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摊点有美味(上)】【完】

发布日期:2018-04-05  来源:


  (一)
  我是农村人,今年25岁,两年前经人介绍了一个对象,没谈多久就结了婚,一年后有了个孩子留在老家让父母带,而我和老婆一起到武汉开夜市摊点,炒面炒粉卖点卤味。
  说起来这个摊点还是托老婆那边一位表哥的福,她表哥不做了,于是转给我们两口子,这摊点位置还行,在一个巷子入口的边上,隔一个街区有一所大学,人流量还过得去,我记得曾经问那亲戚,既然生意好为什么不做了呢?那位大哥叹了口气说他的脾气不好,做不来这个生意,同时特别提醒我,做生意嘛其实就是忍,顾客就是上帝,看我老实巴交的应该会做得很好,并预祝我发财。
  这话倒没错,我确实老实巴交,从小到大没与人打过架,被欺负了往往也忍下来,家长们却总说这孩子不惹事,听话省心,加上我本身体格不壮,有些胆小怕事,久之养成了这懦弱的性格。
  也许上天是公平的,拿走了我的勇气,赐予了我一个好老婆。老婆比我年纪小两岁,在此姑且叫她小怡,早先曾经南下深圳打了一年工,回来与我相亲,见面后觉得我这人脾气好,不会花心,不会欺负她,于是很快就好上了。
  说起老婆,村里大婶大妈没一个不夸的,一张小瓜子脸,配上一双大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那样貌是没得说,虽然体型娇小但是干活勤快,又孝顺公婆父母,人家都说我上辈子积了阴德才娶到这么好的老婆。
  生了孩子后老婆体态丰腴了一些,腰还细瘦细瘦的,胸部那两团肉却涨大不少,并没有因为哺乳而有何走样变形,穿什么衣服都显得鼓鼓囊囊的,走起路来一颤一颤的,若不是因为村里的汉子大多出外打工了,估计对这如花美眷有觊觎心的不少。
  我们都不是大学毕业生,本来准备一起出外打工,婚后恰好那表哥提起夜市摊点转让一事,商量了一下就决定干吧,做小老板总比给人家打工强,就因为这个决定,从此生活有了些奇异变化。
  (二)
  说干就干,在摊位附近租了间小房子算作住所,也不需要讲究什么宽敞舒适,对我们来说有个睡的地方加卫生间便足以。每天下午到附近的市场购买食材啤酒饮料之类,然后处理食材,晚上八点左右推摊车出来,摆好座椅,打上火,一天的工作便开始了,忙碌到夜深人静时推车回去,周而复始。
  最开始几天生意惨淡,我有些拿不准究竟是地理位置不好呢还是我手艺不精,但老婆都说我做得好吃,我知道这不是安慰,因为我曾经还跟一位厨师学过一段时间学徒,再说这摊点也不需要多少技术含量,看我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老婆安慰我会好起来的,还随口说我几句,做事要有点毅力恒心,要坚持得住。
  果然,经过开始几天的惨淡后我们的生意越来越好,当时正值五月末,不算太热的天气,我穿个大裤衩,背心,有时候忙得我汗流浃背,这位要炒面,那位要加肠,这位要卤蛋,那位要鸭脖子,要啤酒要绿茶,不一而足,我负责站在摊车前炒热食,老婆负责忙前忙后搽座椅端盘子送酒,最忙的时候还会有人催,当然,做这种小生意的巴不得忙起来,否则就只有哭的份。这种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也并不是特别多,毕竟桌子只有那几张,来此吃饭的以学生居多,还有一些民工,偶尔有上班族,附近小区居民。
