉都没有。
哈哈」太子打趣的大笑。

  「雪旋,看来是你不够努力啊」,太子把他的肉棒从雪旋的嘴里拔出来,用
手在她的脸上啪啪的拍了拍,「加把劲,让这两个女人看看你有多骚,有多浪。」

  雪旋呜呜的应着,转过身,上半身往下趴,屁股高高的翘起来,轻轻摇晃着。

  「啪啪啪」,太子用手狠狠抽着雪旋的屁股,上面很快就被打出血红的印子。

  「啊啊啊」,雪旋惨叫起来,但她的屁股却翘的更厉害了,从肉缝里淫水淋
漓的流出来。

  「真是个贱货」,太子满意的挺起他的肉棒,狠狠的捅进雪旋的体内,操干
起来。

  顿时房间里回响起啪啪啪的胯部和臀部不断撞击声。雪旋的娇滴滴的呻吟声
更是此起彼伏。

  「呀呵,看不出来,咱们凝香也有反应了啊,」太子嘲笑的说。

  果然,那个绑缚的女人已经不如先前般镇定,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着,蠕动
着,原本缺乏血色的脸上泛起了桃红。

  「继续忍啊,」太子开心的说到,「忘了告诉你,现在你忍的越厉害,当你
控制不住爆发的时候就会越爽。所以,你放心,今晚如果不是你跪在地上求我,
我是不会动你的,哈哈。」

  太子说完,立刻加力操干身下的女人,雪旋哼叫声中已经夹杂着带着哀嚎。
太子的肉棒在她的肉穴里狂猛的翻进翻出,从小穴里不断流淌的淫水变的粘稠,
最后变成了白腻的泡沫,雪旋娇喘着,身子一阵一阵的猛抖,她着地的四肢崩的
越来越紧,最后伴随她的哭音,浓浓的阴精从小穴里泄了出来。雪旋的身体猛的
像是失去了力量,跪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太子的肉棒从雪旋的小穴里滑出来晾在空中,仍然硬挺挺的勃起着。

  「妈的,这么不经干。」太子气愤的骂着。

  太子挺着他的大鸟,走到被绑起的女人身前,「怎么样,我这根肉棒比起你
家男人如何?」他问到。

  那女人在太子走过来时就已经闭上眼睛,只是她剧烈起伏的胸口证明她并不
平静。

  「装什么装,你刚才不也在看么。这么多年,你忍得够辛苦吧,怎么样,把
我这根放进你的身体里,一定会爽死你。」太子哈哈笑着。

  「闭上眼睛正好可以想象下,那是怎样的淫荡的场景,你的阴道里插着一根
不是你老公的肉棒,但你爽的快要发疯了。」太子继续说到。

  「闭嘴!」女人睁开眼睛,看着太子。「我是不会跟畜生做的。」

  「嘿嘿,说话就好,这说明现在你需要靠说话来分散你的欲望了。」太子往
前凑了过来。「虽然我不主动碰你,但我还真是好奇你现在发情到什么阶段了。
我可不想错过这个过程。」

  说着,太子梦的伸手,抓住女人的大腿,用力向两边掰扯。

  显然药物在发挥效力,女人用力抗争,却使不上力量,在男人的强迫下,她
的双腿被掰开,摆出一个羞耻的M型,把阴部整个暴露出来。幸好她的裤子还可
以遮羞。

  太子贪婪的看着裤子在女人的裆部勒出的诱惑桃形。他色迷迷的欣赏着,用
力掰让女人阴部的布料绷的更紧,以便让女人阴部的形状暴露的更完整。当他看
到女人私密处的布料仍然干燥时,不免有些失望的松开手。

  女人紧紧并拢起双腿,把身体恢复成原来的样子,她大口大口的喘息,脸色
通红,胸部剧烈的起伏着。此时的她似乎连骂人的力气也失去了,只能紧紧咬着
嘴唇。

  「看来你还是需要些时间,」太子笑到,「忍耐力不错,不过估计再过几分
钟,也就该春潮泛滥啦。咱们过几分钟再看看好不好?」

  没有回应,女人低下头,身体忍不住颤抖着。

  「太子。」站在后面角落一直默默不做声的樱桃突然轻声开口叫到。

  「什么事,」太子不满意的转过身体。

  那个叫樱桃的女人凑上来在太子的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

  太子皱起了眉头。很烦心的挥了挥手,转身向外走去。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
过身来。

  「雪旋,你还没好么?」他声音冷冷的问。

  「太子,呜呜,我,呜呜」,听到召唤,原本瘫软在地上的雪旋摇摇欲倒的
爬起来。

  「你看,凝香可是和你一起并称官家两支花。现在她这么难受,你作为姐妹
理应帮帮她对不对。」太子说到。

  「太子,我要怎么帮她?」

  「废话,当然是帮她揉揉胸啊,你看她不是忍的很苦么?」太子笑到。

  「是,太子,我明白了。」

  雪旋应道。她走到被缚女人的身边,伸出手狠狠抓在凝香的乳房上。

  「别碰我」,凝香猛烈的扭动身子,想要挣脱雪旋的魔爪。

  「切,太子说的对,你这么辛苦干什么,来,让我先帮你爽爽。」说着公报
私仇用力的在凝香的胸部拧了一把。

  「啊,」凝香痛叫一声,只是这痛叫声的尾音中还隐约含着一丝兴奋的颤音。

  「很好,就是这样。」太子点头赞赏到,然后转身离开。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高科技的淫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