  随着时间推移,进入六月,我发现不论人多人少,我们的摊位一般会比对面一个夜市摊生意好一些,我常常窃喜,要么就是我的手艺不错,要么就是老婆表哥转的这个摊位好,直到没多久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那天只有一桌客人,我忙完手里的活闲了下来,抬眼望去,看到老婆正在一边很辛苦的收拾碗碟搽桌子,一缕头发垂下在脸上晃来晃去,汗水点点落下,我心里一阵酸痛,老婆跟着我真是受苦了。没来得及再感叹下去,猛然发现老婆在俯身时胸口的一片雪白挤出深深的一道乳沟,她那件T 恤的开口随着她的动作有节奏的舒张隆起,从我的角度还看不到什么,我转眼向那桌客人看去,那是三个年轻小伙子,大概是来吃夜宵的学生,三个人竟然都有意无意的偷看老婆那边,从他们的角度不知道看到些什么,看到了里面的奶罩吗?还是奶罩里的东西?我心里一阵醋意,原来老婆走光被人家看了很久了,在此之前还不知道被多少人看到过呢,可怜我这才发现!一时间我五味杂陈,既有对老婆辛苦的疼惜,又有别人偷窥春光的酸楚,还有我发现这个秘密的惊讶,也许是长久以来我忍辱负重习惯了,在长期懦弱以后产生了心理异样,面对这种情况我内心里还莫名的腾起一缕兴奋,我说不清楚为什么。我甚至也想偷窥那片雪白深处,在那一张一翕的开口下面究竟是什么,尽管我曾经很熟悉,曾经摸过舔过,但是此刻,我就象那三个小伙子一样充满探知的欲望,可惜这个角度让我看不到,偏偏那三个陌生人却比我看得更多,我心里犹如蚂蚁在爬,嫉妒,酸涩,刺激,纷繁杂乱。
  突然间一个激灵让我清醒了一下,我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我们生意相对要好一些,原来我们这摊位有「美味」。
  (三)
  不知道是不是四个男人的目光太有杀伤力,老婆似有所觉,向那桌瞟了一眼,再低头看看目光的焦点,似乎没有觉得吃惊,只是很自然的站起身,然后转身将碗碟放在桌旁的桶里,又俯下去搽拭椅子,殊不知她这一转身俯腰展示了另外的曲线,T 恤拉高,露出细腰一线白皙肌肤,纤腰下绷紧的浑圆挺翘臀部随着她的动作轻微左右摇晃,晃得我口干舌燥,在那挺翘的屁股下面两条浑圆的腿因为紧身牛仔裤的关系完全暴露出动人的曲线,如此娇小可人,又如此性感动人。
  我心里不由得产生一丝困惑,老婆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偶尔被人偷窥春光,从她处变不惊的样子看来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可是怎么从来没听她提起?是因为这种尴尬事情难以启齿,还是她习以为常,或者她觉得没必要对我说?这个时候我心里乱糟糟的,那种刺激劲马上消散下去,涌起无尽的苦涩。
  当天晚上我有些心不在焉,时不时回头看老婆,乱中出错有一次连续放两次盐,使得顾客叫嚷重新做,还有一次错把炒面当炒粉。
  「你今天是怎么了?糟蹋了两次东西。」回到住处洗完澡躺床上,老婆坐在床沿边梳头边问。
  「没什么,也许是有点累吧。」我言不由衷的回答。
  老婆扭身看看我:「肯定有事,我还不了解你吗,看你有些魂不守舍的样子……」说着笑嘻嘻的露出一口小白牙,「不会是在外面勾搭哪个小三了吧?」我一听就乐了,就我这样,能勾搭上你就是上辈子积德了,哪里有小三会勾搭我啊?我知道老婆这样说只是逗我开心,心里感觉宽慰,瞅着老婆穿着睡衣的样子,又露出先前曾经暴露过的两丘雪白嫩肉,恬着脸笑道:「是啊,勾搭你这个小三了,还不赶紧让我享受享受?」
  「呸,就知道享受,不理你。」
  我也不说话,只是用食指勾一下她胸前的睡衣领口,松手弹回去,那圆润的肉蒲团颤了颤,让我又浮想起那三个小伙子偷窥时的场景,跨下立刻有了反应,这反应来势汹汹,远超往日的速度,我已经感觉到它硬邦邦的立了起来,由于没盖被子,内裤被撑起一个小帐篷,这反应很快落在老婆眼里,她的大眼睛眯起月牙似的弯弯,伸手拍了我的胳膊一下:「死样,就不想好事,不是说累吗,怎么又来了精神?」
  「老婆你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看这对奶子,谁看到不立刻有精神啊?你摸摸,我这儿都站起来了。」说着,我把内裤飞快脱下,然后拥着她按在床上,隔着睡衣用手揉着那两团软肉,嘴巴也凑过去在那沟沟里舔起来。
  「先别闹,啊,等我把衣服脱了,别压得都是褶子,嗯……慢点。」我还不想脱光她,因为我脑子里一直浮现之前那T 恤领口的春光,看着眼前相似的乳沟我的兴奋更加热烈,就好像我变成了别人,正对老婆露出来的这小部分白花花的奶子侵犯,沉浸其中竟然有些难以自拔。
  一手伸到老婆下身,食指划过有些湿润的外阴,揉了揉那小小的阴蒂,明显感觉老婆颤抖了一下,她一手扶着我的屁股,一手抓过那硬起来的棒棒,我抬头看去,她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我知道她已经动情了,这时候她很需要我用突出的部分填补她凹陷的部分,不过我今天不想这么快满足她。
  「老婆,你真漂亮,身材又这么好,看看这两个大奶子」,我用力揉了揉,让它们在手中屈辱的变化形状,嘴巴里冒出心里一团魔鬼的烟雾,「谁看到都会想来摸一把吧?」
  小怡嘤吟一声,抓着我小兄弟的手用了一点劲,往她下身拉,我强忍着故意不去配合,继续我的调戏:「这么好看的奶子,只有我能看,只有我能摸,这是我的宝贝,没人知道,有点可惜啊!」
  「别人也看到了……偷看的……」小怡鬼使神差的接了一句,让我的心跳开始加剧。
  大概是觉得回答不当,小怡有些不好意思,把头扭到一边,但扶我屁股的手一直往里推。
  「谁看到了?谁看到了我的宝贝?还敢偷看我老婆的奶子,你怎么不告诉我呢?」我装作有点生气的样子,隔着睡衣捻着奶头往外拉,然后放手弹回去。
  「啊——别弄了,快进来吧!人家看都看了,告诉你有什么用?快进来,老公……」
  是啊,看都看了,告诉我有什么用呢?我还能去打他们一顿不成?这是不是说明我很没用?
  我感到一阵屈辱,抬起小怡的一条腿,滋溜一阵水声就捅了进去,我感觉到里面温软湿润,虽然我的家伙不是那种大号,但小怡的阴道本来就很紧,还是夹得我很舒服,我开始用力干活,前后怂动。
  「谁看了我的宝贝?他们只能看,我却能摸,能干,老婆,你喜欢被看还是被干?」这个时候我头脑发热,一些平常不可能出口的话竟然很顺溜的问出来。
  大概是受不了我的挑拨摧残了,小怡头脑开始发昏,嘴巴里低语:「被干,我喜欢被干,啊,快点老公,我快到了。」
  「告诉我,谁看了我的宝贝?他们看我宝贝的什么?」「他们就是他们啊,那些民工,他们偷看我的奶子,还摸我的屁股,他们还……啊,再快点,老公,我要到了!」
  这话差点让我一泄如注,什么?还摸我老婆屁股?还怎么样,还想干我老婆不成?我继续用力耕耘,不过这已经是我最快的速度了,小怡这句话让我有点吃不消了,我感觉我也是强弩之末了,但我还需要刺激,我还想继续坚挺下去。
  「是不是你故意让那些野男人看的?你故意让他们看奶子是不是,故意让他们摸屁股是不是?是不是还想让他们干你?」
  「人家奶子大,衣服包不住啊,啊,老公我要到了,还差一点……他们喜欢偷看我也没办法,再说,嗯啊……再说看看也不吃亏,而且,而且生意会好很多……」
  听到这里,我的心猛然被揪了一下,一阵疼痛,老婆竟然因为生意而不多计较,这是我的责任啊,是我没有让她过好日子才出此下策,我的无能造就了这个局面,我心痛……
  脑子里想得太多,不知觉间下面的小兄弟罢工了,有些变软,我想强迫自己硬起来,可是越想它重新站起来它就越无力,慢慢的这可恨的家伙竟然从小怡阴道里滑了出来。
  「老公,你干什么啊?我快到了,就差一点点,快进来啊!」小怡带着一种焦急的尖声,一手来抓我的小家伙,可是此刻我心里满是歉疚自责,它的罢工更是让这歉疚加深,恶性循环下竟然彻底的软了下来。
  我有些不知所措,小怡也焦急,拨弄了好久见还没有起色有些生气了:「你怎么这么……人家就差一点点啊,老公,是不是太累了?」看到小怡还这么体贴我,我更加无地自容,真想抽自己一耳光,连连道歉:
  「老婆,我确实太没用了,让你受苦了,来,我帮你。」说着,我趴下身去,将小怡的睡衣掀到头顶,遮住她的眼睛,露出鼻子透气,然后用舌头撩拨那已经泛滥成灾的洞口,一股带丝咸味的液体沾满我的味蕾,我连续挑拨那硬起的小豆豆,小怡的森林不时撩动我的鼻子,看到她身体有些扭动,我知道她又动情了,这让我的内疚少了几分。
  「来,把手放在奶子上,自己揉一揉,老公今天一定要让你舒服到爽。」我说着,伸出一个手指在洞口划来划去,突然猛的插了一半进去,只听啊的一声,小怡的两手将胸前两团肉挤压在一起。
  「老婆,那些男人肯定想不到你这美女竟然会自己揉他们偷窥的奶子,他们肯定想来摸,想来揉,就象揉面团一样把它们揉来揉去,你就当他们现在正帮我来揉你的奶子。」
  小怡鼻子里嗯哼一声,什么也不说,但手上的动作加快了,指尖露出的嫣红带紫的葡萄时不时探出来好奇的打量这双用力的双手。
  「老婆,你喜欢被他们看吗,喜欢被他们揉吗?」我鼓足勇气说出这句话,此刻我不要什么尊严,我只想让小怡得到满足,于是我的手指猛然插了进去,一直整根没入。
  只听到长长的啊的一声尖叫,小怡脱口回答:「喜欢,老公,我喜欢……快点。」
  老婆喜欢被那些野男人看,喜欢被那些野男人摸,喜欢被揉……她说她喜欢,她说她喜欢,天啦!我立刻感觉到变态的快感,下身很配合的开始反应,我感觉得到它的努力,无暇思考这种变态心理从何而来,也许是长久以来懦弱无能的压力宣泄,也许是与生俱来的心理,我不想去管,也懒得去管,此刻一切只为:欲望。
  我的手指也开始努力,它加速出没在那森林小河中,同时我继续嘴上的功夫:
  「喜欢什么?老婆,你喜欢他们看你的什么,摸你的什么?说,你现在想要什么?」「喜欢他们看我的奶子,摸我的奶子,摸我的屁股,他们好用力,比你用力,我快到了,快,你们快!」
  小怡张口说出这么淫荡的话,她竟然喜欢……还说比我用力,是啊,我的确感觉到惭愧,这让我很屈辱,加速手指的的动作,也许我该插两根手指?对了,什么是「你们快」?难道老婆心里现在完全把我排除在外了吗?这个你们指谁?
  那些野男人?包括我吗?这个骚货露出了她淫荡的本性吗?我酸楚之余刺激更甚,我感觉到肉棒已经立了起来。
  「说,你这骚货现在想要什么?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我动作稍缓,口气里带些恶狠狠的问。
  「快啊,我要鸡巴,我要你们的鸡巴,快插我,快啊老公!」滋溜一声,我提枪上马,很顺利的插了进去,并且立刻加速冲刺,小怡已经完全失控了,她颤抖着,痉挛着,腰部抬起,一双手抓着我的屁股肉很用力,我感觉到指甲都快陷进去了,我忍着,我依然加速,我要干死这个骚货,从此我要管她叫骚货,这可爱可亲的骚货。
  (四)
  最终小怡达到几次高潮,而我越战越勇,竟然一直不泄,小怡连连讨饶我才作罢。
  脱掉她头上包裹的睡衣,我看到满脸红晕的一张俏脸,沾着汗水的脸犹如梨花带雨愈加可人。小怡看了我一眼,有些不好意思,锤了我记美人拳就是不说话,长长的睫毛下藏着一双欲语还羞的眼睛,我嘿嘿一笑:「怎么了,老婆,舒服吗?
  今天爽吗?」
  她鼻子里嗯哼一声,然后又锤了我一记,低声说了句:「老公,你今天好厉害!」
  我心里突然间觉得很满足,油然而生涌起一股难得的自豪感,轻轻吻了一下一颗翘立的葡萄,小怡连忙捂住胸口,嘴里嚷了句:「非礼啊,快抓色狼!」「都老夫老妻了还害臊,我就非礼你你能怎么样?我就是色狼,你叫谁来抓我呢?」
  「我叫……警察来抓你。」
  「警察不管这事,想让谁来抓我?不会是……他们吧?恐怕他们不仅不管这事,还会一起来非礼你呢!」
  「胡说什么呢?什么他们啊!」小怡脸色的红晕越发深了,我很悲催的又挨了一记美人拳,她看看我,低声问:「老公,你不会生气吧?」「生什么气?」
  「就是……那些啊!」
  「哪些?」
  「哎呀,就是……他们偷看我的……」
  「不仅仅偷看,还有他们偷偷摸你的屁股的事情吧?」「嗯,其实我早就很犹豫要不要告诉你,但你一直在那里忙,而且,我觉得告诉你了也没用,还能怎么办呢?我们难得立足,吵起来大家都不好,而且……」「而且这样生意更好是吧?」
  「你生气了?老公,我……」
  「别说了,我没生气,我知道你这些牺牲都是为了我们好,都怪我没用,不能给你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我怎么能怪你呢?不过我是你老公,有什么事你都该告诉我一声,我不想你一个人承受,不想你受到伤害,因为你是我老婆,我最最亲爱的老婆。」
  「嗯,老公,唔……」
  我用嘴巴堵住她下面的话,深深的吻了一口,抬头看她眼里流出泪水,那迷蒙的眼睛真让我心醉。
  「老婆,无论什么事情你都要记得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永远是我最爱的老婆,知道吗?说说看,他们怎么欺负你的?」「嗯,那些男人最坏了,总是偷窥人家的胸,我又没有那种包裹得特别严实的衣服……」
  「这是因为你身材好,再严实的衣服碰到这对东西也会露出点东西的,再说现在天越来越热了,包裹得象粽子还不得热死人啊!」「还有啊,有两次,有色狼偷偷摸我的屁股了,人太多我又不好意思喊出来,老公你……」
  「我不会生气,毕竟不是你的错,这种人嘛,唉,碰到了实在没办法,看到那些目光象狼一样的注意离远一点……」
  「是不是象你这种目光?」
  「……就算是吧。那种人摸你屁股和我摸你屁股和我摸你屁股有什么区别?」「没什么……不是,那种人摸起来我觉得讨厌,你摸起来我就喜欢。」「你觉得讨厌?刚才是谁要死要活的说喜欢别人摸喜欢别人……」「打住打住,不许说,不许说!我不听,我没听见!」我嘿嘿一笑,我发现我和老婆探讨起这些事情让我很放松,有种一切皆在掌握中的满足感,所以我不想打住。
  「要是以后别人还摸呢?那你是讨厌还是喜欢?」「讨厌!」
  「真的讨厌?好吧,讨厌就讨厌,要是别人偷看你的奶子呢?这么大这么漂亮的奶子,唉,谁不想看啊,他们看了一定还很想摸一摸,哼,就是不准他们摸!」「嗯,不准他们摸,只给老公摸。」
  「就是说准他们看了?原来小怡是个小骚货,喜欢给别人看奶子……」「谁说的啊,你这坏东西,勾引我上套!」
  「好啦别揪我的耳朵,快掉了,我投降!」
  「那揪你这个东西,嗯?老公,你这儿怎么又硬起来了?说,又想做啥坏事了?」
  「好啦,我老实交代,放手,再抓下去以后就没有东西插你啦!」「哼,本姑娘有这对……奶子,想要多少……东西都有,谁还稀罕你这小东西啊?啊呀,小东西又大了!」
  「好吧,你厉害!老婆,放手,大不了你想给别人看奶子我不阻止你就是了。」「……胡说什么呢?看来我今天得一直抓着。」「老婆,我知道你是为了这个家好才免为其难给别人看奶子的,我心里很过意不去,老婆,和你说句心里话,你别生气,别觉得我变态,我只是想给你敞开心扉说一说。」
  「第一句刚才说什么啊,我怎么觉得很别扭呢?算了,有什么就说吧,看在你今天表现不错的份上说什么我都原谅你。」
  「老婆,其实当我知道别人偷看你的春光,甚至知道别人偷偷摸你时,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会觉得兴奋刺激,我知道这样很变态,哪有男人舍得自己老婆被别人看到不该看的,可是我就是觉得很刺激,所以今天下面那个小东西表现还不错。说完了,任打任罚。」
  「……」
  「怎么不说话了?你说句话啊,你骂我打我都行,但我觉得作为夫妻,我应该将自己的一切告诉你,不该隐瞒什么,虽然这种心理实在难以启齿,但我还是愿意说出来。」
  「嗯,老公,我爱你。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这应该叫癖好吧,而且你还坦白告诉我这种癖好,我很感动,我也应该坦白我的事情。」我一听,莫非老婆还有什么隐秘不成?
  「快说说看,什么事情?」
  「其实,我早就知道那些人喜欢看我露,那些人的眼睛直盯盯的看人家的胸我哪能不发现,开始我很不情愿,后来我觉得也不少块肉,并且我发现有些人好像专门过来看我,有时坐很久点很多东西吃不完,所以生意也跟着好了很多,我觉得我就象那种车模,为了销售商品露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难为你了老婆,都怪我没用啊,让老婆不得以……」「不是,不怪你,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因为我后来觉得被他们看说明我有魅力,而且……」
  「而且什么?」
  「而且……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哦,对了,嘻嘻,你不仅不生气还会兴奋。
  而且我被那些男人偷窥时有些刺激,我也说不清楚,也许和你的兴奋是一样的吧,反正就象别人在摸我,但又不是摸我,这种感觉……哎呀我也说不清楚。」我哈哈大笑,一把将小怡搂在怀里,亲她一口,说道:「看来我们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你喜欢被别人看,我喜欢你被别人看,你刺激,我兴奋。」「是啊,天意,怪不得我们走到一起。」
  「但是看归看,我可不希望谁对我老婆动手动脚的,以后你要离那些色狼远一点,免得结果不好处理,最多就是偶尔让人家看看奶子屁股什么的,哈哈!」「说什么呢,你这变态流氓!」
  「现在他们只能看点乳沟,等新鲜感过去了就会觉得没意思了,现在天气还不是特别热,什么时候我们去买点夏天的衣服呢?你说要是你来个什么丝袜短裙吊带装,或者什么水手服,女仆装,那些色狼们还不得天天挤破头啊?哈哈!」「越说越没正形了,真要是那样你老婆还不得被人吃了啊?」「怎么吃?……是不是这样?」
  「啊,你这流氓,坏蛋!咦,老公,又想什么坏事呢,好硬啊!」「想什么坏事,当然是吃你啦!和那些人一样吃掉你!」……又是一阵干材烈火剧烈燃烧起来。
  (五)
  接下来的几天,由于我知道小怡时常被偷窥,而且她也有些乐在其中,我工作时就有点心不在焉了,偶尔会抬头看看她,观察是否有人偷窥春光,也许是因为我们之间的交流给予了她很大鼓励,她一般也不过多躲闪别人的目光了,除了有些看上去太色眯眯的讨厌鬼,一般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该干嘛就干嘛,并且时不时瞟我一眼,如果我们的目光凑巧相遇,她还会心领神会的嫣然一笑,冲着我的方向弯腰展露一点风景犒劳我,那几天我们的夫妻生活因此也有趣多了,有时候故意让她讲述当天发生的故事刺激我,基本上也没什么出格举动,谁想看又不敢看,或者谁目瞪口呆的傻样,渐渐的千篇一律使新鲜感降低了。
  随着天气渐热,武汉又号称三大火炉之一,晚上也不见凉快,尽管几个大风扇在那里吹,无论是我们还是顾客总是汗水淋漓,我干脆脱了上衣光着膀子,小怡却只有忍着炎热,毕竟不能太露骨的穿作清凉,因此每晚回家后她的衣服几乎可以拧出水来,我大方的对她说:「我记得你不是有吊带吗?无袖的总会凉爽点,还有你那牛仔裤也别穿了,换裙子……你好像也没什么裙子,唉,没给你买过什么衣服,对了,你不是有那种牛仔短裤吗?穿那个也行。」小怡有些迟疑:「会不会太那个了?别人会不会觉得我太开放了?」我连忙打消她的顾虑:「不会的,现在满街都是这样穿,你没看到那些穿迷尼裙的吗,还有齐B 小短裙,你那牛仔短裤算什么啊!至于吊带,谁不穿啊,难道因为你奶子大就剥夺你穿衣服的权利吗?」
  三言两语之后小怡就同意了,在我看来这真的没什么,我还没唆使她不穿内衣呢,想一想……天呐,那样的话还不要人命啊,算了,不考虑。
  接下来的日子,有些顾客,尤其是一些附近的学生往往结伴来此吃夜宵,我知道他们的主要目的不是吃,而是为了看一个年纪相仿的秀气可爱的少妇,穿着吊带,露着颤微微的一片雪白和一道深沟,在他们面前忙前忙后,还有绷紧的牛仔短裤下面裹着丝袜的两条美腿,泛着诱惑的白光,他们买单多,吃的东西却少,看来食色,性也,这话果然不假。
  那些民工不会特意跑来看美女乱花钱,可是这些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小伙子很有锲而不舍的精神,而且颇有头脑,比如他们会让小怡去收拾过多的碗筷,或者叫她拿啤酒过去,这时候小怡不可避免的需要弯腰,我不知道他们能看到什么,记得有一次一伙人大笑着说着什么「粉红色,我赢了!」事后我琢磨着应该是猜测胸罩颜色,不大可能是偷看到乳晕或者奶头,因为小怡的衣服涨得很紧。
  我很多次看到小怡面红耳赤的样子,那种羞怯妩媚特别迷人。大概是出于对大学生的好感,她往往也不太介意,可是对那些粗糙的民工,她往往板着脸,看来文化就是一种力量啊,不怕流氓,就怕流氓有文化。
  话说有一天晚上回到住处漱洗后躺床上准备睡觉,小怡神秘的塞给我一张纸条,我茫然的看着她:「什么东西啊?」
  她不说话,抱着我的胳膊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打开一看,原来里面写着一个企鹅号码和一个电话号码,还有一句话:希望可以和你成为朋友。
  这是怎么回事?我问她,然后她告诉我原委。
  原来今天有个男生趁我不注意,偷偷塞给她的,那个男生身材挺高大,一个人过来的……她说到这里我就想起来,这个人我有印象,因为那个小伙子相貌很阳光,有时候拎个篮球满头大汗过来吃夜宵,无论点什么吃总是不忘加肠和鸡蛋,然后很安静的坐一张桌子。
  「他什么意思?莫非想勾引我老婆,这胆子也太大了吧?当着人家老公的面偷偷约会……」
  「瞎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把纸条给你了吗,哪有约会啊!」「你什么意思?不会是让我批准你们交往吧?唉,谁让我没人家长得帅,没人家长得高,也没人家有文化,我有什么办法呢?」我不无酸楚的说着。
  「又瞎说什么呢,谁让你批准啦,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真要交往还会告诉你吗?」
  「嗯,是,是啊,还是老婆贴心。说起来这家伙胆子不小,你怎么不当场把纸条扔到他脸上呢?估计他看到你收了纸条后高兴死了吧?对了,他当时什么表情?」
  「没什么表情啊,只是笑了笑,嗯……他的牙齿挺白的。」「你观察很仔细啊!」我想着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对自己老婆有追求之心,并且老婆对他似乎印象很好,一股山西陈醋在心里撒得到处都是,嘴里说着,「再白也没我老婆的奶子白,我老婆的屁股更白!」「又瞎说!」
  「疼啊,老婆!」我被小怡掐了一下胳膊,连忙转移话题,「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呢?既然人家留了联系方式,出于礼貌是不是该和他聊几句?」说到这里,我心里莫名的涌起一股酸涩却又刺激的感觉,这和小怡被别人偷窥时带来的感觉那么类似,同根同源,但刺激更甚,本来准备休息的小家伙居然立刻起了反应,我有意识的将想法引导下去。
  「聊什么呢?我才不好意思和他聊呢!」
  「先加QQ吧,随便聊几句看看,毕竟是顾客,咱们还是给点面子,多个朋友多条路。」
  想做就做,我掏出手机登陆QQ,然后查找号码申请加友,小怡一声不吭的看着我做这些,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心理,也许她觉得无所谓吧,不过我感觉胳膊上的劲大了一点。
  巧得很,虽然已经一点多了,那家伙很快同意验证,看来这个人很有前途啊,做事有胆量有恒心有耐心。
  我看看小怡,她抿嘴一笑,我也笑了。
  「说什么呢,老婆,你说吧,我来打字。」
  「还是你说吧!我不管。」
  「人家又不想和我做朋友,当然还是你来说,我负责干苦力打字。」没等小怡说话,QQ提示消息到了——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前女友商店】【Bad Penny】【完】